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熊玠答中评:面对仲裁中国不应忍气吞声  

2016-07-14 06:28:02|  分类: 时评与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熊玠答中评:面对仲裁中国不应忍气吞声

熊玠答中评:面对仲裁中国不应忍气吞声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中评社纽约7月13日电(记者 郭至君)南海仲裁案结果出炉,舆论一片沸腾。中国应该如何应对菲律宾设下的“陷阱”?未来的南海局势是否会变得更加复杂?纽约大学政治系终身教授,著名国际法专家熊玠昨日接受了中评社记者的访问。
  熊玠首先表示,仲裁结果在我们的预料之中,因为中国从开始就不参加,也不承认仲裁法庭的管辖权。但由于中国没有参加,所以在选择仲裁人员方面一定偏袒了菲律宾,对其有利,而中国吃亏。中国的不到场引发了三个后果:一、仲裁法庭对中国有偏见,有这样态度的时候就会影响裁决决定。二、缺席则没有机会答辩,有些法律细节一定要在场听到菲律宾的表态才能够有效地、正确地驳斥。三、世界上的其他一些国家对中国的态度有了异见。
  熊玠指出,菲律宾在这次仲裁中设置了“陷阱”,它不把南海看成南海的问题,而把它变成一个岛的问题。中国的立场是认为整个南海是其“历史水域”,所以这其中所有岛都是中国的,可是菲律宾却不是这么说,它明明知道1982年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涉及“历史水域”概念而且还有很多问题,却故意请求仲裁法庭以此来衡量。
  熊玠对中评社表示,对此,他有两个建议。一,中国可以指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序言中明文告诫,凡是在其条文中没有规定的问题(包括“历史水域”)一仍“应继续以一般国际法(即习惯法)的规则和原则为准据”。那么既然该公约没有讲到历史水域的概念,就应该跳脱出去来看习惯法是怎么讲的。如果按照习惯法来讲,中国在1947年就公布了南海是中国的历史水域,而且当时习惯国际法和国际法院都是承认这个观念的。 
         二,习惯国际法中还有一个“跨时间法”的原理(inter-temporal law doctrine),即如果一个权益是建立于以前某个世纪的法律基础,那么它的合法性,即当用那个世纪(或时期)的国际法来衡量,而不可用若干时间后的现今国际法来加以否定。所以面对中国的主张,应该以1947年的国际法来衡量,而当时国际法支持这个观念,临近国家也没有一个表示抗议,所以到了21世纪其他国家再抗议是无效的。何况在1947年出版于美国而具有权威性的Rand McNally地图,也已将南海按照“九段线”示意,注明是属于“China”(中国)的。? 
  熊玠说,此次的判决结果出来,中国输了,但是这个输得冤枉,中国应该讲出自己的冤枉。他建议,中国应该以不上诉的办法来达到上诉的结果。《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里讲,仲裁结果出来后会发生解释的问题,一个办法是中国应该请裁决中国不对的法庭进行解释,另外一个办法是公约287条内所讲的请三个司法机构来解释,如果最后能够讲出来,按照1947年的国际法,中国的主张是有理的,就等于把现在仲裁法庭的意见翻案了,这是在用同样的办法回敬菲律宾,比中国单独找菲律宾来谈更好。当然,这要看中国有没有这样的决心和自信。 
  另外,英国方面在裁决出来前说的一点意见,熊玠认为很值得考虑。中国可以以菲律宾的办法到仲裁法庭上诉日本,因为中国在钓鱼岛上的立场更加有国际法的支持,这样的益处有:一,把大家认为中国不遵守国际法的印象纠正过来;二,倘若赢了,大家的注意力会从南海转移到东海,中国两边都赢。但是,熊玠也表示,这样做一定要具有大智大慧。 
         熊玠对中评社说,中国不能够忍气吞声,忍气吞声的话别人还会认为你不讲国际法,反而会因此同情菲律宾。一不做二不休,中国就应该以请求解释的方法来达到不是上诉却得到上诉的结果。一旦解决历史水域的问题,那么任凭其他国家再怎么声索,也是没有用的了。所以中国不能避免,越是避免,其他国家越会认为中国有什么东西需要隐瞒。中国做出了回应,进行了为什么不接受管辖权以及为什么岛屿是中国的解释,可是并没有讲到历史水域的问题,但是这个其实是关键,一旦说通其他问题都不成问题。 
  对于仲裁庭裁定太平岛是礁不是岛,熊玠表示,说太平岛是礁莫名其妙,因为马英九此前才去证明过太平岛不但有植物还有人居住。按照公约很狭窄的定义来讲,它也不是礁而是岛。礁的概念有两个:一,水涨时消、水落时现;二、不能住人。但现在太平岛并不符合这个定义,所以这样裁决完全没道理。 
  熊玠是著名国际政治与国际法研究专家,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系博士,美国纽约大学政治学系终身教授,曾任政治研究所主任,现任美亚研究中心主任,美国政治学会、国际法协会、中国问题研究协会会员,香港《中国评论》月刊顾问,熊玠在亚太国际关系、美亚关系、中国外交、国际法方面出版了20余本著作,包括《习近平时代》《无政府状态与世界秩序》《钓鱼岛主权争议与美国的介入》等。

http://bj.crntt.com/doc/1043/0/8/1/104308113.html?coluid=1&kindid=0&docid=104308113&mdate=0714002803

==============================

熊玠
熊玠答中评:面对仲裁中国不应忍气吞声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