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谈“五四”鲁迅胡适的公开信(上)  

2016-11-28 17:29:34|  分类: 人物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五四”鲁迅胡适的公开信(上)

谈“五四”鲁迅胡适的公开信(上)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2000年10月,李慎之读罢舒芜所赠《回归“五四”》一书后,以《回归“五四”学习民主》为主题,给舒芜写了“谈鲁迅、胡适和启蒙的信。”这封公开信在思想文化界引来争鸣,林贤治于2001年5月以《也谈五四、鲁迅与胡适》为题,写了另一封致李慎之的公开信。谢泳将这两封公开信的全文,选编入已出版的《胡适还是鲁迅》一书。现分节摘记如下。

李慎之图片 ????? ?? ??????

                    ——  李慎之先生的自由思想_名人网

    李慎之对舒芜手谈道:我们在“五四”发生后出生,是通过文学尤其是鲁迅认识“五四”的,我与你看法有所不同,认为鲁迅不能代表“五四”全部,能较全面表达和代表“五四”精神的还是胡适。“五四”精神,就是陈独秀先提出的德先生和赛先生,也即民主和科学,现在有人认为可涵盖为个性解放。个性解放是民主,也是科学始基,但个性解放能代表“五四”全部吗?
    你感到写于1943年冬的《论主观》,同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中的论述相比,主张呼唤的是小些空些弱些的东西,而一个大意志贯串了中国,那才是主观作用的大发扬。你与胡风以为《论主观》等文章可帮助党在白区整风,是会错意了。整风运动正是为确立大意志的统治地位而发动,它是建国后从反胡风、反右派到文革的一个样板。如果说个性解放是“五四”精神,那么应当是争取人人都能做到的个性解放。人们只有遵行“五四”确立的民主规范,才可能走近《共产党宣言》里所说的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鲁迅对这套规范的理解是很不够的。
    五四运动的总司令陈独秀,一度“亲手扼杀五四的民主启蒙,”后经多年反思并直到鲁迅逝世才悟到:“无产阶级民主”不是空洞名词,与资产阶级民主同样要求,一切公民都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罢工之自由,特别重要的是反对党派之自由,否则议会或苏维埃同样一文不值。刊布陈独秀最后言论的胡适,说它们是中国现代政治思想史上稀有的重要文献,关于“反对党派之自由”这句话抓住了近代民主政治制度的生死关头。我因此恍然大悟:没有两个阶级民主的不同,也没有新旧民主的不同,民主就是民主。而鲁迅写《呐喊》《彷徨》时本这样认识,后来才有所改变。回归“五四”至少应确立“五四”精神,把世上共识的已制度化的“民主”用来在中国进行启蒙。
    鲁迅在中国文学史上可谓独步千古,其作品感染力之强无可比拟。胡适“也是个人物,”但软弱,易妥协,“不像一个战士,”显得“浅薄,”这种“胡不如鲁”的印象曾一直存在心里。经过一番思索认为,对启蒙精神的理解,鲁迅未必如胡适。启蒙就是以理性光芒照亮专制与蒙昧的黑暗,有破与立两方面的意义。鲁迅主要的是“破”传统的战士,自称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的人,”主张“敢说,敢笑,敢哭,敢怒,敢骂,敢打,在这可诅咒的地方击退这可诅咒的时代!”胡适除在“五四”初期 “破”一下之后,精力主要转到“立”上面去了。鲁迅倾心革命,胡适钟情改良。两者对青年的吸引力或“深刻性”不可同日而语。鲁迅在对传统和现实几乎绝望之后,也有“立”的一面,即因创造社攻击而学得的新思潮,又因冯雪峰与瞿秋白的介绍而向往的新世界。
    鲁迅和胡适身世背景差不多,初露头角时更是如此,许最大的不同在于:鲁迅是明治维新后民主制度极不成熟的日本留学生,接受的现代化思想有天然的残缺,后来又接受了半西方半东方的俄国社会革命思想。而胡适则是被马克思称为“天生的现代国家”的美国留学生,又一贯关心政治和法律,天然地站在历史制高点上。我最不能理解你所说的:鲁迅的《文化偏至论》和《摩罗诗力说》是中国近代启蒙思想的最高峰,当时的权威梁启超和严复未曾可及,也超越了“五四”主将陈独秀和胡适。按我现在对启蒙的标准看,那无非就是要求个性解放而已,比陈独秀晚年的觉悟和胡适一贯提倡的民主、法治、自由主义,还要差一些。
    中国是后发外生的“被现代化”国家,自鸦片战争起被打开国门算是惊梦,到甲午海战失败则朝野失色。1895年严复予以诊断:西方与中国富强与贫弱之差,根由就在“自由不自由异耳。”再到“五四,”中国才算有了真正的启蒙运动。中华民族并非要建立“无比美妙”的乌托邦,也非洪秀全式的“小天堂,”而只是要赶上先进国家,实现现代化。我曾接受陈伯达、艾思奇等共产党人发起的新启蒙,以为是比资产阶级启蒙高得多的马克思主义启蒙,实际是朦胧地觉得要反封建、反传统、要自由、要民主,尤其要共产主义而已。年近七十才悟到,归根结底只有 “五四”一种启蒙,即西方几百年前开始的古典启蒙。在“五四”定下的建立像样的民主和在多数民众中确立科学精神的目标实现以前,凡说“超越”的都无非是蒙汗药。那种所谓新启蒙,实际是对民主与科学启蒙精神的偏离。我们有义务告诉后人:停步,退回去,回归“五四,”重新起步。
    鲁迅的悲剧就是超越“五四”的悲剧。被他认作知己的瞿秋白写过:在共产主义革命以后,已无“五四未竟之业”了;“我们即将迈出的一步与五四无关。”20世纪下半期,鲁迅和胡适在大陆的命运,一在天之上,一在地之下。胡适自1954年成为全民大批判对象,鲁迅则被封为圣人,文革中成了除马恩列斯毛之外惟一碰不得的人物。胡适一贯主张自由主义,反对共产主义,当然不能见容于新中国。鲁迅则从未公开以理论形式提出其个人主义主张,而且越到晚年越倾向于你所说的伊里奇和约瑟夫。他依次同郭沫若、周扬、杨邨人战斗时,自认为与导师们思想一致,就如胡风自认为同毛泽东思想一致一样。
    鲁迅的被利用是对他的极大侮辱。有研究者说“鲁迅后来似乎接受了组织的领导,”既然说“似乎”就还不能证实。不过,我怀疑他被冯雪峰和瞿秋白“误导,”晚年的思想倾向同以往张扬个人的品格不一致。鲁迅只活了56岁是他最大的幸运,否则其遭遇和表现又会怎样?乔冠华和胡乔木先后对我说过,“鲁迅若在,难免不当右派。”然而鲁迅是特大人物,其命运要看权力者的政策、策略,也要看他本人的选择。他在中国的威望比高尔基在苏联的更大,性格也比高尔基更刚烈,下场恐怕会比高尔基更惨。胡适在海外得知“清算胡风”时评说,“鲁迅若不死,也会砍头的。”胡适毕竟了解鲁迅,他俩本质上都最最珍爱自由。
    60年来鲁迅研究一直是显学,鲁迅被别人涂了太多油彩。除了他的“任个人而排众数、”“尊个性而张精神”可肯定之外,他作为文学家有无与伦比的感染力,但其作品的美学价值还很少被真正发掘出来。胡适作为启蒙思想家,写的半部中国哲学史不是十分高明,只是开了一代风气,他也自称“是一个开山的人。”他的真正价值,在于他一贯坚持中国民主、法治、宪政。他的独特贡献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很少的宽容精神,一再强调“宽容”为民主第一要义。他的名言“做学问要于不疑处有疑,做人要于有疑处不疑,”确实可以师表人伦。鲁迅则从认为“费厄泼赖应当缓行,”到主张“打落水狗,”再到临终遗言“一个都不宽恕。”他的理由再充分,也“不免为先生盛德之累。”史沫特莱曾说,鲁迅是“中国的伏尔泰。”而伏尔泰的名言,“我完全反对你说的一切,但是我坚决保卫你发言的权利,”已成为现代民主的原理和全球伦理的准则,这在号称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及鲁迅著述中却是找不到的。
    就对青年的关爱而言,鲁迅与胡适无分轩轾,都是现代人的模范。不过鲁迅近乎慈母,胡适近乎严父。上个世纪尘埃落定,鲁迅的弟子大多昙花一现;而胡适的弟子则遵守他的“以科学方法整理国故”的教导,不少人留下“可超而不可越”的业绩,为中国现代化垒下一块一块的基石。
    胡适1937年给翁文灏写信道:“兴学50年,至今无一个权威政治学者,无一个大法官,无一个法理学家,无一个思想家,岂不可焦虑?”其实以后20年,中国诸方面还略有进步,接着的30年才一片狼藉。近年出国留学者不少,却很少有人朝这方面努力。我刚悟到公民教育对中国的重要性,而政治学家、法学家被消灭净尽多年,谁能给中学生写公民教科书呢?百年回首,胡适代表的方向,道路迂远,只能耐着性子走下去,这毕竟是全人类迟早要走的必由之路。
    胡适关心的面比鲁迅为宽。他40年代末出任北大校长时,曾向当局提出,把研究原子物理的钱三强、吴健雄、张文裕等9名年青科学家,罗致到北大来集中研究原子科学。这个计划若得以实施,中国在这方面许不致落在苏联之后,还可避免像苏联那样把尖端科研集于军事的畸形弊病。胡适受人文学者爱戴,也深得从事自然科学的人们爱戴。
    以中国传统包袱之大之重,要确立民主制度、民主精神、民主习惯,尚需不断“学而时习之。”孙中山曾特意在1917年写的《建国方略》中,辟有“民权初步”专章讲述议事规则,其精神至可感佩。前几年在一个规格极高的会上,有位显要老人突然悄悄问我:这么重要的提案,连附议都没有,怎么能付表决呢?传统还是压杀了启蒙。民主启蒙的任务很重,这一点,从陈独秀、胡适、鲁迅等人都走过弯路,从80年来中国民主仍未有成就,可以看得出来。其实“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西方启蒙贤哲们往往也有失德败行的地方,比如英国大学者大法官培根的腐败,但是他们都不怕揭露或被揭露,他们有价值的思想总能得到承认,并汇进新新不已的传统中去,终至成为人类当今的共同财富。
    论世不易,知人更难。我的学力不足以比较鲁迅与胡适,只是心中虚悬了一个问题,不知道是否比拟不伦:尼采与杰弗逊,到底谁对人类文明的贡献更大呢?我们都是快80岁的人了,来日已不多。我们历尽坎坷,吃过曾十分宝爱的“理想”的苦头,幸而又活到还能反思,或许可做个明白人,因此反思必须到位。不用说对得起人民和历史一类大话,至少可以心安理得一些。近日友人示我材料一则,故得知写有《“五四”运动史》的旅美学者周策纵,50年代中期听寓居纽约的胡适说过:“鲁迅是个自由主义者,决不会为外力所屈服,鲁迅是我们的人。”可见胡适知鲁迅之深。

            读谢泳编《胡适还是鲁迅》文集札记,中国工人出版社2003年12月第1版。 

                 谈“五四”鲁迅胡适的公开信(上)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http://www.kingdomlawfirm.com/news_.asp?typeid=50&id=495

--------------------------------------------------------------

                        朱厚泽摄:李慎之——

           邵燕祥:李慎之的'服罪'与'不服罪'-搜狐读书 - 读书频道

           一个值得我们记住的人----朱泽厚(转自新浪博客)         

谈“五四”鲁迅胡适的公开信(上)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朱泽厚图片——

谈“五四”鲁迅胡适的公开信(上)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朱泽厚 ????? ?? ??????

朱泽厚 ????? ?? ??????

朱厚泽摄:李慎之 图片 ????? ?? ??????

======================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