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黄昏(何其芳著散文作品)  

2016-07-24 17:02:39|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昏(何其芳著散文作品)

《黄昏》作者是何其芳,创作年代为现代。

黄昏
何其芳


马蹄声,孤独又忧郁地自远至近,洒落在沉默的街上如白色的小花朵。我立住。一乘古旧的黑色马车,空无乘人,迂徐地从我身侧走过,疑惑着是载着黄昏,沿途散下它阴暗的影子,遂又自近而远地消失了。
街上愈荒凉,暮色下垂而合闭,柔和地,如从银灰的归翅间坠落一些慵倦于我心上。我傲然,耸耸肩,脚下发出凄异的长叹。
一列整饬的宫墙漫长的立着。不少次,我以目光叩问它,它以叩问回答我:
——黄昏的猎人,你寻找什么?
狂奔的野兽寻找着壮士的刀,美丽的飞鸟寻找着牢笼,青春不羁之心寻找着毒色的眼睛。我呢?
我曾有一些带伤感之黄色的欢乐,如同三月的夜晚的微风飘进我梦里,又飘去了。我醒来,看见第一颗亮着纯洁的爱情的朝露无声地坠地。我又曾有一些寂寞的光阴,在幽暗的窗子下,在长夜的炉火边,我紧闭着门而它们仍然遁逸了。我能忘掉忧郁如同忘掉欢乐一样容易吗?
小山巅的亭子因暝色天空的低垂而更圆,而更高高地耸出林木的葱茏间,从它我得到仰望的惆怅。在渺远的昔日,当我身侧尚有一个亲切的幽静的伴步者,徘徊在这山麓下,曾不经意地约言:选一个有阳光的清晨登上那山巅去,但随后又不经意地废弃了。这沉默的街,自从再没有那温柔的脚步,遂日更荒凉。而我,竟惆怅又怨抑地,让那亭子永远秘藏着为曾发掘的快乐,不敢独自去攀登我甜蜜的想象所萦系的道路了。

赏析

这是一篇美丽得教人忧伤的散文,典型的何其芳“独语”调式,感伤的黄昏,沉默的街道,孤独的文人,飘飞的思绪。一切都是那么美,那么纯,仿佛一个梦。
一、不经意的悲剧意识的流露
尽管作者是一个孤高自许的文人,面对暮色“如银灰的归翅间坠落,一些慵倦我心上”,“我傲然,耸耸肩”。可是,心中的忧愁却如春水一般,慢慢地溢了出来。那是失落的爱情的感伤。“我醒来,看见第一颗纯洁的爱情的朝霞无声地坠地。”
爱情,曾在作者心中留下多么甜蜜而美好的回忆,那可爱的,亲切的人曾多少次徜徉在梦中。“在渺远的昔日,当我身侧尚有一个亲切的幽静的的伴步者,徘徊在这山麓下,曾不经意地约言:选一个有阳光的清晨登上那山巅去。”这是多么让人留恋的往事,“但随后又不经意地废弃了。这沉默的街,自从再没有那温柔的脚步,遂日更荒凉。”是的,爱情结束了,作者并没说出爱情结束的原因,但我们知道,他是深深地珍惜这段感情的,更珍爱那曾经爱过的人。那不经意的约言,被作者记在心里,他渴望着能与所爱的人儿一登上那山巅,一起去寻找那山巅亭子里的快乐。可伊人已去,“而我,竟惆怅又怨抑地,让那亭子永远秘密藏着未曾发扬的欢乐,不敢独自去攀登我甜蜜的想象所萦系的道路了。”“我”不敢独自去,怕勾起往日的回忆,沉入对往日人心的思念,陷入深深的忧愁中去。欲爱而不能,一种不经意的悲剧意识流露出来了。
二、厚重的历史感
作者所抒发的,是一种隐隐的忧愁,但联系当时的社会环境,我们就知道,这种忧愁不是凭空而来的,在当时的社会里也不是罕见的。何其芳作为京派一个出名散文家,属自由派,既不从属于当时的国民党政权,亦不赞同左翼作家的观点。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国,政治纷争,帝国主义侵略,一片混乱。作为自由派作家,在沸腾的时代面前,何去何从?作者是茫然的。所以,他常常感到忧郁,感到苦恼。何其芳这一情况,在当时并不罕见。当时很多自由主义知识分子都面临这一心理危机。如现代诗人卞之琳、戴望舒等,戴望舒在《雨巷》中所抒发的感情,比何其芳《黄昏》中所抒发的感情更为深沉、更为忧郁。
所以,何其芳在《黄昏》中所表现出来的忧愁,是一个时代的忧愁,是历史的忧愁,具有典型意义。
三、典型的“独语”调式
这篇散文显示了何其芳画梦录》中典型的“独语”调式,何其芳不满当时的散文状况,认为当时的散文,除了说理和告白,多是个人琐事的叙述或个人遭遇的告白。他要创造一种崭新的散文。《画梦录》是其代表作,体现了何其芳的风格。
何其芳的“独语”调式,爱在黄昏的灯光下,吟哦内心的孤独与寂寞,探索内心的感伤与矛盾。这篇《黄昏》完整地体现了这一特点。“我常有一些带伤感之黄昏的欢乐,如同三月的夜晚的微风飘进我梦里,又飘去了。”“我又曾有一些寂寞的光阴,在幽暗的窗子下,在长夜的炉火边,我紧闭着门而它们仍然遁逸了。”作者是那样地孤芳自赏,他不屑于向人倾诉自己的孤独和忧郁,只愿与黄昏共享,只愿自己默默咀嚼。
本文的语言也体现了“独语”调式的特征。何其芳整合了六朝诗词和外国印象派艺术审美特点,语言绚丽而缠绵,纤弱的感情,雾般的朦胧,很而耐人寻味。
《黄昏》是美丽的,忧郁的,它的朦胧、储蓄完美地表现了何其芳的风格。只有在当时的时代氛围中,只有怀着当时心情的何其芳,才能写出此种美文。后来,当何其芳到了延安,当他的感情“粗”起来时,这样纤弱缠绵的美文只能成为一种不可重复的历史了。

http://baike.baidu.com/subview/412528/5085650.htm

---------------------------------

赏析二

    何其芳在谈到他的这些作品时说过:“我企图以很少的文字制造出一种情调:有时叙述着一个可以引起许多想象的小故事,有时是一阵伴着深思的情感的波动。……我追求着纯粹的柔和,纯粹的美丽。……几乎其中每个字都经过我的精神的手指的抚摩。”(《还乡杂记·代序》)
    这篇《黄昏》的精美和柔润,似乎正是对上述表白的印证。
    作品中描绘的不是某一个特定的黄昏中所发生的事情,但也不是关于黄昏的空泛的联想和思索。这是属于黄昏的一种特殊的情调,是沉浸在黄昏的氛围中的诸多感触和心绪的集锦,是一组黄昏时摄下的内视镜头的剪辑。
    第一个镜头先把我们带人一种特定的情景:黄昏时分的长街,“马蹄声,孤独又忧郁地自远至近,洒落在沉默的街上如白色的小花朵。”声音在这里不仅被蒙上了情感色彩,而且衍生出鲜明的视觉形象,使整个画面越发显得静谧幽美。接着,黑色马车的驰过进而唤起作者更奇异的想象:疑惑是马车载来了黄昏,正“沿途散下它阴暗的影子”。这段文字,一下子就使读者从现实生活跃升到一种诗的境界。
    第二个镜头由外界物象转入内在情思。展现在读者面前的,是“我”的目光与漫长的宫墙之间的问答往还。漫长的宫墙该是历史的象征吧。那么,这里发生的也就是人与历史之间的相互叩问了。年轻的心灵也许最容易产生悲观的念头:“狂奔的野兽寻找着壮士的刀,美丽的飞鸟寻找着牢笼,青春不羁之心寻找着毒色的眼睛。”这是不是意味着生命最终找到的只能是死亡呢?作者隐去了这种推论,却留下了那种迷惘悒郁的情绪。
    第三个镜头继续虚化,飞快地掠过作者在黄昏时分经历过的那些欢乐和寂寞。欢乐是短暂的,“如同三月的夜晚的微风飘进我梦里,又飘去了”;忧郁却是漫长的,“我能忘掉忧郁如忘掉欢乐一样容易吗?”
    如果说第三个镜头里只游动着一些淡淡的影子的话,那么最后一个镜头则摄下了一段充满柔情的回忆。在仰望小山巅的亭子而唤起的回忆和怅惘中,我们仿佛看到了作者身旁那位“亲切的幽静的伴步者”,听到了他们俩昔日的约言和温柔的脚步。唯因其夙愿未偿,那亭子才“永远秘藏着未曾发掘的快乐”,通往那亭子的道路才始终为作者“甜蜜的想象所萦系”。作者是惆怅和怨抑的,但他同时又将这份惆怅和怨抑酿成了一杯甘美的醇酒,令人留连,引人回味。
    这组镜头,以黄昏漫步中的所见所闻所思为线索,将作者心海中飘浮着的实景与虚象、思情与感触、现实与往事在一种独特的氛围中编织成一片空灵幽远的梦幻,一件精致玲珑的艺术品,充分显示了作者的艺术才能。

http://www.gujinwenxue.com/dianji/591.html

---------------------------------------

何其芳《雨前》原文及鉴赏

-------------------------------------

黄昏艾青同名作品
艾青
黄昏的林子是黑色而柔和的
林子里的池沼是闪着白光的
而使我沉溺地承受它的抚慰的风啊
一阵阵地带给我以田野的气息……
我永远是田野气息的爱好者啊……
无论我飘泊在哪里
当黄昏时走在田野上
那如此不可排遣地困惑着我的心的
是对于故乡路上的畜粪的气息
和村边的畜棚里的干草的气息的记忆啊……
1938年7月16日黄昏 武昌

赏析

土地,在诗人的心中,占有怎样重要的位置啊!那是黑黝黝的泥土、以及那畜粪干草的气息,在诗人的心中,又是怎样掀起一次又一次波澜啊!诗人对于土地的深沉的爱,常常渗透于诗中,从而寄托自己的强烈的爱国主义热情。这些动人的诗情,常常催人泪下。1938年7月16日写于武昌的《黄昏》,又是一首撼人心魄的诗篇。
由此使诗人想到故乡的干草和畜粪气息,这气息如此不可排遣地困惑着我的心。这首诗要表达的内容和感情很简明,语言也极朴实平易,可是,这首诗却有着极强的艺术感染力。道理何在呢?赤子的真诚,感情的真挚,是这首诗之所以动人的最根本的要素。
一般来讲,写诗要真诚,感情要真挚,不然,硬写出来也是空泛的苍白的。但诗要写好,还有一个真诚的程度问题,感情的深浅问题,这是来不得半点做作的,因为诗本身就是最好的见证,读者是最好的见证。这首诗,感情是那样真诚,那样浓烈,是因为诗句是从诗人心底流出来的。诗人心底浓烈的情感,是长久孕育的结果,是诗人的心与土地血肉相连的结果。这不只是从理性上的认识,更重要的是从感情上的深厚理解。
在诗人同期写的作品中,常常写到土地,我们引用几段,就可知此时期诗人心中对土地的感情是怎样一种程度。在1938年7月3日写的《人皮》一诗中,诗人这样说:“你必须记住这是中国的土地/这是中国人用憎与爱/血与泪,生存与死亡所垦殖着的土地”。在《向太阳》一诗中,诗人又说道:“我们是从田野来的/我们是从山村来的/我们生活在茅屋/我们呼吸在畜棚/我们耕犁着土地/田地是我们的生命”。
由此可见,诗人对土地是怎样一种感情,这感情决不是凭空而来,而是长久以来流在诗人血管里的。这感情不仅是朴实的,而且是高层次的。这土地“是我们的生命”,是中国人“用憎与爱、血与泪、生存与死亡所垦殖着的”。诗人正是怀着这丰富的潜台词来写《黄昏》的,在《黄昏》中虽然没有像《人皮》、《向太阳》那样写得明确,但其感性的厚度,我们是感觉到了。如果诗人心中没有那样丰富的“潜台词”,《黄昏》这首诗就不可能写得这样自然,这样感人。
当然,要把这赤子的真诚、感情的真挚表达得好,还有一个技巧问题。《黄昏》这首诗表达得这样动人,是诗人用了虚实结合的抒情方式,并且采用了以点带面的巧思。
这首诗以实写开始:“黄昏的林子是黑色而柔和的/林子里的池沼是闪着白光的而使我沉溺地承受它的抚慰的风啊/一阵阵地带给我以田野的气息……”
而后,诗人很自然地转向虚写:“我永远是田野气息的爱好者啊……/无论我飘泊在哪里/当黄昏时走在田野上/那如此不可排遣地困惑着我的心的/是对于故乡路上的畜粪的气息/和村边的畜棚里的干草的气息的记忆啊……”
这对于故乡土地的深沉的怀念,当然不是直接的表白,也是以实写虚,以生动的意象来传达诗人的感情。
这首诗以点带面的写法是很明显的。诗人对于土地、特别是对于故乡土地的深沉眷恋,是集中以干草和畜粪之气息困惑着我的心来写出的,只点出对这一形象的“记忆”,把诗人的感情就全部带出了。这样写不仅省去许多笔墨,而且凝练集中,形象更鲜明,给人的印象也更深刻。
《黄昏》这首诗,曾收入诗人的第二本诗集《北方》里。诗人在序文里这样说:“我是酷爱朴素的,这种爱好,使我的情感显得毫无遮蔽,而我又对自己这种毫无遮蔽的情感激起了愉悦。很久了,我就在这样的境况里继续着写诗。”诗人还说:“……这集子是我在抗战后所写的诗作的一小部分,在今日,如果真能由它激起一点种族的哀伤,不平、愤懑,和对于土地的眷恋之情,该是我的快乐吧。”
这是引用诗人在序中说的话,可以有助于我们了解当时诗人创作《黄昏》等诗时的心态、艺术追求以及所希望达到的效果,也就有助于我们了解《黄昏》这首诗。诗人自己的话,是最好的佐证。

http://baike.baidu.com/subview/412528/5085654.htm#viewPageContent

----------------------------------

黄昏
兰波同名作品

《黄昏》是阿尔蒂尔·兰波(Arthur Rimbaud)(1854~1891)所写的一首诗歌,阿尔蒂尔·兰波(也被翻译成阿尔图尔·兰波法国诗人。他用谜一般的诗篇和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吸引了众多的读者,成为法国文学史上最引人注目的诗人之一。 这篇作品目前存在两个翻译版本。

【译文版本一】
夏季蓝色的黄昏,我踏着田间小径,
腿被麦尖刺得发痒,脚下踩着细密的野草;
我梦想着,脚上感到一股清凉。
让小风沐浴我的光头。

我不想讲话,也不愿思想:
但无限之爱涌向我的灵魂,
我要走向远方,很远很远的地方,像个流浪儿,
和大自然一起幸福得如同和一个女人为伴。


【译文版本二】
夏日蓝色的黄昏里,我将走上幽径,
不顾麦茎刺肤,漫步地踏青;
感受那沁凉渗入脚心,我梦幻……
长风啊,轻拂我的头顶。
我将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动;
无边的爱却自灵魂深处泛滥。
好像波西米亚人,我将走向大自然,
欢愉啊,恰似跟女人同在一般。

http://baike.baidu.com/subview/412528/5085655.htm#viewPageContent
=================================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