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春日踯躅- 中时电子报  

2016-07-29 18:14:55|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日踯躅- 中时电子报

2016年07月28日 04:10 中国时报
王盛弘/文

春日踯躅

                                                                

王盛弘/摄影

黄杜鹃之所以叫羊踯躅,实因它有「大毒」。陶渊明说:「近道诸山皆有之,花苗似鹿葱,羊误食其叶,踯躅而死。」虽说有毒,但也能够入药。

踯躅,是杜鹃的另一个名字,这个古汉名为日本所沿用,品类繁多,其中「羊踯躅」一名为黄杜鹃专属。张晓风〈杜鹃之笺注〉在山踯躅上作文章,老师说:「对我而言,初识杜鹃,原是在山上,漫山的红花,是踯躅不忍言去的顏色啊!」这是文学的多情联想;我还读过专栏作家信笔衍伸,说杜鹃之美,使羊徘徊踯躅不愿离去,这却是望文生义,一派胡言了。

白玉兰 张爱玲贬丧气花

黄杜鹃之所以叫羊踯躅,实因它有「大毒」。陶渊明说:「近道诸山皆有之,花苗似鹿葱,羊误食其叶,踯躅而死。」虽说有毒,但也能够入药,「味辛,温,主贼风在皮肤中淫痛,温疟,恶毒诸痹」,是山本周五郎藉笔下人物仁医红鬍子说的:所谓毒草,怎么种都是毒草吧,但人们却能从毒草培养出效力高强的药品;正如自毒草培养出良药一般,必须从坏人身上,努力提炼出好的成分来。

最早读到说杜鹃有毒的文字,出自张爱玲;年湮代远,已不记得她是怎么说的,手边几本张着我翻了又翻,也找不着这段话躲文字丛林哪个角落去了。但张爱玲会说出什么好听话呢?她说种在花园那棵白玉兰,「开着极大的花,像污秽的白手帕,又像废纸,抛在那里,被遗忘了,大白花一年开到头。从来没看过那样邋遢丧气的花」;也是白玉兰,画里的,说它是「肉嘟嘟」的「贪欢之花」。白玉兰真倒楣。

看穿易讽刺 仍应有感情

不过,张爱玲说不中听的话,自有一番道理。她说在她所处的1940年代的中国,「讽刺是容易讨好的」,因为「前一个时期,充满了未成年人的梦与嘆息,云里雾里,不大懂事。一旦懂事了,就看穿一切,进到讽刺」;当然她也自觉了,「本来,要把那些滥调的感伤清除乾净,讽刺是必要的阶段,可是很容易停留在讽刺上,不知道在感伤之外还可以有感情。」这说的是近二十年,网路上的言论吗?

把话说得漂亮俐落,有谁不爱张爱玲?多半是猛一看还未细细体味,就先给她按个讚。当我少时却不爱张爱玲,不爱她为了把话说得漂亮俐落,遗落更多复杂人生细节;年纪稍长再读,却反倒有点痛快,读着读着,眼前自然有些人物闪现对照,不免有一种会心不远。

这些年来,东奔西跑,半是游玩半是做功课地,也见识过不少花木,曾经有人问我,这世界最美的花是什么?我挠腮细思,确信这世上没有花是不美的,除了对杜鹃略有保留──见过桥本关雪故居的石楠前,我原是不爱杜鹃的,不为它有毒,而是开起花来漫无节制,雨水一打,又烂在枝头;但在看过桥本关雪故居的三叶踯躅后,到底什么是世上最美的花,我心里似乎有了答案。

(全文完)

(中国时报)

http://www.chinatimes.com/cn/newspapers/20160728000734-260115

=============================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