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紫微斗數全書(原文文档版) - 豆瓣  

2016-07-27 12:33:03|  分类: 紫微斗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紫微斗數全書(原文文档版)

斗 数 全书的图片

紫微斗數全書(文字檔)
大宋扶搖子白雲先生陳希夷著
卷 一
起例歌訣總括
論陰陽二宮
卷 二
太微賦總括 (太微賦)
形性賦
星垣論
諸星問答論
諸星入命限吉凶論
太微妙論
百字千金訣
夾合論
卷 三
玄微論
準繩賦
玉蟾發微論
骨髓賦
女命賦
太虛觀微賦
卷 四
諸星廟陷訣
==============================================================
起例歌訣總括
希夷仰觀天上星,作為斗數推人命,不依五星要過節,只論年月日時生。
先安身命次定局,紫微天府佈諸星,劫空殤使天魁鉞,天馬天祿帶煞神。
前羊後陀併四化,紅鸞天喜火鈴刑,二主大限併小限,流年後方安斗君。
十二宮分詳廟陷,流年禍福此中分,祿權科忌為四化,唯有忌星最可憎。
大小二限若逢忌,未免其人有災迍。科名科甲看魁鉞,文昌文曲主功名。
紫府日月諸星聚,富貴皆從天上生;羊陀火鈴為四煞,沖命沖限不為榮。
殺破貪狼俱作惡,廟而不陷掌三軍;魁鉞昌加無吉應,若還命限陷尤嗔。
尚有流羊陀等宿,此與太歲從流行,更加喪吊白虎湊,殤使可以斷生死。
若有同年同月日,禍福何有不準乎?不準俱用三時斷,時有差遲不可憑。
此是希夷真口訣,學者需當仔細精,後具星圖併論斷,其中部訣最分明,
若能依此推人命,何用琴堂講五星?

--------------------------------------------------------------------------------
論陰陽二宮
凡陰陽宮安命,如是陽人安命在陽宮,身亦在陽宮,終身為美;落於陰宮雖美卻跟跟,進進而已;陰者亦然。如子生人為陽,丑生人為陰是也。
--------------------------------------------------------------------------------
太微賦總括
斗數至玄至微,理旨難明,雖設問於各篇之中,猶有言而未盡,至如星之分野,各有所屬,禍福深淺,壽夭賢愚,貧淫正直,各有所司,不可一概論議。
其星分佈一十二垣,數定乎三十六位,入廟為奇,失度為虛,大抵以生命為福德之本,加以根源為窮通之資。星有同躔,數有分定,須明其生剋之要,必詳乎得垣失度之分。
觀乎紫微舍躔,司一天儀之象,率列宿而成垣,土星茍居其垣,若可移動,金星專司財庫,最怕空亡。
帝星動則列宿奔馳,貪守空而財源不聚。各司其職,不可參差。茍或不察其機,更忘其變,則數之造化遠矣。
例曰:
祿逢沖破,吉處藏凶;馬遇空亡,終身奔走。
生逢敗地,發也虛花;絕處逢生,花而不敗。
星臨廟旺,再觀生剋之機;命坐強宮,細察制化之理。
日月最嫌反背,祿馬最喜交馳。
倘居空亡,得失最為要緊;若逢敗地,扶持大有奇功。
紫微天府全依輔弼之功,七殺破軍專依羊鈴之虐。
諸星吉逢凶也吉;諸星凶,逢吉也凶。
輔弼夾帝為上品,桃花犯主為至淫。
君臣慶會,才擅經邦;魁鉞同行,位至台輔。
祿文拱命,富而且貴;日月夾財,不權則富。
馬頭帶劍,威震邊疆;刑囚夾印,刑杖惟司。
善蔭朝綱,仁慈之長;貴入貴鄉,逢之富貴;財居財位,遇者富奢。
太陽居午,謂之日麗中天,有專權之貴,敵國之富。
太陰居丑,號曰水澄桂萼,得清要之職,中諫之才。
紫微輔弼同宮,一乎百諾居上品;文耗居寅卯,謂之眾水朝東。
日月守不如照合,蔭福聚不怕凶危。
貪居亥子,名為泛水桃花;忌遇貪狼,號曰風流綵杖。
七殺廉貞同位,路上埋屍;破軍暗耀同鄉,水中作塚。
祿居奴僕縱有官也奔馳,帝遇凶徒雖獲吉而無道;
帝坐命庫則曰金轝捧櫛,福安文耀謂之玉袖天香。
太陽文昌於官祿宮,皇殿朝班,富貴全美;
太陰會文曲於妻宮,蟾宮折桂,文章令聞。
祿存守於田財,堆金積玉;財蔭坐於遷移,巨商高賈。
耗居祿位,沿途乞食;貪會旺宮,終身鼠竊。
殺居絕地,天年夭似顏回;貪坐生鄉,壽考永如彭祖。
忌暗同居身命疾厄,沉困尪贏,凶星會於父母遷移,刑傷破祖;
刑煞同廉貞於官祿,枷扭難逃,官符加刑煞於遷移,離鄉遭配。
善福居空位,天竺生涯;輔弼單守命宮,離宗庶出。
七殺臨於身命逢羊刃,戰陣而亡;鈴羊合於命宮遇白虎,須當刑戮。
官符發於吉曜流煞,怕逢破軍;羊鈴憑太歲以引行,病符官符皆坐禍。
奏書博士與流祿,盡作吉祥;力士將軍同青龍,以顯其權。
童子限如水上泡沫,老人限似風中殘燭。
遇煞無制乃流年最忌,人生榮辱限元必有休咎,處世孤貧,命限逢乎駁雜,學至此誠玄微矣,示爾學徒,勤予參考。
形性賦
原夫紫微帝座,生為厚重之客;天府尊星,也作純和之體。
金屋圓滿,玉兔清奇,天機為不長不短之姿,情懷好善。
武曲有至要至緊之操,心性剛強;天同肥滿,目秀清奇。
廉貞眉闊,口寬面橫,為人性暴,好忿好爭;貪狼為善惡之星,入廟必應長聳。
巨門門乃是非之曜,出垣必定頑囂;天相精神,天梁穩重。
七殺子路暴虎馮河,火鈴似豫讓吞炭為啞,暴虎馮河兮自災兇猛,吞炭裝啞兮暗狼聲沉。
俊雅文昌,磊落文曲,在廟定生異痣,失陷必有斑痕。
左輔右弼,為溫良規模;擎羊陀羅,有矯詐體態。
若逢魁鉞,必具足威儀;果合三台,則十全模範。
星論座位,最怕空亡,殺落空亡,無力觀其祿權。
破軍不仁,背重眉闊,坐腰斜舌性態如春,乃是祿存之聖德,情懷似火,此誠破耗之威權。
祿逢梁蔭,抱私財益與他人;耗遇貪財,逞淫情於井底。
貪星入於馬垣,易善易惡;惡曜扶同善曜,稟性不常。
財居空亡,巴三攬四;文曲旺宮,聞一知十。
暗合廉貞,為貪濫之曹吏;身命司數,實奸盜之技兒。
男居身旺,最要得躔;女居死絕,專看福星。
命最嫌於敗位,財卻怕於空亡。
機刑殺蔭孤星論,嗣續之官加惡星忌耗,不為奇特。
陀忌耗囚凶曜,守相貌之躔,決然傷體兼之破祖。
童格宜相,根基要察。紫微肥滿,天府精神,天梁生厚;日月曲相與天機皆為美俊之姿,乃是清奇之格,上長下短,目秀眉清。
武曲貪狼,形小聲高而量大;天陀同忌,肥滿目眇而晦暗。
耗煞擎羊,身體遭傷,陀羅巨暗,必生異痣。
若居死絕之限,童子哺乳徒勞其力,老者亦然。
此星宿中之綱領,乃為星緯之機關,玩味專精,以參玄妙。
限有高低,星尋喜怒,假如運限駁雜,終有浮沉。
或曰:凶送凶迎,皆為偃蹇無情,遭逢困厄,如逢煞地,更要推詳;但遇空亡,必須細察。精研於此,不患不神。
--------------------------------------------------------------------------------
星垣論
紫微帝座,以輔弼為佐貳,做數中之主星,乃有用之源流。是以南北二斗集而成數,為萬物之靈。蓋以水淘溶,則陰陽既濟,水盛陽傷,火盛陰滅,二者不可偏廢,故知其中者,斯為美矣。
寅乃木之垣,乃三陽交泰之時,草木萌芽之所,至於卯位,其木至旺矣。貪狼天機是廟樂,故得天相水、巨門水到卯為之疏通,木賴水栽培,加以水之交灌,三方文曲水、破軍水相會尤妙。又加祿存土、巨門水到丑,天梁土到未,陀羅金到於四墓之所土,或得擎羊金相會,以土為金墓,則金通不為疑。加以天府土、天同水以生之,是為金旺土肥,順其德以生成。
巳午未乃火位,巳為水土所絕之地,更午垣之火,餘氣流於巳,水則順流,火氣逆燄,必歸於巳。午屬火德,能生於巳絕之地,所以廉貞火居焉。至於午火旺,離明洞照表裏,而文曲水入廟。若會紫府,則魁星揣斗,加以天機木、貪狼木,謂之變景,更加奇特。申酉屬金,乃西方太白之氣,武居中而好生,擎羊居酉為角煞,加以巨門、祿存、陀羅、天梁而劫之愈急,須得逆行,逢善化逆,是謂妙用。亥水屬文曲破軍之廟地,乃文明清高之星,萬里派源之潔,如大川之澤,可潤枯焦。居於亥位,將入天河,是故為渺。破軍水於子旺之鄉,如巨海之浪、澎湃洶湧,可遠觀而不可以近倚,破軍是以居焉,若四墓之剋,充其湧漫,亥子上文曲,必得武曲之金,使其源流不絕,方為妙矣。其餘諸星以身命推之,無施不至,至妙者矣。
紫微紫微屬土,乃中天星之尊,為帝,主造化樞機,人生主宰,仗五行而有萬物。以人命為定數安星,各根所司,在處數內,當掌爵祿,諸宮降伏,能消百惡。分有三台,紫微守命,是為中台,前一位是上台,後一位是下台;俱看在廟旺之鄉,有何吉凶之星守照?如廟旺化吉,甚妙;陷又化凶,甚凶;吉限不美,陷則凶也。喜輔弼為之相佐,天相昌曲為之隋從,魁鉞為之傳令,日月為之分司。
祿存為主爵之司,天府為帑座之主,其威能降七殺制火鈴。人之身命若值祿存,又得日月三合拱照,貴不可言,無輔弼同行,則為孤君,雖美不足。與諸煞同宮,或諸煞照,則君子在野,小人在位,主人奸詐不善,平生積惡。與囚同居無左右相佐,定為胥吏。如落疾厄、兄弟、奴僕、相貌四陷宮,主人勞碌,作事不成,雖得相助,亦不為福。更宜詳何宮度,應何星躔。若居身命官祿三宮,最要左右守衛,天相祿馬交馳,不落空亡,並坐生旺之地,可為貴論。若左右拱照,亦作貴論。此外魁鉞三合,又會吉星如三台八座,亦以貴論。帝會文曲拱照,再得美限扶持,必文職之選。帝降七殺為權,有吉星至,帝相有氣,諸吉咸集,則作武官之格。財帛田宅,左右拱衛,更與太陰武曲同宮,不分善惡,必為財賦之官。武曲祿存同宮,命中尤為奇特。男女得佐,吉祥,主生貴子;若獨守無相佐,為孤,則子貧孤老矣。妻妾宮為吉,男女主貴,亦要無破。遷移雖是強宮,更要吉星照命,則因人之貴,福厚必矣。男行陷地,女為妙樂,逢吉則吉,逢凶則凶。
天機天機屬木,乃南斗益壽之星也,化氣曰善,得地合之,解諸星之順逆。於人命逢諸吉咸集,喜行善事,勤於禮彿,敬於六親,利於林泉,故宜為僧道。無惡虐不仁之心,有靈機變謀之志;淵魚察見,作事有方,女命逢之為福,逢吉為吉,遇凶為凶。或守於身,更逢天梁,必有高藝隨身,習者詳之。
太陽太陽星屬火,日之精也,乃造化之表儀。在數主人昭彰,福應司貴,為文為武,輔弼為相,祿存高爵。太陰相生及諸吉集,則降禎祥,處陷宮則勞心勞力。隨身命之中,居廟樂之地,為數中之至曜,乃官祿之樞妞。化祿化貴,最宜在官祿,男作文星,女作夫主。在寅卯辰巳為之升殿,在午為之入廟,乃大富貴也。未申為偏垣,作事先勤後懶;酉為日沒,貴而不顯,秀而不實。若在戍亥子丑陷宮,亦為無光輝之地。逢囚暗破軍,一生勞碌,衣祿有欠。如忌宿陷自有傷,與人寡合,動輒是非,女命逢之,夫名不利,遇耗則非禮成婚。若遇諸吉,或與祿存同宮,雖主財帛,令人不閒。遇劫會左右、太陰同宮,皆為大貴。火鈴刑忌,逢之則先剋父。身命祿官,若逢諸吉拱照,更有太陰同照,富貴全美。財帛宮於旺地,諸吉相助,巨門不躔,富貴綿遠。居田宅得祖父蔭澤,若逢劫煞流煞歲君白虎,則剋父矣。男女宮有光輝者昌,有刑煞者成敗傷損。再以身數合之,禍福無差。奴僕弱宮身居其間,逢吉則可做貴人門下客,否則市井走卒。夫妻亦為陷宮,男逢諸吉聚,可因妻得貴,陷地加煞,傷妻不吉。男女見八座加吉,權柄不小;若左右諸吉皆照,大小限俱到,必有驟興之喜。若限不至,可以三合議論,恐應少差。女命逢之,限至亦可安享;與鈴刑忌集,有目下之憂,主先剋父;與刑煞聚,有傷官之憂;與羊陀聚,則有疾病。
武曲武曲屬金,北斗第六星也,乃財帛宮主,與天同皆有壽,司於財宅。於十二宮分臨,有廟旺陷,皆祿存加被,太陰為佐,天府天梁為佐。二星田宅財帛為專司之所,主巨富,有喜有怒,可福可災。若與耗囚會於震宮,必為破祖奄留之輩。武曲於遷移,發財於遠郡;貪狼同度,慳吝之人,唯財常橫發。若與七殺會於火宮,決因妻財而致富。與破軍同位,財到手而成空。臨二限之中,必主是非之撓。若獨居二限之地,發財不輕。武曲坐於財帛宮,巨富,乃財入財鄉於廟地。若與月令蔭福同鄉,三合見之,必作棟樑之客。與桃花同宮,迷戀花酒,入廟遇天梁,當能橫發;值空亡因破家,與日同宮,更得官星,宜於昇遷。天府安身,不宜受制於廉貞。與破軍同度,破祖喪家,終身勞碌,必定無成。天貴同宮得地,作財帛之官。與七殺擎羊相會,必刑而喪命。若單居身宮,必得祖業;與大秏同居,破蕩家產。諸凶而作禍,吉集而呈祥;小限逢秏而惹官非,太歲或沖於旺地,橫發之年。與廉貞逢耗曜,為婚約之訟。男女有氣而無陷,得男女之力,受制不吉,妻妾聚吉,因妻得財。臨陷地定遭劫,掠耗資財,破軍入水位,值金生水,發於江河,定則危厄,災禍不輕。官祿遇吉曜,為財賦之職;遇貪狼則為貪污之官。凶居於火旺之鄉,限到辭官卸職。
天同天同屬水,南斗司福之神,為福德宮之主宰。經云:「化福最喜遇吉曜,助福添祥為人廉潔,稟貌清奇有機謀,無亢不怕七煞侵。」不畏諸煞同跟,逢之一生得福,十二宮中皆為福,無破定為祥。
廉貞廉貞屬火,北斗第五星也,在斗司品職,在數為官權,臨廟旺之宮,犯官符之撓,後化為煞,作禍作殃。觸之而不可解,遇之而不為祥。主人性貌勇暴,不習禮義,遇帝座則主執威權,遇祿存則主大富,遇昌曲則主施禮樂,遇七殺則顯武功。在官祿為官星,與凶忌同宮,主勞碌;在身命為次桃花。居十二宮則暗晦,迷花而致訟。與巨門交於他處,是非並起。官符逢財星會耗,祖產必破蕩,遇刑忌濃血不免,迎白虎則刑杖難逃,會武曲在刑制之鄉,恐木壓蛇傷之擾;同大耗居陷地,防投河自縊之憂。破軍同日月以齊行,災而不免;限逢至此,災不可擾。身命遇吉則福應,逢凶則不慈。若處他宮,福禍宜詳。
天府天府屬土,南斗令星也,為財帛之主宰,在斗司福權禍之宿,在數則執堂,財帛田宅衣祿之神,為帝之佐貳,其相貌則清秀,其稟性則端雅溫良。會太陰文昌文曲左右,必中高第。逢祿武曲,則有巨富之實 。以田宅財帛為廟樂,奴僕相貌疾厄為陷宮,身命逢之,得助,夫妻子息不缺。吉集為富貴之基,定作榮昌之論。若值空鄉或孤立,凶論。會紫微及科榷祿,富貴相全。
太陰太陰乃水之精,為田宅,主化福,與日為配,為天儀表。上弦下弦之用,黃到黑到分勢尚盈虧,數定廟樂,以卯辰巳午為陷,酉戍亥子為得垣,寅為初出之門,為東潛之所。其為人也,聰明俊秀,其稟性也,端細慈祥。上弦為要之機,下弦減威之論。命坐太陽,日在卯月在酉,俱為旺地,為富貴之機;嫌巨曜以來躔,怕羊陀以照度。廉貞而不犯,與七殺而交沖,恐非得意,必作傷親之論,除非僧道反獲禎祥。男為妻宿,亦作母星,決禍福最為要緊,不可參差。命坐有輝之宮,諸吉咸集,為享福得祖業之論;若居陷地,為落弱之位。無論上弦下弦,仍以不逢巨門為佳。財帛為廟樂,武曲祿存同會,更得左右相佐,主大富。若在生旺之鄉,無憂無敗,恐命身弱不得聚用。如破軍同居,不能為福,浮沉百出,成敗異常,若與刑囚煞會,主財散人離,終身孤剋。兄弟奴僕為陷宮,田宅為入廟,若左右祿存蔭福同居,則承祖業而盛,若在陷地,雖吉亦有虧。暗曜來臨,刑星文併,產婦恐傷,母亦分離。煞曜廉貞偵不當犯,流煞太歲交併皆不吉,男女宮值刑星,有制則生,有剋則頑。夫妻宮男為妻財,女則不論,逢羊巨則剋妻,唯有光輝即美。要以太歲流煞三合之方,斷福禍疾厄,逢陀為目疾,遇火鈴為災;值七殺貪狼,則為瞎目。遷移得吉聚,商旅中生財。身若逢之,則有隨娘繼拜之義。官祿得輝為福,無輝無用。逢昌曲清吉,是為登第之論。福德為陷。僧道宜之;相貌亦是。若有光輝,但逢刑會煞白虎太歲,主母有災;妻亦如是。
貪狼貪狼北斗解厄之神,性屬水,體屬金,化氣為桃花,乃禍福之神。在數則喜放蕩;於人則矮小,其性機關,心多計較,隨波逐浪,受惡作善,奸詐瞞人,受學神仙之術;又好高吟,放蕩疏狂,作巧成拙。入繅宮於艮位旺宮,可為祥可為禍。會破軍亦戀酒迷花而喪命;同祿存暗秏,因以虛花。遇廉貞則潔,見七殺配逐遭刑。遇羊陀主漏痔病,逢刑忌則見斑痕。二限遇吉,為福非輕,與日煞同守身命,女有偷香之態,男有穿窬之體。諸吉壓不能為福,眾凶集愈長其奸。以事藏機,虛花無實,與人交厚者薄薄者厚,故云:「七殺家身終是夭,貪狼入廟必為娼。」若身命與破軍同宮,天馬居三合之鄉,生量之地,男好飲並好賭博游蕩,女無謀而自淫奔私竊,輕則隨客奔馳,重則遊於歌妓。若與武曲同度,為人陷妄慳貪,每存肥己之心,並無濟人之意。與廉貞同宮,在宮庭必定遭刑。煞星同宮,定為屠宰之人。羊陀交阱,必作風流之鬼。昌曲同度,必多虛少實。與七煞日月同躔,男女邪淫虛花;與巨們交戰,口舌官非。若犯帝座,便為無益之人。陷地逢生,又有祥端,家雖顛沛,也發一時之財。在財帛宮會武曲太陰,則為淫伏,終非所喜。兄弟陷宮,田宅祖業破蕩,初富後貧。男女是非之星,不見為妙。奴僕居於廟樂,必因奴僕所破,夫妻男女不得美。夫妻疾厄與羊火暗交併,酒色之病。遷移入土鄉,逢破軍暗煞,并流年歲煞疊併,則主遭兵破賊侵欺,貪污損人。入官祿福德相貌之宮,巧言令色,於欺可也。
巨門巨門屬金水,北斗第二星也,陰精,化氣為暗,在天司萬品,在數掌是非。於人主暗昧疑慮是非,進退難開,欺暪天地,其性則面是背非,六親寡合,與人交初善終惡。十二宮若無廟樂,到處為災,奔波勞碌。守財帛宮,亥子寅為禍稍輕;身命逢之,一生招口舌之殃;守財帛宮有爭競之憂,兄弟則骨肉參商不足;處田宅蕩敗流離,守奴僕則下局。暗值妻妾,主於隔角躔,疾病遇囚忌,主眼目之憂,臨煞必主成疾。臨遷移必招事非,入宮祿則受刑杖;臨於相貌,遭人搖擲。如會太陽,凶星作伴,更逢七煞,決諸殘傷。與貪狼同宮,因奸出配。逢帝座則制其性,遇祿存能解其虛,左右亦可值。羊陀則男盜女娼,身命逢之為忌,對宮火鈴白虎共伴無帝祿,充軍流配。煞湊重逢或三合,遭水厄之殃。此是孤獨之宿,剋祿之星,除為僧道九流,方免勞神偃蹇。限逢凶曜,災難不輕。
天相天相屬水,南斗司爵之星,為福善,化氣曰印,是為宮祿文昌之位。人命逢之,豐厚從實,至誠焦妄,言語端實,事不虛偽,見難則有惻隱之心,見九事有抱不平之氣。官祿得之,顯榮,帝座合之,爭權。能佐日月之祥,兼化廉貞之惡,身命得之而榮耀,子息得之而續昌。十二宮中皆為祥福,不隨惡而變志,不因煞而改移。限步逢之,富不可量。此星若臨生旺之鄉,雖不逢帝座,若得左右,則助其威權;居閒弱之地,也作貴論。二限逢之,富貴也。
天梁天梁屬土,南斗司壽之星也,化氣為蔭,福壽,乃父母之主宰,化煞為權。於人則性情磊落,於相貌則厚重溫謙,循直無私,臨事果決;應於身命,福及子孫。遇昌曲於財宮,逢太陽於福德,聲名遠播,達於王室,職位屬於風憲。若逢秏曜,更會天機,宜僧道清閒,唯亦受王家制誥。貪狼同度,亂禮亂家;居奴僕疾厄相貌,作豐餘之論。見囚刑必有災剋之凶,遇火鈴刑暗,主有征戰之擾。太歲沖而為槁,白虎臨豈能無災;奏書合則有意外之榮,青龍動則有文書之喜。小秏大秏交遇,所做無成;病符官符相侵,不為災論。女命值此星入廟,旺夫益子;昌曲左右扶持,封贈榮華。羊陀火忌沖破,刑剋招非,廉而不潔,僧道宜之。
七殺七殺屬金,南斗之大殺,第五之星也。遇紫微則化權降福,遇火鈴則為煞長威;遇兇曜於生鄉,定作屠宰;會昌曲於要地,情性頑囂。身煞逢凶於要地,命煞逢凶於三方,七殺併小限,必主陣亡。會巨日於帝旺及空亡之地,刑罰不輕,爵祿凌散。二限會身命,七殺三合對沖,雖祿無力。秘云:「七殺居陷地,沉吟福不生。」是也。二主值之,定歷艱辛;二限逢之,遭殃破敗──遇帝祿而可解,遭七煞而命凶。七殺守身命作事進退,喜怒不常,唯左右昌曲天府入廟拱照,掌生殺之權,富貴出眾。若四煞忌星沖破,巧藝平常,陷地殘疾。女命旺地,財權服眾,志過丈夫;四煞沖破,刑剋不寧,僧道宜之。煞湊,飄蕩流移,還俗。
破軍破軍屬水,北斗天關第七之星,司妻妾子息奴僕之神。在天為煞氣,在數為秏星,故化忌為秏。主人因暴狡詐,性剛寡合,視六親為寇仇,處骨肉無仁義。六癸六甲生人合格,主富貴;陷地加煞,妍巧殘疾,不守祖業;僧道宜之。女人沖破,淫蕩無恥。此星會紫微失威,逢天府則作奸犯科,會天機則狗偷雞鳴,與廉貞火鈴同度,決起官訟;與巨門同度,則口舌鬥爭;與刑忌同度,則終身殘疾;與武曲同度,則東傾西敗,與文星守命,則一介貧士。遇諸兇結黨,破敗;坐落陷地,其禍不輕,唯天梁可制其惡,天祿可解其兇。若逢流煞交併,家業落空。與文曲入於水域,殘疾離鄉;與文昌入於震宮,遇吉可貴,但女命逢之,無媒自嫁。凡坐於身宮,居子午,貪狼七殺相拱,則威震華夷;與武曲同宮,居巳亥,貪狼拱合,亦居台閣。仍要看諸星何如,如庚癸生人雖入格,到老亦不全美。身命在陷地,棄祖離宗;在兄弟骨肉參商;在夫妻不正,婚姻進退;在子息先損後成;在財帛好湯澆雪;在疾厄致尪羸之疾;在遷移奔走無方;在奴僕怨謗逃亡;在官祿清貧;在田宅陷地破蕩;在福德多災;在父母破相。
文昌、文曲文昌屬金,南斗第六之星也。守身命主幽閑儒雅,清秀魁梧,博聞廣記,機變異常,一舉成命,披緋衣紫,福壽相全。旺巳宮,喜居辰午兼寅卯位,眉目分明,砷貌清秀,其於金水人,先難後易,中晚 有聲名。「太陽蔭祿聚,臚傳第一」。
文曲屬水,北斗第四星也。主科甲文章之宿,遇文昌遇吉,數最為祥。在身命作科第之客,桃花滾浪,一躍龍門。居巳酉丑宮,侯伯之貴;武貪三合同垣,將相之格;文昌遇合亦然。若陷午戌之地,巨門羊陀沖破,喪命夭年或水火驚險,居亥卯未旺地,與天梁相會,雖聰明博學,只宜僧道。女命值之,清秀聰明,主貴;但逢水性,又主淫蕩。流年昌曲,主科甲科名,大小二限逢之,三合拱照,太陽又照,流年小限太歲逢魁鉞左右台座,并日月科權祿馬,三合拱照,決然高中無疑。然必此數星俱全,方為大吉。但以流年科甲為主,命限值之,其餘吉曜得二三拱照,必然高中。二星在酉得地,不富即貴,唯恐不能耐久矣。
左輔、右弼左輔帝極主宰之星,其象屬土,身命諸宮隆福,主人形貌敦厚,慷慨風流。紫府祿權,貪武三合沖照,文武大貴。火忌沖破,富貴不久,僧道清閒;女人溫厚賢惠,旺地封贈。唯火忌沖破,以下局斷之。
右弼帝極主宰之星,其象屬水,守人身命,文墨精通。紫府吉星同垣,財官雙美,文武雙全。羊陀火忌沖破,下局斷之。女人賢良有志,女中堯舜。四煞沖破,不為下賤,僧道清閒。
天魁、天鉞魁鉞屬火,即天乙貴人,斗中司科之星,氣象堂堂,聲名耿耿,廉能清白而有威儀。在人命坐貴向貴,得左右吉聚,無不富貴。二星又為上界和合之神,若魁臨命、鉞在身,更迭相守,再遇紫府日月昌曲左右權祿相湊,少年必娶美妻。若遇大難,必得貴人扶助,小人禍福不一,然亦不為兇。限命巡逢,必主生子慈善,生男俊雅,入學功名有成;生女則容貌端莊,出入超群。若四十以後逢墓運,不依此斷,但有凶亦不為災。居官者賢能威武,聲名遠播;僧道享福。與人和睦,不為下賤。女人吉多,宰輔之妻,命婦之論。若加惡煞,亦為富貴,但不免露私情淫蕩之態也。
祿存祿存屬土,北斗第三,司爵之星也。主人貴爵,掌人壽基,帝相扶之施權,日月得之增輝。天府武曲為厥職,天同天梁共其祥。十二宮唯身命田宅財帛為緊,主富;居遷移則佳。與帝星守於官祿,宜子孫爵秩。若獨坐命而無吉化,乃守財奴耳,逢吉星逞其權,遇惡敗其跡,最嫌落於陷空,不能為福。若湊火鈴空劫,巧藝安身,蓋祿爵當得勢而享之。守身命主人慈厚信直,通文濟楚。女人清淑,機巧能幹,有君子之致。紫府廉同會,必作封贈,上局。大抵此星諸宮降福消災,然祿存不居四墓之地。蓋辰戌為魁罡,丑未為貴人,故祿元避之,良有以也。
天馬天馬乃上界驛馬之星也,諸宮合有制化,身命臨之,謂之「驛馬」,喜祿存紫府昌曲守照為吉,大小二限臨之,更遇祿存紫府流昌,必利遠方。此星有制化者,如祿存同宮,謂之「祿馬交馳」。與紫府同宮,謂之「扶轝馬」,主勞;刑煞同宮,謂之「負屍馬」;火星同宮,謂之「戰馬」;日月同宮,謂之「雌雄馬」;與空亡同宮,謂之「空亡馬」。居絕地謂之「死馬」;遇陀罹謂之「折足馬」,俱主災病,流年值之,依此斷。
四化化祿為福德之神,守身命祿之位,科權祿拱,必作柱石之臣。小限逢之,主進財之喜,大限十年吉慶,即使惡曜來臨并羊陀火忌沖照,亦不為害。婦人吉湊作命婦,二限逢之,內外威嚴;煞沖,平常。
化權者掌判生殺之神,守人身命,科祿相迫,出將入相;科權相逢,文章冠世,亦且古怪,主人欽仰。小限相逢,無有不吉,大限十年,必逐亨通。如逢羊陀耗使劫空,聽訟貽累,官災托請。女人得之,內外稱意,可作命婦;僧道掌山林,有師號。
化科者,上界應試主掌文墨之星,守身命權祿相逢,宰臣之貴;如逢惡曜,亦為文章秀士,可作群英師範。女命吉拱,主貴,封贈;雖四煞沖破,亦為富貴,與科星拱沖同論。
化忌為多管之神,守身命一生不順;小限逢之,一年不足,大限逢之,十年悔吝。二限太歲交臨,斷然蹭蹬,文人不耐久,武人當有官災,喔口舌不妨。商賈藝人,處處不宜。會紫府昌曲左右科權祿與忌,富貴同論。四煞共處發不住財祿,躔於陷地,苗而不秀,蓋科星陷於凶鄉是也。如單逢四煞耗使劫空,主奔波帶疾,僧道流移還俗;女人則一生貧夭。太陽在寅卯辰巳化忌、太陰在酉戌亥子化忌,反為福論。其餘諸星化忌,各審五行不同,如廉貞在亥化忌,是為火入水鄉,水命人雖忌但不為害。
地劫、地空、天殤、天使地劫星乃劫煞之神,守身命作事進退疏狂,不行正道,二限逢之,即令紫府左右魁鉞相助,亦防損失。若四煞空耗傷使重逢,財散人亡。女人逢之,身懷六甲,須防產厄。
地空乃空亡之神,守身命作事進退,成敗多端。若太歲二限逢之,無吉曜守照,災悔多端,主出家;入廟則吉。劫空二星安命,遇吉則吉,遇凶則凶;加四煞沖照,輕者下賤,重者六畜傷亡。僧道不正,女子婢妾,刑剋孤獨。大抵二星俱不宜見,定主破財,二限逢之必凶。
天殤乃上天虛耗之神,天使乃上天驛使之神,太歲二限逢之,不問得地否,只要吉多為善,其福略輕;如無吉值,更有巨機羊陀火忌會,其年必主官災、喪亡、破敗。
擎羊、陀罹、火星、鈴星羊刃北斗之助星,守身命性粗行暴孤單,喜處群眾,唯視親為疏,翻恩為怨。入廟性剛果決,機謀好勇,主權貴,北方生人為福,四墓生人不忌。居卯酉作福興殃,刑剋更甚,六甲六戊生人必有凶禍,富貴 不久,亦不善終。此星九流工藝,辛勤加火忌劫空沖破,殘疾離祖,刑剋六親。女人入廟加吉,上局;四煞沖破,刑剋下局。
陀羅北斗之助星,守身命必行不正,暗淚長流,性阿威猛,作事進退,橫成橫敗,飄蕩不定。與貪狼同度,因酒色而成癆。與火鈴同宮,定疥疫之死,居疾厄,暗疾纏綿。辰戌丑未生人為福,入廟,以財宮論,文人不耐久,武人橫發高遷。若陷地加煞,刑剋招凶,二性延生。女人刑剋,下賤。
羊陀乃斗前二使,在天司引奏,在數主凶危,父母田宅兄弟三宮三合,或臨於身命見昌曲,主有惡痣;見日月,男女俱剋。逢日月損目,桃花同守,因色喪生。
火星大煞將,南斗號神,身命諸宮不可臨,性氣沉毒,剛強出眾,毛髮多異類,唇齒有傷痕。同羊陀會,襁褓必災迍,過房出養,二性可延生。此星利東南不利西北,若得貪狼會旺地,其貴無倫,封侯居上將,勳業鎮邊庭。三方焦煞破,中年後始興。僧道多飄蕩,不守規戒。女人旺地,自招婚嫁,並主邪淫,刑夫剋子,下賤勞碌之人。
大煞鈴星南斗從神,值人身命,性格沉吟,形貌多異類,威勢有聲名。若與貪狼會,指日立邊庭。廟地財官貴,陷地主貧窮。羊陀相湊,其形不清,孤單棄祖,殘傷帶疾,僧道多飄蕩,還俗定無論。女人無吉曜,刑剋小六親,終生不貞潔,壽夭困貧。此星大煞將,其惡不可禁,一生有凶禍,聚實為虛。與七殺主陣死,逢破軍財屋傾;與廉宿羊刑會,卻宜刀兵。遇貪狼宿,官祿亦不寧。若逢廟旺,富貴不可論。
鈴火陀羅擎羊刑忌一名「馬掃星」,又名「短夭煞」,君子失其權,小人犯刑法,孤獨剋六親,災禍不歇;腰足唇齒傷,勞碌多蹇剝,破相又勞心,乞丐填溝壑;武曲併貪狼,一生招凶惡。疾厄宮逢之,四時不離災,只宜山寺僧,金谷常安樂。
天刑天刑守身命,不為僧道,定主孤剋,亦不貧則夭,父母兄弟不得全。二限逢之,主官事、牢獄失財;入廟則吉。
天姚天姚屬水,守身命心性陰毒,作事多疑,雅好美色,風流多婢,又主淫佚。入廟旺,主富貴多奴僕。居亥有才有學,會惡星破家敗業,因色犯刑。三合重逢,少年夭折。臨限不用媒灼,招手成婚。吉星加紫,剛柔並濟,主風流;加紅鸞,淫刑,主夭。
天哭天哭為惡曜,臨命最非常,加臨父母,破蕩賣田產。「若教身命陷,窮獨帶刑傷。六親多不足,煩惱過時光;東謀西不就,心事總茫茫。丑卯申宮貴,遇祿名顯揚;二限若臨之,哀哀哭斷腸。」
紅鸞紅鸞臨身命,主得吉慶之事,男招美妻,女招貴夫,入廟則吉,失陷則凶。
歌云:「紅鸞星最善,婚姻有良緣。更喜辰丑地,富貴永綿綿,財貨十分美,貌美事光姘,福德同身命,超肆眾所賢。更有流年論,其星依此安,二限值此宿,喜事定然來。」
太歲太歲為當年歲君,水之精也,與眾星不睦。遇紫府左右昌曲魁鉞扶持,雖災少,亦防六畜之害。遇四煞秏使,財散人亡;女人防災厄。此星喜守遷移、財帛、官祿三方,又喜紫府左右機梁日月,入廟則吉,陷加煞則凶。
歌云:「太歲當頭坐,諸神不敢當,任是鐵罹漢,也吃皺眉湯。逢凶必作惡,年辰遇必殃,若遇科權祿,橫發不尋常。忌宿臨其內,夾限必身亡。更有流年論,重逢限不良,若還臨命限,災殃有刑傷;更值官符宿,未免犯官防,若與吉星湊,方可免災殃。」
--------------------------------------------------------------------------------
諸星問答論
問:紫微所主若何?
答:紫微屬土,乃中天星之尊、為帝,主造化樞機,人生主宰,仗五行有萬物,以人命為之立定數安星躔,各根所司,處年數內,常掌爵祿,諸宮降伏,能消百惡。須看三台,蓋紫微守命是中台,前一位是上台,後一位是下台,俱看在廟旺之鄉否?有何吉凶之星守照,如廟旺化吉甚妙,陷又化忌甚凶,吉限不美,凶陷則凶也。喜輔弼為之相佐,天相昌曲為之部從,魁鉞為之傳令,日月為之分司,祿存為主爵之司,天府為帑藏之主,其威能降七殺、制火鈴。人之身命若值祿存宮,又得日月三合相照,貴不可言。無輔弼同行,則為孤君,雖美不足,更與諸煞同宮,或諸煞會照,則君子在野,小人在位,主人奸詐不善,平生惡積。與囚同居,無左右相佐,定為胥吏,如落疾厄、兄弟、奴僕、相貌四陷宮,主人勞碌,作事不成,雖得相助,亦不為福。更宜詳何宮度,應究星躔之論。若居身命官祿三宮,最要左右守衛,天相祿馬交馳,不落空亡,更坐生旺之人,可為貴論。若左右拱照,亦作貴論。如魁鉞三合,星會吉星,則在三台八座矣。帝會文曲拱照,再得美限扶持,必文職之選。帝降七殺為權,有吉星至,帝相有氣,諸吉咸集,作武官之格。財帛田宅左右拱衛,更與太陰武曲同宮、不分惡限,必為財賦之官。武曲祿存同宮,命中尤為奇特。男女宮得佐吉祥,主生貴子,若獨守無相佐,為孤君,則子貧孤老矣。妻妾宮會吉,男女主貴夫婦,亦要無破。遷移雖是強宮,更要相佐,吉星照命,則因人之貴。福德男行陷地,女為妙樂,逢吉則吉,逢凶則凶。
歌曰:
紫微原屬土 官祿宮主星 有相為有用 無相為孤君 諸宮皆降福 逢凶福自申
文昌發科甲 文曲受皇恩 僧道有師號 快樂度春秋 眾星皆拱照 為吏協公平
女人會帝座 遇吉事貴人 若與桃花會 飄蕩落風塵 擎羊火鈴聚 鼠竊狗偷群
三方有吉拱 方作貴人評 若還無輔弼 諸惡共飲凌 帝為無道主 考究要知因
二限若遇帝 喜氣自然新
問:天機所主何如?
答:天機屬木,乃南斗益籌之善星也。化氣曰「善」,得地合之行事,解諸星之順逆,定數於人命,逢諸吉咸集,則喜萬善事。勤於禮佛,敬於六親,利於林泉,宜為僧道。無惡虐不仁之心,有靈變機謀之志,淵魚察見,作事有方。女命逢之為福地,逢吉為吉,遇凶為凶。或守於身,更逢天機,必有高藝隨身,習者詳之。
歌曰:
天機兄弟主 南斗正曜星 作事有操略 稟性最高明 所為最好尚 亦可作群英
會吉主享福 入格居翰林 巨門同一位 武職壓邊庭 亦要權逢煞 方可立功名
天梁星同位 定作道與僧 女人若逢此 性巧必淫奔 天同遇昌曲 聚拱主華榮
辰戌子午地 入廟有功名 若在寅卯辰 七殺并破軍 血光災不測 羊陀及火鈴
若與諸煞會 災患有虛驚 武暗廉破會 兩目少光明 二限臨此宿 事必有變更
問:太陽所主若何?
答:太陽星屬火,日之精也。乃造化之表儀,或問之公檻,用天歷度,輪轉無窮。在數主人昭彰,福應司貴,為武為文,喜輔弼為相,祿存高爵。太陰相生,諸吉集則降禎祥,處黑心則勞心力。若隨身命之中,居於廟樂之地,為數中之至曜,乃官祿之樞紐。化祿化貴最宜,在官祿,男作文星,女為夫主。在寅卯辰巳為之升殿,在午為之入廟,乃大富貴也。未申為偏垣,作事先勤而後懶。酉為西沒,貴而不顯,秀而不實。若在戌亥子丑陷宮,亦為無光輝之地。更逢囚暗破軍,一生勞碌,衣祿有欠。如忌宿陷自有傷,與人寡合,動輒是非,女人逢之,夫名不利,遇耗則非禮成婚。若遇諸吉與祿存同宮,雖主財帛,令人不閒。若遇令地左右太陰同宮,皆為大貴。火鈴刑忌逢之,則先剋父。身命祿官若逢諸吉拱照,更有太陰同照,則富貴全美。若財帛宮於旺地,會諸吉星相助,不為巨門同躔,其富貴綿遠。若陷地逢殺,一生吉慶無期。居田宅,得祖父蔭澤,若逢劫煞流煞、歲君白虎交至,則剋父母矣。男女宮,有光輝者昌,有刑殺,雖成敗損。更以身數合之,禍福無差。奴僕弱宮,若身居之逢吉,則可在貴人門下客,否則公卿走卒。夫妻亦為陷宮,男逢諸吉聚,可因妻得貴,限地加煞,傷妻不吉。男女八座有吉,權柄不小,若左右諸吉皆照,大小二限俱到,必有驟興之喜。若限不至,不可以三合議論,恐應小差。女命逢之,限至亦可安享。與鈴刑忌集限,防目下之憂,先剋父。與刑殺聚限,有傷官之憂。與羊陀聚,則有疾病。與火鈴合,其苦楚不少,推而至此,禍福瞭然。遷移宮其福與身命不同,難招祖業,移根換葉,出祖為家,限步逢之,決要動移。女命逢之,不及福德宮,有相佐夫、招賢夫之格。相貌宮男子單作父星,父星有輝則吉,無輝剋父。
歌曰:
太陽原屬火 正主官祿星 若居身命位 稟性最聰明 慈愛量寬大 福壽享遐齡
若與太陰會 驟發貴無倫 有輝照身命 平步入金門 巨門不相犯 升殿承君恩
偏垣逢暗度 貧賤不可言 男人必剋父 女命夫不全 火鈴逢若定 羊陀眼目昏
二限若值此 必定賣田園
問:武曲星所主若何?
答:武曲屬金,北斗之第六星也。乃財帛宮主財,與天同有壽,司於財宅,受制其威權於十二宮,分其臨地有廟、旺、陷宮。喜祿存而同政事,太陰為佐權,天府天梁為佐二星,田宅財帛為專司之所,主巨富,有喜有怒,可福可災。若耗囚會於震宮,必為破祖奄留之輩。與祿馬交馳,發財於遠郡。貪狼同度,慳吝於人,財常橫發。若七殺會於火宮,決因妻財而致富。與破軍同位,財到手而成空。更臨二限之中,定主是非之撓。若獨居二限之地,發財不輕。或坐命,主財巨富,乃財入財鄉為廟地。與月令蔭福同鄉,三合見之,必作棟樑之客,與桃花同宮,遇蔭財當橫發。值空亡,因色破家。與日月,更得官星主照,宜於天府安身,不宜受制於廉貞,與破軍同度,破祖喪家,而終身勞碌,必定無成。天貴同宮得地,作財賦之宮。與七殺擎羊相會,必刑而喪命。單居身宮,必得祖業。與大耗同居、破蕩家產。諸凶而作禍,吉集以成祥。小限若逢耗殺而惹官非,太歲或沖於旺地、橫發之年。廉貞逢耗曜,為婚約之訟。男女有氣而無陷,得男女之力,受制不吉。妻妾聚吉,因妻得財,遇凶,因妻去產。臨陷地定遭劫掠,大耗資財。與破軍入水浪,又值水生木發於江河,則危厄災禍不輕。官祿宮遇吉曜,為財賦之職,遇貪狼為貪污之官,凶居於火旺之鄉,限到辭官卸職。貪狼會則少年不利,所謂武曲守命福非輕,貪狼不發少年人是也。廟樂桃花同守,利己損人。七殺火星同宮,因財被劫。遇羊陀則孤剋、遇破軍難貴顯,單居二限可也。若與破軍同位,更臨二限之中,定主是非之撓,蓋武曲守命,主人剛強果斷。甲己生人福厚,出將入相,更得貪火沖照,定為貴格。喜而北生人,東南生人平常,不守祖業。四煞沖破,孤貧不一,破相延年,女人吉多為貴婦,加煞沖破孤剋。
問:天同所主若何?
答:天同屬水,南斗司福之神,為福德宮之主宰,後云:化福最喜遇吉曜助福添祥,為人廉潔,稟貌清奇,有機謀無亢激,不怕七殺相侵,不畏諸煞同躔。限若逢之,一生得地,十二宮中皆曰福,無破定為祥。天同南斗益算保生之星,化祿為善,逢吉為祥,身命值之,主為人謙遜,稟性溫和,心慈鯁直,文墨精通,有奇志無凶激,不忌七殺相侵,不畏諸凶同度,十二宮中皆為福論,遇左右昌梁貴顯,喜壬乙生人,巳亥得地,不宜六庚生人,居酉地終身不守,會四煞居巳亥為陷,殘疾孤剋。女人逢煞沖破,刑夫剋子;梁月沖破,合作偏房,僧道宜之,主享福。
問:廉貞所主若何?
答:廉貞屬火,北斗第五星也,在斗司品職,在數為官權。不臨廟旺之宮,更犯官符之撓,後化為囚,作禍作殃,觸之而不可解,遇之而不為祥。主人性貌勇暴,不喜禮義;遇帝座則主執威權;遇祿存則主大富;遇昌曲則主施禮樂;遇七殺則顯武功。在官祿為官星,與囚忌同,主勞碌。在身命為次桃花,居十二宮則賭博迷花而致訟,與巨門交於他處,則是非並起。與官符逢財星合耗,祖產必破蕩,遇刑忌膿血不免,迎白虎則刑杖難逃,會武曲於刑制之鄉,恐木壓蛇傷之擾。同大耗居陷地,防投河自縊之憂。破軍同日月以齊行,災而不免,限逢至此,災不可攘。只宜官祿身命之位,遇吉則福應,逢凶則不慈,若處他宮、禍福宜詳。
歌曰:
廉貪巳亥宮 遇吉福盈豐 應過三旬後 須防不善終
問:天府所主若何?
答:天府屬土,南斗主令星也。為財帛之主宰,在斗司福權禍之宿,在數則執掌財帛田宅衣祿之神。為帝之佐貳,其相貌則清秀俊雅,其稟性則端雅溫良。太陰文昌文曲左右,必中高第,逢祿武曲,則有巨萬之實。以田宅財帛為廟樂,以奴僕相貌疾厄為陷宮。身明逢之而得相助,主夫妻子息不缺,若吉集為富貴之基,定作榮昌之論。若值空鄉孤立,不可同論。會紫微科權祿,富貴雙全。
歌曰:
天府為祿庫 入命終是富 萬頃置田莊 家資無論數
女命坐香閨 男人食天祿 此是福吉星 四外無不足
問:太陰星所主若何?
答:太陰乃水之精,為田宅主化富,與日為配,為天儀表,上弦下弦之用,黃到黑、到分勢、尚好虧,數定廟樂,以卯辰巳午為陷,酉戌亥子為得垣,寅為初出之門,卯為東潛之所。其為人也,聰明俊秀,其稟性也端細慈祥。上弦為要之機,下弦減威之論。若相生坐於太陽,日在卯,月在酉,俱為旺地,為富貴之基。嫌巨曜以來躔,怕羊陀以照度。或廉貞而不犯,與七殺而交沖,恐非得意,必作傷親之論,除非僧道反獲禛祥。男為妻宿,亦作母星,決禍福最為要緊,不可參差。命坐限輝之宮,諸吉咸集,為享福得祖業之論。若居陷地,則落弱之位。若上弦下弦仍可,不逢巨門為嘉。財帛為廟樂,武曲祿存同會,更得左右相佐,主大富。若在生旺之鄉,無休無敗,恐命身弱不得聚用。如破軍同居,不能旺為福,浮沉百出,成敗異常。若與刑囚煞會,主財散人離,終身孤剋。兄弟奴僕為陷宮,田宅為入廟,與左右祿存蔭福同居,則承祖業而盛,在陷地,雖吉亦有好虧,若更暗曜來臨,刑星交併,產業恐傷,母亦分離,煞曜廉貞聚不當犯,流煞太歲交併皆不吉。男女宮值刑星,有制則生,有剋則頑。夫妻宮男為妻財,女則不論,逢羊巨則剋妻,唯光輝亦美,更以太歲流煞合之,方斷福禍。疾厄逢陀,晴為目疾,遇火鈴為災,值七殺貪狼則瞎目。遷移得吉聚,則為商旅中生財。身若逢之,則有隨娘繼拜之義。官祿得輝為福,無輝無用。逢昌曲清吉,則為登第之論。福德為陷,僧道宜之。相貌亦若光輝,逢刑會煞白虎太歲,主母有災,妻亦慎之。
問:貪狼所主若何?
答:貪狼北斗解厄之神,屬水,體屬金,化氣為桃花,為標準,乃主禍福之神,在數則喜和放蕩處,於人則矮小,主其性則機關,心多計較,隨波逐浪,受惡善,定奸詐,瞞人受學神仙之術,又好高吟,浮蕩疏狂,作巧成拙。入樂宮於艮位,其廟主旺宮,可為祥,可為禍。會破軍亦戀酒迷花而喪命,同祿存暗耗因以虛花,遇廉真則潔,見七殺或配逐以遭刑,遇羊陀主漏痔病,逢刑忌或見斑痕。二限為禍非輕。與七殺同守身命,女有偷香之態,男有穿窬之體,諸吉壓不能為福,眾凶集愈長其奸,以事藏機,虛花無實,與人交厚者薄,而薄者厚,故云:七殺守身終是夭,貪狼入廟必為娼。若身命與破軍同宮,更居天馬三合之鄉,生旺之地,男好飲而好賭博遊蕩,女無謀而自嫁,淫奔私竊,輕則隨客奔馳,重則遊於歌妓。若與武曲同度,無人諂佞慳貪,每存肥己之心,並無濟人之意;與貞同宮,宮庭必定遭刑。會煞同宮,定為屠宰;羊陀交併,必作風流之鬼;昌曲同度,必多虛而少實;與七殺日月同躔,男女邪淫虛花;巨門交戰,口舌官非,若犯帝座,便為無益之人。陷地逢生,又主祥瑞,雖家顛沛,也發一時之財。在財帛宮與武曲太陰,則為淫逸,終非所臨。兄弟陷宮,田宅祖業破蕩,初富後貧。男女非得之星,不見為妙。奴僕居於廟樂,必因奴僕所破。夫妻,男女不得美夫妻。疾厄與羊火暗交併,酒色之病。遷移又入土鄉,逢破軍暗煞,並流年歲煞疊併,則主遭兵,被賊侵欺,貪污損人。官祿福德相貌,巧言令色,於斯可也。
問:巨門所主若何?
答:巨門屬金水,北斗第二星也。陰精,化氣為暗,在天司品萬物,在數掌是非,於人主暗昧,疑是多非,進退離開,欺瞞天地。其性則面是心非,六親寡合,交人初善終惡,十二宮若無廟樂照臨,到處為災,主奔波勞碌。守財帛,亥子丑寅為禍稍輕,身命逢之,一生遭口舌之殃;守財帛則有爭競之憂;居兄弟則骨肉不足;處田宅而蕩敗流離;守奴僕則下皆暗;值妻妾主於隔角躔;疾病遇囚忌,主眼目之憂,更臨煞,必主成疾。遷移多招是非,入官祿則苦刑杖,臨於相貌,遭人棄擲。如會太陽,吉凶相半;更逢七殺,決諸殺傷;與貪狼同,因奸出配;逢帝座,則制其性;遇祿存能解其虛,左右亦可。值羊陀,男盜女娼,身命逢之為忌;對宮火鈴白虎共伴無帝祿,決配千里。殺湊重逢三合也,遭水厄之殃。此是獨介之宿,剋祿之星,除為僧盜九流方免勞神偃蹇;限逢凶曜,災難不輕。
問:天相所主若何?
答:天相屬水,南斗司爵之星,為福善,化氣曰印,是為官祿文星,佐帝之位。若人命逢之,豐厚從實,至誠無妄,言語端實,事不虛為,見難則惻隱之心,見人有抱不平之氣。官祿得之,則顯榮。帝座合之,則爭權。能佐日月之祥,兼化廉貞之惡。身命得之而榮耀,子息得之而續昌,十二宮中皆為祥福,不隨惡而變志,不因煞而改移,限步逢之,富不可量。此星若臨生旺之鄉,雖不逢帝座,若得左右,則助其威權,或居閑弱之地,也作貴論,二限逢之富貴。
問:天梁星所主若何?
答:天梁屬土,南斗司壽之星也,化氣為蔭,福壽,乃父母之主,宰生殺之權,於人則性情磊落,於相貌則厚重溫謙,循直無私,臨事果決,蔭於身命,福及子孫。遇昌曲於財宮,逢太陽於福德,三合乃萬全聲名,顯於王室,職位臨於風憲。若逢耗曜,更會天機,宜僧道清閑,亦受王家制誥。會貪狼同度,而亂禮亂家。居奴僕、疾厄、相貌作豐餘之論。見廉刑忌必無災剋之凶,若遇火鈴刑暗,亦無征戰之擾。太歲沖而為福,白虎臨而無災,奏書何合則有意外之榮,青龍動則有文書之喜,小耗大耗交遇,所做無成;病符官符相侵不為災論。女命此星入廟,旺夫益子,昌曲左右扶持,封贈榮華;羊陀火忌沖破,刑剋招非,廉而不潔,僧道宜之。
歌曰:
天梁原屬土 南斗最吉星 化蔭名延壽 父母宮主星 田宅兄弟內 得之福自生
形神自持重 心性更和平 生來無災患 文章有聲名 六親更和睦 仕宦居王庭
巨門若相會 勞碌歷艱辛 若逢天機照 僧道享山林 二星在辰戌 福壽不須論
問:七殺星所主若何?
答:七殺屬金,南斗之大殺,第五之星也。遇紫微則化權降福;遇火鈴則為煞長威;遇凶曜於生鄉,定居屠宰;會昌曲於要地,情性頑囂,身殺逢凶於要地,命殺逢凶於三方,七殺併小限,定主陣亡。會巨日於帝旺及空亡之地,刑法不輕、爵祿凌散。二限會身命,煞三合對沖,雖祿無力。秘云:七殺居陷地,沉吟福不生是也。二主值之,定歷艱辛,二限逢之遭殃破財。遇帝旺而可解,遭流煞而愈凶。守身命,作事進退,喜怒不常。左右、昌曲、天府入廟拱照,掌生殺之權,富貴出眾。若四煞忌星沖破,巧藝平常,陷地殘疾。女命旺地,財權服眾,志過丈夫,四煞沖破,刑剋不潔,僧道宜之,若煞湊,飄蕩流移還俗。七殺屬火金,乃斗中之上將,實成敗之孤辰,在斗司斗柄,主於風憲,其威作金之靈,其性若清涼之狀,主於數則宜僧道,主於身定歷艱辛,在命宮,若限不扶夭折;在官祿得地,化禍為祥;在子息而子息孤單;居夫婦而鴛衾半冷;會刑囚於田宅父母,刑傷父母,產業難留;逢刑忌煞於遷移疾厄,終身殘疾,縱使一身孤獨,也應壽年不長。與囚於身命,折股傷股,又主癆傷。會囚耗於遷移,死于道路。若臨陷弱之宮,為殘較減,若值正旺之宮,作禍憂深。
歌曰:
七殺寅申子午宮 四夷拱手服英雄 魁鉞左右昌曲會 權祿名高食萬鍾
殺居陷地不堪言 凶禍猶如抱虎眠 若是殺強無制伏 少年惡死到黃泉
問:破軍星所主若何?
答:破軍屬水,北斗天關第七之星,司夫妻、子息、奴僕之神。在天為煞氣,在數為耗星,故化氣為耗。主人凶暴狡詐,性剛寡合,視六親如寇仇,處骨肉無仁義。六癸六甲生人合格,主富貴。陷地加煞沖破,巧藝殘疾,不守祖業,僧道宜之。女人沖破,淫蕩無恥。此星居紫微,則失威權;逢天府,則作奸偽;會天機,則鼠竊狗偷;與廉貞火鈴同度,則決起官非;與巨門同度,則口舌鬥爭;與刑忌同度,則終身殘疾;與武曲入財,則東傾西敗;與文昌守命,則一生貧士。遇諸凶結黨,破敗;遇陷地,其禍不輕。惟天梁可制其惡,天祿可解其凶,若逢流煞交併,家業落空。與文曲入於水域,殘疾離鄉;與文昌入於震宮,遇吉可貴;若女命逢之,無媒自嫁。凡坐人身命,居子午,貪狼七殺相拱,則威震華夷。或與武曲同居巳亥,貪狼拱合,亦居台閣,但看惡星何如。庚癸生人入格,到老亦不全美。在身命陷地,棄祖離宗;在兄弟,骨肉參商;在夫妻不正,主婚姻進退;在子息,先損後成;在財帛,如湯澆雪;在疾厄,致尪贏之疾;在遷移,奔走無方;在奴僕,怨謗逃亡;在官祿,清貧;在田宅,陷地破蕩;在福德,多災;在父母,破相。
問:左輔所主若何?
答:左輔帝極主宰之星,其象屬土,身命諸宮降福。主人形貌敦厚,慷慨風流,紫府祿權貪武三合沖照,主文武大貴。火忌沖破,雖富貴不久。僧道清閑,女人溫厚賢慧,旺地封贈,火忌沖破,以中局斷之。
問:右弼所主若何?
答:右弼帝極主宰之星,其象屬水,守人身命,文墨精通。紫府吉星同垣,財官雙美、文武雙全。羊陀火忌沖破,下局斷之。女人賢良有志,女中堯舜。四煞沖破,不為下賤,僧道清閑.
歌曰:
左輔原屬土 右弼水為根 失君為無用 三合宜見君
若在紫微位 爵祿不須論 若在夫妻位 主人定二婚
又曰:
若與廉貞併 惡賤遭鉗髡 輔弼為上相 輔佐紫微星 喜居日月側 文人遇禹門
倘居閑位上 無爵更無名 妻宮遇此宿 決定兩妻成 若與刑囚處 遭傷作盜賊
問:文昌星所主若何?
答:文昌屬金,南斗第六之星也。守人身命,主幽閑儒雅,清秀魁梧,博聞廣記,機變異常,一舉成名,披緋衣紫,福壽雙全。旺巳宮,喜居辰午兼寅卯位,眉目分明、相貌清奇,於金水人,先難後易,中晚有聲名,太陽蔭祿聚,臚傳第一名。
問:文曲星所主若何?
答:文曲屬水,北斗第四星也。主科甲文章之宿,與文昌同協,吉數最為祥。在身命,作科第之客,桃花浪煖,一躍龍門。居巳酉丑宮,居侯伯;武貪三合同垣,將相之格,文昌遇合亦然。若陷午戌之地,巨門羊陀沖破,喪命夭年,水火驚險。居亥卯未旺地,與天梁天相會,聰明博學,只宜僧道。若女命值之,清秀聰明主貴,又逢水性,又主淫逸。於官祿,面君顏而執政;單居身命,更凶曜,亦作無名舌辯之徒。與廉貞共處,必作公吏官;身與太陰同行,定係九流術士。怕逢破軍,恐臨水以生災;嫌遇貪狼,蒞政事而顛倒。逢七殺刑忌囚及諸惡曜,詐偽莫逃。逢巨門共其度,和而喪志。女命不宜逢,水性楊花。忌入土宮,限臨蹭蹬,若祿存化祿來躔,不可以為凶論。
問:流年昌曲若何?
答:命逢流年昌曲,為科名科甲,大小二限逢之,三合拱照,太陽又照流年祿,小限太歲逢魁鉞、左右、台座,并日月科權祿馬,三方拱照,決然高中無疑。然非必此數星俱全方為大吉,但以流年科甲為主。如命限值之,其餘吉曜若得二三拱照合,必高中,但二星在巳酉得地,不富即貴,恐不能耐久矣。
歌曰:
南北昌曲星 數中推第一 身命最為佳 諸吉恐非吉 得居人命上 桃花浪三汲
入仕更無疑 從容要輔弼 只恐惡煞臨 火鈴羊陀激 若還逢陷地 苗而不秀實
不是公吏輩 九流攻數術 無破宰職權 女人多淫佚 樂居亥子宮 空亡官無益
問:天魁天鉞星所主若何?
答:魁鉞屬火,即天乙貴人,斗中司科之星,氣象堂堂,聲名耿耿,廉能清白而有威儀。在人命坐貴向貴,或得左右吉聚,無不富貴。況二星又為上界和合之神,若魁臨命,鉞于身,更迭相守,更遇紫府、日月、昌曲、左右、權祿相湊,少年必娶美妻,若遇大難,必得貴人扶助,小人不一,亦不為凶。限步巡逢必主女子添喜,生男責俊雅,入學功名有成;生女則容貌端莊,出入超群。若四十以後逢墓庫,不依此斷。有凶亦不為災,居官者,賢能威武、聲名遠播,僧道享福,與人和睦,不為下賤。女人吉多,宰輔之妻,命婦之論。若加惡煞,亦為富貴,但不免私情淫佚之態也。
歌曰:
天乙貴人眾所欽 命逢金帶福彌深 飛騰名譽人爭慕 博雅皆通古與今
魁鉞二星限中強 人人遇此廣錢糧 官吏逢之發財福 當年必定見君王
問:擎羊星所主若何?
答:羊刃北斗之助星,守身命,性粗、行暴,孤單則喜,處眾則視親為疏,翻恩為怨。入廟性剛果決,機謀好勇、主權貴。北方生人為福,四墓生人不忌。居卯酉作禍興殃,刑剋大甚。六甲六戌生人必有凶禍,縱富貴不久,亦不善終,九流工藝辛勤。加火忌劫空沖破,殘疾離祖,刑剋六親,女人入廟加吉,上局,四煞沖破刑剋,下局。
問:陀羅星所主若何?
答:陀羅北斗之助星,守身命心行不正,暗淚長流,性剛威猛,作事進退,橫成橫敗,飄蕩不定。與貪狼同度,因酒色以成癆;與火鈴同宮,定疥疫之不死;居疾厄,暗疾纏綿。辰戌丑未生人為福,在廟,財官論。文人不耐久,武人橫發高遷。若陷地加煞,刑剋招凶,二姓延生,女人刑剋下賤。
問:羊陀所主若何?
答:羊陀乃斗前二使,在天司引奏,在數主凶危,臨父母田宅兄弟三宮,三合臨於身命,見昌曲主有暗痣,見男女俱剋,逢日月損目,守桃花因色傷身。
歌曰:
刑與暗同行 暗疾刑六親 火鈴遇凶伴 只宜道與僧
權刑囚合殺 疾病災厄侵 貪耗流年聚 面上刺痕新
限逢若逢此 橫禍血刃生
又曰:
羊陀夭壽殺 人遇為掃星 君子防恐懼 小人遭凌刑
遇耗決乞求 只宜林木人 二限倘來犯 不時災禍侵
問:火星所主若何?
答:火星大殺將,南斗號殺神,若坐身命位,諸宮不可臨,性氣亦沉毒,剛強出眾人,毛髮多異類,唇齒有傷痕,更同羊陀會,襁褓必災迍,過房出外養,二姓可延生,此星東南利,不利西北人。若得貪狼會,旺地貴無倫,封侯居上將,勳業著邊庭。三方無煞破,中年後始興,僧道多飄蕩,不守規戒心,女人旺地潔,陷地主邪淫,刑夫又剋子,下賤勞碌人。
問:鈴星所主若何?
答:大殺鈴星將,南斗為從神,值人身命者,性格亦沉吟,形貌多異類,威勢有聲名,若與貪狼會,指日立邊庭,廟地財官貴,陷地主貧窮,羊陀若相湊,其刑大不清,孤單並棄祖,殘傷帶疾人。僧道多飄蕩,還俗定無倫,女人無吉曜,刑剋少六親,終身不貞潔,壽夭仍困貧,此星大殺將,其惡不可禁,一生有凶禍,聚實為虛情,七殺主陣亡,破軍財屋傾,廉宿羊刑會,卻宜主刀兵,或遇貪狼宿,官祿亦不寧,若逢居廟旺,富貴不可論。
問:羊陀火鈴所主若何?
答:鈴火陀羅金,擎羊刑忌訣:一名馬掃星,又名短夭殺,君子失其權,小人犯刑法,孤獨剋六親,災禍當不歇,腰足唇齒傷,勞祿多蹇剝,破相又勞心,乞丐填溝壑,武曲併貪狼,一世招凶惡,疾厄若逢之,四時不離藥,只宜山寺僧,金谷常安樂。
問:地劫星所主若何?
答:地劫星乃劫殺之神,守身命,作事疏狂,不行正道。二限逢之,會紫府左右魁鉞相助,亦防損失。若四煞空劫殤使巡逢,財散人亡。女人逢之,身懷六甲,須防產厄。
問:地空星所主若何?
答:地空乃空亡之神,守身命,作事進退,成敗多端,若太歲二限逢之,無吉曜守照,災悔多端,主出家,入廟則吉。
問:地空地劫星所主若何?
答:劫空二星守命,遇吉則吉,遇凶則凶,加四煞沖照,輕者下賤,重者六畜之命,僧道不正、女子婢妾,刑剋孤獨,大扺二星俱不宜見,定主破財,二限逢之必凶。
歌曰:
劫空為害最愁人 才智英雄誤一生
只好為僧併學術 堆金積玉也須貧
問:祿存星所主若何?
答:祿存屬土,北斗第三司爵真人之星也。主人貴爵,掌人壽基,帝相扶之施權,日月得之增輝,天府武曲為厥職,天梁天同共其祥。十二宮惟身命田宅財帛為緊,主富,居遷移則佳。與帝星守官祿,宜子孫於爵秩。若獨坐命,而無吉化,乃看財奴耳。逢吉逞其權,遇惡敗其跡,最嫌落於陷空,不能為福,更湊火鈴空劫,巧藝安身,蓋祿爵當得勢而享之。守身命,主人慈厚信直,通文濟楚。女人清淑機巧,能幹能為,有君子之致。紫府廉同會合,作封贈上局。大抵此星諸宮降福消災,然祿存不居四墓之地,者蓋以辰戌為魁罡,丑未為貴人,故祿元避之,良有以也。
歌曰:
北斗祿存星 數中為上局 守值身命內 不貴多金玉 此為迪吉星 亦可登仕路
文人有聲名 武人有厚祿 常庶發橫財 僧道亦主福 官吏若逢之 斷然食天祿
又曰:
來祿拱貴并化祿 金裏重逢金滿屋 不惟方丈比諸侯 一食萬鍾猶未足
祿存對象守遷移 三合祿之利祿宜 得逢遐邇人欽敬 的然白手起家基
問:天馬星所主若何?
答:天馬上界驛馬之星也,諸宮合有制化,如身命臨之,謂之驛馬,喜祿存紫府昌曲守照為吉。如大小二限臨之,更遇祿存紫府流昌必利此星。有制化者,如祿存同宮,謂之祿馬交馳。又曰紫府同宮,謂之扶轝馬,主勞。刑煞同宮,謂之負屍馬。火星同宮,謂之戰馬。日月同宮,謂之雌雄馬。與空亡同宮,謂之死亡馬。居絕地,謂之死馬。遇陀羅,謂之折足馬。俱主災病,流年值之依此斷。
問:天刑星所主若何?
答:天刑守身命,不為僧道定主孤刑,不貧則夭,父母兄弟不得全,二限逢之主出家,官事牢獄失敗,入廟則吉。
歌曰:
天刑未必是凶星 入廟名為天喜神 昌曲吉星來湊合 定然獻策到王庭
刑居寅上并酉戌 更臨卯位自光明 必遇文星成大業 掌握邊疆百萬兵
三不子兮號天刑 為僧為道是孤身 天哭二星皆同到 終是難逃有疾人
問:天姚星所主若何?
答:天姚屬水,守身命,心性陰毒,作事多疑,好美顏色,風流多婢,又主淫佚。入廟旺,主富貴多奴;居亥,有財有學。會惡星,破家敗業,因色犯刑,三合重逢,少年夭折。若臨限,不用媒妁,招手成親。或吉星加紫,剛柔相濟,主風流;加紅鸞愈淫,刑刃主夭。
歌曰:
天姚居戌卯酉遊 更入雙魚一併求 福厚生成耽酒色 無災無禍度春秋
天姚星與敗星同 不曾安逸在宮中 如身偶爾值天姚 戀色貪花性帚凶
此星若居生旺地 位登極品亦風騷
問:紅鸞星所主若何?
答:紅鸞臨身命,主得吉慶之事,男招美妻,女招貴夫,入廟則吉,失陷則凶。
歌曰:
紅鸞星最喜 婚配有良緣 更喜辰丑地 富貴永綿綿 財貨十分美 貌美事光妍
福德同身命 超群眾所賢 更有流年論 其星依此安 二星值此宿 喜事定然來
問:化祿星所主若何?
答:祿為福德之神,守身命官祿之位,科權祿拱,必作柱石之臣。小限逢之,主進財之喜,大限十年吉慶。惡曜來臨,并陀羊火忌沖照,亦不為害。婦人吉湊,作命婦。二限逢之,內外威嚴;煞沖平常。
問:化權星所主若何?
答:化權者,掌判生殺之神,守人身命,科祿相逢,出將入相;科權相逢,文章冠世,亦且古怪,主人欽仰。小限相逢,無有不吉,大限十年必遂亨通。如逢羊陀耗使劫空,聽讒貽累,官災貶謫。女人得之,內外稱意,可作命婦,僧道掌山林,有師號。
問:化科星主若何?
答:科者,上界應試主掌文墨之星。守身命、權祿相逢,宰臣之貴,如逢惡曜,亦為文章秀士,可作群英師範。女命吉拱,主貴封贈,雖四煞沖破,亦為富貴,與科星拱沖同論。
問:化忌星所主若何?
答:化忌為多管之神,守身命,一生不順,小限逢之,一年不足,大限逢之,十年悔吝。二限太歲交臨,斷然蹭蹬。文人不耐,久武人縱有官災,口舌不妨。雖商賈藝人,處處不宜。如會紫府昌曲左右科權祿與忌同,富貴。兼四煞共處,即係發不住財,祿主躔於陷地;苗而不秀,科星陷於凶鄉是也。如單逢四煞耗使劫空,主奔波帶疾,僧道流移還俗。女人一生貧夭。或太陽在寅卯辰巳化忌,太陰在酉戌亥子化忌反為福論。其餘諸星化忌,各審五行不同,如廉貞在亥化忌,是為火入水鄉,又逢水命,入忌不為害。
問:太歲所主若何?
答:太歲為當年歲之君,水之精也。與眾星不睦,遇紫府左右昌曲魁鉞扶持,災少亦防六畜之災。遇四煞耗使,財散人亡,女人防災厄,此星喜守遷移財帛官祿三方,又喜紫府左右、機梁日月,入廟則吉,陷加煞則凶。
歌曰:
太歲當頭坐 諸神不敢當 任是鐵羅漢 也吃皺眉湯 逢凶偏作惡 年辰遇必殃
若遇科權祿 橫發不尋常 忌宿臨其內 夾限必身亡 更有流年論 重逢限不良
若還臨命限 災殃有刑傷 更值官符宿 未免犯官防 若遇吉星湊 方可免災殃
--------------------------------------------------------------------------------
註:
1.此篇與星垣論大同小異,應是經後人改編而成.
--------------------------------------------------------------------------------
太微賦總括
斗數至玄至微,理旨難明,雖設問於各篇之中,猶有言而未盡,至如星之分野,各有所屬,禍福深淺,壽夭賢愚,貧淫正直,各有所司,不可一概論議。
其星分佈一十二垣,數定乎三十六位,入廟為奇,失度為虛,大抵以生命為福德之本,加以根源為窮通之資。星有同躔,數有分定,須明其生剋之要,必詳乎得垣失度之分。
觀乎紫微舍躔,司一天儀之象,率列宿而成垣,土星茍居其垣,若可移動,金星專司財庫,最怕空亡。
帝星動則列宿奔馳,貪守空而財源不聚。各司其職,不可參差。茍或不察其機,更忘其變,則數之造化遠矣。
例曰:
祿逢沖破,吉處藏凶;馬遇空亡,終身奔走。
生逢敗地,發也虛花;絕處逢生,花而不敗。
星臨廟旺,再觀生剋之機;命坐強宮,細察制化之理。
日月最嫌反背,祿馬最喜交馳。
倘居空亡,得失最為要緊;若逢敗地,扶持大有奇功。
紫微天府全依輔弼之功,七殺破軍專依羊鈴之虐。
諸星吉逢凶也吉;諸星凶,逢吉也凶。
輔弼夾帝為上品,桃花犯主為至淫。
君臣慶會,才擅經邦;魁鉞同行,位至台輔。
祿文拱命,富而且貴;日月夾財,不權則富。
馬頭帶劍,威震邊疆;刑囚夾印,刑杖惟司。
善蔭朝綱,仁慈之長;貴入貴鄉,逢之富貴;財居財位,遇者富奢。
太陽居午,謂之日麗中天,有專權之貴,敵國之富。
太陰居丑,號曰水澄桂萼,得清要之職,中諫之才。
紫微輔弼同宮,一乎百諾居上品;文耗居寅卯,謂之眾水朝東。
日月守不如照合,蔭福聚不怕凶危。
貪居亥子,名為泛水桃花;忌遇貪狼,號曰風流綵杖。
七殺廉貞同位,路上埋屍;破軍暗耀同鄉,水中作塚。
祿居奴僕縱有官也奔馳,帝遇凶徒雖獲吉而無道;
帝坐命庫則曰金轝捧櫛,福安文耀謂之玉袖天香。
太陽文昌於官祿宮,皇殿朝班,富貴全美;
太陰會文曲於妻宮,蟾宮折桂,文章令聞。
祿存守於田財,堆金積玉;財蔭坐於遷移,巨商高賈。
耗居祿位,沿途乞食;貪會旺宮,終身鼠竊。
殺居絕地,天年夭似顏回;貪坐生鄉,壽考永如彭祖。
忌暗同居身命疾厄,沉困尪贏,凶星會於父母遷移,刑傷破祖;
刑煞同廉貞於官祿,枷扭難逃,官符加刑煞於遷移,離鄉遭配。
善福居空位,天竺生涯;輔弼單守命宮,離宗庶出。
七殺臨於身命逢羊刃,戰陣而亡;鈴羊合於命宮遇白虎,須當刑戮。
官符發於吉曜流煞,怕逢破軍;羊鈴憑太歲以引行,病符官符皆坐禍。
奏書博士與流祿,盡作吉祥;力士將軍同青龍,以顯其權。
童子限如水上泡沫,老人限似風中殘燭。
遇煞無制乃流年最忌,人生榮辱限元必有休咎,處世孤貧,命限逢乎駁雜,學至此誠玄微矣,示爾學徒,勤予參考。
--------------------------------------------------------------------------------
百字千金訣
樞庫坐命遇吉 富貴始終亨通
機月同梁福壽 日月左右長生
殺遇終須進退 武破吉化崢嶸
貪貞主垣性劣 昌曲入廟科名
祿存到處皆靈 最怕羊火陀鈴
巨化吉宿富貴 同凶也不昌榮
魁鉞扶拱發達 一生近貴功名
局中最嫌空劫 諸星不可同宮
千金斷訣 莫渡愚人
--------------------------------------------------------------------------------
夾合論
帝王不可孤立,輔弼不可單行,若不在宮,則對照三合夾帝相,然後成功。
此外更有單居財帛前後宮,或逢日月夾,則為富論。
限若值此,驟發無疑。
二限逢身命煞、年煞、月煞、限煞,凶不可免。
--------------------------------------------------------------------------------
玄微論
(增補太微論)
希夷先生曰:斗數之列眾星,由大易之分八卦,八卦非彖繫不明,五星非講明何措,是以觀斗數者,再三審動靜之機,第一辨賓主之分,動靜循環不已,主賓更迭無拘,主若無情,何賓之有,賓不能對,何足取哉!愧彼羊陀,惟視祿存之好惡,笑吾日月也。思空劫之興亡,殺有殺而無刑,雖殺有救;刑有刑而易單,終身不剋。火星旺宮為富論,羊陀得令豈凶神?兩鄰加侮尚可撐持,同室與謀最難防備。斤火焚天馬,重羊逐祿存。劫空親戚無常,權祿行藏靡定。君子哉魁鉞,小人也羊鈴。兇不皆兇,吉無純吉。主強賓弱,可保無虞。主弱賓強,兇危立見。主賓得失兩相宜,限運命身當互見。身命最嫌羊陀七殺,遇之未免為兇。二限甚忌貪破巨貞,逢之定然作禍。命遇魁昌當得貴,限逢紫府定財多。凡觀女人之命,先觀夫子二宮,若值煞星,定三嫁而心不足,或逢羊陀,須啼哭而淚不乾。若觀男命,始以福財為主,再審遷移如何,二限相因,吉凶同斷。限逢吉曜,平生動用和諧;命作兇鄉,一是求謀齟齬。廉祿臨命,女德純陰貞潔之德;同梁守命,男得純陽中正之心。君子命中亦有羊陀四殺,小人命中豈無科祿權星,要看得垣失垣,專論入廟失陷。若論小兒,詳推童限,小兒命生兇鄉,三五歲必然夭折,更有限逢惡殺,五七歲必至夭亡。文昌文曲天魁秀,不讀詩書也可人。多學少成,只為擎羊逢劫殺。為人好訟,蓋因太歲遇官符。命之理微,熟察星辰之變化;數之理遠,細詳格局之興衰。北極加兇殺,為道為僧;命遇兇星,為奴為僕。如武破廉貪,固深謀而貴顯,加羊陀空劫,反小志以孤寒。限輔旺星,雖弱而不弱;命臨吉地,雖兇而不兇。斷橋截路,大小難行;卯酉二空,聰明發褔。命身遇紫府,疊積金銀;二主逢劫空,衣食不足,謀而不遂。命限遇入擎羊,東作西成。限身遭逢府相科權祿拱,定為攀桂之高人。空劫羊鈴,決作九流術士。情懷舒暢,昌曲命身;詭詐虛浮,羊陀陷地。天機天梁擎羊會,早見刑剋晚見孤。貪狼武曲廉貞逢,少受貧而後受褔。此皆斗數之奧訣,學者熟之。
--------------------------------------------------------------------------------
準繩賦
命居生旺定富貴,各有其宜;身坐空亡論榮枯,專求其要。
紫微帝坐在南極,不能施功。天府令星在陷地,豈能為福。天機四殺同宮,也善三分。太陰火鈴同位,反成十惡。貪狼為善宿,入廟不凶。巨門為惡曜,得垣尤美。諸凶在緊要之鄉,最宜受制。擎羊在身命之位,卻受孤單。若見煞星,倒限最凶,福蔭臨之,庶幾可解。
大抵在人之機變,更加作意之推詳。辨生剋制化,以定窮通,看好惡正偏,以言禍福。
官星居於福地,近貴榮財。福星居於官宮,卻成無用。身命得星為要,限度遇吉為榮。若言子息有無,專在擎囚耗殺,逢之則喜,妻妾亦然。相貌逢凶,必帶破相;疾厄逢忌,定有尪羸。須言定數以求,更再同年之相合,總為綱領,用作準繩。
準繩賦
命居生旺定富貴,各有其宜;身坐空亡論榮枯,專求其要。
紫微帝坐在南極,不能施功。天府令星在陷地,豈能為福。天機四殺同宮,也善三分。太陰火鈴同位,反成十惡。貪狼為善宿,入廟不凶。巨門為惡曜,得垣尤美。諸凶在緊要之鄉,最宜受制。擎羊在身命之位,卻受孤單。若見煞星,倒限最凶,福蔭臨之,庶幾可解。
大抵在人之機變,更加作意之推詳。辨生剋制化,以定窮通,看好惡正偏,以言禍福。
官星居於福地,近貴榮財。福星居於官宮,卻成無用。身命得星為要,限度遇吉為榮。若言子息有無,專在擎囚耗殺,逢之則喜,妻妾亦然。相貌逢凶,必帶破相;疾厄逢忌,定有尪羸。須言定數以求,更再同年之相合,總為綱領,用作準繩。
骨髓
太極星躔,乃群宿眾星之主。天門運限,即扶身助命之源。在天則運用無常,在人則命有格局。先明格局,次看惡星。或有同年同月同日同時而生,而有貧賤富貴壽夭之異;或在惡限積百之金銀;或在旺鄉遭連年之困苦;禍福不可一途而尚;吉凶不可一事而推。要知一世之榮枯,定看五行之宮位。立命可知貴賤,安身便曉根基。第一先看福德,在三細考遷移,分對宮之體用,定三合之源流。命無正曜,夭折孤貧;吉有兇星,美玉玷瑕。既得根源堅固,須知合局相生,堅固則富貴延長,相生則財官昭著。命好身好限好,到老榮昌;命衰身衰限衰,終身乞丐。夾貴夾祿少人知,夾權夾科世所宜。夾日夾月誰能遇,夾昌夾曲主貴兮。夾空夾劫主貧賤,夾羊夾陀為乞丐。廉貞七殺反為積富之人,天梁太陰卻作飄蓬之客。廉貞主下賤之孤寒,太陰主一生之快樂。生來貧賤,劫空臨財褔之鄉。出世榮華,權祿守身命之地。先貧後富,須還命值武貪。先富後貧,只為運逢劫殺。文昌文曲,為人多學多能;左輔右弼,生性克寬克厚。天府天相乃為衣祿之神,為仕為官定主亨通之兆。苗而不秀,科星陷於兇鄉。發不住財,祿主躔於弱地。七殺朝斗,爵祿榮昌;紫府同宮,終身褔厚。紫微居午無殺湊,位至公卿。天府臨戌有星扶,腰金衣紫。科權祿拱,文譽昭彰。武曲廟旺,威名顯奕。科明祿暗,位列三台。日月同宮,官居侯伯。巨機同宮,公卿之位。貪鈴並守,將相之名。天魁天鉞,蓋世文章。天祿天馬,驚人甲第。左輔文昌吉星會,尊居八座。貪狼火星居廟旺,名鎮諸邦。巨日同宮,官封三少。紫府朝垣,食祿萬鍾。科權對拱,躍三汲於禹門。日月並明,佐九重於堯殿。府相同來會命宮,全家食祿。三合明珠生旺地,穩步蟾宮。七殺破軍宜出外,機月同梁作吏人。紫府日月居旺地,定斷公侯器。日月科祿丑宮中,定是方伯公。天梁天馬陷,飄蕩無疑。廉貞殺不加,聲名遠播。日照雷門,榮華富貴。月朗天門,進爵封侯。寅逢府相,位登一品之榮。墓會左右,尊居八座之貴。梁居午地,官資清顯。曲遇梁星,位至台綱。科祿巡逢,周勃欣然入相。文星暗拱,賈誼允矣登科。擎羊火星,威權出眾。同行貪武,威壓邊夷。李廣不封,擎羊逢於力士。顏回殀折,文昌陷於天殤。仲由猛烈,廉貞入廟遇將軍。子羽才能,巨宿同梁沖且合。寅申最喜同梁會,辰戌應縑陷巨門。祿倒馬倒,忌太歲之合劫空。運衰限衰,喜紫微之解兇惡。孤貧多有壽,富貴即夭亡。吊客喪門,綠珠有墜樓之厄。官符太歲,公冶有嫘絏之憂。限至天羅地網,屈原有沉溺之殃。限逢地劫地空,阮籍有途窮之苦。文昌文曲會廉貞,喪命天年。命空限空無吉湊,功名蹭蹬。生逢地空,猶如半天折翅。命中遇劫,恰如浪裡行舟。項羽英雄,限至地空而喪國。
石崇富豪,限行地劫以亡家。呂后專權,兩重天祿天馬。楊妃好色,三合文昌文曲。天梁遇馬,女命賤而且淫。
昌曲夾墀,男命貴而且顯。極居卯酉,多為脫俗之僧。貞居卯酉,定是公胥之輩。左府同宮,尊居萬乘。廉貞七殺,流蕩天涯。鄧通餓死,運逢大耗之鄉。
夫子絕糧,限到天殤之地。鈴昌陀武,限至投河。巨火擎羊,終身縊死。命裡逢空,不飄流即主貧苦。馬頭帶劍,非殀折即主刑傷。
子午破軍,加官進爵。昌貪居命,粉身碎骨。朝斗仰斗,爵祿榮昌。文桂文華,九重顯貴。丹墀桂墀,早遂青雲之志。合祿拱祿,定為巨擘之臣。
陰陽會昌曲,出世榮華。輔弼遇財官,衣緋著紫。巨梁相會廉貞併,合祿鴛鴦一世榮。武曲閒官多手藝,貪狼陷地作屠人。
天祿朝垣,身榮富貴。魁星臨命,位列三台。武曲居乾戌亥上,最怕太陰逢貪狼。化祿還為好,休向墓中藏。
子午巨門,石中隱玉。明祿暗祿,錦上添花。紫微辰戌遇破軍,富而不貴有虛名。昌曲破軍逢,刑剋多勞碌。貪武墓中居,三十才發褔。
天同戌宮為反背,丁人化吉主大貴。巨門辰戌為陷地,辛人化吉祿崢嶸。巨機酉上化吉者,縱遇財官也不榮。日月最縑反背,乃為失輝。
身命定要精求,恐差分數。陰騭延年增百褔,至於陷地不遭傷。命實運堅,槁苗得雨;命衰限衰,嫩草遭霜。論命必推星善惡,巨破擎羊性必剛。
府相同梁性必好,火劫空貪性不常。昌曲祿機清秀巧,陰陽左右最慈祥。武破廉貪沖合,局全固貴;羊陀七殺相雜,互見則傷。
貪狼廉貞破軍惡,七殺擎羊陀羅兇。火星鈴星俱作禍,劫空殤使悔重重。巨門忌星皆不吉,運身命限忌相逢。更兼太歲官符至,口舌官非決不空。
吊客喪門又相遇,管教災疾兩相攻。七殺守命終是殀,貪狼入命必為娼。心好命微亦主壽,心毒命固亦夭亡。今人命有千金貴,運去之時豈久長,數內包藏多少理,學者須當仔細詳。
女命賦
府相之星女命躔,必當子貴與夫貴。
廉貞清白能字守。
更有天同理亦然。
端正紫微太陽星,早遇賢夫性可憑。
太陽寅到午,遇吉終是福。
左輔天魁為福壽,右弼天相福來臨。
祿存厚重多衣食,府相朝垣命必榮。
紫府巳亥相互輔,左右扶持福必生。
巨門天機為破蕩。
天梁月曜女命貧。
擎羊火星為下賤。
文昌文曲福不全。
武曲之宿為寡宿。
破軍一曜性難明。
貪狼內狠多淫佚。
七殺沈吟福不生。
十干化祿最榮昌,女命逢之大吉祥,更得祿存相湊合,旺夫益子受恩光。
火鈴羊陀及巨門,地空地劫又相臨,貪狼七殺廉貞宿,武曲加臨剋害侵。
三方四正嫌逢煞,更在夫宮禍患深,若值本宮無正曜,必主生離剋害真。
以上論賦,俱係看命之法,條條有驗,宜細玩味。
得之於心,其富貴貧賤,榮華壽夭,了然在胸矣。
--------------------------------------------------------------------------------
諸星廟陷訣
紫微天機子午宮 太陽巨相寅申中 天府七殺辰戌利 巳亥之中忌天同
廉貞最好未申廟 貪武天梁辰戌同 子午寅申陰化吉 若還遇惡有何榮
巳酉丑中昌曲貴 寅午戌上不豐隆 破軍子午真得利 左右更喜紫微宮
祿存切忌火空劫 辰戌丑未擎羊雄 寅申巳亥陀羅廟 二星八位五雷同
科權祿陷嫌加煞 若然遇之限亨通 更有鈴星東南美 寅午戌中是廟宮
--------------------------------------------------------------------------------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57545762/

斗 数 全书的图片

============================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