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唐彦谦的《过长陵》 - 南怀瑾  

2016-06-09 13:40:24|  分类: 寻章摘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彦谦的《过长陵》 - 南怀瑾

耳闻明主提三尺,眼见愚民盗一抔。千古腐儒骑瘦马,灞陵斜日重回头

文明天地

 

在文艺与哲学相凝结的唐诗里,前有杜甫《过昭陵》的五言绝句,后有唐彦谦《过长陵》的一首七言绝句,都是很好的历史哲学写照,而且很典型地具有温柔敦厚的诗人风格。他的诗说:

耳闻明主提三尺,眼见愚民盗一抔。

千古腐儒骑瘦马,灞陵斜日重回头

第一句“耳闻明主提三尺”,是说由历史得知,凡是开国的君主帝王,大都以武功而得天下。这一句和杜甫诗的涵义一样。第二句“眼见愚民盗一抔”,其典故出在汉文帝时,张释之为廷尉,说“愚民有盗长陵一抔土即斩首”的法令,此处影射历史上成王(夺得天下即为天子)败寇(侵犯帝陵即便杀头)的人生悲剧。

下面两句,也便是我们常有的感慨,自孔孟以来,后世的读书人——儒家们,虽然满腹诗书,究竟有何用?比较有成就的,也只是引经据典,成为第一流的帮闲而已。等而下之,差一点的,一辈子死于头巾之下,谈今论古,满腹酸腐味道,也就是汉高祖——刘邦口头常常爱骂的“竖儒”或“鲰生”、“腐儒”之类,等于近代常用的“酸秀才”、“书呆子”,是同样的意思 。

所以,唐彦谦在他后两句诗里便感慨地说,最可怜的是像我们这些念书的,生逢乱世,“千古腐儒骑瘦马”,只有一副穷酸落魄的样子,在那夕阳古道,经过汉王帝寝的灞陵之下,回头望望,发思古之幽情,作一副无可奈何的穷酸样,所谓“灞陵斜日重回头”而已。

在宋人笔记上记载着一则故事更有趣。有一次,宋太祖赵匡胤经过一道城门,抬头一看,城门上写着“某某之门”四个字,他便问旁边的侍从秘书说,城门上写着某某门便好了,为什么要加一个“之”字呢?那个秘书说“之”字是语助词。赵匡胤听了就说,这些“之乎也者”又助得了什么事啊!

讲到这里,同时要注意中国文化的诗和哲学等等,都有我们民族传统的特性,必须具有温柔敦厚的内涵,才算是忠厚之德,不然,就都流于轻薄。中国人喜欢作诗,无论是古诗或今诗——白话诗,反正大家先天秉性就有诗人的才情,这也是我们民族的特殊气质之一。

但是有才华,还必需要经过力学的锻炼才好。比如诗圣杜甫,或者较有名的历代诗人们的好诗,都有这种风格。刚才所举杜甫、唐彦谦两首和历史哲学有关的诗,的确是涵养深厚,使人读了虽然有感于怀,却不致愤世嫉俗。

相反地,有同样的思想,但一下笔、一出口,便具有煽动性,容易引起叛乱意识,犹如《水浒传》上梁山泊式的诗,我们举一个例子来看,那便是前面所讲元朝人作的那首:“中原莫遣生强盗”的诗,你能说这首诗作得不好吗?看来浅显明白,而且直截了当便表白了对历史哲学的看法,哀伤感叹、悲天悯人的文学心理,都兼而有之,但它在文学的价值上,就不足为训,不足为法,到底是缺乏文化熏陶的根基。

前两首与此有同样的意义,但用不同的文字修养来表达,便合于中国文化“温柔敦厚,诗之教也”的标准了。前面提过近代诗人易实甫先生的“江山只合生名士,莫遣英雄作帝王”,那就对了,这也是文化与教育最要注意的地方。

 

——摘自南怀瑾《孟子旁通》之<不敢为天下先的后儒>

http://www.wwmm.cn/showpost.asp?action=Previous&id=4414

----------------------------------------------

元朝时,有人写了一首诗——

中原莫遣生强盗, 强盗生时不可除。 一盗既除群盗起, 功臣多是盗根株

----------------------------------------------

江山只合生名士全诗及易实甫生平_百度知道

 1.易实甫,名顺鼎,清末民初之才子、诗人、名士,自称“三十余年内,初为神童,为才子,继为酒人,为游侠。” 世号龙阳才子。工诗词、骈文和联语。自谓“或古或今,或朴或华,莫能以一诣绳之。”甲午战时曾两度赴台帮助刘永福抗日。晚年曾筑一屋在庐山上,榜其门曰:“纳于大麓,藏诸名山。”

  2.易实甫名句:“江山只合生名士,莫遣英雄作帝王”,甚为南怀瑾喜爱,常常吟诵。

  3.易实甫作《王之春赋》,有“帽儿改绿,顶子飞红”之句,市井争传,后几乎成为“绿帽子”一典释义必引之句。

  4.宋教仁遇刺殉难,是刚满十五个月的中华民国一件最耸人听闻、触目惊心之事。宋教仁追悼会上,易实甫献挽联:“卿不死,孤不得安,自来造物忌才,比庸众忌才更甚;壮之时,戒之在斗,岂但先生可痛,恐世人可痛尤多。”

  5.易实甫喜京韵大鼓书,尤赏冯凤喜,所写《天桥曲》中有“自见天桥冯凤喜,不辞日日走天桥”的诗句。

  6.满清光宣之间,文人学士无不争捧梅兰芳,罗拜在他红裙底下的第一流名士,多不可数,尤以易实甫、樊樊山等为最。

  7.易实甫更迷刘喜奎,曾写过许多诗词赞美她,并曾对天发下七大愿望:

  一愿化蚕口吐丝,月月喜奎肟下骑。
  二愿化棉织成布,裁作喜奎护裆裤。
  三愿化草制成纸,喜奎更衣常染指。
  四愿化水釜中煎,喜奎浴时为温泉。
  五愿喜奎身化笔,信手摩挲携入直。
  六愿喜奎身化我,我欲如何无不可。
  七愿喜奎父母有特权,收作女婿丈母怜。

  简直不堪。据说易实甫每天必到刘喜奎的寓所一次,风雨无阻,热情洋溢,每次入门都高呼:“我的亲娘呀!我又来啦!”狂态可掬,使人捧腹,刘禹生的《洪宪法记事诗》中有专咏此事的:

  骡马街南刘二家,白头诗客戏生涯。
  入门脱帽狂呼母,天女嫣然一散花。

  8. 1914年,易实甫为袁二公子袁克定(寒云)选定其少作,刊为《寒云诗集》三卷行世,共选一百余首,用仿宋字排印,线装本,题签为袁二亲笔。

  9.易实甫闲居乡下,贫困不能自存,其乡人袁某与之善,问:“君能屈志小就否?”易对曰:“枯鱼入水,岂遑择流?穷鸟奔林,乌暇问木?”遂荐为印铸局参事。

  10.民国二年入京后,易实甫日与倡优相周旋,摹写其笑貌声歌形诸篇什。其情可笑,因复有疯子之目也。在印铸局参事任时,某日北京女子敦谊会为贫儿院筹款,开音乐慈善会于东厂胡同。实甫是日亦到会,即夕又饮于妓院,酒酣耳热,竟拉杂成诗数首,标题为“某月某日观女子音乐慈善会”。其夕饮酒听曲,其赋亦绝闻,其诗云:“林下丰标女界推,双飞还共凤凰来。散花身为春风面,若作男儿亦相才(熊总理朱夫人)。风流放涎美姿容,夫婿他年大国封。黑妞小名何必讳,是梁红玉是张?(唐夫人)……”云云。各诗脱稿,付《亚细亚报》翌日登出,女子敦谊会中人见之大哗,以实甫之作,语多调谑,未免侮人太甚,且咏会场女子不足又拉入伎女以反衬之。将置我侪文明女界于何地耶?于是约集多人,并偕是日莅场之某国两女士,亲诣《亚细亚报》社问罪,又控于地方检察厅。实甫大惧,挽袁抱存公子,向熊总理求与夫人说情,女士等要实甫到会请罪,实甫从之,到敦谊会叩头谢过,始得寝事。

  11.易实甫善对联,曾撰一谐联:臭十余年夫逐有;矢三遗后饭增强。戏赠富竹友、樊增祥。“夫逐有”谐“富竹友”,“饭增强”谐“樊增祥”。

  12.吴子修德配花夫人七旬寿联,相传为易实甫手笔。联云:

  父翰林,夫翰林,子为南斋翰林。芝诰一条冰,喜高年纱缦传经,师范莫如女师范;
  蜀提学,湘提学,儿又西江提学。梅花满岭雪,合两代笋班介寿,门生更有小门生。

  13.易实甫寿如夫人何玉颀联:
  佳人才子总情痴,女爱男欢,愿生女皆佳人、生男皆才子;
  花好月圆无量寿,天长地久,看地上花常好、天上月常圆。

  14.蔡锷病逝,北京各届人士在中央公园召开追悼大会,小凤仙身穿孝服到场,泣不成声,并送一副挽联:“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忍抛儿女情怀,萍水姻缘成一梦;几年北地胭脂,自悲冷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挽联作者即为易实甫,上联写蔡锷将军,下联写小凤仙自己,短短的一副对联写出了“英雄豪气、儿女情长以及堪叹命运、矢志不渝”,传诵一时,成为美谈。

  15.易顺鼎别号“哭庵”,他说人生必备三副热泪,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二哭文章不遇知己,三哭从来沦落不遇佳人。“三副热泪”这一说法的版权应归属于明末姑苏才子汤卿谋名下,哭庵稍加改造,化为己有。顺鼎曾问学于湘中大名士王闿运,受过后者的点拨,可算是王闿运的寄名弟子,王闿运也很赏识易顺鼎,将他和曾国藩的孙子曾广钧并称为“两仙童”。但是易顺鼎自号“哭庵”,则遭到王闿运的严厉批评。据钱基博《湖南近百年学风》所记,王闿运曾为此专门驰书:“仆有一语奉劝,必不可称‘哭庵’。上事君相,下对吏民,行住坐卧,何以为名?臣子披猖,不当至此。若遂隐而死,朝夕哭可矣。且事非一哭可了,况不哭而冒充哭乎?” (芸窗按:王闿运也很名士派,不过在脱略形迹谑浪哗众方面比起易实甫就得甘居小巫了。)

  16.哭庵晚年在书札中喜欢钤一方朱文大印,印文为:“五岁神童,六生慧业,四魂诗集,十顶游踪。”这十六个字并非胡吹瞎侃,字字都有来历。他五岁(1863年)时,恰逢江南战乱,因与家人失散,落入太平军之手,幸获生还。僧格林沁亲王见他肤色白皙,如小小璧人一个,便抱在膝上问他家世姓名,易顺鼎虽为孩提,面对虬髯虎将,竟应答如流,半点不怯场。僧格林沁又问他识不识字,他便索性将平日所读的经书琅琅背出,众人当即呼之为“神童”。

  对于因果轮回的佛家说法,哭庵终生持信不疑,他曾由扶乩得知自己是明朝才子张灵的“后身”,心中十分欣喜,他原本就自信宿慧有根。哭庵意犹未尽,又一口气“考证”出张灵的“前身”为王子晋、王云首二人,“后身”则递次为张船山、张春水、陈纯甫三人,绵绵瓜瓞,无有断绝。以上六人均为哭庵的“前身”,合成“六生慧业”!

  哭庵的《眉心室悔存稿》集入他十五岁前的少作,其中的丽句已早早地暴露出这位才子的好色天性,且看:“眼界大千皆泪海,头衔第一是花王。”“生来莲子心原苦,死伴桃花骨亦香。”如此绮艳悱恻的妙句,决不是普通少年可以写出,其超悟可谓早露端倪。哭庵弱冠打马游南京,一日写诗二十首,捷才惊人,其妙句为“地下女郎多艳鬼,江南天子半才人”、“桃花士女《桃花扇》,燕子儿孙《燕子笺》”,古艳鲜新之至矣。他撮取自己历年所作之要妙者,分别编次为《魂北集》(作于京师)、《魂东集》(作于津门)、《魂南集》(作于台湾)、《魂西集》(作于西安),总称《四魂集》。易顺鼎一生作诗近万首,《四魂集》是其精华。

  哭庵有山水癖,脚著谢公屐,游踪遍南北,曾将泰山、峨嵋山、终南山、罗浮山、天童山、沩山、普陀山、庐山、衡山、青城山这十大名山一一践在脚底。所谓“十顶游踪”,即十度登峰造极。游山必有诗,他的山水诗真是恢诡得厉害,且看:“一云一石还一松,一涧一瀑还一峰,一寺一桥还一钟。”“青山无一尘,青天无一云。天上惟一月,山中惟一人。”“此时闻松声,此时闻钟声,此时闻涧声,此时闻虫声。”这样的诗一天写十首是不会太难办的。    谢公屐_百度百科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83062041.html

------------------------------------------

明长陵_百度百科

长陵(汉高祖陵寝)_百度百科

过长陵的图片

=================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