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王亭之谈星(01)  

2016-07-27 11:39:41|  分类: 紫微斗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亭之谈星(01) 

王亭之既将陆试兆先生的《紫微斗数讲义》补注出版,反应且不恶,然而于心究有所未安也。原因在于此「讲义」所谈,仅为十四正曜,于补注时,王亭之已整理为「六十星系」,但对辅、佐、煞、化诸曜,以及聚多杂曜,则原著尚未提及,习斗数的人,对此未免会觉。

序  

王亭之既将陆试兆先生的《紫微斗数讲义》补注出版,反应且不恶,然而于心究有所未安也。原因在于此「讲义」所谈,仅为十四正曜,于补注时,王亭之已整理为「六十星系」,但对辅、佐、煞、化诸曜,以及聚多杂曜,则原著尚未提及,习斗数的人,对此未免会觉得有所欠缺焉。  

一年半前,适何锦玲女士约王亭之开「谈术录」专栏,因此乃可订定纲目,排日细谈斗数诸星曜矣。对于十四正曜部分,主旨在补充「讲义」之不足,对于「六十星系」,则可谓相当简略,仅择重点而谈,则因「讲义」中有王亭之的补注可参考也,唯对于辅、佐、煞、化、杂曜,则已尽可能交代其主要性质,注重性质而不注重讯号,则因性质为本,讯号为末也,王亭之不想舍本逐末。且讯号可以随时代而变,本质则万古常新,想读者必知王亭之此意。  

关于斗数,王亭之已完成三本著作。补注「讲义」,乃属入门基础;《安星法及推断实例》,乃应用基础;「谈星」一书,则系若干重要资料的补充,读者读罢此三书,可谓入门有阶矣,且可以初步用以推流年、流月、流日,所欠缺者,仅为斗数逻辑条统的运用。这方面的著作,王亭之期待门徒中有人能此,盖王亭之年事既老,体力亦渐不如前,为徒讲授已甚费神,恐怕更无余力构写逻辑方面的斗数书籍矣。

《谈星》的「星」  

《王亭之谈星》结集出版,所谓「谈星」,自然是「紫微斗数」诸星,包括正曜、辅佐煞化诸曜、流曜、杂曜等等。近年来,王亭之对「斗数」起了点推波助澜的作用,现在趁此书结集出版,便亦想澄淸一下有关「斗数」的一些问题。

先说「谈星」的星。这些星,可以说全属虚星,虽然贪狼等七曜即是北斗七星,太阴太阳亦实有其星曜,但却绝不宜将「紫微斗数」看成是占星学,因为斗数命盘的排法,只根据「纳音」,并未用到天文学上的「推步」。  

这样说,许多研究斗数的人会不舒服,因为若谓之为虚星,便不能说斗数星盘与磁场、能量场有关,亦不能认为此术可与西洋的占星术抗衡。但王亭之却并不这样想,因为斗数诸星虽尽属符号,唯若凭人的智能,给这些符号的统计学、精算学上的意义,则这一堆符号的排列,便自然亦可以显示出人生的倾向。此亦犹之乎微积分的dx、dy ,只要确定其所表征的意义,便能推算出工程学上的种种问题。  

王亭之谈斗数诸星,所述者大部分属于「古义」,亦即前人赋予诸星的性质。这些性质当然并非凭空虚构,而是经过统计与精算得出来的结果。斗数诸书,愈古老愈粗糙,愈晚出者反愈精详,此可由比较元、明、淸版的《陈希夷先生紫微斗数》而知。其所以然,即是因为愈统计愈精详之故。必须明白这个情形,然后才会明白,斗数是一门可以发展的术数。  

人生的决定  

王亭之谓斗数可以发展,这个槪念,会受到两种人反对。  

第一种人,认定任何术数都有古人的秘籍,能够得到秘籍,便可夺天地造化,动鬼神惊疑,因此任何术数都是古人高于今人,今人只能在已定的范围内学习,绝不能超越前人半步。  

第二种人,强调人生宿命,人生下来,连父母妻子的出生年份都已前定,若谓术数可以发展,则显然与宿命格格不入。所以王亭之研究术数,从不认为任何术数有神鬼不测之机。  

眞正的术数其实只是一门科学,它所能推算得出的只是一个基本趋势。实际上有许多事情,可以影响这个趋势,因此发展出不同的事实。  

例如澳洲近日诞生一名婴儿,通体透明,若在古代,肯定必吿夭折,但现代医学昌明,最少可以延长这婴儿的寿命。所以推算禄命,便不能不考虑到现代的社会环境。  

又如古代的交通意外,无非乘船骑马,现代人在高速公路飞驰汽车,或者乘搭飞机,因此一些星曜原只显示有轻微的意外(例如武曲居迁移,在卯宫化忌),在现代却可能变成是生死关头。再加上古代人事简单,现代人事复杂,许多事件在人事的影响下,吉凶结局悬殊,这些例子,读者不妨留意一下每日发生的新闻,想想身边的人事,便当恍然大晤,人生并非命定,许多事情的吉凶,其实只决定于人的一念。

吉凶趋避一例  

王亭之可以举一个例,来说明人生吉凶的决定。  

近日有人将一位知名人士的星盘吿诉王亭之,因为知名人士曾经慕名找人算过斗数,名家许其十年大富大责,可是其人近日却惹上麻烦。王亭之看过星盘,不禁慨叹,知名人士实在是为术士所误。术士只见星盘的大限,命宫是武曲双化禄、事业宫是贪狼双化权,便许其富贵,却忘记了看财帛宫重重煞忌,福德宫亦重重煞忌,亦不知「紫微星诀」中戌宫巨门的喜忌,因此便于当事人面临进返抉择之际,加以不可原谅的误导。  

王亭之根据星盘可以肯定,若知名人士于丁卯年悄然引退(注意「悄然」两字),则于一九九三年岁次癸酉,便当有晚年的风云际遇。  

也可以说,其人的际遇实在只系于一念,冷与熟,进与返,便是祸福所倚的关键。「紫微斗数」本来最擅长推算这种关键性的命运趋势,而且可以斩钉截铁敎人以趋避之方。例如王亭之,由八零年便自动停止代理澳洲的黄金,而金业由是年起便走下坡,至今已前后八年,这即是趋避的一例。术者若认为人生宿命,便不懂得将整个星盘十二宫加以逻辑推断,只凭零星的讯号来炫人眼目,如此研究斗数,可谓误入歧途。  

所以《王亭之谈星》所提供的只是一些数据,这些数据并非极致,只是发展斗数的基础耳。

趋避  

明代福建布政司万育吾,喜欢研究术数,编有《三命通会》,其中收录了许多关于「子平」的资料。又编有《星学大成》,则收录许多关于「斗数」的资料。  

万育吾在《星学大成》的一篇序文中说:「余非知天者,然星命之说,亦留心考究,颇得要领旨趣。病世之专门者,不达天人之故,妄言祸福以惑世人。」  

由万氏之言可知,研究推禄命之学,必须「达天人之故」,然后才可以言祸福。所以「达天人之故」,便可以趋吉避凶。  

万氏又言:「若曰吉者,吾趋之,非趋夫吉,趋夫所以获吉之理。凶者吾避之,非避夫凶,避夫所以致凶之故。」这即是趋吉避凶的道理。此岂妄言祸福,拜祀祈禳者所能明欤。  

入门  

有人问王亭之,想入门研究术数,应该如何着手?有些什么人门书可以看?

如果要王亭之讲眞话,王亭之一定介绍他先读《易经》。即使找一本「白话本」来看,看明之后,再读些「汉易学」,亦好过对《易经》一窍不通而研究术数。理由很简单,《易经》是一门术数的基础。  

有些术数,表面上与《易经》毫无关系,例如「紫微斗数」即是,但如果要深入研究,则懂《易经》的人会着数许多。  

举一个例一一明白「斗数」乃以道家思想为体,便知道「斗数」亦必「贵阴贱阳」。是故同为主星,紫微便优于天府。以后经行流年大运,所遇的各宫星曜,能注意及其阴阳变化,便能多窥测一点未来的际遇。

斗数  

「紫微斗数」充满道家思想。  

斗数分南斗、北斗诸星。南斗一系尽属阳,北斗一系尽属阴。天府为南斗主星,紫微为北斗主星,二者比较,紫微为贵(不然便应称之为「天府斗数」了),这即是重北斗轻南斗,亦即重阴而轻阳的思想。  

阴主静而不主动,所以当「紫微破军」同度,因破军的影响而发生巨大的冲击力时,此星系的性质便不为美,古人谓为「情义淡薄」,这即是由于阴动不能养阳,阴主智,阳主仁,「情义淡薄」即是失去仁者之心。  

由是引伸,「紫微破军」同度,这星系亦可视为智慧的组合,正因是其智慧,然后才会 「情义淡薄」,即广府人之所谓「醒目」及「走精边」也。

斗数阴阳  

《道藏》收术数书,《紫微斗数全书》亦被收录。可见道家亦认为斗数的传播体系,乃出自道家者流。  

「紫微斗数」所用的星曜,可以说全部是虚星。然而于北斗星系,用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七曜,所用的名字,则完全出于佛家。有一幅在西域发现的「曼陀罗」图可证,天文史家陈遵为先生且曾予以论述。道家发明的术数,竟用佛家的星名,此点大有研究价値。  

所以斗数的星曜虽分阴阳,实际上阴阳的运用却不强烈,远不如「子平」之术,说得不好听,无非人有我有而已,不似「子平」,不辩阴阳即不足以论命。因此王亭之对于「紫微斗数」究竟是否道流的发明,仍觉有疑。

(转载请注明作者:令东来) 

http://www.lingdonglai.com/a/ziwei/cankaoziliao/2016/0418/324.html

==================================

《王亭之谈星》节选——美文赏析——中国预测网

王亭之谈星(01)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http://www.yuceweb.com/meiwen/meiwen9.html

---------------------------------------------

王亭之·2013-11-15  


《谈星》的「星」 

 

   《王亭之谈星》结集出版,所谓「谈星」。自然是「紫微斗数」诸星,包括正曜、辅佐煞化诸曜、流曜、杂曜等等。近年来。王亭之对「斗数」起了点推波助澜的作用,现在趁此书结集出版,便亦想澄清一下有关「斗数」的一些问题。

    先说「谈星」的星。这些星,可以说全属虚星,虽然贪狼等七曜即是北斗七星,太阴太阳亦实有其星曜,但却绝不宜将「紫微斗数」看成是占星学,因为斗数命盘的排法,只根据「纳音」,并未用到天文学上的「推步」。这样说,许多研究斗数的人会不舒服,因为若谓之为虚星,便不能说斗数星盘与磁场、能量场有关,亦不能认为此术可与西洋的占星术抗衡。但王亭之却并不这样想,因为斗数诸星虽尽属符号,唯若凭人的智能,给这些符号的统计学、精算学上的一意义,则这一堆符号的排列,便自然亦可以显示出人生的倾向。此亦犹之乎微积分的dX、dy,只要确定其所表微的意义,便能推算出工程学上的种种问题。
    王亭之谈斗数诸星,所述者大部分属于「古义」,亦即前人赋予诸星的性质。这些性质当然并非凭空虚构,而是经过统计与精算得出来的结果。斗数诸书,愈古老愈粗糙,愈晚出者反愈精详,此可由比较元、明、清版的《陈希夷先生紫微斗数》而知。其所以然,即是因为愈统计愈精详之故。必须明白这个情形,然后守会明白,斗数是一门可以发展的术数。

 
人生的决定 

王亭之谓斗数可以发展。这个概念,会受到两种人反对。
    第一种人,认定任何术数都有古人的秘籍,能够得到秘籍,便可夺天地造化,动鬼神惊疑,因此任何术数都是古人高于今人,今人只能在已定的范围内学习,绝不能超越前人半步。

第二种人,强调人生宿命,人生下来,连父母妻子的出生年份都已前定,若谓术数可以发展,则显然与宿命格格不入。所以王亭之研究术数,从不认为任何术数有神鬼不测之机。真正的术数其实只是一门科学,它所能推算得出的只是一个基本趋势,实际上有许多事情,可以影响这个趋势, 因此发展出不同的事实。
    例如澳洲近日诞生一名婴儿,通体透明。若在古代,肯定必告夭折。但现代医学昌明,最少可以延长这婴儿的寿命。所以推算禄命,便不能不考虑到现代的社会环境。
    又如古代的交通意外。无非乘船骑马,现代人在高速公路飞驰汽车,或者乘搭飞机。因此一些星曜原只显示有轻微的意外(例如武曲居迁移,在卯宫化忌),在现代却可能变成是生死关头。再加上古代人事简单,现代人事复杂,许多事件在人事的影响下,吉凶结局悬殊,这些例子,读者不妨留意一下每日发生的新闻,想想身边的人事,便当恍然大悟,人生并非命定。许多事情的吉凶,其实只决定于人的一念。

吉凶趋避一例    

    王亭之可以举一个例,来说明人生吉凶的决定。
    近日有人将一位知名人士的星盘告诉王亭之,因为知名人士曾经慕名找人算过斗数,名家许其十年大富大贵,可是其人近日却惹上麻烦。王亭之看过星盘,不禁慨叹,知名人士实在是为数士所误。术士只见星盘的大限,命宫是武曲双化禄、事业宫是贪狼双化权,便许其富贵,却忘记了看财帛宫重重煞忌,福德宫亦重重煞忌。亦不知「紫微星诀」中戌宫巨门的喜忌,因此便于当事人面临进退抉择之际。加以不可原谅的误导。
工亭之根据星盘可以肯定,若知名人士于丁卯年悄然引退(注意「悄然」两字),则于一九九三年岁次癸酉,便当有晚年的风云际遇。
    也可以说。其人的际遇实在只系于一念,冷与热,进与退,便是祸福所倚的关键。「紫微斗数」本来最擅长推算这种关键性的命运趋势,而且可以斩钉截铁教人以趋避之方。例如王亭之,由八零年便自动停止代理澳洲的黄金,而金业由是年起使走下坡,至今已前后八年,这即是趋避的一例。术者若认为人生宿命,便不懂得将整个星盘十二宫加以逻辑推断,只凭零星的讯号来炫人眼目,如此研究斗数,可谓误入歧途。
    所以《王亭之谈星》所提供的只是一些资料,这些资料并非极致,只是发展斗数的基础耳。

趋避 

明代福建布政司万育吾,喜欢研究术数,编有《三命通会》。其中收录了许多关于「子平」的资料。又编有《星学大成》,则收录许多关于「斗数」的资料。
    万育吾在《星学大成》的一篇序文中说:「余非知天者,然星命之说,亦留心考究,颇得要领旨趣。病世之专门者,不达天人之故,妄言祸福以惑世人。」
由万氏之言可知,研究推禄命之学,必须「达天人之故」,然后才可以言祸福。所以「达天人之故」,便可以趋吉避凶。
   万氏又言:「若曰吉者,吾趋之,非趋大吉,趋夫所以获吉之理。凶者吾避之,非避夫凶。避夫所以致凶之故。」即是趋吉避凶的道理。此岂妄言祸福,拜祀祈禳者所能明欤。


入门 

有人问王亭之,想入门研究术数。应该如何着手?有些什么入门书可以看?如果要王亭主讲真话。王亭之一定介绍他先读《易经》。即使找一本「白话本」来看,看明之后。再读些「汉易学」,亦好过对《易经》一窍不通而研究术数。理由很简单,《易径》是一切术数的基础。
    有些术数,表面上与《易经》毫无关系,例如「紫微斗数」即是,但如果要深入研究,则懂《易经》的人会着数许多。举一个例——明白「斗数」乃以道家思想为体,便知道「斗数」亦必「贵阴贱阳」。是故同为上星,紫微便优于天府。以后经行流年大运,所遇的各宫星曜,能注意及其阴阳变化,便能多窥测一点未来的际遇。


斗数 

「紫微斗数」充满道家思想。
    斗数分南斗、北斗诸星。南斗一系尽属阳,北斗一系尽属阴。天府为南斗主星,紫微为北斗主星,二者比较,紫微为贵(不然便应称之为「天府斗数」了),这即是重北斗而轻南斗,亦即重阴而轻阳的思想。
    阴主静而不主动,所以当「紫微破军」同度,因破军的影响而发生巨大的冲击力时,此星系的性质便不为美,古人谓为「情义淡薄」,这即是由于阴动即不能养阳,阴主智。阳主仁,「情义淡薄」即是失去仁者之心。
由是引伸,「紫微破军」同度,这星系亦可视为智能的组合。正因其智能,然后才自「情义淡薄」,即广府人之所谓「醒目」及「走精边」也。

斗数阴阳 

   《道藏》收术数书,《紫微斗数全书》亦被收录。可见道家亦认为斗数的传播体系,乃出自道家者流。
「紫微斗数」所用的星曜,可以说全部是虚星。然而于北斗星系,用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七曜,所用的名字,则完全出于佛家。有一幅在西域发现的「曼陀罗」因可证,天文史家陈遵逅先生且曾子以论述。道家发明的术数,竟用佛家的星名,此点大有研究价值。
    所以斗数的星曜虽分阴阳,实际上阴阳的运用却不强烈,远不如「子平」之术,说得不好听,无非入有找有而已,不似「子平」,不辨阴阳即不足以论命。因此王亭之对于「紫微斗数」完竟是否道流的发明,仍觉有疑。


礼乐 

    研究「紫微斗数」,必须知道斗数本身发展的历程。斗数虽然是道家的产物。但当时的社会,却是儒家礼法社会,因此必须明白此点。然后才可以知道前人「征验」的内在本质。若依条文口诀硬背。有时便不能适用于今日矣。
    儒家礼法,以「礼乐」为重;在斗数中,「文昌文曲」正属礼乐之星,所以用来推断科名,亦用来推断婚丧二礼。这项「征验」出奇地准确,在推断父母丧亡时,常须藉「昌曲」二曜的帮助,然后才可知其丧亡之年。唯却必须以「长子裔孙」的命造来推算始是。这即日匹儒家礼法的反映。
    若不了解及此。则对于「征验」的掌握便会变成难事。


添丁 

    前面谈及,对于「紫微斗数」的「征验」。应以道家思想配合「儒家礼法」,然后才可以掌握「征验」的性质。其实任何术数都是如此,学者必须注意。
    清末风水名家沈竹礽先生即述及一个故事。他观察一穴山坟,依「公位」来推断,应该是长房次房添丁,以之间主人,主人曰:「长次二子是年上京考试,三男四男则回乡收租,所以大房二房没添丁,三四两房则添丁矣。」沉竹礽因此认为,术数推断亦必须顾及现实。
    其实这个故事,不能说「玄空风水」之道不准。照诀推算。添丁无虚。只不过长次二房外出,便变为三四两房添丁耳。
    「文空」的「公位」所假设乃正常情况,故卦爻皆依「礼法」,此点不可不知。

人伦 

    古代的术数,可谓无一不受儒家礼法的影响。最大的影响是「中和」与「人伦」。
    儒家的「人伦」,君臣、父子、兄弟、夫妻、子弟、朋友,是整个宗法社会结构的基础,所以有尊卑长幼的分别。 以 紫微为例,紫微为帝星,但它却仍需要群臣的拥护。所以在斗数中,喜见魁钺、昌曲、左右以及一些属于「百官」性质的星曜会合,然后才成格局。否则便有沦为「在野孤君」的危险。此即「君臣」仍贵「中和」之义。
    又以武曲为例。武曲一星主迅速行动,所以男命不喜「夫妻宫」见武曲,见则为「妇夺夫权」。因为在宗法社会,男尊女卑,女人行动迅速,即容易独行独断。为宗法社会所不容。此亦人伦贵乎「中和」之一例。 

文武 

    儒家虽有礼、乐、射、御、书、数等「六艺」,其中的射与御(驾车、骑马),与「武边」有关,但实际上却颇为重文轻武。 重文轻武的原因,是整个社会的基础建筑在礼法之上,负责维持礼法的人,不可能是武官。到了明清两代,开科取士,由文试科甲出身的人,前途似远较武科士子为远大,亦正因为朝庭需要文官来维持礼法。 所以在「紫微斗数」中,文昌文曲特别利于科举,而昌曲却正是礼法之星。甚至,「大妻宫」见昌曲的人,亦特别利于典试。祖视之,夫妻跟科举毫无关系,但在斗数的星盘中,「夫妻宫」既永远跟「福德宫」相会。这两个宫度见礼法之星,便象征身荣及于妻子。由此可见斗数的推断,充满儒家色彩。

金属 

    在推算「斗数」时,武职的星曜,常易与经商的一些星曜混淆,尤其是财经金融业。非有经验。而且对星曜性质十分熟悉。否则不易分清。
    当日发明「斗数」的人,为什么不注意及此,将星曜性质订定得有点混淆呢?原因有二。
    第一,武职者一生与金属利器有开;而古代的银两铜钱亦是金属。
    第二,做官的人社会地位虽比商人高。但如与文官相比,武官的社会地位却较低,以军功起家者,甚至称为「异路功名」,跟捐班出身的商人一样。
    有了上述两点原因,武职与商人的命,有时便颇可视为有共通之处。由此亦反映「斗数」的「征验」,脱离不了社会背景。

追债 

    有一某专业人士随王亭之习「紫微斗数」,王亭之授以「紫微星诀」,此盖乃「中州派」口口相传之秘矣。然而其所以要口口相传,实在是因为内容太多,要著书立说,最少需十二大卷,而且尚不能完全记录,因此不如口授一些原则,反而可供灵活运用。
    凑巧,王亭之讲到一则「交友宫」的「星诀」,谈到与友人反目的星曜组合倾向,一位劣徒的星盘就有这样的组合,也恰巧在组合被冲动期间。他有一位二十余年交往的朋友,竟出律师信向他追讨一千余元的「手续费」。这件事,大可藉此宣扬「宿命」。唯王亭之仍训示劣徒,此仅可作为「征验」的左证而已。因为假如能事前慎于处理朋友间的来往数目,依然可以避免有这不愉快事件出现。  


西洋掌相 

    宿命与非宿命如何分别?
    可以举一个例——算定你必娶属虎之妻,这就是宿命。但假如只推算你妻子的性恪,并且推断,何种性格的妻子比较适合阁下。在那一段期间适合的婚姻对象会出现,那就不是宿命论。
    宿命论非常之有害于术数。从前西洋的掌相学陷入宿命论的泥沼,经过一百余年的研究,才有目前的掌相学诞生。新的掌相学重视「征验」。因此目前已受医学界重视,由掌纹及指甲的变化,来帮助疾病的诊断,所以亦无人再视掌相学为迷信,而且渐渐视之为科学矣。这段西洋掌相学的发展过程。大可作为研究中国术数的殷鉴。一味将宿命宣扬。并且加以神化。已不适合二十世纪的头脑。

(完)

往左按钮
1 2 3 4 5 6
往右按钮

(出处 http://www.yuceweb.com/meiwen/meiwen9.html

================================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