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哲学的故事》之柏拉图终极一讲(上篇)_教书匠小夏_传送门  

2016-12-31 11:53:13|  分类: 人物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哲学的故事》之柏拉图(上篇)_教书匠小夏

 柏拉图图片 ????? ?? ??????

                                  柏拉图

教书匠小夏

我们今天来讲柏拉图的最后一课。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我从威尔杜兰特这本书上摘出来的一些笔记要点。其实我们第一遍的讲解中已经覆盖了语言点还有一些知识点,所以在第二轮的过程中,我们更多的是想利用不一样的切入点,让哲学在你身上更多的发生。所以两遍的讲解我建议大家都听。

我们现在看到78页这个notes的部分,这里其实就已经进入到了威尔杜兰特写柏拉图最后的一个版块,就是对整个柏拉图的哲学体系的批判,英语叫criticism。但是大家一定要注意一下criticism和criticize本就不是一个意思。很多时候我们把“批判”理解成给别人找茬,把别人的错误列出来然后大肆的抨击一翻,这个不并不是criticism,所谓的批判就是先了解别人,然后发现别人论证当中可能出现的问题,把问题寻找出来的同时要提出建设性的意见,这个才叫所谓的批判criticism。所以哲学和思维层面上“批判”跟我们平常讲的“批评”根本不是同一件事情。当然它们也有相同之处就是能够发现别人的一些错误。


所以我们在读criticism这一章是,我比较推荐大家重新再回去读这个威尔杜兰特的原文,因为威尔杜兰特在写柏拉图这一章criticism,你可以看到他是用一种特别温情的目光看待古代的这位圣贤,抱着这种非常虔诚的赤子之心来看柏拉图他对整个古代人类的社会的关怀。即便柏拉图学说中有很多的问题,威尔杜兰特仍然是能够站在一个非常宽容的角度上替柏拉图去开脱,甚至是用他的角度替柏拉图做一些补充。所以我觉得我们首先要理解的一件事情就是这个criticism和criticize的区别。 

我们来一起看一看威尔杜兰特是怎么样对柏拉图进行criticism的。首先他谈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柏拉图提出的理想国。我们上节课给大家介绍过的就是柏拉图将整个的国家的人群分成三个阶级,从最底层劳动人民,到中层的士兵再到最高层的哲学王做了一个区分。然后每个阶层各安其分,各尽其责,就能达到柏拉图达到的所谓的justice society——正义的社会。而且柏拉图也认为在正义的社会和理想国当中才能够去培养出正义的灵魂。那么这样的理想国,republic,学说提出来了,是不是特别好用?或者在整个实用性范围当中是不是足够的practical,是不是能够实践出来?很多人对柏拉图的批判都是说柏拉图提出的太过空想主义,认为直接把他提出的学说用在实践当中并不是那么容易。 

这里谈到了一个词叫做feasible,就是他到底适不适合平常的使用;还有contemporary use,我们当下怎么用柏拉图的思想进行社会的改进,能否用柏拉图的学说来支持我们的一些观点、帮助我们思考事情甚至是帮我们构建一个社会,这样的学说到底有没有contemporary use,所以一般人对柏拉图的理想国提出来的批判就是两个维度。第一说他过于理想而不能落地,所以说他不够feasible;第二个是说柏拉图在两千多年前提出来的一个学说放在我们当下的一个社会,已经没有了功能,这就是关于contemporary use的问题。接下来我们就来看一看威尔杜兰特是怎么样回应这两派学说的。 

首先他用连续的几个例子,讲柏拉图提出来的理想国在历史上是出现过的。我们首先来看第一个叫Europein the Middle Ages,就是我们讲的中世纪。我们知道欧洲在罗马帝国尤其是在西罗马帝国变成了宗教国家之后,形成的这种christ kingdom,基督教式的国家组合。欧洲中世纪,直到文艺复兴、中世纪结束、各个民族国家开始真正的出现这个时间大概有多久?大概有一千多年。威尔杜兰特的观点是中世纪的欧洲其实就是柏拉图提到的republic,理想国的一个范式,也就是理想国在人间使用的模式。

我们一旦谈到中世纪就会觉得它非常的黑暗愚昧,好像这些教士阶层探讨的都是神的问题,没有科学的进步,牵制了文明的发展,压抑了人性诸如此类,从语言上、文献上来看,我们对中世纪的评价基本上都是负面的。但威尔杜兰特讲其实中世纪就是柏拉图构建出来的一个理想国。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我们来看一下中世纪社会的顶层社会到底是谁来管理的。他们叫做clergy,就是我们讲的神父的阶层、牧师阶层、僧侣阶层。

我们都知道在中世纪,老百姓是没有办法得到所谓的救赎的,他们必须要去教堂,在教堂听布道,到教堂听神父祷告,去接受一系列的基督教的仪式,才能够在自己死后不下地狱而去天国。所以clergy在中世纪的时候,不仅世俗的权利非常大,而且他们还牢牢控制了人们的思想层面。

大家还记得我曾经在讲柏拉图理想国的时候,从威尔杜兰特的书中我们读到了这样一些段落。比如说柏拉图认为所有的人一出生就在一种公平的教育状态下开始进行教育,然后开始进行选拔。第一波被选拔淘汰的人就进入到了社会的经济阶层,他们就开始劳动,有自己的私产,这样就OK了。剩下来的人要经过再次的培养训练,然后再进行一次大考,被淘汰下来的就组成了第二阶级,就是我们讲的士兵、副官,他们是要担负起保卫城邦的责任。最后剩下来的这些人要经过十年的再一次的训练,而且要投身在世俗的管理过程中,最后成为所谓的ruler,就是我们讲的统治阶级或者叫philosophy king——哲学王。这是柏拉图描绘的理想国。

那哲学王他们一般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是共产主义的生活:他们没有自己的私产,而且他们在教育层面上是受过真正的高等教育的。所以我们按照这样的一个模式去看中世纪的欧洲会发现clergy,神父阶层的的确确就是柏拉图勾勒出的理想国的哲学王。因为这些人是可以读懂东西的,比如说他们会拉丁语,会希腊语,他们是唯一能够去解读圣经的。他们在神学院接受过良好的神学的教育。而相反的普通的老百姓基本上都是文盲,要想了解圣经在说什么就必须到教堂里面去听教士的布道,这样才行。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阶层的分类。

威尔杜兰特在这里讲,欧洲的中世纪就是柏拉图的理想国在世俗范畴内的使用,是一个非常feasible的东西。不仅如此他还谈到了中世纪当中的对于一种神父阶层要接受的教育,其中有一个单词叫quadrivium,qua-代表“四”,drivium代表技术,quadrivium就是基督教一直强调的所谓四义。哪四义?比如说数学,音乐,天文学,几何等,这些东西都是这些教士在神学院里要接受的教育,它跟柏拉图提出来的教育的内容也非常的相似。

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印证柏拉图的理想国在人类历史当中出现过的例子,而且证明了一点,就是之前我们讲到的一般人可能对柏拉图的批评就是两点,第一点是不够feasible,威尔杜兰特的回应是欧洲的中世纪证明他是feasible,能够使用的,整个使用的这个结果好还是坏另当别论,但是他是能够使用的。

不仅如此,除了欧洲的中世纪,还有没有在人们历史上出现过理想国的模式呢?威尔杜兰特说当然还有,还有哪个?叫communist Russia,就是我们讲的叫共产党组建的这个俄罗斯,其实就是苏联。在苏联的那个时代也是非常像理想国的。因为在最顶层的这一群管理苏联人的手里面他们也是没有私产的,他们信仰共产主义,而且国家教育的机会是平等的,所以这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当我们提到这些话题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再去提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在共产主义社会或者说共产党在西方世界掌权之后建立了苏联还有东欧的这些国家,西方的自由主义者就会写出一些文字和小说,其风格的定义有一个很经典的叫法叫anti-utopia,utopia就是我们讲的乌托邦,就是柏拉图描绘的理想国的样子。那anti-作为词根表示反乌托邦的题材,我们看到经典的反乌托邦的题材的一本书就是,英国的著名的作家乔治奥威尔的著作,叫《1984》。

《1984》这本书是写于1948年,乔治奥威尔勾勒出了一个所谓的乌托邦式的国家,但是这个乌托邦式的国家当中每一个人的自由是受到了严格的限制。基本没有个人自由和个人意志可言,全部被国家集权所统治。所以反乌托邦的这种话题得文学或者是电影,他们之所以要去提这个anti-utopia就是基于每一个个体的利益去提出来的,因为每一个个体的存在,包括灵魂的自由是自由主义者始终倡导的,我也认为这个非常重要。

所以你可以看到在柏拉图描绘的乌托邦当中,个体的力量或者是个体的利益是基本上忽略不计的,那么柏拉图这样去设计他的utopia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让国家达到一个非常高效的运作,能够让这种wisest people,最聪明的人,最有智慧的人去掌管这个国家,而不是被民意所左右。而民意又是什么?民意其实就是老百姓的意思,每一个老百姓的意思都能够被充分表达的时候其实就是每一个老百姓的自由和权利就得到了保障。但是这样做,这个国家的效率可能就会出现问题,甚至就达不到柏拉图所描绘的那样叫ruled by the wisest被最明智的人去管这个国家,而相反就是ruled by the number,就是哪个阶级人多,这个国家就应该朝向哪个方向去走,或者国家的政策就应该怎么去制定。

在这里你就可以看到人类社会发展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两个力量形成的矛盾:一个就是个体的利益,个体的意志,个体的自由;另外一个就是在社会发展过程当中想形成效率和想形成明智决策-这两者之间力量的一个较量、权衡和妥协。比如说最近的美国大选,其实六个月以前英国脱欧的时候,我在我的铁杆粉丝群里面就跟他们讲:Donald Trump上台基本上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因为是现在这个时代选择了Donald Trump,不是美国的选民选择了Donald Trump。原因是什么?这个时代已经是一个互联网极其发达的时代,每一个个体的自由,每一个个体的声音都能够得到充分的表达。如果Donald Trump在上台的时候可以很好的操纵民意,那么对他赢得这个大选是非常有帮助的。

而相反我们来看Hillary Clinton,Hillary Clinton之所以被选下去,她自己的团队最后复盘谈到的问题是什么?是FBI和奥巴马没有很好的狙击最后两周FBI重新开始调查希拉里克林顿邮件门的事件。大家想一想这个邮件门当中涉及的其实就是美国的一些外交事务,还有包括政党的机密。而老百姓对这个机密是什么是不清楚的,包括这个机密当中达成的各项政治或者是权利的交易的背景也是不清楚的,以及想达到的这样的权利交易产生的近期的结果和远期的结果,这个short-termand long-term results,老百姓也没有办法那么合理或理性的分析。但是老百姓只知道一点:就是:你没有告诉我。因为现在是一个民主的社会,因为现在是一个民意的社会,所以你没有告诉我,你就不称职。但是这个逻辑大家分析一下:如果这些老百姓被告知了之后,是不是能确保一定能做出一个最合理的判断,做出一个最有效的判断呢?其实这并不一定,所以我们并不能说Hillary Clinton利用了这个邮件门的事情而导致她欺骗了民意。但是我们知道在现在这个民意的时代,Donald Trump就很好的操纵了这样的民意,让这个精英主义的代表Hillary Clinton根本没有机会做到这个45任总统这样一个宝座上。这就是这个时代的特点。还有我刚才讲的说柏拉图谈到的这个理想国。

我们就回到柏拉图理想国谈到的内容当中,所说的这种govern by the wisest或是rule by the number,民意和智慧之间,两种力量不断的冲突也好、交战也好、或者是妥协也好。它是整个西方社会包括中国在内一直有的两股力量,来左右着政治的格局。比如说现在我们中国,习大大使用的这种雷霆的手段。很多人(尤其是自由派的人),就会认为习大大是牵制了甚至是限制了他们的个人自由。这个观点我并不完全认同,虽然我觉得每一个人个体自由应该是得以真正的保障的,但是现在国家处于的这个阶段,包括这个国家处于外部的社会以及我们的民智和我们接受的教育、理性是不是做到把民意真正的放开,而一旦放开了产生的结果,我们是不是真正能够承担,这都是非常重大的问题。

所以在不同的阶段选择不同的路径,很有可能是一个国家高层领导人要具备的政治智慧,但是我们作为平头老百姓,应该带有信任和所谓的理解,以后我们可能会对所谓的信任或者信仰这个词拿出来核心的部分给大家讲一讲,只不过这里,我会让大家看到这个乌托邦或者理想国与反乌托邦,这种文学色彩当中,或者这样的哲学对立当中,实际透射出来的政治背后两股对立的力量。

那么我们再来看一看下面的部分,威尔杜兰特在谈到柏拉图写的这个理想国,去勾勒这个理想的世界,并不是他空穴来风自己坐在家里面就这么想出来的,大家还记得我们在讲柏拉图生平的时候,说,柏拉图的老师苏格拉底死后,柏拉图受到了当时雅典城邦人政治的迫害,不得不选择逃离雅典,他就在整个欧洲还有小亚细亚、非洲这一代,云游了很久,12年,去过埃及去过意大利,甚至有人说去过了印度,当然去过印度并不是一个确凿的史实。但至少我们知道他肯定去过了埃及和意大利,而这样云游四海的12年,让他见识了很多城邦或者是国家治理的制度,而且在当时这个希腊文明还有雅典文明,其实是一个非常年轻的文明,比如说埃及文明还有包括当时的意大利西西里岛上的毕达哥拉斯学派。

他们对于很多问题的认识是远远的先于或古老于或深刻于当时的希腊文明,所以当时柏拉图走到埃及的时候就看到了埃及所谓的神权的统治阶层。在埃及也有这个caste,就是我们讲的“种姓制”,什么意思呢?就是如果你家的这个种姓特别高,就代表你跟神的关系是最近的,是神的血脉投射到人间。你就能代表神来管理人间,所以只要你是神权阶层的人,就是世袭罔替(heraditary),而这些平头的老百姓的家族的姓不够高,那你就世袭罔替的做一般的劳动人民就可以了。而这样的治理的方法,柏拉图发现效率是非常之高的,所以他的脑海里面想到一个问题是我们到底要用democracy,雅典那个时候相对原始的民主,还是用埃及的这种阶层的统治,这有一个区别。

与此同时,柏拉图当时还去了Pythagorean community,就是毕达哥拉斯学派当时盘踞的地方,他发现毕达哥拉斯那里的人都是素食主义者,这些人不仅是素食主义者,而且他们群居,同时还没有自己的私产,所以是非常朴素和原始的共产主义者,是communism,那柏拉图在这里看到了这些共产者他们对于荣誉的追求,对于智慧的追求,对于这种城邦治理思想的追求是非常高尚的。所以他就想,最高的那一层,他从埃及借鉴了“阶层体系”,hierarchy system,柏拉图想说:顶层的这些人到底是靠血脉或者血缘来继承的?还是那些通过选拔、经过训练后,成为最牛的这帮人来管理这个国家。

那么当他看到了毕达哥拉斯这样的学派,他就能知道这些人在顶层的时候是一种无私的共产的状态。不仅如此,雅典当时的城邦中还有一个跟他经常打架的对立的城邦,叫做斯巴达。斯巴达,柏拉图也去转过,最后发现斯巴达也是集权统治,而且他非常讲究什么?讲究荣誉、军队作战和军国主义。所以他就把埃及的阶层体系,把毕达哥拉斯顶层的共产主义哲思的思想,再加上斯巴达这种军国主义合在一起,构建了这个理想国的所谓的三个阶层的分类的方法。

所以也就是说柏拉图的想法并不是自己琢磨出来的,而是真正通过云游四海看到了这些制度,而通过这些制度之间的综合,柏拉图认为自己找到了一个能够趋利避害,能够把好的东西留存下来,把不好的东西用另外的制度的替代,来弥补变得更好,逐步形成这样的一个制度的体系。所以柏拉图的理想国的制度从一开始就是脱离于实际中的真实的形态,那么威尔杜兰特是非常温情的站在了柏拉图的这一边讲得非常明白,就是柏拉图的理想国是不是feasible?是的,因为人类历史上有很多的时候采用的这种管理的方式,都是柏拉图谈到的republic阶层分类样子。

同样有人讲我们这个contemporary use能不能用呢?刚才我也给大家解释了,这种所谓的contemporary use就是我们要分清背后政治的两股力量,一个是民意,一个是精英的这种治国的思想。这两股力量之间互相的争斗,实际上一直贯穿整个人类社会,这个就是78页主要谈到的内容。

我们再看82页,那么82页主要是回应一个话题:为什么理想国的东西提出来了这么多,但是不管是欧洲的中世纪也好,还是苏俄时代也好,为什么理想国这个东西是没有办法长期建立或者是受到老百姓,受到人们真正的热爱呢?理想国到底有什么问题呢?理想国他真正的问题在于他对人性的洞悉是不够的。人性涉及到的是我们讲的高级阶段,比如说你必须要非常的无私,你要去追寻智慧,你要去放弃很多世俗当中的一些享受,你要去追寻更高尚的精神状态。但是,一般情况下,我们在讲的时候都是马克思讲的“经纪人”。

我们有的时候讲我们是理性的,甚至我们是看眼前利益的,这里威尔杜兰特替柏拉图分析为什么理想国在整个的人类历史上并不是一个主流的政治的体制呢?第一个就是当我们所有的人都被所谓的公有化的时候,每一个人个体存在没有了,第一件事情叫做dilution of responsibility,叫我们的责任被稀释了。什么意思?如果这个国家是我们共有的,而不是这个精英阶层去管理的,是我们所有的人大家都去共有的,就会出一个问题:如果是共有的,我就不用太为它负责。正是由于资本主义或者我们看到的很多国家的政体个体的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所以我要赚更多的钱,我要让自己的资产保值,我要努力去工作,我在为什么社会创造价值的时候,同时也是我自身价值得到认可,得到承认,得到保护的一个前提。

所以一旦出现了dilution of responsibility ,就是做和不做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的时候,那么每个个体就不会太努力。所以你可以看到为什么我们讲共产主义时代,或者讲共产主义提的政治体制,到最后的时候它的效率反而会变得非常的低呢?因为每一个个体他的劳动的动机已经不够了。因为这一些生活在所谓的共产主义政体之下的老百姓,还是我们一样有血有肉的平常人。我们会考虑很多的问题,还是我们日常会考虑的鸡毛蒜的皮眼前的利益,在这个中国文革的时候,我们都听过这样一段话,就是到最后为什么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激活了农村土地或者是农业的发展。就是因为他把这个土地包到个人头上了。但是在此之前是真正的公社化,大家都在学大寨,大家上工出力是去挣工分,由大队安排整个的劳作,家里没有单独的牛、或者生产的器具。全部要到大队去领,然后去生产完了以后计工分。但是那时候我们听过这样一个说法,就是“给锄头号脉”。就是我只要到地里去就行了,但是我不一定非要老老实实的好好的劳动,因为我如果不干,只要别人干,这个地仍然是有收成的。所以这里并没有take the full responsibility of himself or herself那这样的dilution of responsibility让人们主动去做事情的动力就不足。那同样我们也能知道,比如说在中国清朝的中末期的太平天国运动,太平天国运动颁布的土地的纲领叫做“天朝田亩制度”。虽然不知道当时洪秀全的脑袋是怎么想的,他的想法就是大家都是平等的。那么“天朝田亩制度”没有真正的贯彻呢?原因非常简单,他是一个纯粹的,理想式的看法。当每一个人都被赋予了权利的时候,其实就没有人来对他负责了。


柏拉图系列:

《哲学的故事》之柏拉图第一讲(试听)

《哲学的故事》之柏拉图第二讲(上篇)

《哲学的故事》之柏拉图第二讲(下篇)

《哲学的故事》之柏拉图第三讲(上篇)

《哲学的故事》之柏拉图第三讲(下篇)

《哲学的故事》之柏拉图第四讲(上篇)

《哲学的故事》之柏拉图第四讲(下篇)

《哲学的故事》之柏拉图第五讲(上篇)

《哲学的故事》之柏拉图第五讲(下篇)

《哲学的故事》之柏拉图第六讲(上篇)

《哲学的故事》之柏拉图第六讲(下篇)

《哲学的故事》之柏拉图第七讲(上篇)

《哲学的故事》之柏拉图第七讲(下篇)

《哲学的故事》之柏拉图第八讲(上篇)

《哲学的故事》之柏拉图第八讲(下篇)

http://chuansong.me/n/1155834651457

《哲学的故事》之柏拉图终极一讲(上篇)_教书匠小夏_传送门

 柏拉图图片 ????? ?? ??????柏拉图

        =============================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