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第6节:西风一夜剪芭蕉(1)  

2016-05-22 07:18:02|  分类: 诗词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6节:西风一夜剪芭蕉(1)

作者:王臣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和讯读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恨因谁(忆江南)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
  急雪乍翻香阁絮,
  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纳兰容若《忆江南》
                是为《纳兰词集》开卷第一首词。
                思忆当中有一种轻微的愁,却愁中有美。

  这一首二十七字小令。题材习见,却因为经了纳兰容若的笔,变得如此情媚动人。词里,有美人独立,有夕阳斜照,有心香成灰。词外,是思盼,是顾念,是深至不悔的情意。

  上阕有情,“昏鸦尽,小立恨因谁”,心中有爱念。下阕有意,“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萧索淡静的景,竟处处有哀痛。

  他写了这样一个痴心女子。在这日暮昏鸦扰攘群飞的时分,不知因谁,依旧立在那一处,踟蹰,张望,心不安。窗外柳絮飞如雪,轻缈缈飘入内。又有微风轻拂,与她插于胆瓶内的数枝梅交相缠绵。柳絮、清风、寒梅,本是温柔景意,却在这一日凉了她的心。

  如许经年,她早已失了他的音信。不知道他何年何月身在何处,周身有何人相伴相依。她一如你,我,每一个人。是,总是有那么一个人是长住心底的。平日里绝然不敢肆意去想,去念。只能偶在宁静日暮时分,偷偷探身去望一望。望一望过去,望一望曾经,望一望那些共相依偎的温柔年光。

  只是,过去,便就是过去了,不会再回来,不能再拥有。唯念一句“心字已成灰”,关上窗,拉上帘,转身一声叹,然后结束这一程不为人知的黯淡心念。

  末句“心字已成灰”写得最是怆然,最是凉薄。心字成灰,一语双关。既是写心字香烧,也是小立女子心意灰凉。关于“心字香”,明代的杨慎在《词品?心字香》当中写道:“范石湖《骖鸾录》云:‘番禹人作心字香,用素馨茉莉半开者著净器中,以沉香薄劈层层相间,密封之,日一易,不待花蔫,花过香成。’所谓心字香者,以香末索篆成心字也。”

  一句“心字已成灰”写下,似是真就要从此绝了她对他的想头。从此以后,再不牵挂,再无心念,再不追忆不休,纵她心中有千万不忍不甘不舍不愿。至为感伤。

  这一阕《忆江南》,将纳兰词中那一种轻清之境写得令人心骨柔软。读来便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情缱意绻。初读即知是一首闺情词,以他笔写她之思,如此理解自然稳妥。但又或者,纳兰容若写作此词之时,本身即是心恨渐浓,自抒情思。

  读了纳兰容若的《忆江南》,再读别人的《忆江南》,总觉缺了几分声香火色的人间情意。即便是有,也总觉得不如纳兰容若写得入微,荡人心肺。

  词牌“忆江南”有一些别称,又叫“望江南”、“江南好”、“春去也”、“谢秋娘”等。大约只有《花间集》里温庭筠的那一首《忆江南》可拿来对照一读。那一句“千万恨,恨极在天涯”,写得极是令人心醉。真真是往事不能再提。

  千万恨,恨极在天涯。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

  一句“山月不知心里事”倾倒后人无数。花间词自有它婀娜不尽的美。纵是写情之憾恨,也是繁丽更胜,婉转更胜。就好比温庭筠的《忆江南》词婉丽过纳兰容若这一首《忆江南》,却不及纳兰情切,不及纳兰词情真。这个“真”字,说的是一种诚坦、省净、洗练。

  纳兰词多是写一种意,一种情,一种境。读纳兰词,你终将得知,情始情终,不过来去二字。纳兰容若这一首《忆江南》不过尺幅小令,却能写得如此意兴流连。

  纳兰容若是个心思柔细、情深意切的男子。善短调小词。词风幽深,凄婉,娟秀,空灵。所作情长之词,皆有一种落寞和孤寂在。且是与旁人完全不同的一种心气。是那种与生俱来的人生领悟,在世间蹉跎之后呈现出来的一种幽独。

  只自怜(赤枣子)
  惊晓漏,护春眠。格外娇慵只自怜。
  寄语酿花风日好,绿窗来与上琴弦。
  ——纳兰容若《赤枣子》

  这一笔,容若写的是怀春少女。
  少女怀春是寻常事。娇羞,新艳,蓬勃芳郁。婉丽少女,在情窦初开的年岁,单是立在某处,周身便就有一种气韵在流转的,会莫名成为一道令人悦目的风景,引人注视。纳兰心细如尘,思维敏锐,将少女怀春之心迹,一字一句都写得温柔又到位。

  彼时,天方破晓,她尚在眠睡。却忽听更漏一声惊,便从梦里慌乱乱醒来。侧目不见异动,神色却已微微不安。似是孩童,却又已然褪去了幼嫩,有了自制力,不愿因这惊而露了怯,便克制住。

  古人以漏壶计时。中国古代的漏壶也被称做“更漏”、“刻漏”。起初,漏壶是在漏壶中插入一根标杆,称为箭。箭下用一只箭舟来托,使之浮于水面之上,称之为“箭漏”。水流出或流入壶中之时,箭会下沉或者上升,借以指示时刻。水流出者,为泄水型漏壶,叫做沉箭漏;水入壶者,为受水型漏壶,叫做浮箭漏。箭漏便分为这两种。

  另有以滴水重量判断时辰的,叫做“称漏”。亦有以沙代水的“沙漏”。

  唐代李肇曾在《国史补》里有如下记语:“初,惠远以山中不知更漏,乃取铜叶制器,状如莲花,置盆水之上,底孔漏水,半之则沉。每昼夜十二沉,为行道之节,虽冬夏短长,云阴月黑,亦无差也。”这说的便是唐代铜制漏壶,言其计时准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http://data.book.hexun.com/chapter-6696-1-6.shtml

---------------------------------------------

谁念西风独自凉·温州都市报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作者:王臣 出版:湖南文艺出版社

《谁念西风独自凉》目录

第一部分
纳兰容若,一个至情至性的男子。俊雅,深情,文武双全。彼时,他也是极难得的人,有好家世,又才华横绝。属心于他的女子定然不在少数。只是他偏偏心里只住得下那一个女子。爱妻去世之后,即便历经了二三女子,亦都无法填补他心中的憾。

·第1节:纳兰心事几人知(1) ·第2节:纳兰心事几人知(2)
·第3节:纳兰心事几人知(3) ·第4节:我是人间惆怅客(1)
·第5节:我是人间惆怅客(2) ·第6节:西风一夜剪芭蕉(1)
·第7节:西风一夜剪芭蕉(2) ·第8节:西风一夜剪芭蕉(3)
·第9节:西风一夜剪芭蕉(4)  



第二部分
最是这样的时分,人也最是慵懒。对一切事物都缺失了兴趣和热情。好比她。一句“冷落绣衾谁与伴?倚香篝”便述尽了孤清自处的境况。那人不在,这华美衣裳绣衾也就了无生趣。“谁与伴”亦是自语。谁与伴,与谁伴。倚香篝。

·第10节:西风一夜剪芭蕉(5) ·第11节:西风一夜剪芭蕉(6)
·第12节:西风一夜剪芭蕉(7) ·第13节:若问生涯原是梦(1)
·第14节:若问生涯原是梦(2) ·第15节:若问生涯原是梦(3)
·第16节:若问生涯原是梦(4) ·第17节:若问生涯原是梦(5)
·第18节:若问生涯原是梦(6)  

 http://data.book.hexun.com/book-6696.shtml
返回读书首页
===========================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