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采葑小集(二十九):《闲话扬州》 - 豆瓣  

2016-06-17 13:44:00|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采葑小集(二十九):《闲话扬州》

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大江南北曾盛传一副对联,道是:“易君左闲话扬州,惹起扬州闲话,易君左矣;林子超主席国府,连任国府主席,林子超然。”下联指的乃是林森的政界往事,不题也罢;那上联却是说的一个文坛掌故。原来当年淞沪抗战爆发后,时任江苏省教育厅编审室主任的易君左随先头部队到了扬州,因得闲遍游扬州的湖光山色,写了一本游记《闲话扬州》,于一九三四年三月交中华书局出版;此书虽文采风流,然下笔仍嫌草率,于第一节《扬州人的生活》中有多处侮辱扬州人尤其是扬州女同胞人格的“恶语”,因而激起了扬州及其所属七县民众的公愤。于是,易君左和中华书局的陆费逵被“扬州人代表”一起告上法庭。此事表面看是民众“究易”,然其背后则有多方势力左右周旋、上下其手,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乃至于轰动全国,就连大先生和朱自清、杜重远等名流也是说了话的。这场闹剧虽在多方的斡旋下以易君左登报公开道歉、中华书局停止发行已出该书并销毁书版为条件而尘埃落定,但关于《扬州闲话》的闲话也就从此开始,以至于事过八十多年后仍有人在龂龂追论。
我并非刻意赓续《扬州闲话》的闲话,只是寒斋幸好藏有一册《扬州闲话》,觉得封面好看,便试着索解一二,因而才读了这本只有四万余字的戋戋小册。老实说,除却引起官司的第一节文字之外,我没有发现易先生其他”丑化扬州风土“的字句,倒是觉得其描述扬州风景的文字实在是好。彼时的扬州风景端的如何,我不得而知,但他将扬州风景总括为”清新、幽丽、柔和、纤细“却是深得我心,与我几年前的观感若合符节。再看封面画。这似乎是从一个独特的角度透视过去的速写,所画似乎便是扬州最具代表的景点瘦西湖及附近景色:湖中绿漪微荡,游人撑了一叶小船泛舟湖上,船上白帆直挂,舱中藤椅翘翘,也许是午后了罢,这游子躺在藤椅上闭了眼睛”凝神静听清波粼粼的流声,万籁俱寂,只有远远松涛的微响......“他时而略略抬头,乜斜了眼睛仰观闲云苍鹰、俯视静水翠萍,时而侧耳倾听那远处传来的隐隐的钟声......背景着以白云蓝天,观之使人神高气远;远处明灭处复有山痕一抹,却不妨联想到”不见塔而有塔意,无山而有山情“的小金山,而那一座弯弯的小拱桥莫非便是五亭桥,下面的汤汤流水,能不使人想到”不知今夜秦淮水,流到扬州第几桥“的小秦淮?恰如君左先生所写,”在这时,真有黄仲则‘晚霞一抹影池塘,那有者般颜色做衣裳’之赞赏”。如此景色,这般情趣,乃是怎样的一番消受呵。可是君左却写道:”这种风景是告诉你大自然的如何仁爱,如何优美,是要你清涤灵魂,不是要你追逐物欲。“噫,此何等境界也。后来的说闲话者难道竟没有读到过这句话么。
封面的作者不知为谁,但我以为他至少是一个熟读了《闲话扬州》的文稿、对易君左相当了解且在艺术上颇有修为的人。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54120791/
采葑小集(二十九):《闲话扬州》 - 豆瓣

------------------------------------------

   易君左与《闲话扬州》及海州
      易君左(1899-1972),1931年任安徽大学教授,1932年应湖南同乡江苏省教育厅长周佛海之邀,就任江苏省教育厅编审室主任之职。
      在江苏省教育厅期间曾著《闲话扬州》一书,因书中涉及一些扬州风俗之陋和有辱扬州妇女的言语,遭到扬州父老联名上告,引发轰动全国震惊文坛的轩然大波。搞得易君左几乎身陷囹圄,幸好友周佛海及洪兰友等人竭力帮助,才得幸免。坐牢是免了,但是还是被迫辞掉了江苏省教育厅编审室主任之职,并在《新江苏报》上刊登了一则启事(虽是道歉,文字可读):


       “敬启者:君左去年曾著《闲话扬州》一书,本属游记小品,其中见闻不周,观察疏略,对于扬州社会之批评颇多失实之处,以致激起扬州人士之公愤,引起纠纷。事后详加检点,亦自觉下笔轻率,实铸大错,抚躬自省,以明心志。荷蒙中委王茂如(柏龄)先生本息事宁人之善意,爱惜君左之苦心,不辞烦累,毅然出面斡旋;而扬州人士亦深喻君左自责之诚意,承蒙谅解,撤回诉讼。谨此公布,诸希鉴谅为幸!”


       此事对易的一生影响很大。但反过来却使得易君左从此声名大振。事后,有人就《闲话扬州》一事撰上联:“易君左,闲话扬州,惹起扬州闲话,易君,左矣!”后又有人对出下联“林子超,主席国府,连任国府主席,林子,超然。”把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的名字巧妙地嵌入下联,此千古绝对,更使易君左成为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
      一场诉讼引出一段文坛佳联,此事在民国年间几乎家喻户晓。但易君左与东海县(旧海州)一段关联甚少人知。
      据彭云老先生《海州乡谭》载:
      他因公来东海县(今连云港市)期间,对东海县及其修建中的陇海铁路,给予很高的评价。在后来发表于《江苏教育》上的《横断中原记》中,他写道:“此路路线,由兰州直达东海,现已至老窑,西将推至咸阳,为横亘全国北部之大干线,于国防生产皆极重要。将来全线完成,再当由兰州西展至新疆喀什葛尔及俄属土耳其斯坦撒玛尔罕直达于欧洲。此项计划在国际上之重要,可驾西伯利亚铁道之上,前途实未可限量也。”
      易君左留在东海的永久性纪念,是他为东海孝妇祠所作的一块碑文。碑文是:
      六月何曾雪,三年竟不雨,
      孝妇真足格神明,至诚允为万物主。
      屈子沉湘事太哀,贾生过秦论何补,
      八千子弟项重瞳,十二金牌岳鹏举。
      有冤莫伸志莫遂,无论新旧或文武。
      愚忠愚孝事已难,道德良心如敝帚。
      贤哉东海一妇人,乃能卓越迈千古。
      大树杈桠响劲风,,荒祠冷落栖鼯鼠。
      呜呼,云山苍苍野茫茫,剩尔窦娥一抔土!
      显然,易君左有感而发,他在为那些古人打抱不平的同时,也为自己的家世与遭遇狠狠地发了一通牢骚。(沧海摘编)
http://www.lygzqw.com/thread-2479-1-1.html

连云港知青网

=============================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