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学员作品点评(3 ) 作者:熊东遨  

2016-11-29 07:20:11|  分类: 诗词开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员作品点评(3 )     作者:熊东遨

 

赤壁诗会机中口占
原作
眨眼千山过,穿云破雾追。心驰天地外,犹恐拜师迟。
改作
云向窗边泻,心从梦里驰。千山过一瞬,犹恐谒师迟。

情发由衷,有较强的感染力。措词则有未尽如人意处,如“穿云破雾追”,所“追”者何,诗中难以找到明确答案。作者的本意,或许是想表达崇师情感,即所谓“追随左右”,殊不知此前无“根”,一“追”反而进了空档。从整首诗看,其重心似在结句,其余皆是铺垫。根据这一特点,可将前三句结构打乱,作出重新安排,使其力道增强,达到一矢中的的效果。不妨先以景语为衬,用“云向窗边泻”点明“机中口占”的题旨,再着一“心从梦里驰”的情语扣住重心,然后把原“千山”句略为变易作转折语。待到强弓拉满,“犹恐谒师迟”五字便会象破空飞弹一样激射而出。

女儿立功喜赋
原作
粉笔生涯不等闲,敬岗爱业效前贤。学高身正师成表,李植桃培任在肩。
好趁青春抒壮志,谨防白发愧英年。殊荣往事从头越,无限风光在险巅。
改作
粉笔生涯年复年,爱岗敬业事争先。身心付此谁能识?桃李成蹊自不言。
岂欲碑铭传后世,但将师表效前贤。人生道上无终极,更有奇观在顶巅。

原作共两首,意多重合,今取后首代为改出。起句“不等闲”欠妥,崇高事业原无等闲与不等闲之分,是所谓伟大出于平凡者也,不若用“年复年”易之,以强调其一惯性。“敬岗爱业”通常作“爱岗敬业”,又此为时代新名词,“前贤”不识,“效”难以成立;试以“事争先”代之,原词留待后用。三四句表彰,五六句说教,俱不甚着力,今略取原意加以充实提高,重塑梁柱四根,或可代撑门面。结语命意不差,火候稍欠,略事修饰,自能收束全篇。

白 鹭
原作
洁水溪沟食物多,无须防范啄虾螺。蓝天翰鹭夕阳烧,群宿樟林安乐窠。
改 作
生态平衡食物多,溪沟自在啄虾螺。晴空万里旋飞雪,争向青林去絮窝。

写鹭鸟的自在安闲,意有可取。不足处在文字粗浅、个性不彰。起句“食物多”尚可,冠以“洁水溪沟”则稍嫌意味不到。倘能交代出“多”的原因,其价值便会提高不少。次句也是前四字不着力,须不须“防范”,并非诗旨所在。改为“生态平衡食物多,溪沟自在啄虾螺”,似更能体现鹭鸟们的安逸。第三句意思含混,多种物象罗列,不知到底想说什么。且题曰“白鹭”,句中虽见“鹭”影,但颜色不明,作苍鹭、赤鹭亦无不可。“翰鹭”属于哪一种?令人费解。此语有生造之嫌。在诗的关键处,应点明题旨,突出事物的特征来。改成“晴空万里旋飞雪”,以比喻出之,“白”之个性便不言自见了。这并不是我的发明,前人咏鹭鸶,早就有过类似的手法,“青天无片云,飞下一团雪”是也。末句“樟林”太实,难道竹林、槐林、枫林等就容不得它们吗?易作“青林”,暗含着东坡“贪看白鸟横秋浦,不觉青林没暮湖”的意蕴,岂不一举数得?

吴丰清 二首
游安仁仙下水库
原作
几番飞艇几番游,秀水奇峰兴未休。碧漾扬波山摇影,松涛奏乐庙涵幽。
牧羊阿妹歌倾岛,收网渔郎乐满舟。莫道童魂惊洞府,湖天一色是丹丘。
改作
几番载梦不成游,此日飞舟兴未休。鹭羽盘空晴欲雪,松涛奏乐动含幽。
歌随牧女鞭声淌,画逐渔郎网影流。犹恐山妻难解妙,归来灯下说从头。

情兴不差,差在文字驾驭、层次安排上。首句通,然作“几番”便冲淡了此行游兴;次句承接,词语搭配不够准确,于意脉稍有所滞。若改作“几番载梦不成游,此日飞舟兴未休”,开篇便叫得响了。“碧漾”句失律,且与下句不成对,理应改造;“松涛”句可得及格分,仍有垂炼余地。此二句可调整理顺为“鹭羽盘空晴欲雪,松涛奏乐动含幽”。五、六句对仗工稳,可惜太全太实,难以撑持门面。律诗中二联至关重要,密疏虚实皆有讲究,非随意安排两副对子可以了事。我意此处既然启动了“渔郎”、“阿妹”大驾,工夫便得做深一层。若充实为“歌随牧女鞭声淌,画逐渔郎网影流”,其空阔、灵动处,胜过原句似不止一筹。结联不着边际,非脱胎换骨难以收束全篇。从前面的一路来势看,用“犹恐山妻难解妙,归来灯下说从头”作结,便觉余味不尽。让我们将改后的诗重读一遍,或可从比照中受些裨益。

碾米
转地旋天土磨推,饥寒母子日千回。痴童无奈工分挣,哪管长铃课课催。

现实笔墨,具见仁者心肠。只此一端,便高出常人多许。文字稍滞,须略为润饰,以畅其意。改作“母子相将土磨推,天旋地转日千回。痴童不解娘心苦,指听长铃课课催”,原意未损,力量却要大出几倍。

陈杰民 二首

鸣泉
得雨声声壮,长流日日清。深山无浊物,岁岁自空鸣。

借物起兴,饶具意趣。前三句一路写来俱好,尤以“深山无浊物”一转为最。结语稍弱,倘变陈述为设问,作“终岁向谁鸣?”则不惟可免叠字过多之累,且能收“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之功。

登叱石山
红日苍松忠烈墓,亭台峭壁玉珠流。名山不乏仙人迹,叱石成羊卧绿丘。

笔墨松散,开掘不深,逊五言多矣。此诗要成模样,非动大手术不可。今稍取原用词语,另出新型,庶几可供一读:“忠烈遗骸枕暮流,苍松红日共千秋。仙人也解黎元意,叱石成羊护绿丘。”

罗才让 一首

读《诗词医案拾例》
银毫磨透眼迷离,歧路欣逢点铁师。为有灵方生稳步,台阶更上复奚疑。

言发由衷,不事藻饰。前二句好,一述己,一述人,铺垫得法。后二句意有可取,语则未精。如能略用比兴,味便十足了。改作“借得灵方生雨露,好花期放更高枝”如何?

宋德惠 二首

夜宿严子陵钓台
对岸村鸡催我醒,后山小鸟啭歌声。推窗对峙崇山翠,出绾一泷漻水平。

笔墨浮在表面,虽有“村鸡”、“小鸟”辈呼鸣,亦难构成绝响。又多重字,四句之中,光“对山”就有两座,尺幅之中,怎容得下许多物事?若要成诗,除非重新拼装剪贴。好在篇中材料尚多,加工却又不难。如拼成“一觉严滩睡未醒,枉劳山鸟对窗鸣。浮名只合先生钓,岂许旁人有异声!”谁说不能得诗趣一二?

新梅
老桩嫁接嫩芽长,风雨几经枝叶康。千里雪馨梅众绽,高科梦幻四时香。

题材自好,文字未纯,例在改造之列。首句是全篇惟一较通顺的文字,不妨多保留些原有成分;以下“枝叶康”、“梅众绽”、“高科梦幻”等,俱在通与不通之间,须得从头理顺。今就汤下面拼出新型,供作者参考:“老株新发嫩芽长,科技殊勋未可量。从此不愁寒暑限,四时能赏腊梅香。”

刘培坤 一首


已是寒秋嫩叶葱,雾浓霜冷亦从容。诚心要把芬芳送,凛冽风中绽紫红。

文从字顺,声律亦谐。弱在内涵过于拘束,伸展不开且无新意。篇中“寒”、“冷”、“凛冽”诸字词,多自相冲突,又“送”字与韵脚字同韵母,有平仄通押之嫌,此类病例以前曾为你指出过,为何不改?“紫红”非菊花专利,用亦不宜。这些问题,你有能力克服,故我不代庖了。请自改后再寄给我看。我和你一首,供参考:不须惆怅说青葱,凛冽风前自画容。只把鹅黄铺底色,任由人去抹深红。

周麟书 二首

上老干大学
豪情腾沸进南楼,作画填词白发多。莫谓古稀空好学,人生六十始开头。

真情实感流溢纸面,可视为一代革命老同志的共同心声。文字略嫌粗糙,且“多”字出韵,故须稍作修改。综合四句考虑,可将原有文字合并处理,去芜取精,重新组合为:“问诗学画进南楼,不计霜添鬓发秋。始信人生光景好,行年六十又开头。”

游桃花源
车飞高速漫游春,喜见山花色泽新。最是桃源风景好,归来犹念洞中人。

文字、声律俱合规范,只是命意不新,费尽心思犹未脱俗。不如调换一个角度,不说“念”,偏说“妒”,于此诗或能横生出一段奇趣来。试为一改:“飞车遥探武陵春,十里桃花一色新。如此风光搬不走,归来犹妒洞中人。”

胡德业 一首

渡口菜农喜(安庆长江)大桥(建成)
昔往宜城苦过江,舟车风雾接龙长。欣逢一座新桥阔,无耐千年老渡凉。
北赏黄梅花吐艳,南栽青果地飘香。东流细浪琴轻奏,伴绘田园致富章。

此作写安庆长江大桥建成后给菜农带来的种种好处,时代精神、生活气息俱有。失在宻不通风、拖泥带水。词语亦有欠推敲处,如用“细浪”状长江便有不妥。倘若压缩成五言,效果似能胜出一筹:
过江愁往昔,车马接龙长。一座新桥起,千秋古渡凉。
北梅看吐艳,南果自飘香。从此天涯近,同书致富章。

 

熊东遨:《绝句法浅说》

熊东遨:《绝句法浅说》 - 诗词藏经阁- 《诗歌报》论坛

对联讲究意境,论及联之意境,最常见者大约有如下十种

==========================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