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何彼秾矣  

2016-07-20 17:11:47|  分类: 诗词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彼秾矣

何彼秾矣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国风·召南·何彼襛矣》是先秦现实主义诗集《诗经》中《国风·召南》中的一篇, 是先秦时代的民歌。全诗三章,每章四句。极力铺写王姬出嫁时车服的豪华奢侈和结婚场面的气派、排场。运用设问的手法,全诗在诗人的视野中逐渐推移变化,时而正面描绘,时而侧面衬托,相得益彰。

何彼襛矣
何彼襛矣,唐棣之华!曷不肃雝?王姬之车。
何彼襛矣,华如桃李!平王之孙,齐侯之子。
其钓维何?维丝伊缗。齐侯之子,平王之孙。
 

注释译文

词句注释
⑴襛(nóng):花木繁盛貌。
⑵唐棣(dì):木名,似白杨,又作棠棣、常棣。一说指车帷。
⑶曷(hé):何。肃:庄严肃静。雝(yōng):雍容安详。
⑷王姬:周王的女儿,姬姓,故称王姬;一说为美女的代称。
⑸平王、齐侯:指谁无定说,或谓非实指,乃夸美之词。
⑹其钓维何,维丝伊缗:是婚姻恋爱的隐语,或指男女双方门当户对、婚姻美满,或指用适当的方法求婚。维、伊:语助词。缗(mín):合股丝绳,喻男女合婚;一说钓绳。

国风·召南·何彼襛矣白话译文
怎么那样秾丽绚烂?如同唐棣花般美妍。为何喧闹不堪欠庄重?王姬出嫁车驾真壮观。
怎么那样地秾丽绚烂?如同桃花李花般娇艳。平王之孙容貌够姣好,齐侯之子风度也翩翩。
什么东西钓鱼最方便?撮合丝绳麻绳成钓线。齐侯之子风度也翩翩,平王之孙容貌够娇艳。

创作背景

关于这首诗具体的创作背景,《毛诗序》记载是“美王姬”之作,云:“虽则王姬,亦下嫁于诸侯,车服不系其夫,下王后一等,犹执妇道以成肃雍之德也。”[2]  [4]  以为此诗作于西周时期,是为“武王女、文王孙”的王姬下嫁齐侯之子而作。宋朝亦有学者认为这首诗创作于东汉,平王为周平王而非“平正之王”。

作品鉴赏

原文赏析
全诗三章,每章四句,极力铺写王姬出嫁时车服的豪华奢侈和结婚场面的气派、排场。首章以唐棣花儿起兴,铺陈出嫁车辆的骄奢,“曷不肃雝”二句俨然是路人旁观、交相赞叹称美的生动写照。次章以桃李为比,点出新郎、新娘,刻画他们的光彩照人。“平王之孙,齐侯之子”二句虽然所指难以确定,但无非是渲染两位新人身份的高贵。末章以钓具为兴,表现男女双方门当户对、婚姻美满。全诗在诗人的视野中逐渐推移变化,时而正面描绘,时而侧面衬托,相得益彰。从结构上说,全诗各章首二句都是一设问、一作答,具有浓郁的民间色彩。

国风·召南·何彼襛矣名家点评
明·徐奋鹏《诗经删补》:因言见其车而知其和且敬。下则大其和敬而言其分之称情之合也。此亦征文王之遗化也。
清·牛震运《诗制》:此东迁以后诗也。平王之诗显然可证。此与左传异解,可并存之。或以为刺诗不应编于二南,然轻微如是,于此正可识二南矣。风诗之旨,单微一线,不可多求,尤忌错会,于此可识。
清·陈继揆《读风臆补》通篇俱在诗人观望中着想。“曷不”二字宛然道路聚观,企踵吁眸,相顾叹赏之语。前后上下,分配成类,是诗家合锦体。
民国·陈子展《诗经直解》:“(此)诗每章首二句,一若以设谜为问,一若以破谜为答,谐讔之类也。此于《采蘩》、《采苹》之外,又创一格。此等问答体,盖为此时此地歌谣惯用之一种形式。”[

http://baike.baidu.com/view/3635382.htm?fr=aladdin&fromtitle=%E4%BD%95%E5%BD%BC%E7%A7%BE%E7%9F%A3&fromid=10237714&type=syn

==============================

“何彼秾矣?唐棣之华。”《国风·召南·何彼秾矣》

          何彼襛矣
                 何彼襛矣,唐棣之华!曷不肃雝?王姬之车。
                 何彼襛矣,华如桃李!平王之孙,齐侯之子。
                  其钓维何?维丝伊缗。齐侯之子,平王之孙。 

【译文】

  怎么那样秾丽绚烂?

  如同唐棣花般美妍。

  为何喧闹不堪欠庄重?

  王姬出嫁车驾真壮观。

  怎么那样地秾丽绚烂?

  如同桃花李花般娇艳。

  平王之孙容貌够姣好,

  齐侯之子风度也翩翩。

  什么东西钓鱼最方便?

  撮合丝绳麻绳成钓线。

  齐侯之子风度也翩翩,

  平王之孙容貌够娇艳。


【赏析一】

据历代的释义来看,《何彼秾矣》描述的是一场政治婚姻。

此诗仔细读来颇有些讥讽的意味,似乎是诗人站在人群中看着婚车徐徐经过时有感而作的。其貌似讥讽之处有三个:其一,“曷不肃雍”。王姬是君王之女,贵为公主,婚车自然华艳非常。但如此非同一般的婚车,却并无君临天下,肃穆霸气的气象,为什么?其二,“平王之孙,齐侯之子”。这个人物究竟是谁争议很大,我们且不深究。那么,为什么要重复说明他的出身呢?其三,“其钓维何?维丝伊缗”。好好的一场喜庆的婚事,怎么就和钓鱼活动联系上了呢?这里面到底是谁钓谁呢?事过境迁,遥不可知也。

国风·召南·何彼秾矣


【赏析二】

《彼何秾矣》诗分三阙,上阕言王姬之美,雍容端肃,华丽迷人。中阙言王孙艳若桃李,光彩照人。下阕言这样的人儿相配婚姻,才真是白璧佳人,天作地和、佳偶天成的好姻缘。

全诗充满了一种明朗的喜悦,似乎美人之美,美人的良缘,便足以成为天地间一件赏心悦目的大得意事,足以让人歌而咏之,让那优美的人物、优美的感情、优美的祝福,一起随着这歌诗而绵延几千年至今未绝。


【赏析三】

这是一首描写一个小伙子想追求贵族少女的山歌,歌一开始就赞叹贵族的豪华,少女的美艳如花。在她面前只有恭敬,才能和谐。歌的第三段描写这个青年人强烈羡慕并想追求的思想活动,他用合股的丝绳来比喻要用很多力量才能达到目的,因为她不是一般人的女儿,而是贵族的子女。这亦是表现出召南地区的一种风俗习惯,即使是地位稍低的男青年对贵族的女儿也是可以追求的。我以为,《何彼襛矣》主要还是讽刺贵族生活奢侈与感叹命运天定的。第一章的“曷不肃雝?王姬之车”已经为此定调,但是仍不明显。第二章“何彼襛矣?华如桃李。平王之孙,齐侯之子”就非常明显了,等于说:“他们结婚凭什么如此铺张?还不就因为他们生得好!”第三章与前两章不同,并不是简单的叙说,颇堪玩味。我觉得“其钓维何?维丝伊缗”我们可以理解做诗人对贵族子女的怜悯,因为他们的婚姻完全是为了各自的家族。这里用钓线来比喻联姻对于双方家族的意义,非常贴切,很传神地表达出其实质是利益关系。之后又复沓一句“齐侯之子,平王之孙”,是说他们之所以只能是这样的命运,也是因为他们生得“好”。不过我觉得这里值得玩味的就是这种“怜悯”,因为多读两遍便会发现,其实这怜悯是假,而讽刺却是更深的了一层:第二章的讽刺视野是由下到上的,是小老百姓对贵族的讽刺;可第三章不同,完全是一种居高临下俯视与透视贵族婚姻的感觉,几近嘲笑。不过,《何彼襛矣》最令人绝着余味无穷的还不是这冷嘲热讽,而是感叹命运天定,一个人的出身就完全决定了他的命运如何。这一点在今日读来仍然有现实意义。汤因比的《历史研究》给“社会”一词定义,认为社会并不是人的总和,而是人际关系的总和。我觉得这很深刻,尤其是就我们的文化而言。我们这个社会的运作说到底就是依靠人与人关系的合纵连横,此消彼长,哪个人要是没有自己的一些人际关系,没有自己的朋友圈子,那他就生存不下去。而且我们中国的一切社会关系都是以伦理关系的面貌呈现出来的,都有伦理化的特征,喜欢称兄道弟,跟个陌生男子问路,一张口没叫“先生”的,都是“大哥”。这样的社会氛围,加上千百年来以家庭为基本单位的农业生产方式,自然又会返过来对家庭伦理有所巩固。而这样的社会结构带来的一个必然问题是对家庭的责任感浓厚,对社会的责任感的相对淡漠。比如说就业机会,这理论上应该是公平的,可咱们想啊:“自己有熟人还不关照一下自己儿子女儿,这对我的儿子女儿叫公平吗?”这就带来一个问题:一个人的命运与他的出身有很大关系,与个人能力的关系相对较小——个人能力中最重要的主要就是交际能力,这样认识的熟人多,关系面广。但这个被许多人骂做不公平的社会文化体系本身能够存在,却又说明它有合理性。在这样一个背景下读《何彼襛矣》,才会觉出那种五味杂陈,百感交集。

《红楼梦》中,警幻仙子对幼年贾宝玉有一个定论,叫做“天下古今第一淫人”,其因为“好色不淫”,善于“意淫”。《召南·彼何穠矣》,便是这样一首“好色不淫” 、善于体贴功夫的情歌。 跟《红楼梦》一样,好姑娘一上场,人们关注的焦点便是她“将来的东床如何”。 她们的人品风度,自然而然地让人们心折而向往,并不由得为之关切和祝福。一方面,说明身世之好,富贵宜人;一方面说明了姑娘自身品德才貌;一方面说明了其性情风流有趣,心灵活泼自由,招惹人们的爱慕。不管是《红楼梦》中贾府三艳、薛林湘妙,还是这诗中的王姬,人们都对她们可说是由远望而眷恋,心爱慕而不嫉妒;由爱慕而好奇其未来东床,并且暗暗地早已为她们许定了东床娇婿,便如旺儿赞柳湘莲与尤三姐儿,“外型上倒真是一对儿”。王姬的娇婿,人们便给她拟定了那位即将出场的佳公子王孙。 对于男子之美,人们自来的表现,跟《红楼梦》中也是一样的。中国人对于相貌风度仪态的看重,无不显示出这个民族对美的赏鉴能力和生活情趣。卫玠因貌美而被看杀,那都是后来的事了,在《诗经》时代,人们已经开始赞叹一位王孙公子,其出身之好,那是“齐侯之子,平王之孙”;其颜色之美,则是“何彼秾矣,华如桃李”。想必比这个王孙身份更高贵的公子也有,譬如说太子;但正如《红楼梦》中赵姨娘所愤恨的,贾宝玉就是“比别人生的齐整”;《源氏物语》中,光源公子就是比太子要更颜色绮丽,更招人喜爱,以至于光源出行,满城倾出争睹风采;更有民间以及贵族女子慕名求爱,只为其艳如桃李、明眸善睐。

曹雪芹一定是从《诗经》中发现了人类真情的最佳的表达方式:“好色不淫”,《彼何秾矣》当是曹雪芹上承的意淫源头了。他敏锐地发现有一种爱,是美对人心的征服之后,人们对于优美之物没有占有的欲望、没有扭曲的嫉妒心,只有简单的爱慕、简单的祝福,那就是体贴之心,“意淫”之意。对于金陵十二钗的爱慕,贾宝玉一生周全的,惟有“意淫”二字;对于王姬与王孙,当时京都的人们,也只有爱慕和祝福。这是何等美好的情诗!

国风·召南·何彼秾矣


【赏析四】

《何彼襛矣》主旨,《毛诗序》以为是“美王姬”之作,云:“虽则王姬,亦下嫁于诸侯,车服不系其夫,下王后一等,犹执妇道以成肃雍之德也。”古代学者多从其说,朱熹《诗集传》也说:“王姬下嫁于诸侯,车服之盛如此,而不敢挟贵以骄其夫家,故见其车者,知其能敬且和以执妇道,于是作诗美之。”近现代学者大都认为是讥刺王姬出嫁车服奢侈的诗。高亨《诗经今注》却认为是“周平王的孙女出嫁于齐襄公或齐桓公,求召南域内诸侯之女做陪嫁的媵妾,而其父不肯,召南人因作此诗”。袁梅《诗经译注》又持新说,以为是男女求爱的情歌,诗中的“王姬”、“平王之孙”、“齐侯之子”不过是代称或夸美之词。我以为此诗是为平王之孙与齐侯之子新婚而作,在赞叹称美之余微露讽刺之意。

全诗三章,每章四句,极力铺写王姬出嫁时车服的豪华奢侈和结婚场面的气派、排场。首章以唐棣花儿起兴,铺陈出嫁车辆的骄奢,“曷不肃雝”二句俨然是路人旁观、交相赞叹称美的生动写照。次章以桃李为比,点出新郎、新娘,刻画他们的光彩照人。“平王之孙,齐侯之子”二句虽然所指难以确定,但无非是渲染两位新人身份的高贵。末章以钓具为兴,表现男女双方门当户对、婚姻美满。


【赏析五】

“通篇俱在诗人观望中着想”(陈继揆《读诗臆补》),全诗在诗人的视野中逐渐推移变化,时而正面描绘,时而侧面衬托,相得益彰。

从结构上说,全诗各章首二句都是一设问、一作答,具有浓郁的民间色彩,“前后上下,分配成类,是诗家合锦体”(陈继揆《读诗臆补》)。今人陈子展《诗经直解》说:“(此)诗每章首二句,一若以设谜为问,一若以破谜为答,谐讔之类也。此于《采蘩》、《采苹》之外,又创一格。此等问答体,盖为此时此地歌谣惯用之一种形式。”

http://www.xiaogushi.com/shici/shijing/411935.html

==========================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