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杂文】军人、军阀与读书人  

2016-12-01 09:14:33|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杂文】军人、军阀与读书人

随笔南洋网 on Facebook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 

--------------------------------------

【杂文】军人、军阀与读书人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张从兴_个人资料_随笔南洋网- powered by X-Space

张从兴,1966年来到人间,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华人,祖籍海南文昌。自幼好读各类杂书,正儿八经若经史子集,旁门左道如命相星卜,皆有所涉猎,惟无一精通。80年代中期毕业于新加坡义安理工学院电子工程系,因课业要求不得不硬着头皮强啃物理化学代数矩阵,后来居然也能混到一张文凭,堪称奇迹。工作后,又机缘巧合地遇上了南京大学中文系在新加坡开办的研究生课程,这次倒是有滋有味地读了两年半,结果又把一张硕士学位文凭给忽悠到手。1991年加入新加坡《联合早报》,任职至今,现为中国新闻组助理主任。 

 

张从兴 (野狐禅大师) -- http://www.sghan.org/shiji/ 

——  野狐禅语-搜狐博客

 

     最近,在新浪人文博客上看到龚鹏程教授的一篇文章,题目叫做《知识人往何处去?》。读了之后,颇有些感触。
  在文中,龚鹏程回忆了台湾已故历史小说家高阳先生的一次谈话,讨论的主要是知识分子与历史中心的问题。龚鹏程认为,高阳当年在“在说这些话时,与其认为是在论史,不如说他是在表达一种期望与信念。因为在过去,不论知识分子是否真能成为历史的中心势力,知识分子都相信自己应该、也能主导历史的发展,并引领社会的动向。知识分子以外那些官僚、军阀、外戚、宧官等等,也认同‘知识分子应该主导历史’这个观念。故虽可能实际上的中心势力是在官僚等团体手上,仍不能不尊重读书人,不能不继续鼓舞知识分子起来肩负起导引社会进程的责任。因此,知识分子纵或尚未成为中心势力,其意识及角色功能却始终居於社会之中心,欲以其言说论议及知识理想贡献於世,企图推动历史的轮子”。
  从历史上看,知识分子自身作为中国的中心势力是罕见的,但是被其他社会集团认同为主导历史的势力,却是常见的,尤其是在职业军人掌权的时代。
  宋代是中国知识分子社会地位最高的朝代。有宋一代,几乎没有一个文臣被杀,也没有言官因言论不当而获罪致死。这不得不归功于宋太祖定下的“祖宗家法”。范仲淹曾由衷地说:“祖宗以来,未尝轻杀一臣下,此盛德之事。”(《范仲淹年谱·庆历三年》)
  宋太祖在太庙中立下誓碑,规定后代子孙“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固然有笼络读书人的政治考虑,但其本人对知识与知识分子的尊重,相信才是主要原因。
  以“半部论语治天下”的名言闻名于世的北宋开国宰相赵普,就曾经不止一次受到宋太祖批评,说他学问不够,要他多读书。由此可见,宋太祖是很重视知识的。重视知识,自然也就会尊重知识渊博的知识分子了。
  而这位重视知识,尊重知识分子,要求百官之首的宰相“好好读书”的宋代开国皇帝,也是历朝历代中,唯一的职业军人出身的开国皇帝。
  再说民国初年的北洋军人或地方军阀,除了曹锟、张宗昌等少数大老粗以外,大多数的军人或军阀,对知识分子都还是相当礼遇的。段祺瑞对蔡元培的宽容、张作霖聘名教授办东北大学、阎锡山礼遇教师等,都是军人、军阀尊重读书人的典型例子。

http://www.sgwritings.com/bbs/viewthread.php?tid=16140

-------------------------------------------

张从兴| 联合早报网

张从兴:也是一件小事| 联合早报

张从兴:从此最忆是杭州| 联合早报

张从兴:中韩的特殊情缘| 联合早报

张从兴:新游牧时代| 联合早报

张从兴:从秦隋的短命看改革的永生| 联合早报

张从兴| 新国志

========================

        严孟达和张从兴两个老油条的“语文问题”,根本不会伤及“政治领袖”的声誉和威权,连这样的评论都“假仙”和“抵憨”,看来发生在新加坡的很多事,没什么是他们敢谈得了,哀哉!

教育部高官在还没搞清楚希腊文Eunoia到底要怎么念(3个音节还是4个?),就拿这个匆匆为新初院命名,结果闹笑话了不是?这是最粗鄙的“崇洋媚外”。

老娘在星洲操皮肉生涯,到底英文也识得几个大字,对其他的欧陆语文则“敬而远之”,it’s all Greek to me。英语除了极少数例外,字面基本上就是罗马拼音 (Wade-Giles) 。而其他欧陆语文则不然,有些字母看得见却不能念,有所谓哑音和虚音,此外和罗马拼音的发声也不一样,就是不知道是怎么念出来的。比如近期的Assemble和 Entrepreneur 随美式念法,实在有够拗口。

星期天的《早报周刊》刚好有篇写前议员伍碧虹的苏格兰老公,到了新加坡之后,发现本地街道名有很多足以让他寻根的。可见,用外国语为本地街道命名,本来就带点儿殖民余孽。再说,即使苏格兰就在英格兰的隔壁,很多字老娘还是没有把握发音。

就拿90后盛港镇的街道名来说吧,很多受华文教育或者受很少教育的中老年人,看起来都像希腊文。即使像镇中心的大型购物商场来说,最近消息传来,说Compass Point(小学程度英文)也要改个俗名,叫Sengkang Mall啦。 阅读更多 ?

------------------------------------------------------------------
张从兴饱读诗书,应该知道五月天曰:“水能载舟,亦能煮粥”的道理。况且他拿来比拟骗阿伯党的两个他国政党:日本自民党和墨西哥革命制度党,尽管曾长期执政,不过人家的国家都经历过“两次政党轮替”,算是真正成熟的民主国家。如果照这个意义上来讲,为什么不提台湾的国民党呢?那不是跟新加坡更类似,也是父传子的政权,可见张从兴心里有鬼。“在民主国家的政党中,真正能和行动党相比的,恐怕只有墨西哥的执政党革命制度党”——张从兴是说了谎。

读张从兴的《行动党长期一党主导又何妨》,觉得早报把“公正持平”这块遮羞布给扯了。这样的文章登在党报还差不多,所谓党内鹰派的舔痔之作,大可让党内鸽派嗤之以鼻。至少也该把它放在《交流站》,和翁德生那类狗屁文章并列。

通常在选后,当政党被选上台执政,党魁都会承诺同等对待所有选民,即使是那些不选他们的人。可是从张从兴和翁德生的调调儿,似乎不选骗阿伯党的人都得靠边站,因为“选举结果是全民意愿的表现:选民却做出了不仅令反对党阵营瞠目结舌,恐怕连许多时事观察家都大跌眼镜的决定。在给民主一个机会和给好政府一个机会之间,新加坡人民毅然选择了后者。”——当然不包括那些投反对票的人,因为他们连“新加坡人民”都当不成了。

翁德生说:“至于‘绝对的权力造成绝对的腐败’这句‘金科玉律’,未必适用于今天的社会,因为在信息公开化的当代社会,一个腐败的政权会快速遭罢免的,不大可能‘进化’到‘绝对腐败’的境地。”——这样用肚子想出来的托词,连3岁小孩都不信。 阅读更多 ?

——  张从兴| 新国志

https://xinguozhi.wordpress.com/tag/%E5%BC%A0%E4%BB%8E%E5%85%B4/

=======================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