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做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做君王”  

2016-05-20 08:14:37|  分类: 寻章摘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做君王”

“做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做君王”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李煜

词学皇帝
南唐在中主李时已经向宋称臣。李善于诗词,至今传有《摊破浣溪沙》等名篇。其子李煜史称南唐后主,不思进取,却继承了先父好词之癖。
李煜施政无能,在词学方面却有着较高的地位。他的前期作品多以宫中的声色娱乐为题材,风格柔靡,技巧高超,如《玉楼春》《一斛珠》等等;后期多写亡国之痛,感情真挚,意境深远,如《破阵子》《虞美人》《浪淘沙令》《乌夜啼·秋闺》等等。
李煜苟且偷安,生活奢华,常常在宫中营造销金红罗幕壁,镶以白金和玳瑁,并插上奇花异草,题曰“锦洞天”,与皇后周宪于其中作词嬉戏:每到七月初七,就命人用红罗绢装扮成月宫天河的情景,为作词创造灵感。然而,现实并不像诗词中的世界那么美好,开宝八年(975年)宋军攻破金陵,词学皇帝被俘。“笙箫吹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遍彻”的生活已经成为泡影,他不禁发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哀叹,可惜为时已晚,还是被宋太祖毒死。
诗人郭麟也为之叹息:“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作君王。”《渔隐丛话前集·西清诗话》中宋太祖也说;“李煜若以作诗工夫治国事,岂为吾虏也?”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1859952944403919347.html

----------------------------------------------------------------------

郭麟(清初诗人)_百度百科

[清](公元一七六七年至一八三一年)字祥伯,号频迦,因右眉全白,又号白眉生,江苏吴江人。生于清高宗乾隆三十二年,卒于宣宗道光十一年,年六十五岁。诸生

诸生_百度百科

------------------------------------------------


《财经》:做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做君王

       历代多有能诗的帝王。这类帝王诗大体可分为粗豪与婉约两派。前者的典型作手如乞食四方的小和尚出身的朱元璋,他的名句如“夜间不敢长伸脚,恐踏山河社稷穿”,这一类诗草莽粗豪,不失世路上的豪杰本色;而后一类诗则温婉细腻,华丽苍凉,典型的作手如南唐李后主。李煜的艺术天赋在历史上是罕见的,他不仅具有文学天赋,妙解音律,而且精擅书法绘画,独创为一种倔强瘦硬的“金错刀体”。对于当时的各种艺术门类,他都具有精雅的趣味与高超的鉴赏力。

李煜在位共十五年。少年时代,他就对兵刑钱谷之类军国大事兴趣索然。登基之后,迎娶了南唐博通诗词文史而又能歌善舞的女性,即为后世史家艳称的“大周后”。两人情爱弥笃,俨然是一对神仙伴侣,过的是“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的日子。他在这一时期的词作,极绮丽风华之致。

南唐当时国势日蹙,外忧内患,若说后主整日倚红偎翠,不问国事,也不尽然。臣子韩熙载家世显赫,本人又经纶满腹。后主恐他心怀不轨,篡权夺位,特派顾闳中、周文矩两人夤夜前往韩府,行使秘密侦查。让人忍俊不禁的是,连后主派遣出的这两位密探也具有超人的艺术秉赋。他们回宫后呈上的秘密报告,竟是一幅后来成为千古杰作的画作《韩熙载夜宴图》。作为“词中的帝王”,李煜手下承担特务使命的人也是那么超尘绝俗,连他们所用的侦查手段也百分之百符合艺术水准,带有浓郁的审美气息。

其实,与其说偏安江左的南唐小朝廷是一个专制皇权的国家,倒不如说是一个由文人、歌妓、伶人、乐工组成的文工团。君臣间日日笙歌,浅斟低唱,流连光景。直到向北宋奉送出“无限江山”成为阶下囚,他的为人行事依然是一派南朝作风,只不过在金陵上演的是“春江花月夜”,而到了汴京,唱的却是“秋窗风雨夕”了。即使身陷囹圄,他还是向宋廷君臣抱怨用度不足,害得宋太祖只好给他划拨三百万贯铜钱。每逢七夕之夜,他照样要旧宫妃嫔排演歌舞。

宋太祖赵匡胤曾说,“李煜要是把作诗的功夫用来治国,怎么会成为我的俘虏呢!” 然而,政治家的美德未必就是诗人的美德。从至尊的帝王到阶下之囚,恰恰是这一人生的大起大落,使得李煜的情感得以升华为普遍的人生体验,从而成就了一位千古词人。正像王国维说的:“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故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是后主为人君所短处,亦即为词人所长处。”

李煜在待罪北宋期间,写下了几十阙血泪凝成的词作,并没有因为它们是亡国之音而亡佚,实在是如王国维所说,这些乃是词作中的“神秀”之品。后主是一位天生的艺术家,即使被幽锁别院,沦为阶下之囚,常人本应樽酒悲歌,涕泪盈掬才对,可他也只当是人生中的又一回巡回艺术演出,不废声伎之乐,演出之后竟然还敢向宋太祖索要演出费。不过到了对此道毫无审美情致的宋太宗那里,就不免大煞风景,赐毒药命其自尽了。而这首《浪淘沙》也就成了后主的天鹅之歌: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这首词婉转低回,如怨如慕,一唱三叹,使人不忍谛听。词原本被称作“诗余”,只是一种娱宾遣兴的玩艺,不料到了一位尝尽国亡家破凄凉况味的没落君王手中,却“眼界始大,感慨遂深”,终于获得了新的生命,成为抒写人生真情实感的文体。李煜用自己的词作承荷起普遍永恒的人类情感,唱出了宇宙人生中固有的悲哀,这就使他在词的历史上具有了超越古今的永恒意义。

王国维说,“夫物质的文明,取诸他国,不数十年而具矣。独至精神上之趣味,非千百年之培养与一二天才之出不及此。”可惜这样具有极高艺术天分的天才,竟错生在帝王之家,这不能不说是历史的绝大玩笑。后人有诗叹息道:“做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做君王。”

政治学家曾定义政治是“对价值的权威性分配”。李后主用政治强力将价值分配给了审美领域。于是政治世界原本作为最世俗、最功利、最讲求机心算计和利害关系的世界,竟能让李煜这位彻头彻尾的唯美主义者,化臭腐为神奇,转换为一个清博绝丽的审美世界,这在世界史上,真正是空前绝后,不能不让人叹为观止的。-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所副研究员

http://finance.sina.com.cn/economist/xuezhesuibi/20050216/14001361141.shtml

===================================

可怜薄命做君王

七月初七,一个浪漫又惆怅的日子。是否注定,于这日出生的人,必定是情种,必定要被命运玩弄?

七夕的故事,于你,并不圆满。相见欢,离别苦。生于七夕,卒于七夕,凄苦地活,寂寞地死。这便是你南唐后主——李煜该有的结局吗?老天定是跟你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吧,竟让你来为南唐陪葬。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着一身青衫,望着残缺不全的明月,你形容枯槁,愁眉紧锁。似色般幽深的眸中,是令人读不懂、看不透的恨情仇。夜风习习,吹落了一地秋叶梧桐,亦吹乱了你日渐斑白的发。一声轻叹,自你口中溢出,眼角那滴晶莹,湿润了往事斑驳的流年~

那些年,绣床斜凭娇无那,嚼烂红茸,笑向檀郎唾;那些年,脸慢笑盈盈,相看无限情;那些年,晚妆初了明肌殿嫔娥鱼贯列。笙箫吹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遍彻。一曲《霓裳舞衣》,佳人秋波慵转,远黛含颦,水袖翩然,你醉卧美人侧。

笙箫不断,歌舞不绝,演绎着一个王朝最后的挽歌。而你,醉眼朦胧,只愿笑看佳人划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自是落得落花流水春去也,人生长恨水长东。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黑夜终于吞噬了最后一缕残阳,往事又在你的心头翻涌着。夜半清醒的烛火,摇曳着不眠的寂寞。破碎了的幽,剜割着尚未结痂的伤痕,淋漓的鲜血,染红了那些斑驳的记忆。倏忽不见的流年,转瞬即逝的韶光,有谁可曾在意过?只有一江春水,载着你的愁思,向东流去,无休无止~

公元978年,又是一个七月初七,你的生辰,亦成了你的死忌。可叹你做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做君王!望着那杯毒酒,你涩然一笑,轻举酒杯,一饮而尽。哀大莫过于心死,丧妻、丧子、丧权、丧国,这一桩桩,一件件,如何不让你心如死灰?活着,你备受煎熬,死亡,或许才是你最好的归宿。在人生将尽的那一刻,一切也都该释然了,而你,也是值得庆幸的。至少在你的生命中,有了那两个你深爱,也深爱过你女子,至少,曾经有人是懂你的。

你终于走了,去了你该去的地方。七月初七,一个完整的轮回。你疲惫的身躯,终于可以安稳地躺下。在另一个世界,你会找到你的乐园,在那里,有你如孩童般纯真月光般皎洁的微笑!

http://www.sanwen8.cn/subject/301511/

----------------------------------

“做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做君王”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可怜薄命做君王 

可叹你做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做君王!望着那杯毒酒,你涩然一笑,轻举酒杯,一饮而尽。哀大莫过于心死,丧妻、丧子、丧权、丧国,这一桩桩,一件件,如何不让你心如死灰?活着,你备受...

李煜 

可怜薄命做君王 自娱文字牵引出你的哀叹 千古词帝的盛名 却不能让你驾驭文字的自由延长 你的金错刀 滞留在盛年 
做个才子真绝代 

做个才子真绝代,可怜薄命做君王。这世上自古以来便不乏才子,风流倜倘的登徒子宋玉,手把七弦琴凤求凰的司马相如,风歌笑孔丘的诗仙太白,醉里挑灯看剑的辛弃疾…太多太多了,时代需要那样...
四季轮回,岁月静好 

他们正是应了后人的评说:做个名士真绝代,可怜薄命做君王。和他们比起来,能毫无负累的活着,就是幸福,就是快乐的。不是吗?四季轮回,岁月静好。也许平淡,但平平淡淡,才是...
红颜泪 

做为一个帝王,最不能拥有的是一颗“赤子之心”,而对于李煜,这颗热忱的心却跳得分外的汹涌。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可怜薄命作君王
错位的人生也许最美丽 

前人凭吊他的诗云:“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作君王。他作为一个“好声色...他上有哥哥下有弟弟,再加上他为人忠厚、仁孝,且醉心于诗词、书法,酷爱绘画、音乐,志在山水之间,无意做君王。
千古才子,亡国之君 

身为南唐六皇子的李煜,生而钟情于诗词书画,有诗句云:“作个才子真绝代,可怜薄命作君王”因命运之神又一次的戏弄,却让他走想...或许吧,从嘉并不适合做一个君王,你更适合做一个词人,一位...
关于从嘉,关于娥皇 

郭磨说他“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作君王”.,我私底下以为这样讲从嘉最适合不过了,我不想因袭套用他人之言来代评自己最喜爱的...从嘉无心争权夺利,痛恨自己生在帝王家,如果只是让他做一个...
有女如玉 

从此君王不早朝,他们是真心相爱吧。不是因为他是俯视一切的帝王,不是因为她回眸一笑百媚生。因为他是三...十丈软红,羽衣霓裳,七七长生殿上他们许下“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誓言。...
坟 灵 梦 

他,武艺高强,在少林寺做过和尚,脾气暴躁,但极孝顺;指挥打仗,粗中有细,数十年,几乎从无败绩,越南自卫反击战,中央钦点...相思情无已,薄命断姻缘,春夏秋冬人虚度,痴心一片亦堪怜。...
红颜笑、江山倾 

当天夜里迷迷糊糊中,我就被他卖进了艺坊,可怜我还曾经分过他一个馒头,现在想来,真是...肆-我没找到衣九,却莫名其妙做了幽王的宠妃,住进了最华丽的章台宫,专宠后宫,从此君王不早朝。...

http://wap.sanwen8.cn/related/301511/

-------------------------------

李煜的图片

堕落的词人



解密李煜“七夕”生死之谜_新华书画_新华网



                                            李煜 资料图片

    七夕节很浪漫,天上牛郎会织女,凡间妇女乞巧艺。七夕节也很神奇,南唐后主李煜这一天降临人世,四十二年后,又在同一天驾鹤西游。李煜生于七夕,又死于七夕,这样的巧合,究竟是命运选择了李煜,还是李煜被世人戏弄?本文将吹开尘封的历史,揭秘这位“生于深宫、长于妇人”帝王的七夕情缘。

    李煜死亡多年后,在绍兴嵊州境内的剡溪边,有位叫王铚的落寞老者隐居山中,他曾是枢密院的编修官,还曾当过湖南安抚司参议官,只因遭受秦桧的摒斥,远离红尘,王铚把听说的朝野遗闻汇成一本《默记》,讲述了一个惊天的秘闻:

    宋太宗命左散骑常侍徐铉探望俘虏的李煜时,李煜说了“时悔杀了潘佑、李平”,被宋太宗所掌握;李煜在家“七夕命故妓作乐”,太宗听后很生气;李煜名词《虞美人》中“小楼昨夜又东风”和“一江春水向东流”之句流外于传,又刺激了宋太宗。这三笔新老旧帐,有复国之嫌,宋太宗一起算,就给李煜赐牵机药毒死了。

    人们据此推测,李煜之死应是太平兴国三年(978年)的七夕节。然而,从这本笔记体的史料记载看,虽然李煜的死与七夕有关,但从文中内容分析,“七夕作乐”只是宋太宗算帐的三个理由之一,并不能说明李煜就是七夕之夜被毒死的。《默记》记载属道听途说,后人据此确定李煜的死期,一不可信,二不靠谱。

    宋徽宗崇宁四年(1105),宜兴人马令集旧史遗文﹑遗老传说见闻及诗话小说著《南唐书》,对李煜之死作了记载:“太平兴国三年,公病。命翰林医官视疾,中使慰谕者数四。翌日,薨。在伪位十有五年,年四十二。”马令与王铚的不同之处,一是明确了李煜死亡的年份;二是具体记载了李煜的享年;三是因病死亡而非毒杀;四是皇帝对李煜挺关心,多次进行了慰问。五是没有提及七夕。马令不取李煜七夕死亡,可能没有听说,可能没看到,也可能在隐瞒历史真相。

    嘉泰三年(1203),南宋爱国诗人陆游退休前,也编成了一本《南唐书》,其观点在前人的基础上,有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创新。其中记载:李煜“太平兴国三年六月辛卯殂,年四十二。是日,七夕也,后主盖以是日生。”陆游的记载让人们第一次知道了李煜不仅死于七夕,而且他的生日也是七夕。可笑的是,文中明明写的是“太平兴国三年六月”,硬说这一天是七夕节,这究竟是陆游笔下误还是假装不知七夕在七月七呢?

    不管怎么说,以上三种李煜生死日期的说法相对《宋史》中“三年七月,卒,年四十二”几个字,算是细致的了。李煜七夕之死,王铚没有说清,马令没有提到,陆游虽然说得清楚,但硬说七夕在六月,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李煜生于七夕,王铚、马令皆不言,唯有陆游独家发布,不知其资料从何而得。如此看,李煜七夕生死巧合的证据众口不一,存有疑团。

http://news.xinhuanet.com/shuhua/2010-08/16/c_12451019.htm

===============================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