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  

2016-05-24 21:46:22|  分类: 寻章摘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

“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这个分句是借诗人曹植、谢灵运来比拟参加宴会的文士。“邺水朱华”用了曹植的典故,曹植曾作过《公宴诗》,诗中有句“朱华冒绿池”。

朱华,字面是红色的花,这里指荷花(芙蓉)。

曹植是建安文学之集大成者,有七步之才,《诗品》说曹植的诗“骨气奇高,词采华茂”,如:“明月澄清景,列宿正参差。秋兰被长坂,朱华冒绿池。潜鱼跃清波,好鸟鸣高枝”,一连三联对偶,后两联尤为工整;“被”字,“冒”字见出作者选词用字的匠心。

“邺水朱华”两句是写宴会之文,意思是说,参加宴会的文人学士,就像当年的曹植,写出“朱华冒绿池”一般的美丽诗句,其风流文采映照着谢灵运的诗笔,意谓可以和谢灵运相比。

临川,指南朝山水诗人谢灵运,他曾任临川内史。这里称谢灵运是称官职,和称王安石为王临川(籍贯)不同。曹植与谢灵运分处魏晋时代的首尾两端,植是出汉音,启魏响,灵运是出东晋,启宋端;二人身世相似,命途多舛,其诗歌承继亦有渊源。

钟嵘在《诗品》中说:“宋临川太守谢灵运(诗),其源出于陈思。”谢灵运对曹植的才华非常崇拜,曾说过一句比较狂的话:“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独占八斗,我得一斗,天下共分一斗。”所以这里将曹植和谢灵运两人的事迹一起引用,是很恰当很自然的。

http://www.wangchao.net.cn/xinxi/detail_2001583.html

----------------------------------------------------------------

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是什么意思?_百度知道

出自王勃《滕王阁序》 

原句

睢(suī)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zūn);邺(yè)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

译文

像睢园竹林的聚会,这里善饮的人,酒量超过彭泽县令陶渊明,像邺水赞咏莲花,这里诗人的文采,胜过临川内史谢灵运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303414210683132164.html

-----------------------------------------------------------------

戒尺上刻“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_百度知道

出自王勃的《滕王阁序》。
这个临川是指谢灵运,邺水朱华就是指曹植,这个朱华历来在注王勃《滕王阁序》的时候都没有很好地注出来。其实这个朱华就是指曹植有一句诗叫朱华冒绿池,就是用了这个典故的。
意为:又有邺水的曹植咏荷花那样的才气,文采可以直射南朝诗人谢灵运
戒尺的意思我觉得应该有几种可能,一种是主人自认为才情可比曹植、谢灵运,另一种是赠送戒尺之人将受赠者的才情与曹植、谢灵运相比,还有是一种期望吧,期望使用者的才情有如曹植、谢灵运。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35871482.html

---------------------------------------------------------------

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新释——《滕王阁序》注释质疑

杨卓
  对于《滕王阁序》中“年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这句的注释,历来选本都认为“临川”指的是讲灵运。其主要理由是谢灵运首做过婚川内史。我认为“临川”指王羲之理由更充分些。
  首先,王羲之也曾在临川就过职。詹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在其名篇《墨池记》中首依荀伯子之说盛赞王羲之在临川临池学书的苦学精神。荀怕子是南能朝宋代领阴(今河南省许昌)人,曾任临川内史,著有《临川记》六卷,今已亡佚。据《古代散文选析》(安徽教育出版社)中《墨池记》一文注释写道“临川东小有云‘王羲之尝为临川内史,笠宅于郡城东高坡,名曰新城。矛临回涣,特据层率,其地突恺,山川如画,今旧井及墨池犹存。’”既然宋代的曾魂能见到荀伯子的《临川记》,想必唐朝的王勃也可以见到的。
  那么,王羲之是否到过临川一带?据《安徽史学》1984年第3期。《王羲之临池学书辩误》一文考证羲之临池一事,认为“追玲羲之行止,青年时代并未到过临川,此盖称巩夸饰土风,附会古迹,杜撰之说。”对此,我有不同的看法。《晋书·王羲之》本传记载了王羲之曹为“江州利史”。据辞海地理分册“江州”一词条注有“西晋元康元年(公元291年)分荆、扬二州置州,治所在豫章(今江西南昌市)……东晋辖境相当今江西、福建两省及湖北陆水以东、长江以南、湖南春陵水中上游以东地区……”如果王羲之确任江州刺史,是有可能到过临川一带,因临川是豫章(洪州)的辖区,同时豫章、临川相距不远。况且,荀伯子距东晋年代并非久远,他本人曾在临川任职,并著书明确记载他的前代先任王羲之恐不会出于臆造。那么考证一文言王羲之不曾到过临川的说法是否位得商榷。
  其次,我认为临川之笔的“笔”是指书具,而不是指诗文。
  众所周知,《膝王阁序》不仅是千古流传、脍炙人口的名篇, 也是拼赋中的佳作。文章除了辞藻均丽、意瑰优美、结构紧凑等特点书玲,文章的时仗尤其精巧。它的塞本句法是两两相对的,有的是单句时单句,有的是复旬时复句,有的是转折关系的对句,有的是平行关系的对句,试就
  “雎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搏。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
两句来看,是平行关系的时句,,而且每句中并列了两个典故。这两句中,典故对典故,地名衬地名(“彭泽”对“临川”),物名衬物名(“禅”对“笔”)。“博妙指酒杯,“笔”应是指书具。上句是赞美阎公设的宴会规模不亚于梁孝王的难园之会,而善饮之人也可以与肉渊明比美;下句是称道宴会中的文士的诗才可赛曹植,善书之人可追王羲之。王羲之在当时就已享盛名,在店作尤其被人推为至高无上的圣手。王勃在该文中将书法、诗好并提正切合文士聚会的这次宴会。再者,上句是借梁孝王和陶渊明的故事滩明宴会之盛大和宾客的超然脱俗,这两个典故显然没有内在联系的。如果按通常说法把下句中的,“临川”释为谢灵运,并说谢灵运受曹植诗的影响,佑且不论其继承关系如何,显然下句中的两个典故是有内在联系的。如果这样,把上下两句联系起来看,其时仗就不工整了。这样的例子在《膝王阁序》中是难以再找到的。也许有人会说,文中已有“兰亭已矣”,不会两次提到王羲之的,但这种从不同角度同指一事的句子,《膝王阁序》中还有此例。知,“奉宣室以何年!”中的“宣室再招”的典故与“屈贾谊于长沙”之句同指贾谊,但又是从不同角度写的。
  那么,再就“谢灵运诗源出曹植诗”一说法,谈谈自己不成熟的看法。据1978年十一院校中衷系编的《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引钟嵘《诗品》之说,认为“谢灵运之诗,源出曹植”。,我认为这一说法也是站不住的。虽然曹植是一位时后世影响很大的文学家,但曹诗多是抒情诗,有的抒发了他建功立业的忍想,有些后期作品由于自身的遭遇,则采取曲拆、隐晦、含蓄的写法,倾诉了心中悲哀、抑郁、苦闷等复杂的情怀。建安时期的文学多以“风骨”著称,而谢灵运是位山水诗人,他衬景物观察较细,曾写出一些有意见;清新的诗为,但诗缺乏自己心灵的感受,好雕章琢句。刘把《文心雕龙·明诗》认为建安文学“慷慨以任气,磊落以使才,造怀指事,不求纤密之巧,驱辞逐魏,唯取昭晰叁能”。而刘宋时期山水诗,“俪采百字之偶,争价二字之奇,情必极魏以写物,辞必穷力而追新。”可见,曹、谢二人的风格、流派迥异,很难说谢灵运诗源于曹植。
  《膝王阁序》中列举的内渊明任职的彭泽、王羲之任职的临川都在洪州都督府(唐朝改豫章为洪州)管辖之内。王勃在文中称项洪州“人杰地灵”,看来不仅包括后汉时陈蕃、徐稚这样的圣主贤宾,也应有陶渊明、王羲之这样的诗人、书圣吧!
   这样看来,王勃《膝王阁序》中的”临川”指的应是王羲之而不是谢灵运。
http://article.iyishu.com/8281930764.html

=======================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