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但教方寸无诸恶,虎狼丛中也立身——记冯道  

2016-11-30 10:59:06|  分类: 人物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教方寸无诸恶,虎狼丛中也立身——记冯道

但教方寸无诸恶,虎狼丛中也立身——记冯道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冯道_百度百科

长乐老冯道 - 百度百科

天马行空著《不倒宰相冯道》 - 百度百科

【冯道】简介_冯道的故事_冯道是个怎样的人_冯道怎么死的_历史网

冯道的处世哲学- 每日头条 - 每日頭條

官场不倒翁: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十朝元老”_历史频道_凤凰网

但教方寸无诸恶,狼虎丛中也立身 - 湖森寺

上一篇:人品与地位的比例关系(人生智慧篇)
下一篇:最忌平时记恨人,心无天下暗乾坤(人生智慧篇)

-----------------------------------------------

但教方寸无诸恶,虎狼丛中也立身——记冯道 

  唐后的五代十国,是个动荡的年代。北方有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五代更替,南方则是前蜀,后蜀,吴,南唐,吴越等十国的割据。在这几十年的战乱时期,多由胡人统治中国。

  值得庆幸的是,五代虽然戎夷交侵,天下纷扰,我们的文化却没有受到什么创伤,究其原因,实在要归功于这位传奇的“不倒翁”——冯道冯老先生。

  冯道一生之中,曾“事四姓,相六帝”,经历过四个朝代,十个帝王,做过六个帝王的宰相。在动荡的年代里,他屹立于潮头,在政治的漩涡中始终不倒,从而保住了中国文化的命脉,也创造了一个奇迹。


  冯道,字可道,瀛州景城(今河北沧州附近)人。其先为农为儒,不恒其业,家境贫寒。然而冯道于此并不在意,不耻恶衣食,除负米养亲之外,好学而能文,“唯以披诵吟讽为事,虽大雪拥户,凝尘满席,湛如也”。

  少时的冯道,不以衣食为意,甘于清贫,勤于学问,有颜回之风。曾有诗《偶作》,曰:

  莫为危时便怆神,前程往往有期因。
  须知海岳归明主,未必乾坤陷吉人。
  道德几时曾去世,舟车何处不通津。
  但教方寸无诸恶,狼虎丛中也立身。

  好个《偶作》!这首诗气象超脱,拔然不群。生于危时的冯道,怀着道德用世的理念,开始了他“虎狼丛中也立身”的一生……


  事刘守光为参军,守光败,去事张承业为巡官,承业重其文章履行,待遇甚隆。寻以文学荐于晋王(李克用),为河东节度掌书记(太原)。

  清严遂成有诗,咏李克用:

  英雄立马起沙陀,奈此朱梁跋扈何。
  只手难扶唐社稷,连城且拥晋山河。
  风云帐下奇儿在,鼓角灯前老泪多。
  萧瑟三垂岗畔路,至今人唱百年歌。

  “帐下奇儿”——李存勖即位,是为后唐庄宗,拜道为户部侍郎,充翰林学士。

  庄宗与梁军(后梁)隔河对垒时,郭崇韬因谏言触怒庄宗,庄宗命冯道写诏书示众,冯道执笔良久,上催促,冯道却缓缓说:道掌笔砚,敢不供职。郭崇韬所谏,未至过当。你不听他的也就行了,不可以喧动群议,敌人若知,谓大王君臣不和也。不久,郭崇韬来向庄宗谢罪,此事就此平息了。

  事后,人们开始佩服冯道的胆量。可见其并非一味油滑媚主,“明哲保身”之流。

  时道居军中,住一茅庵,不设床席,卧草而眠。所得俸禄,与仆者同器饮食,意恬如也。有将领抢到一美女送他,道不能却,遣之别室,寻访其主而还之。

  子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冯道生活俭朴,不尚奢靡,而对于美色,亦可抗拒,其人操守之高洁,由斯可见。

  父丧丁忧,持服于景城。遇到荒年,就把自己的俸禄拿出来赈济乡里。而冯道所居,唯蓬茨而已。退耕于野,躬自负薪,别人无力耕种,田园荒芜的,他就夜里悄悄去帮别人耕种。这样的德行,赢得了敌人的尊重,当时契
丹人素闻冯道的大名,想偷袭将他抢走,由于边境守军防备严密,才没有得逞。

  守孝期满,复招为翰林学士。在上京途中,忽然听说京城大变,赵在礼作乱,李嗣源引军入洛,犯京师。孔循因劝冯道少留以观其变,冯道却对孔循说:“吾奉诏赴阕,岂可自留!”于是疾趋至京师。

  别人避之惟恐不及,老冯却疾趋而至,有胆有识,确非常人也。

  庄宗遇弑后,明宗李嗣源即位。

  雅知道之所为,问安重诲曰:“先帝时冯道何在?”
  重诲曰:“为学士也。”
  明宗曰:“吾素知之,此真吾宰相也。”

  拜道为端明殿学士,迁兵部侍郎。岁余,拜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明宗的“明”字,可不是白给的。史载其每夕于宫中焚香祝天曰:“某胡人,因乱为众所推。愿天早生圣人,为生民主。”这是什么话?!自己祷告上天,让生出个圣人来代替自己的位置?!这样的皇帝,这样的存心,千
古之下,能有几人?此明宗之所以“明”也。

  所以,冯道相明宗的十余年内,君臣相得,做了不少事。

  最值得指出的,就是刻印“九经”,以诸经舛缪,取西京郑覃所刊石经,雕为印板,流布天下,后进赖之。这是中国监本之始,是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刻印工程。与此同时,四川“后蜀”孟昶也同意刻印《九经》。由于冯道
的“不倒”,朝代虽然更替频繁,《九经》刻印却未曾易人,从而使这一历时二十多年的浩大工程得以顺利完成,也为宋代雕版印刷黄金时代的到来和儒学重兴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对于人才,冯道极为重视。凡孤寒之士,抱才业、素知识者,皆与引用,唐末衣冠,履行浮躁者,必抑而置之。

  文章也可感人。道尤长于篇咏,秉笔则成,典丽之外,义含古道,必为远近传写,故渐畏其高深,由是班行肃然,无浇漓之态。

  不久,改门下侍郎、户部吏部尚书、集贤殿弘文馆大学士,加尚书仆射,封始平郡公。

  天下太平,冯道却向明宗进言:“陛下以德承天,天以有年表瑞,更在日慎一日,以答天心。”还举了自己骑马的一个例子:一次冯道过大山的关隘时,由于道路险要,所以非常小心地拉紧缰绳,人和马都没有事。但到了
平地上,就觉得不用小心了,结果却从马上摔了下来,伤得不轻。并且说:“臣所陈虽小,可以喻大。陛下勿以清晏丰熟,便纵欲乐,兢兢业业,臣之望也。”明宗深然之。

  一天,明宗问冯道:“天下虽熟,百姓得济否?”冯道说:“谷贵饿农,谷贱伤农,此常理也。“并举聂夷中的《伤田家诗》:

  二月卖新丝,五月粜秋谷。
  医得眼下疮,剜却心头肉。
  我愿君王心,化作光明烛。
  不照绮罗筵,偏照逃亡屋。 

  明宗曰:“此诗甚好。”遽命让侍臣录下,每自讽之。

  道发言简正,善于裨益,非常人所能及也。明宗曾赞之曰大丈夫。

  明宗崩,唐末宗嗣位。以道为山陵使,礼毕,出镇同州,循故事也。道为政闲澹,狱市无挠。未几,入为司空。

  儿皇帝石敬瑭入洛,灭后唐,是为后晋,又以冯道为首相。

  第二年,契丹加徽号于晋祖,晋祖亦献徽号于契丹,谓道曰:“此行非卿不可。”又对冯道说:“卿官崇德重,不可深入沙漠。”此行之凶险,可想而知,冯道面无难色,慷慨而行。送行之日,众官皆为之泪下。

  快到西楼,契丹主欲郊迎,其臣曰:“天下无迎宰相之礼。”乃止,其名动殊俗也如此。

  契丹主如此重视冯道,当然想把他留在北方。冯道得到契丹赏赐后,都换成薪炭,有人问他为什么,他说:“北地太冷,我年老难以抵御,所以早做准备。”像要久留的意思,见冯道这样,契丹王很感动,就让他回去,冯
道却三次请求留下来,契丹王仍让他走。冯道又在驿馆驻了一个月才启程上路,路上也走得很慢,契丹的官员让住就住,两个月才走出契丹边界。左右随从不解地问:“从北边能回来,我们都恨不得插上翅膀飞,您还要住宿停
留,为什么这样啊?”冯道说:“纵使你急速返回,那契丹的良马一夜就能追上,根本就逃不掉,慢慢走反倒能安全返回。”大家听了,叹服不止。我们可以从冯道的诗中,想见当年的艰辛,《北使还京作》:

  去年今日奉皇华,只为朝廷不为家。
  殿上一杯天子泣,门前双节国人嗟。
  龙荒冬往时时雪,兔苑春归处处花。
  上下一行如骨肉,几人身死掩风沙。

  及还,朝廷废枢密使,并归中书,其院印付道,事无巨细,悉以归之。寻加司徒、兼侍中,进封鲁国公。上曾问道以兵事,道托以书生,不与答。道上表求退,上不之览,先遣郑王就省,谓曰:“卿来日不出,朕当亲行请
卿。”冯道不得已出焉。当时的宠遇如此厚重。

  晋少帝即位,加守太尉,进封燕国公。冯道曾问朝中熟客人们对自己的评价,客曰:“是非相半。”道曰:“凡人同者为是,不同为非,而非道者,十恐有九。昔仲尼圣人也,犹为叔孙武叔所毁,况道之虚薄者乎!”话虽如此,而冯道之持,却始终不易。

  果然,后有人间之于少帝:“道好平时宰相,无以济其艰难,如禅僧不可呼鹰耳!”少帝耳根子软,出道为同州节度使,一年后,移镇南阳,加中书令。

  契丹灭晋,戎王耶律德光责冯道事晋无状,冯道不能对。

  又问:“何以来朝?”
  对曰:“无城无兵,安敢不来。”
  德光诮之曰:“尔是何等老子?”
  对曰:“无才无德,痴顽老子。”

  德光喜,以道为太傅。

  德光尝问道曰:“天下百姓如何救得?”
  冯道为对曰:“此时佛出救不得,惟皇帝救得。”

  此一言之善,使得契丹不夷灭中国之人,真是功德无量。

  契丹北归,从至常山。汉高祖立,乃归汉,汉祖嘉之,拜太师。

  周兵反,郭威篡汉,是为后周。又拜冯道为太师、中书令,甚重之,每进对不以名呼。周太祖对冯道的态度,还是很尊重。

  太祖崩,柴荣嗣位,是为周世宗,却给了冯道个“山陵使”的闲官,为周太祖修陵墓。河东刘崇入寇,世宗欲亲征,这时候,已经七十多岁高龄的冯道却要出来谏止了。

  世宗因言:“唐初,天下草寇蜂起,并是太宗(李世民)亲平之。”
  道奏曰:“陛下得如太宗否?”
  世宗曰:“乌合之众,若遇我师,如山压卵。”
  道曰:“陛下作得山定否?”

  世宗大怒,不听其言,后于高平大败敌军。

  时道已抱疾。及山陵礼毕,奉神主归旧宫,未及祔庙,一夕薨于其第,享年七十有三。世宗闻之,辍视朝三日,册赠尚书令,追封瀛王,谥曰文懿。

  再往后,世宗崩,其三岁孺子宗训即位为周恭帝。时赵匡胤为殿前都点检,及陈桥兵变,黄袍加身,是为宋太祖;再往后,希夷先生、华山陈抟老祖从驴背上笑跌了下来;再往后,开始了两宋三百年的太平时期。

  关于冯道,这里再说几个故事:

  其一:有人在街上牵着一匹驴子,用一块布写着“冯道”二字,挂在驴子的脸上,冯道看见了也不理。有个朋友告诉他,他却答道:“天下同姓名的不知道有许多,难道那一冯道就是我?想是人家拾了一匹驴子,寻访失主
呢。” 这是冯道的宽容。

  其二:明宗时,冯道为相。有个军吏,性格粗犷,在门外大骂冯道。冯道说:“这一定是喝醉了。”把那人叫进家来,酒食款待,面无愠色。其人气度如此,不愧“宰相肚里能撑船”之说。

  其三:有一次,李嗣源拿出自己心爱的玉杯给冯道看,上面刻有一行字“传国宝万岁杯”,冯道便说:“这是前世有形之宝,王者则有无形之宝。仁义是帝王之宝,古人说:‘皇帝的宝座叫做位,怎样守住这个位叫做仁。’”李嗣源基本上是个文盲,他听不懂冯道这些话,等他走了,找来别的人一问,才明白了冯道在劝谏他,因而对冯道更加器重了。冯道进言的艺术,真是炉火纯青。

  其四:冯道与和凝,同在中书省为官。一天,和凝见冯道买了一双新靴,便问:“花了多少钱?”冯道慢慢抬起一只脚:“九百文。”和凝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回头便骂仆人:“你替我买的那双靴,为什么要一千八?”和
凝越说越气,却见冯道又慢慢抬起另一只脚,慢条斯理地说:“别急嘛,这只也是九百文。”这是冯道的教育法。


  冯道一生,大概如此。

  欧阳修在五代史中骂冯道没有气节,而苏轼和王安石却赞之为“菩萨,再来人也”、“佛位中人”,到底孰是孰非呢?

  今观冯道之生平,历任四朝,三入中书,在相位三十余年,以持重镇俗为己任,未尝以片简扰于诸侯,而素尚俭约。其人之履行,郁有古人之风;其人之宇量,深得大臣之体。虽不厌二三其主,而终未二三其德。刻印九经,
以延文化之血脉;曲事戎主,终救生民于水火。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其不足者,惟时无令主,不得佐之以定八方,而致一统也。

  孟子曰:“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难道一定要为了那些“扰乱苍生数十年”的人去死?难道一定要掉脑袋才算“忠”?做人如此,文忠公又何必求全责备呢?

  曾子曰:“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于虎狼丛中,担千载之骂名,而行千古之事业。“道,可道,非常道”,冯道之非常道,其斯之谓欤?《楞严》曰:“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如冯道者,其斯之谓欤?

  也许,可以从其诗作中,得到答案:

    《天道》
  穷达皆由命,何劳发叹声。
  但知行好事,莫要问前程。
  冬去冰须泮,春来草自生。
  请君观此理,天道甚分明。

  或者曰:“文忠公贬冯道若此,而汝誉冯道若此,汝之论,宁高于文忠公之论乎?”

  余曰:“不然,文忠公修史,继春秋之大义,昭忠烈于后世,冯道其人其行,难为后人所效法。夫无道之操行,非立道之事业,欲忍辱偷生,而邯郸学步者,丧身取祸其所由之也,固难与‘长乐老’同乐也。今不揣浅薄,
特揭而出之耳。”

  其人大笑,曰:“野人献曝,野人献曝!”

  余亦笑。

http://www.xiulu.net/wen/nanzi/lancan1.htm

------------------------------------------

但教方寸无诸恶,狼虎丛中也立身解释_百度知道

但教方寸无诸恶,狼虎丛中也立身! - 360doc个人图书馆

虎狼叢中也立身--馮道為官術漫談

=============================

五代·后周·冯道《偶作》
莫为危时便怆神, 前程往往有期因.
须知海岳归明主, 未必乾坤陷吉人.
道德几时曾去世, 舟车何处不通津,
但教方寸无诸恶, 狼虎丛中也立身
.
只要自己内心没有邪恶之念,就是在极险恶的环境中也能立身
冯道
是五代人,他不仅长年稳坐宰相官位还前后"伴君"五朝十个皇帝,为何如此受宠,安身立命不倒呢?
冯道这人肯定十分宽厚不是那种以斗争为纲的人,是个具有"佛心"的人.这种人无论何种时代,也无论在什么环境都能安身立命,甚至通达有福! 你是什么人,你就有什么样的命运! 虽说好人也不一定有好报,但那种内心永不存险恶心眼的人,总是长在之人._________但教方寸无诸恶, 狼虎丛中也立身!

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65713456.html

----------------------------------------------

但教方寸无诸恶,狼虎丛中也立身

读历史,最喜欢的人物,冯道。
他一生之中,侍奉五朝(算契丹),八姓、十三帝,位极人臣,自号“长乐老人”,死后封王。
五代乱世,得他一言而活者,不计其数,经书典籍,得他救护传承者,不计其数。
他未发迹时曾写过一首诗“道德几时曾去世,舟车何处不通津?但教方寸无诸恶,狼虎丛中也立身。”
欧阳修此人,最恨冯道,说他是中国读书人里最不要脸的东西,叫无耻之极。所谓“有奶便是娘”,没有气节!
也想说说士大夫的气节问题。
小时候看隋唐演义,记得里面有个忠孝王爷伍建章,在杨广篡位登基第一天,拖着根哭丧棒去大殿哭老太爷,被杨广劝了几次还不走,越骂越难听,最后一头撞死在柱子上。
这人忠君节烈了,于是家属遭殃了,满门抄斩,唯一有个儿子在外打仗,逃上瓦岗山了,可怜王侯之子,落草为寇。
我就可笑了,罗马建成不是一天,杨广篡位不是一个登基典礼就能搞定,这么大件事儿,有风声的时候不阻止不规劝不作任何行动,非碍着在这时候来哭丧,您这是找死呢还是找死呢还是找死呢?
这种事历史上很多,比较著名的有伯夷、叔齐不食周粟;孔融“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多少亡国时集体自杀的士大夫家族……
小时候读历史,总看到各种朝代,因为帝王有些事情做的过火,忠心的大臣们就义愤填膺,上奏折了当庭大骂了跪玄武门了头顶诉状了撞柱自杀吞金抹脖子了。
于是他们就清官节烈了,流芳百世了。
我就很困惑了,这连死都不怕,为啥不留条命来好好规劝皇帝,“改邪归正”?
不知道有个词叫忍辱负重么?还是你们知道自己做不到?
后来看明史,发现一个词,“死为清名”,豁然开朗:感情这死也是有目的的——不是为国为君,也不是为民,我为啥傻了吧唧的壮年就寻死呀还带着族灭呀?我这不就图个死后清名我容易么?
在回到欧阳修骂冯道的问题,欧阳修所在的是什么朝代?北宋,社会安定,经济繁荣,士大夫俸禄最高,最受优待的朝代。
冯道活在什么年代?五代十国,虎狼之世。
那年头,隔不了几年就换一个皇帝,隔不了多大地方就是一个国家,若真要遵循士大夫气节,六个朝代,士大夫就得自杀六次,若划的更细,按不同皇姓,那得死十次,那北宋开国将面临无文人可封官,无文化可传承,更别提你欧阳文忠公,说不定早就没这一支姓了。
“但教方寸无诸恶,狼虎丛中也立身。”冯道也有自己的气节,自己的理想,为了这个理想,而在虎狼从中周旋,此人若自杀,只成了个人节义,但他活到七十八岁,成全天下大义。
死,生,孰难孰易?
记得有句关于冯道的评价,我很喜欢:
过则有失。孝者忠君,廉者爱民。为相三十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弄权不扰民,此即可彰。无恶即善
你欧阳修,凭什么骂冯道?

https://www.douban.com/note/361165456/ 

但教方寸无诸恶,虎狼丛中也立身——记冯道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http://www.shijitongjian.com/a/lishirenwu/gudairenwu/2015/0601/1827.html

流水的皇帝,铁打的宰辅--司马光评价他“奸臣”;欧阳修说他“没有廉耻”

“十朝元老”冯道是奸臣?还是治世能臣?_史记通鉴

但教方寸无诸恶,虎狼丛中也立身——记冯道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
青箱杂记

青箱杂记卷十

真宗朝有王犍者[一],汀州长汀人.少时薄游江界,至星子县,夜宿逆旅,遇道士,授黄白术,未尽其要.后再遇其人于茅山,相携至历阳,指示灵草,并传以合和密诀,试皆有验.仍别付灵方环剑缄縢之书,戒曰:‘非遇人君,慎勿轻述.’犍后以佯狂抵禁[二],配流岭南,时供奉官合门只候谢德权适总巡兵[三],颇闻其异.犍后窜归阙下,德权乃馆于私第,炼成药银,上进.真宗异之,命解军籍,使刘承圭诘其事.犍以师戒甚严,终不敢泄,唯愿见至尊面陈.于是承圭乃为犍改名中正,俾诣登闻,始得召见,即授许州散掾,留止京师.寻授神武将军,致仕,仍给全俸,迁高州刺史、康州团练使.前后贡药金银累巨万数,辉彩绝异,不类世宝,当时赐天下天庆观金宝牌,即其金所铸也[四].然中正亦不敢妄费,唯周济贫乏,崇奉仙释而已[五].今汀州开元寺,乃其施财所建也.卒赠镇南军节度使,此近古所未闻也.
  乖崖张公咏尹益部日[六],值李顺兵火之后,群政未举[七].因决一吏[八],词不伏[九],公曰:‘这汉要剑吃[一0]?’彼云:‘决不得[一一],吃剑则得.’公命斩之以狥.军吏愕眙相顾,自是始服公威信[一二].李顺党中有杀耕牛避罪亡逸者[一三],公许其首身.拘母十日,不出,释之.复拘其妻,一宿而来.公断云:‘禁母十夜,留妻一宵.倚门之望何疏?结发之情何厚?旧为恶党,因之逃亡[一四].许令首身,犹尚顾望.’就市斩之[一五].于是首身者继至,并遣归业,蜀民由此安居.
  平顺贼之明年[一六],复有刘盱相继叛命,公命讨平之,既而凯旋,忽有持首级来者,公曰:‘当奔突接战之际,岂暇获其首,此必战后斫来,知复是谁?’殿直段伦曰:‘如学士之言,真神明,当时随伦为先锋入贼用命者,皆中伤被体,何尝获首级?’公乃先录中伤之人,而以持首级来者次之,于是军伍欢跃.又皇祐中,侬贼叛命,狄青讨之,青临行上言,以谓‘古之师还,以讯馘首告,割耳鼻则有之,不闻有获首者.秦汉以来,方有是事,故获一首则赐爵一级,因为之首级.然开争启幸,莫此之甚,故军士争首级以致相杀.又其间多以首级为货,售于无功不战之人,非所以劝,愿一切寝罢.如师有功,则差次其劳,全军加赏;无功则斟酌其罪,全军加罚.庶令上下一心,不专自为私计,则决胜之道也.’从之,遂大捷.然则青之智识,亦公之智识也.
  公布衣时素善陈抟,尝因夜话谓抟曰:‘某欲分先生华山一半住得无?’抟曰:‘余人则不可,先辈则可.’及旦取别,抟以宣毫十枝、白云台墨一剂、蜀笺一角为赠[一七].公谓抟曰:‘会得先生意,取某入闹处[一八].’去曰:‘珍重[一九].’抟送公回,谓弟子曰[二0]:‘斯人无情于物[二一],达则为公卿,不达为王者师[二二].’公常感之,后尹蜀,乘传过华阴,寄抟诗曰:‘性愚不肯林泉住,强要清流拟致君.今日星驰剑南去,回头惭愧华山云.’
  公布衣时常至郑州,宿于逆旅,遇一人气貌甚古,与之语皆尘外事[二三],不言姓氏,自称神和子[二四],质明为别,语公曰:‘他日相公候于益州[二五].’后公典益部,疡生于首,祷于龙兴观,夜梦昔年神和子告之曰:‘头疮勿疑,不是死病.’及觉,语道士文正之尝收得郑韶处士赠神和子歌,因索而阅之,益异其事.公乃建大阁上下十四间,号仙游阁,歌至今刻石存焉.公离蜀日,以一幅书授蜀僧希白,其上题‘须十年后开’.其后公薨于陈,凶讣至蜀,果十年.启封,乃乖崖翁真子一幅,戴隐士帽,褐袍绢带,其傍题云:‘依此样写于仙游阁.’兼自撰乖崖翁真赞云:‘乖则违众,崖不利物.乖崖之名,聊以表德.徒劳丹青,绘写凡质.欲明此心,服之无斁.’至今川民皆依样,家家传写.
  李复圭三世皆知滑州.天圣中,其祖康靖公若谷知,庆历中,其父邯郸公淑又知,及后八年复圭又知.前此邯郸公尝迎侍康靖题诗于州廨曰:‘滑守如今是世官,阿戎出守自金銮.郡人莫讶留题别,孙息期同住此看.’后复圭刻石记其事,一曰[二六]:‘仰承诒训,允契冥兆’,兹亦异也.
  刘沆与乡人尹鉴少同场屋,刘已登第大拜.皇祐中,尹以恩牓始登第,还乡,刘以诗送之曰[二七]:‘少年相款老相逢,乡举虽同遇不同.我已位尘三事后,君方名列五科中.荣登莫计名高下,宦达须由善始终.若到乡关人见问,为言归思满秋风.’
  仁宗朝,内臣孙可久[二八],赋性恬澹[二九],年踰五十,即乞致仕.都下有居第,堂北有小园,城南有别墅[三0],每良辰美景,以小车载酒,优游自适.石曼卿尝过其居,题诗曰[三一]:‘南北沾河润[三二],幽深在禁城.叠山资远意,让俸买闲名[三三].闭户断蛛网,折花移鸟声.谁人识高趣[三四]?朝隐石渠生[三五].’屯田外郎柳永亦赠诗曰:‘故侯幽隐直城东[三六],草树扶疏一亩宫[三七].曾珥貂珰为近侍,却纡绦褐作闲翁.高吟拥鼻诗怀壮,雅论持衡道气充[三八].厌尽繁华天上乐,始将踪迹学冥鸿.’可久好吟咏,效白乐天格,尝为陕西驻泊,为乐天构祠堂于郡城大阜之顶,中安绘像,仍缮写平生歌诗警策之句[三九],遍于旧墉[四0].晚年着归休集,行于世,年七十余卒.
  内臣裴愈,字益之,亦好吟咏.真宗朝,衔命江南,搜访遗书、名画,归奏称旨,用是累居三馆秘阁职任[四一].有诗送鲁秀才南游云:‘东吴山色家家月,南楚江声浦浦风.’闻蝉诗云[四二]:‘杨柳影疏秋霁月,梧桐叶坠夕阳天.’皆其佳句.有子曰湘,字楚老,亦有诗名.明道中,仁宗御便殿,试进士房心为明堂赋、和气致祥诗,亦命湘赋之.湘蹈舞再拜,数刻而成,仁宗嗟赏,左右中人为之动色.其和气致祥诗曰:‘君德承天道,冲融协太和[四三].卿云呈瑞早[四四],膏泽应时多.煦集连枝木,嘉扶异颖禾[四五].五星还聚井,丹凤更巢阿.薮泽无遗士,边防久息戈.黔黎逢至化,稽首载赓歌[四六].’他诗亦类此.有肯堂集行于世.翰林李公淑为之作序曰:‘予尝嘉河东父子,起银珰右貂,能以属辞拔其伦.益之三朝侍内,老不废学,又课厉二子,使皆有立,约已慎履,如周仁、石庆.而楚老孳孳嗜书,克自淬琢云.’湘又善为小词[四七],尝任河东路走马承受[四八],有咏并门浪淘沙小词云:‘雁塞说并门[四九],郡枕西汾,山形高下远相吞.古寺楼台依碧障,烟景遥分.晋庙锁溪云,箫鼓仍存,牛羊斜日自归村.惟有故城禾黍地[五0],前事销魂.’复有咏汴州浪淘沙小词,仁宗命录进,亦嘉之,其词曰:‘万国仰神京,礼乐纵横[五一],葱葱佳气锁龙城.日御明堂天子圣,朝会簪缨.九陌六街平,万物充盈,青楼弦管酒如渑.别有隋堤烟柳暮,千古含情.’
  杨文公深达性理,精悟禅观,捐馆时,作偈曰:‘沤生复沤灭,二法本来齐.要识真归处[五二],赵州东院西.’
  丞相王公随亦悟性理[五三],捐馆时,知河阳,作偈曰:‘画堂灯已灭[五四],弹指向谁说?去住本寻常,春风扫残雪.’是夕薨,淩晨大雪,实正月六日.
  曹司封修睦,深达性理,知邵武军时,常以竹簟赠禅僧仁晓,因作偈与之曰:‘翠筠织簟寄禅斋[五五],半夜秋从枕底来[五六].若也此时人问道,凉天卷却暑天开[五七].’
  张尚书方平,尤达性理,有人问祖师西来意,张作偈答之[五八],曰:‘自从无始千千劫,万法本来无一法.祖师来意我不知,一夜西风扫黄叶.’
  陈文惠公亦悟性理,尝至一古寺,作偈曰:‘殿古寒炉空,流尘暗金碧.独坐偶无人[五九],又得真消息.’
  富文忠公,尤达性理.熙宁中余守官洛下[六0],公时为亳守,遗余书,托为访荷泽诸禅师影像[六一].余因以偈戏之曰:‘是身如泡幻,尽非真实相.况兹纸上影,妄外更生妄.到岸不须船,无风休起浪.唯当清静观,妙法了无象[六二].’公答偈曰:‘执相诚非,破相亦妄.不执不破,是名实相.’既又以手笔贶余曰:‘承以偈见警[六三],美则美矣,理则未然.所谓无可无不可者,画亦得,不画亦得.就其中观像者,为不得;不观像者,所得如何?禅在甚么处?似不以有无为碍者,近乎通也,思之,思之.’
  文之神妙莫过于诗赋,见人之志非特诗也,而赋亦可以见焉.唐裴晋公作铸剑戟为农器赋云:‘我皇帝嗣位三十载也,寰海镜清,方隅砥平,驱域中尽归力穑,示天下弗复用兵.’则平淮西、一天下已见于此赋矣.
  范文正公作金在镕赋云:‘傥令区别妍媸[六四],愿为轩鉴;若使削平祸乱,请就干将.’则公负将相器业、文武全才,亦见于此赋矣.公又为水车赋,其末云:‘方今圣人在上,五日一风,十日一雨,则斯车也,吾其不取.’意谓水车唯施于旱岁,岁不旱则无所施,则公之用舍进退亦见于此赋矣.盖公在宝元、康定间,遇边鄙震耸[六五],则骤加进擢,及后晏静,则置而不用,斯亦与水车何异.
  王沂公有物混成赋云:‘不缩不盈,赋象宁穷于广狭;匪雕匪斲,流形罔滞于盈虚[六六].’则宰相陶钧运用之意,已见于此赋矣.又云‘得我之小者,散而为草木;得我之大者,聚而为山川.’则宰相择任群材,使小大各得其所,又见于此赋矣.
  宋莒公兄弟,平时分题课赋[六七],莒公多屈于子京,及作鸷鸟不双赋,则子京去兄远甚,莒公遂坛场.赋曰:‘天地始肃,我则振羽而独来;燕鸟焉知[六八],我则凌云而自致[六九].’又曰:‘将翱将翔,讵比海鹣之翼[七0];自南自北,若专霜隼之诛.’则公之特立独行,魁多士、登元宰,亦见于此赋矣.( 校勘记
  [一] 真宗朝有王犍者 ‘王犍’,稗海本同,抄本及类苑卷五0作‘王捷’,下同.
  [二] 犍后以佯狂抵禁 原作‘捷’,据稗海本改.)(
  [三] 时供奉官合门只候谢德权适总巡兵 ‘德’,原作‘得’,据下文及类苑卷五0改.
  [四] 即其金所铸也 类苑卷五0作‘即其所铸金也’.
  [五] 唯周济贫乏崇奉仙释而已 ‘而已’二字,原本无,据抄本及类苑卷五0补.
  [六] 乖崖张公咏尹益部日 ‘益部’,类苑卷二二作‘益都’.按宋史本传咏两任益部,未知益都,原文不误.
  [七] 群政未举 ‘群’,类苑卷二二作‘郡’.
  [八] 因决一吏 ‘决’,原作‘謏’,据类苑卷二二改,抄本作‘诀’,诀、决古通用.
  [九] 词不伏 类苑卷二二‘词’上有‘枝’字.
  [一0]这汉要剑吃 ‘汉’,原作‘莫’,据类苑卷二二改.
  [一一]决不得 ‘决’,原作‘謏’,据类苑卷二二改.
  [一二]自是始服公威信 类苑卷二二‘公’下有‘之’字.
  [一三]李顺党中有杀耕牛避罪亡逸者 ‘逸’,类苑卷二二作‘逃’.
  [一四]因之逃亡 ‘之’,原作‘又’,据类苑卷二二改.
  [一五]就市斩之 ‘市’,原作‘命’,据类苑卷二二改.
  [一六]平顺贼之明年 抄本及稗海本‘平’上有‘公’字.
  [一七]抟以宣毫十枝白云台墨一剂蜀笺一角为赠 ‘宣毫十枝’,诗话总龟卷二六作‘宣和中笔一枝’.)(‘为赠’,诗话总龟作‘赠之’.
  [一八]取某入闹处 ‘取’,诗话总龟卷二六作‘驱’.‘闹’,抄本作‘闲’.
  [一九]珍重 诗话总龟卷二六作‘珍重珍重’.
  [二0]谓弟子曰 诗话总龟卷二六作‘谓门弟子曰’.
  [二一]斯人无情于物 ‘斯’,诗话总龟卷二六作‘此’.
  [二二]不达为王者师 ‘王者’,诗话总龟卷二六作‘帝王’.
  [二三]与之语皆尘外事 原作‘与之语曰尘外子’,据抄本改.
  [二四]神和子 抄本作‘冲和子’,下同.
  [二五]他日相公候于益州 ‘益州’,抄本作‘益部’.
  [二六]后复圭刻石记其事一曰 ‘刻’,诗话总龟卷一七作‘刊’.抄本‘一’在‘事’前.
  [二七]刘以诗送之曰 ‘曰’,原本无,据类苑卷三六补.
  [二八]内臣孙可久 ‘内臣’,诗话总龟卷四四作‘内侍’.
  [二九]赋性恬澹 ‘恬澹’,诗话总龟卷四四作‘淡薄’.
  [三0]城南有别墅 ‘别墅’,诗话总龟卷四四作‘圃’.
  [三一]题诗曰 ‘题’,诗话总龟卷四四作‘赠’.
  [三二]南北沾河润 ‘沾’,抄本、类苑卷三八、诗话总龟卷四四作‘占’.)(
  [三三]让俸买闲名 ‘让’,诗话总龟卷四四作‘辞’.
  [三四]谁人识高趣 ‘趣’,诗话总龟卷四四作‘意’.
  [三五]朝隐石渠生 ‘隐’,诗话总龟卷四四作‘野’.
  [三六]故侯幽隐直城东 ‘故’,诗话总龟卷四四作‘孙’.‘直’,类苑卷三八作‘百’.
  [三七]草树扶疏一亩宫 ‘树’,诗话总龟卷四四作‘木’.
  [三八]雅论持衡道气充 ‘持’,原本作‘盱’,据类苑卷三八改.
  [三九]仍缮写平生歌诗警策之句 ‘平生’,类苑卷三八作‘生平’.
  [四0]遍于旧墉 类苑卷三八‘旧’作‘四’.
  [四一]用是累居三馆秘阁职任 类苑卷三八作‘用是累居三馆以阁职自任’.抄本亦有‘自’字.
  [四二]闻蝉诗云 类苑卷三八‘闻’上有‘又’字.
  [四三]冲融协太和 ‘太’,原作‘大’,据类苑卷三八改.
  [四四]卿云呈瑞早 ‘卿’,类苑作‘轻’,‘早’,原作‘草’,据稗海本、抄本、类苑卷三八改.
  [四五]嘉扶异颖禾 ‘颖’,类苑卷三八作‘类’.
  [四六]稽首载赓歌 ‘赓’,类苑卷三八作‘再’.
  [四七]湘又善为小词 ‘善’,原作‘喜’,据抄本及类苑卷三八改.
  [四八]尝任河东路走马承受 ‘任’,原作‘在’,据抄本及类苑卷三八改.)(
  [四九]雁塞说并门 ‘说’,抄本作‘绕’.
  [五0]惟有故城禾黍地 ‘城’,类苑卷三八作‘人’.
  [五一]礼乐纵横 类苑卷三八作‘礼乐兴行’.
  [五二]要识真归处 ‘归’,类苑卷三九作‘真’.
  [五三]丞相王公随亦悟性理 ‘亦’,诗话总龟卷一0作‘深’.
  [五四]画堂灯已灭 ‘已’,类苑卷三九、诗话总龟卷一0作‘欲’.
  [五五]翠筠织簟寄禅斋 ‘织’,类苑卷三九作‘纤’.
  [五六]半夜秋从枕底来 ‘半’,诗话总龟卷二六作‘午’.
  [五七]凉天卷却暑天开 ‘凉天’,抄本作‘凉风’,诗话总龟卷二六作‘寒天’.
  [五八]张作偈答之 ‘作’,类苑卷三九作‘以’.
  [五九]独坐偶无人 ‘偶’,类苑卷三九作‘了’.
  [六0]熙宁中余守官洛下 ‘中’、‘守’二字,原本无,据类苑卷三九补.
  [六一]托为访荷泽诸禅师影像 ‘荷泽’,类苑卷三九作‘菏泽’.
  [六二]妙法了无象 ‘无’,类苑卷三九作‘亡’.
  [六三]承以偈见警 ‘以’,原本作‘此’,据类苑卷三九改.
  [六四]傥令区别妍媸 ‘傥’,类说作‘如’.)(
  [六五]遇边鄙震耸 ‘震耸’,类说作‘有事’.
  [六六]流形罔滞于盈虚 ‘盈虚’,类苑卷三九作‘虚盈’.
  [六七]平时分题课赋 ‘赋’,类苑卷三八作‘试’.
  [六八]燕鸟焉知 ‘燕鸟’,抄本及类苑卷三八作‘燕雀’.
  [六九]我则凌云而自致 ‘致’,抄本作‘至’.
  [七0]讵比海鹣之翼 ‘海鹣’,抄本作‘海鹍’.) 

作者:[宋] 吴处厚但教方寸无诸恶,虎狼丛中也立身——记冯道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更多精彩e书尽在:www.readers365.com 

但教方寸无诸恶,虎狼丛中也立身——记冯道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但教方寸无诸恶,虎狼丛中也立身——记冯道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但教方寸无诸恶,虎狼丛中也立身——记冯道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但教方寸无诸恶,虎狼丛中也立身——记冯道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