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唐顺宗李诵:他若多活几年,唐朝或许还有希望 ...  

2016-04-11 09:15:19|  分类: 历史千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顺宗李诵:他若多活几年,唐朝或许还有希望 ...

详掰唐朝二十帝之唐顺宗李诵:他若多活几年,唐朝或许还有希望!顺宗李诵可能是唐代历史上最令人惋惜的皇帝。在他短暂的44年生命历程中,有一半的时间是在东宫度过的。但是在这二十多年里,他一直受到父皇的猜忌而时时自危。经过这漫长的等待与暗中的准备,换来的帝位却只维持了短短的八个月。唐朝的皇权此时一直周旋在宦官、藩镇、朝臣三种政治势力中间。而前两者显然是非正常势力。德宗与藩镇的斗争失败之后,中央沉寂了很长时间,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是在积累力量。所以在顺宗即位之前,天下名士已经引领相望,希冀在政治上能大有作为。就在这短暂的八个月中,他推动了被后人称为“永贞革新”的改革运动,但疾病夺去了他说话的能力,他也因此失去帝位,改革最后归于失败。他在登上皇位的一刻,就已被时人看作是一个过渡性的人物,悲哀的是他最后也确实只扮演了一个过渡性的角色。

详掰唐朝二十帝之唐顺宗李诵:他若多活几年,唐朝或许还有希望!东宫废立风波

顺宗李诵生于肃宗上元二年(761),大历十四年受封为宣王,建中元年(780) 德宗即位后立为太子,作为储君时间长达二十六年。太子禀性宽厚仁和,但其实内心极有主张。辅导他读书的老师们对他怀有良好的感情,因为他严格遵守礼节,每次见到老师,虽然离得很远,也会起身相候,提前施礼。在东宫中和他亲近的人也都品行端正,才能出众。太子本人喜欢书法,尤其擅长隶书。德宗时赏赐给节度使的敕文都由他亲笔抄写后下发。太子不仅文才出众,还兼武略,临危不惧。德宗建中二年(781),爆发“二帝四王之乱”。河北山东诸地的节度使不满意德宗的削藩政策,魏博田悦、成德王武俊、卢龙朱滔、淄青李纳同时起兵,不久淮西李希烈加入叛军。建中四年(783),奉命镇压叛乱的泾原军哗变,拥立前泾原节度使朱泚为帝,德宗出奔奉天。当年十一月,叛军已围困奉天城多日,城内粮米不支,士气沮丧。太子亲自为受伤的将士裹疮,激励士气,士卒顿首流涕,人人愿尽死力。所以将士虽被困多日,但锐气未丧,军心没有涣散。当听说李怀光勤王军快到长安后,叛军加紧攻城,使用云梯发起猛攻,太子指挥守城将士用火把沾油焚烧云梯,敌军被挫败,太子又亲率大军趁胜出击,大败敌军。

李诵是德宗的长子。他的母亲王淑妃深受德宗的宠爱,李诵也得以受宠。但是,王淑妃去世后,父子之间渐有嫌隙。太子李诵对德宗时的弊政看得是比较清楚的,尤其是宦官专权的问题,因而他对宦官始终抱有敌意。李诵最不喜欢宦官干涉政事,对德宗身边的太监总是一脸严肃,未尝假以颜色。宦官担心他上台之后对己不利,也就处处跟他作对,每每离间他们父子。

后来的一次突发事件差点断送他的前程。太子妃萧氏的生母郜国大长公主是肃宗的女儿。她行事不谨慎,与一些少年子弟往来密切,有人乘机向德宗密告她淫乱。德宗大怒,将长公主幽禁起来。一年之后,又有人告她有巫蛊的行为。生性猜忌的德宗终于怀疑太子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他召见太子进行切责。太子不知所措,请求与萧氏离婚。随后,德宗立刻召见宰相李泌提出要改立舒王李谊为太子。舒王是德宗的侄子,代宗第三子李邈的儿子。因为李邈早死,李谊当时年龄小,德宗十分怜爱,引为己子,刻意加以培养。“二帝四王之乱”,德宗奔奉天时,李谊在前开道,太子李诵压后,其声望和太子已经并驾齐驱。德宗要立他显然也是经过了长时间的思考。但李泌认为亲生子还在,这样做不合礼法。而且他认为太子柔弱仁爱,和外臣接触很少,不干预朝廷大事,已经很贤德了。现在一定是有人在离间太子。他建议德宗自己好好回忆,太子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谋反的迹象,再慎重作出决定,免得以后后悔。德宗这才冷静下来。太子得知此事后,遣人对李泌说如果事情真的没有办法挽回,他只有服药自杀。李泌则说太子只要做好本分就可以,只要有他在朝中,就必定力保太子。在李泌的苦谏之下,德宗终于回心转意,但父子间隔膜已经形成。在郜国公主病故后,德宗又杀了萧太子妃。太子为求自保,不敢说一句话。

此后,每想到这件事太子都心有余悸,刻意地韬光养晦起来。近臣王叔文也都提醒太子不要任意发牢骚,以免贻人以口实。王叔文,原籍浙江越州,他因善于围棋而知名,进而得以入东宫娱侍太子。太子在东宫常常和他的伴读、王叔文等人谈及民间的疾苦。一日兴起,他说他一定要把这些告诉给皇上,众人都赞成,只有王叔文不说话。等众人散去之后,太子独留王叔文,问他有什么意见。王叔文说:“我想太子现在的职分应当是问候皇上的饮食起居,不应该多干涉朝廷上的事情,免得引起无端的怀疑。不然,到时候有人再在皇帝面前诽谤您,太子将何以解释啊?”太子非常感激地说:“要不是你提醒我,我怎么能想到这一层!”于是愈加信任王叔文,有什么事情都先和他商量再做定夺。此后,整个东宫就在这种气氛中隐忍和等待。

详掰唐朝二十帝之唐顺宗李诵:他若多活几年,唐朝或许还有希望!二王集团

顺宗的最终即位颇费了一番周折。贞元二十一年(805)正月,德宗重病不豫,所有的皇子和重要的大臣都聚集在皇宫中,德宗弥留之际,呼唤太子之名,却发现惟独太子不在身边。原来李诵正患中风,不能前来。德宗呜咽而泣,抱恨而终。德宗死前十分仓促地召翰林学士郑絪和卫次公入内草拟遗诏。有宦官说:“废立之事还没有议定。”宦官的态度像是把立新皇帝当作自己的事情一样,而且摆明不想立太子。其实,之所以没有议定,也是因为他们之间意见还不统一。他们气焰嚣张,众人都不敢应对。只有卫次公厉声说:“太子虽然有疾病,但毕竟是长子,天下归心,理当即位。如果日后真有不测,逼不得已,还有广陵王(顺宗长子,即以后的宪宗李纯)嘛。如果不如此,必有变乱!” 郑絪等连声附和。于是大计乃定,太子得以顺利即位。一年前太子轻度中风,因嘶哑而不能正常处理政务。此时,他为了平息众人对他的疑虑,强忍着出九仙门,召见诸军使,人心才安定下来。

经过多年准备,顺宗周围形成了一个以东宫旧人为主的政治团体。这个团体中的领袖人物是王叔文。叔文十分有主见,在诸人中最得信任。渐渐地,叔文结交了十几个意气相投的朋友,形成了一个团体。其中最重要的是王伾、韦执谊等人。

王伾,原籍浙江杭州。他相貌丑陋,甚至还不会说长安上层流行的官话,只能说家乡的吴语。所以一开始他就很不受重视,以至在他被顺宗提拔后,很多人对他表示不服。

韦执谊,关陇人,世家旧族。自幼聪慧过人。只有二十来岁就在德宗时官拜翰林学士,资历本高于王叔文等。

另外,著名的两位文学家也在这个团体的核心之内。

刘禹锡,字梦得,祖籍中山,当时已经以文名重一时。德宗时做监察御史,与韦执谊是好朋友。王叔文非常欣赏他的才学,曾说过他有做宰相的气魄。

柳宗元,字子厚,祖籍河东。幼年时即聪明绝伦,文章精致中蕴涵气魄,被时人所推崇。德宗时为监察御史。与王叔文、韦执谊私交甚厚。

因为这个集团以二王为核心,所以被称之为二王集团。我们可以看到,二王都出自南方寒族。唐朝的朝臣主要以关陇旧族和山东士族为主。关陇旧族源于北周,是唐朝立国之基础。而山东士族则以门风优美和家学传承已绵延数百年,根基十分深厚,从唐太宗时代开始在朝廷中渐渐崛起。唐朝虽然是一个贵族政治逐渐趋向衰落的时期,科举所带来的新兴士人阶层在中唐正在上升。但是王叔文和王伾又都不是科举出身,一直都人微言轻。所以二王集团要站稳脚跟,就需要另外两支实力集团——宦官和藩镇的支持。他们一开始就成功地与宦官集团中的一些人物采取了联合。最主要的就是李忠言,顺宗做太子时他服侍其左右,为人又小心谨慎,不干预朝事,顺宗对他很放心。但是除了接近皇帝,李忠言在整个宦官集团号召力很有限。然而,经过在东宫长期的酝酿,二王集团要采取的政治措施必然包括打击宦官势力。当时的藩镇,乃是中央的大患,自然也是需要打击的。这样,二王集团所处的局势就十分微妙。

顺宗对德宗时代的问题认识比较深刻。而德宗一味姑息藩镇,任由宦官跋扈也已经引起朝臣不满。顺宗一即位,就立即开始提拔东宫旧臣,十分希望依靠他们实现做一个贤明君主的政治理想。在顺宗即位当天,他就非正式地命王叔文入直翰林学士院,而王伾则入柿林院,那是十分接近皇帝寝殿的地方。这样,二王就进入了实际上的权力中枢。王叔文自己不能再像在东宫时那样接近皇帝,但王伾依然可以随时出入皇帝身边。于是王伾就得以将王叔文的意思禀告顺宗。王叔文自己不便直接担任宰相,于是让资历更有可能服众的韦执谊为相。正式的任命是韦执谊为尚书左丞、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太子侍书、翰林待诏王伾为左散骑常侍,充任翰林学士,前司功参军、翰林待诏王叔文为起居舍人,充任翰林学士。王叔文有决策权,韦执谊有了行政权。

二王行动十分迅速,在上台之后立即谋划掌握财权,让杜佑出任度支并盐铁使,而王叔文为副。杜佑是当时的理财名臣,是众望所归的人选。他的《通典》一书是我国第一部介绍历代典章制度的巨著。但是他已经年逾七十,让王叔文做副手,二王集团的用意十分明显。

顺宗因为中风愈发严重,甚至面容扭曲、失声,并不朝见群臣,在宫中只由李忠言和一个得宠的牛氏昭容侍候。王叔文的想法通过王伾传达到内廷。顺宗通过点头或摇头将自己的意见告诉给牛昭容,牛昭容又交给李忠言,再由李忠言最后交给王叔文等。大事遂由王叔文等裁定,而后再由宰相韦执谊执行。

由此可见,二王集团是通过独断专行来推行他们的最初设想的。这种安排引起了其他朝廷大臣的非议。

详掰唐朝二十帝之唐顺宗李诵:他若多活几年,唐朝或许还有希望!转瞬即逝的永贞革新

二王集团在最初当政的几个月内,激烈地抨击朝廷中荒怠的风气。他们首先废除了诛求无厌的“宫市”制度。德宗时期,宫中的宦官就经常以皇室采购为名对平民进行掠夺。这些宦官耀武扬威地巧取豪夺百姓的财产。他们欠账不还,并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同一家店铺,直到自己的要求得到满足为止。因为“二帝四王之乱”之后中央财政越来越困难,德宗对此事基本上是持默许态度。后来著名诗人白居易在他的新乐府名篇《卖炭翁》中就形象地描绘了这种掠夺的残酷:

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者白衫儿。

手把文书口称赦,回车叱牛牵向北。

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

半匹红纱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

二王随后进行的改革是罢五坊小儿。五坊是指宫中的雕坊、鹘坊、鹞坊、狗坊、鹰坊,专门捉鸟兽供皇帝赏玩,小儿是指在五坊的服役者。五坊小儿经常借口五坊需要而敲诈百姓的财物。他们经常张网捕鸟,甚至把网张在住户门上,不准其出入;或者张网于井上,不许人们取水,迫使受害者出钱物才作罢。顺宗做太子时就知道这些情况,做了皇帝,罢五坊小儿也是为百姓除了一害。

顺宗及二王罢黜“宫市”和五坊小儿,一方面反映了皇帝的自律,一方面也有整肃宦官的意思。由于直接触犯了宦官集团的利益,被断了一大财源的宦官自然对皇帝和二王集团越来越不满。

二王又废除了“日进”、“月进”制度。“日进”“月进”制度始于玄宗朝后期,也是为了解决财政问题。地方上的节度使为了讨好皇帝,不断向皇帝进奉钱财,有的每月进奉一次,称为“月进”,有的每日进奉一次,称为“日进”。后来,州刺史、幕僚也争相效尤,成为一种时弊。而一些官僚又借进奉之名中饱私囊,随意增派赋税,弄得怨声载道,民不聊生。到顺宗朝,这种恶习还有进一步发展的趋势。王叔文等人以顺宗的名义取消这种制度,同时还下令减免民间以前对官府的欠账,降低盐价。这些措施可以减轻百姓的负担。“日进”和“月进”本是朝廷在当时财政困难下的重要财源,顺宗能够这么做,也可以看出他改革求治的决心。

顺宗和二王想先打造出清正廉洁和节俭的宫廷和政府,然后稳固住自己的统治基础,收拾民心,重塑皇室的威严,但在当时的情况下,他们是太理想主义、太不现实了。

详掰唐朝二十帝之唐顺宗李诵:他若多活几年,唐朝或许还有希望!风云突变

二王的改革并没有像他们想象得那样顺利地进行下去,很快就出现了波折。

首先,他们内部出现了不和。作为改革集团的核心人物,王叔文和韦执谊之间的分歧愈演愈烈,一方面是由于政治上的见解不同,王叔文大力打击异己,韦执谊则较温和,想要尽量团结其他朝臣。另一方面是因为两人性格不合,王叔文这个人狂妄傲慢,韦执谊对他越来越看不惯。其他成员之间也经常发生摩擦争吵。

其次是官场上其他官员的反对。刚才已经谈到,二王集团的大部分人本来出身于南方寒族,势力单薄,根基很浅,因为皇帝的超拔而一时得势,自然引人嫌忌。他们完全依靠皇权而得势,但是此时的顺宗已无法正常担负起一个皇帝的职责了。同时,他们这个集团独断专行,又不懂得团结实力派,本来是政治上弱者的他们愈加单薄无助,日渐势微。

其他一些地方节度使也对王叔文等施加压力。王叔文当政不久,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就派心腹刘辟到京师对王叔文进行威逼利诱,提出要完全占领剑南三川(剑南西川、剑南东川及山南西道合称三川),以扩大自己的地盘。韦皋在德宗年间代替入朝的张延赏镇守蜀地,因对吐蕃作战立有大功,重新与南诏结盟而受封南康郡王,顺宗即位又加检校太尉。王叔文认为韦皋在蜀的二十多年中靠收重税以取悦皇帝,弄得声誉极坏,因此断然拒绝了韦皋的无理要求,并准备将刘辟绳之以法。但是韦执谊力持不可。王叔文本以为韦执谊由他提拔才有宰相之任,当听他差遣。但此时,韦执谊却敢于和他唱起反调,两人的关系于是迅速恶化。而韦皋对二王集团怀恨在心,处处与之抵牾。许多藩镇惧怕王叔文限制自己的权力,故意制造紧张空气,指责王叔文专权。这样二王集团又与藩镇交恶,他们的处境日益艰难。

宦官之中,也有党派,互有争斗也互相联合。在深恨宦官的顺宗即位后,大多数宦官团结起来。一位大宦官站在了李忠言的反面,他就是俱文珍。虽是宦官,但俱文珍才干出众。李忠言性格懦弱少言,每次与王叔文商议都唯唯诺诺而已,而俱文珍则敢于在傲慢的王叔文面前激烈地争论。他联合其他宦官刘光琦、薛文珍、尚衍解玉、吕如全等准备采取行动。

二王集团需要和宦官集团作斗争,就必然要与他们争夺军权。宦官集团胆敢嚣张就是因为他们直接控制朝廷的精锐军队神策军。王叔文等人为求自固,一直想渗透并直接接管禁军,并想把宦官赶出他们新近抓住的军事阵地。当时神策军的主力在京西。永贞元年(805)五月,顺宗以右金吾卫大将军范希朝为右神策军统军,充任左右神策京西诸城镇行营兵马节度使,以韩泰为其行军司马,接管宦官手中的兵权。虽然京西诸镇从性质上讲是地方驻防系统,但实际上都归神策军的最高首领左右中尉的统领,他们与宦官的联系十分紧密。唐朝后期,军队的掌握常常是以家族、师生或上下属的关系来维系。这种关系一旦建立,兵将对主帅的忠诚往往高于他们对国家的忠诚。所以,神策军仍被宦官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不是换一个主帅就能解决问题的。

和杜佑一样,范希朝也是老臣,只是二王集团用来掩人耳目的。而韩泰是刘禹锡的表兄,也是二王集团的成员。他们希望用和夺财权一样的方法来夺取军权。范希朝和韩泰到来之后,京西将领们就觉得他们不是自己人,一面观望,一面通知俱文珍等。当他们开始意识到所面临的威胁后,俱文珍下令诸将不得交出兵权。由于接到了俱文珍的指示,在韩泰来到军营之后,几乎没有人去他的营帐报到。

朝中支持者的根基本不深,又迅速与宦官和藩镇交恶,一时风光无限的二王集团这时候已经岌岌可危了。

详掰唐朝二十帝之唐顺宗李诵:他若多活几年,唐朝或许还有希望!逼宫退位

顺宗的病情愈来愈重,意识也日渐不清。他作为皇帝的合法性越来越受到怀疑。一切都在按照他即位前卫次公的那句话在发展。人们都认为,顺宗的帝位长不了了。而二王集团专权引起的不满越来越强烈,让病重的顺宗引退似乎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宦官集团和大部分朝臣都在向皇帝施加压力。

永贞元年(805)四月,顺宗册立长子广陵王李纯为太子,形势开始了逆转。太子接受百官的朝贺。众大臣目睹太子风度后,都十分欢喜。只有王叔文面带忧虑,他似乎也预感到了什么,口不敢言,只有吟诵杜甫的诗句:“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衣襟。”

俱文珍行动迅速,到了五月就削去了王叔文翰林学士之职。王叔文越发害怕了。而坏消息又同时传来,派去京西的韩泰向他回报,京西诸将表示了不合作的态度。

到了七月,王叔文的母亲去世,心情苦闷。而韦执谊愈加不听从他的意见,又使他大为震怒。于是王叔文与人密谋准备杀掉韦执谊和不依附于他的人,更加搞得人心惶惶。王伾还不停上疏希望能够挽回局面,但已于事无补,不久也放弃了努力,一下子病倒。二王集团于是迅速分崩离析。俱文珍则步步进逼,屡次启请由太子监国。顺宗被迫答应。

八月,太子即皇帝位。顺宗退居兴庆宫,称太上皇,史称“永贞内禅”。太子一上台就打击二王集团,贬王叔文为渝州司户,王伾为开州司马。不久,王伾就病死贬所。五个月后,元和元年(806)正月,顺宗驾崩,王叔文不久也被赐死。

关于顺宗的死,有颇多疑点。宪宗即位后,舒王李谊也暴卒,时间蹊跷,让人联想到当时是否有一系列的阴谋。《顺宗实录》相关部分后来屡有改动,文字隐讳,更令人怀疑。刘禹锡、李贺等人在自己的文章中都暗有所指,但事实究竟如何,现在恐难以判断了。

反正,宪宗几乎全部扳倒了二王集团。韩泰先贬为抚州刺史,再贬为虔州司马;韩晔被贬为池州刺史,再贬为饶州司马;柳宗元先贬为邵州刺史,再贬为永州司马;刘禹锡先贬为连州刺史,再贬为朗州司马;陈谏被贬为台州司马;凌准被贬为连州司马;程异被贬为郴州司马;就连宰相韦执谊也被贬为崖州司马。历史上就习惯称他们为“二王八司马”。

 详掰唐朝二十帝之唐顺宗李诵:他若多活几年,唐朝或许还有希望 ...

http://www.wanhuajing.com/d278556

======================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