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轉貼}王亭之重詮釋古人格局  

2016-08-01 16:05:26|  分类: 紫微斗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轉貼}王亭之重詮釋古人格局

王亭之重新诠释古人格局


  论「格局」,斗数其实不如用「四柱」来推算禄命的「子平」。「子平」用五行生克制化来推断,灵活性大,而且可以凭八字看出整个命造的气机,凡气机流畅者,其人一生多和,凡气机壅滞者,其人境遇则多波折。倘如四柱能成格局,非富则贵。
  可是斗数的星系组合却有局限性,以十四颗正曜的组合而言,只有一百四十四颗程式,可是加上辅佐化诸曜,却能有一千七百馀万个程式。一就是太简,一就是太繁,因此打定格局非常之不易。  
   但是「紫微斗数全书」却仍然制订出一批「格局」出来,这应该是明代人的编订。例如「贪武同行」、「文星拱命」之类。这种格局,在明代社会当然有一定的意义,可是古人论命只重歌诀,每一命局附带一首歌,解释得非常之简略,现代学习斗数的人倘如囫囵吞枣,依歌诀直说,一定撞板。尤其是自己起盘替自己算命的人,更容易弄错,或者不著边际,根本推不出自己的命造。王亭之因此根据现代社会背景,将各种「格局」加以诠释。

说「贪武同行格」
 「贪武同行格」──即贪狼武曲二星在星盘的丑宫或末宫,而这个宫位恰是命宫。
  古人以为这种格局是「文作监司身显达,武臣勇猛镇边疆」。盖武曲为财星,又为武职,见贪狼同度主富,又能增加武曲的声势。所以定为美格。
  可是「贪武同行」命格的人,在现代社会却多数不做官。王亭之见过一位朋友,是外科医生,他即是属于这种命格。外科医生杀气大,所从事的行业要舞刀弄叉,基本性质自然跟那古人所说的相同。可是王亭之又另外见过一个命造,其人为理科教师,理科实验要搬弄仪器,所以王亭之亦认为命格的性质亦相合。──由此引见对古人的歌诀不宜拘泥,只宜领会其精神可矣。
  这种格局的人,命宫最宜见禄。戊年生人贪狼比禄;辛年生人,见酉宫的禄存,武曲贪狼同宫,丑宫的命比未宫的要好,因为丑宫对武曲较为有利。
  火铃又不能与擎羊同坐,否则两颗煞星会自己抵消了自己的力量。

说「左右同宫格」
 「左右同宫格」──即左辅右弼两颗辅曜同坐的命宫。古歌云:「命宫辅弼有根源,天地清明万象鲜,德业巍然人仰敬,名宣金殿玉阶前。」
  这种说法,是据元代人「左辅右弼,终生福厚」,「左右同宫,披罗衣紫」等说法而来。因为古人认为左辅右弼是皇帝的辅佐,因此自然应该名宣金殿上,身列玉阶前了。  
   但凡四月生人,左辅右弼一定同居于未宫;十月生人,左辅右弼一定同居于丑宫(图二),那岂不是做大官的人,多属四月十月出生?而这两个月出生的人,又岂不是很著数?  
   其实不是,左辅右弼虽然忠厚,而且精通文墨,但依辅佐的性质来说,却不过是「秘书命」而已。因为在一个机构之中,总经理有如帝座,辅弼的性质只是机要助手。  
   古人说「左右同宫格」,怕火星及化忌星在三方衝破,称之为破格。那是因为古代社会根本没有那麽多「秘座」。今人则不同,一样可以做企业的助佐人员。可是最要紧的还足要看正曜。
  如果同宫中的正曜是廉贞,加擎羊,又见化忌,其人甚至可能是黑社会的「白纸扇」。

「文星拱命」主聪明
 「文星拱命格」──即文星坐命宫或身宫。而命宫或身宫在亥、子、丑三宫。古歌云:文星拱命向南离,凶煞应无会遇时,翰墨纵横人敬重,手攀丹桂上云梯。
  古人以文昌属金,所以命宫坐亥、子、丑北方的人,得文昌人命,即能金水相生。大利名。──所谓「向南离」者,即是「坐北方」的意思,坐北自然向南,同条理由,古人亦认为文昌对火年(寅、午、戌年)生人不利。
  倘若北方命宫生人,而凶煞又全不会照命宫,能满足这两个条件,则其人文字精通,而且考试大利。
  但假如文昌化忌,每考必定名落孙山,倘如见火铃羊陀空劫及天刑等恶曜,仅属「其人能巧艺,为本事高人」而巳。工匠跟文士的地位,在古代社会自属不可同日而语。  
   对于文昌利考试的性质,王亭之已经论述过,认为只有一个「阳梁昌禄」格(图三),亦即古人所说的「太阳荫禄集,胪传第一名」才是最利考试的格局,同时往往带点幸运成份。  
   至于文昌守命不见煞的格局,虽然主其人聪明学业有成,博闻强记,但在不凭考试取功名的今日,不一定能够有事业发展。

「三奇格」取难纯美
 「三奇加会格」──即化禄、化权、化科三曜会合命宫(图一)。古歌云:「三奇拱向紫微宫,最喜人生命裡逢,燮理阴阳真宰相,功名富贵不雷同。」
  化禄一般主官禄,化权一般主权柄,化科一般主声望,所以命宫自然喜欢这三颗星曜会合。但以不见火铃羊陀等四煞,或不见地空地劫;不见天刑化忌始为美格。倘如见「三化会合,又见煞忌」那麽就要仔细研究化曜的性质,然后才可以推断其人命造的点与缺点。
  故在斗数中,性质最复杂的恐怕便无过于此格局矣。
  这个格局,以化禄在命宫,会令三方化权化科为最佳的结构。不喜化禄化权同时集中于一宫,因为化曜太集中,其它的宫垣力量便单薄,容易失去平衡。
  化权守命,一般性质是主能执掌权柄,但若逢煞曜,反主有职无权,化科守命,一般性质是主名誉昭彰,但若逢煞曜,反主其人纯盗虚声。
  所以「三奇格」并不容易纯美。
  古代重仕宦,轻农商,所以「三奇格」都因能出仕而荣华富贵,现代社会则「三奇格」亦可为财团首脑,不一定做官者也。

「府相朝垣」重天相
 「府相朝垣格」──即天府、天相二星,会照命宫。加命宫居午,天府居戌,天相居寅,即是以「府相朝垣」的一个结构(图五)。古歌云:「命宫府相得俱逢,无煞身当侍圣君,富贵双全人景仰。巍巍德业满乾坤。」
  天府为南斗主星,古人称为「司命上相」「镇国之星」,专司执掌财库;天相为印星,佔人称为「司爵之星」,所以天相与天府便成为一对「爵禄之神」。──斗数中有些星曜常要一对对地联合来看,称为「对星」,府相即是其中较重要的一对。所谓「逢府看相」,就是这个意思。
  由于天相落陷于卯西二宫,所以连带与卯宫会合,坐于亥宫或末宫的天府;与酉宫会合,坐于巳宫或丑宫的天府,性质都变成有点欠力。
  天府于十二宫中原不落陷,但「府相朝垣」时的天府却不喜坐于巳亥丑未四宫。即是这个缘故。
  「府相朝垣」的最佳结构是天相居子,天府在申;天相居午,天府居寅,天相居申,天府居辰。
  天府不独坐者尤为美格,主其人公正,否则易流为奸狡。不过所谓奸狡,其实亦今时今日商贾之命而已。

「文桂文华」要看正曜
 「文桂文华格」──即安命于丑宫或末宫,而命宫中见文曲文昌一一星同守(图六)。古歌云:「册书一道自天来,唤起人间经济才,命裡荣华真可羡,等閒平步上蓬莱。」
  在科举时代,读书博取功名是最佳的出路,所以古人以斗数论命使亦最喜文昌文曲。除了前述的「文星拱命格」之外,还有这个「文桂文华格」,以后还将讨论到「文梁振纪」、「禄文暗拱」等格,由是可知古人对文星重视的程度。在目前的社会背景下,则需重新加以讨论。
  文昌文曲同坐命宫,其人必然风流儒雅,有独特的格调,而且聪明俊秀。这是它的优点。  
   可是昌曲二星究竟不是正曜,力量薄弱,在以考试为最大竞争的时代则当可以应付,在今日社会除了考试还有许多争权夺利的事,所以还必需有其它有力的正曜相扶,然后始可以适应目前的时代。
  古人不重女命,所以这个格局亦与女命无关。女命若见昌曲二曜同坐,婚后反容易有感情上的挫折,若见天府武曲同照命垣,便容易为有家室的人士追求,造成痛苦的感情困扰。所以「文桂文华」在今日并不如古代那麽好。

「七杀朝斗」主权力
 「七杀朝斗格」──即七杀守命于寅宫,对宫为紫微天府同垣;或七守命于申宫,对宫为紫微天府同垣(圆七)。亦有人将前者别称为「七杀仰斗」,与后者「七杀朝斗」有所区分,其实基本性质差别不大。古歌云:「格名朝斗贵无疑,人庙须教寿福齐,烈烈轰轰身显耀,平生安稳好限基。」
  七杀最喜见紫微,古人认为可以化为权力,其力量较「化权」一曜不多让。所以当七杀与紫微遥遥相对时。七杀既可化为权力,同时又不似「紫微同宫」时那样受到紫微的掣肘,因为便能表现出掉臂独行的卓异性格。
  七杀与紫微相对,紫微必与天府同宫。紫微主贵,天府主富,加上七杀的权力,结合起来因而成就为格局。古人说:「朝斗仰斗,爵禄荣昌」,即是因此而言。
  坊本以七杀坐子午二宫,甚至坐其它旺宫,与紫微或天府一曜相对,亦为「朝斗仰斗」其实不是,因除寅申二宫的七杀之外,其馀宫垣都不合富贵权力的性质。  
   古人不喜女命见七杀,认为婚姻不利。现代社会女人亦有事业,可以主外,因此「朝斗仰斗」亦未尝不是女命的美格。

「紫府同宫」并非甚美
 「紫府同宫格」──即安命于寅或申宫,宫中有紫微及天府同守(图八)。古歌云:「同宫紫府贵人生,天地清明万象新,最喜寅申同得地,声望磊落动乾坤。」
  王亭之认为这个格局非常之值得讨论。紫微为为北斗主星,而且紫微主贵,天府主富,看起来应该是完美无暇的结构,两颗主星自成美格。
  谁知问题却偏偏出在两颗主星同宫这一点。用「一山不能容二虎」来形容,似乎过份一点,但紫微与天府的性质矛盾,却可以影响到整个人生的际遇。
  紫微擅长于创造,可是天府却倾向于保守。紫微可以发展新事业,天府却仅利于守成,这便已经是性格矛盾。再加上紫微的领导力倾向于威信,而天府则仅是和稀泥式的调和。因此在领导才能上亦彼此性质干扰,既不能树立威信,又不能调和下属。
  古人将这格局看得太高,由于当时是官僚政治,有点名望地位,对政事一味敷衍便不失为循吏。今日的社会要讲究实际手腕与创造才能,因此「紫府同宫」的格局,仅可以担任一个部门的小主管,唯唯诺诺而已。

「廉贞文武」欠开创力
  「廉贞文武格」──即廉贞入庙守命(即命宫在寅、申宫),遇文昌文曲拱照(图九)。歌云:「命中文武喜朝垣,入庙平生福气全,纯粹能文高折桂,战征武定镇三边。」
  廉贞是一颗极难推算的星曜,可以极好,也可以极坏,变化多端。所以碰到廉贞独守命宫的人,推断时要非常之小心。
  古人很重文士,不重士人以外的行业,甚至连武将都看不在眼内,而廉贞因为带有「武边」的性质,所以古人论廉贞的命,一般评价不高。可是廉贞一旦碰到「文星」,古人的看法便立即不同,认为是文武兼资之材了,这个看法,用现代社会的眼光来看,其实亦有点偏颇,因为经商及设厂的人,在现代社会未尝没有很高的地位也。
  廉贞在寅或申宫守命,财帛宫必为紫微天相;事业宫必为天府武曲,倘再会照文昌文曲,可谓众吉会集,而且文武星曜齐全,基本上可以说是一个良好的配搭。  
   但企业家却一定不会是这样的命造,因为廉贞一曜稍嫌华而不实,欠缺脚踏实地,开创局面的能力,因此「廉贞文武格」仅能看成是一个企业经理或校长之类的命

「左右同垣」属于伪格
  「左右同垣格」──即左辅右弼同宫,更与斗数中科名之星,如文昌、文曲、化科等星曜相会。古歌云:「恪逢辅弼命中临,加会科星福更深。事业昂昂追魏郑,官居台阁万人钦。」  
   这种格局,在现代社会可认为无理,它的根据只是古人口诀中的「左右同宫。披罗衣紫」。其实左辅右弼的排列,单纯根据出生的月份,如四月生人,必左右同宫于未垣;十月生人,必左右同宫于丑垣,若这个格局能够成立,岂不是凡四月或十月生人,便特别多「披罗衣紫」、「官居台阁」的好命?
   左辅右弼在斗数中只属辅佐之曜,有如筵席上的「两热荤」,它的作用并不能代替主菜的鱼翅,因此绝对不能够单独成格。
  由于是辅佐的性质,所以二星的力量。以分夹紫微与太阳于庙旺的宫位时为最强,二星同宫的力量反而有所不及,如果左右同宫守垣已能「事业昂昂追魏郑」,那麽「左右扶帝」的洛局,岂不是真的非做皇帝不可?
   古人听定的格局,参差丛杂,甚至有望文生义者,「左右守垣格」即是其中之一,最宜删去以免鱼目泪珠。

「天乙拱命」又一伪格
 「天乙拱命格」──天乙即是「贵人」。斗数不似「子平」算命分「昼贵」及「夜贵」,所以天魁天钺两曜亦同时称为「天乙」。本格即是命宫见天魁天钺二星会合(图十一)。古歌云:「天乙相随命裡来,定应名佔少年魁,文章盖世追班马,异日当为宰相才。」  
   斗数中有所谓「伪格」,出于穿凿附会,本格亦即其中之一,跟前面所谈的「左右守垣格」同样无理。  
   斗数中的天魁、天钺二星,均依年干排列,即甲戊庚三年,分居丑未;乙已二年,分居于申;丙丁二年,分居亥酉;壬癸二年,分居卯巳,辛年则分居寅午。
  其相对关系为「相对」(丑未二宫);「相会」(子申及寅午等二宫);「相夹」(亥酉及卯巳等二宫)。即使以出现最少的「相对」而言,则凡甲年戊年庚年生人,合格的机会亦已非常之大。是亦可谓无理之处。  
   况且,天魁天钺并非正曜,不能成格,现在还认为此种命恪的人,少年可以考试夺魁,老年可以做宰相,而且居然还「文章盖世」,那就未免更加欺人。此盖江湖术士用以阿谀谄媚。以便讨好主顾的伪格也。

「文星暗拱」聪明俊秀
 「文星暗拱格」──即文昌文曲二星夹命宫(图十二)。古歌云:「文星夹命煞无侵,得此多为芹泮人,借得风云相展处,少年龙跃出天津。」
  古代的社会重文士,而考试又为文人的唯一出路,所以明清两代的斗数家便特别注意文星。  
   在元代的斗数书籍中,出现了「禄文拱命」的格局。即是禄存守命。与文昌文曲三合,认为这种格局可由考试而得食禄,已属望文生义,发展到「文星暗拱」,固然是江湖术士的每况愈下,亦可以看到功名利禄的社会文化背景。
 文昌文曲的真正意义只是风流儒雅,为人有秀气,气质有吸引力,女人则可解,释为魅力,亦主为人聪明。术士却将这种性质。望文生义解释为「得此多为芹泮人」,认为容易高中,实嫌牵强附会。但聪明俊秀的人,考试比较容易中,所以这个格局亦可属伪格中较有理路的一种,不致如「天乙拱命」、「左右守垣」之完全望文生义。
  文昌文曲以同宫的力量最大;相对时次之;会合时又次之;相夹则力量较弱,今却以「相夹」称为「暗拱」,便有勉强凑合之嫌,所以以这格局推命,应该小心运用。

「贵星夹命」的结构
 「贵星夹命格」──关于这个格局的结构,有多种不同的解释,下文将详细谈及,现在先看关于此格的一首古歌:「命裡无凶天贵夹,吉星得遇好生涯,若非翰墨文章士,也是丰衣足食家。」  
   古歌将这个格局说得比较平实,并无轻易许可。但格局结构却三种不同的说法。
  第一种认为是「天魁天钺夹命。」
  第二种认为是「日月及左右夹命。」
  第三种认为是「紫府、日月及左右夹命。」
  王亭之的意见是,第一种太容易,凡丙丁年生人,魁铍夹戌宫,出现的机会十分之大。
  第二种相当难,得日月夹命,又要左辅右弼夹命,出现的机会不十分多,但反而合理,因为,总不能通街都是「翰墨文章士」、「丰衣足食家」也。
  第三种简直不可能,得紫微与天府夹命,则必不能得太阳太阴夹命。
  这种说法,一定有以讹传讹的成份。    
   但照王亭之的师傅教的,本格应该是天魁天钺夹命,命宫见恩光天贵(图十三),主考试中式出仕。各位不妨参考。

 「 禄合鸳鸯」主身富
 「禄合鸳鸯格」──禄存守命,有化禄居于会合宫垣或化禄守命,有禄存居于会合宫垣。无四煞刑忌衝破,则称为合格(图十四)。古歌云:「禄台鸳鸯福气高,斯人文武必英豪,堆金积王身荣贵,爵位高迁衣紫袍。」  
   这个恪局,另有异说,即禄存或化禄不守于命宫,但守于夫妻宫,有禄来合。然而这种恪局结构,仅主娶妻兼得妻财,与上引古歌的原意不合,故王亭之採禄守命宫之说。
  古人论命,以禄为主,所以又称为「禄命」。禄其实并不等于财帛,例如「官禄」之禄、「爵禄」之禄,即与人的身份地位有关,有地位的人不必做官,所以宁可以将禄视为财帛。
  「禄台鸳鸯」许人「堆金积玉」、「爵位高迁」,即是富贵双全。在古代社会,这种断法很对,但在现代商业社会,正如前述,富人的社会地位亦高。所以这个格局可以直定为富命。反而做官的人,能贵而不能富,若富甲一方多属墨吏,因此必不合此格。
  用斗数论命;常常需根据社会背景来推断,不能泥于古说,本格即属于此类。这首古歌应加修正。

「双禄朝垣」为富局
  「双禄朝垣格」──本格与「禄台鸳鸯」不同的地方,在于「禄台鸳鸯」是禄星守命,另一颗禄星来合,「双禄朝垣」则是命宫无禄星守垣,但禄存与化禄则分居命宫的三方(图十五)。如命宫在子,禄存在申,化禄居辰,申子辰三宫相合。或禄星在对宫亦可合格。
  古歌云:「财官二处与迁移,双禄临之最有宜,德合乾坤人敬重,滔滔富贵世稀奇。」
  这个格局,若双禄同守于宫垣而不合格。必需一守财帛宫,一守官禄宫;或一守财帛宫,一守迁移宫;又或一守官禄宫,一守迁移宫,然后才是美格。
  若有忌星衝破命宫或三方,却亦不能称为合格。
  「双禄朝垣」的好处是易发财,尤其是双禄分布于三合方,每十二年一个循环,至少有三次流年的命宫得到双禄会合,隔几年即有一次财源顺遂,其人一生的财运气势因之也便容易连贯。
  但这个格局仍有高低的分别。若守命宫的星曜吉利而且强有力,则格局高,若守命宫的星曜浮动,如天机,巨门之类,则格局低。又需看四煞的分布,命宫会煞多,其人或多财而多祸。

「三合火贪」得意外财
 「三合火贪格」──贪狼守命宫,有火星同垣,再不见其馀煞曜,亦不见化忌空劫,是为「火贪格」的上格。若贪狼守命宫,火星仅在三方相会,不见煞,亦合格,但格局稍次(图十六)。但若有其它的煞星与火星同宫,例如擎羊火星同度,陀罗火星同度,均不合格。
  古歌云:「贪狼遇火必英雄,指日边庭立大功,更得福元临庙旺,帐吁千万虎贲门。」
  这首古歌,今日应加以彻底的修正。
  在古代,文人由科甲功名发达,被视为正途出身,但若由军功起家,却被视为异路功名。所以「火贪格」的涵义,是指其人的禄命,富贵不出正途。倘若了解到这个涵义,则因为今日的商业社会没有可能由军功起家的事,所以「火贪格」便主其人得意外之财。但得财是否顺遂,却仍需看命宫的三方组合而定,若会台伪星曜不吉,便可能要经斗争与惊,这是「火贪格」特殊的性质。

「日月并明」过份牵强
 「日月并明格」──即安命于丑宫或未宫,太阳与太阴同守命垣(图十七)。古歌云:「命宫日月喜相逢,更遇科权在化中。此命武官须建节,文公定主位三分。」
  明清两代的人论命,喜欢望文生义,而且喜欢从表面来确认本质,所以便以为太阴太阳的命格很好。大概后来据此推命不验,所以便又加「更遇科权在化中」(即命宫见到化科及化权)的条件。
  实际上太阴太阳同宫的情形,只有在丑末两宫出现。在丑宫时,太阴入庙而太阳失地;总有一颗星曜欠缺明朗,根本谈不上「日月并明」。  
   况且,凡太阴太阳同宫的情形,三方四正中一定有两个宫位没有正曜,事业宫则为天粱落陷守垣,财帛宫则只能借用对宫的天机巨门,星曜的性质未见得好,是则焉能许为高格耶?
   如果要说化科化权会合或守垣,却只有丁年或戊年生人合格,而且还只有戊年世人,大阴化权,太阳化,再会巳宫的禄存为全美之局,十个天干过份倾向于一个天干,这样的格局未免过份偏袒。
  王亭之并不推荐这种勉强的凑合。

「日月会明」亦属凑合
 「日月会明格」──安命丑宫,得太阴在巳宫及太阳在酉宫相会;或安命未宫,得太阳在卯宫及太阴在亥宫相会(图十八)。古歌云:「二曜常明气象新,少年学问播声名,几番升转功名盛,定作朝中樊理人。」
  这亦是一个望文生义的无理杂格。  
   至今还有人抄古书,认为是富贵之局,殆过份泥古。不思之故耳。
  不妨将格局分析一下,当安命丑宫时,命无主曜,借对宫的天同巨门,结构并不见得好。事业宫太阴为财星,可是落陷;财帛宫为太阳天粱,亦并不主旺财,顶多只能说他清贵,是却易招怨。王亭之不明白这格局有何好处?
   再看未垣守命的情形,财帛宫太阳天梁入庙,好一点,但太阳并不主富;事业宫太阴人庙,但亦仅主「为财赋之官」。  
   加上命宫对垣的天同巨门失地,王亭之觉得此尚不失为税吏的格局。
  至于有人在此格局中加上「昌曲夹垣」、「昌曲同宫」的条件,那可就是文昌文曲的力量,而不是太阴太阳的力量了。以本宫星系的组合来说,不足认为少年得誉,升转高官也。

「丹墀桂墀」利求名
 「丹墀桂墀格」──太阳居辰,太阴居戌;或太阳居辰,太阴居戌,在辰或戌宫立命垣。太阳居巳,太阴居酉,在巳或酉宫立命垣(图二十)。古歌云:「二曜常明正得中,才华声势定英雄。少年际得风云会,一跃天池便化龙。」
  太阳守命而入庙,古人谓之「丹墀」,太阴守命而入庙,古人谓之「桂墀」。古代重科名而不重商贾之富,因此认为「丹墀、桂墀」大利求名。所以古诀便有「太阳守卯,富贵荣华」,「太阳守命于卯辰巳午,见诸吉大贵」「太阴居子,是水澄桂萼,得清要之职,忠谏之才」;「月朗天门于亥地,进爵封侯」的说法,都是因太阴太阳居于庙旺而来。
  但后人却偏要找出「二曜常明」的格局,企图增加一点格局的光彩,因此于凑出「日月并明」及「日月会明」的格局之外,便极力找出日月居于庙旺宫位而互相会照的星系出来,成为一个格局,而且还沿用「丹墀」「桂墀」之名。
  这个格局,有很大的局限性,第一必须见禄;第二必须见昌曲,左右等吉曜;第三必须少见火铃羊陀等煞。但若附合这样的条件,根本又不必泥于格局矣。

「日照雷门」有限制
 「日照雷门格」──命宫在卯垣,太阳坐守(图廿一)。古歌云:「太阳卯位贵堪夸,必主平生富贵家,纯粹少年登甲第,战征声势动夷华。」这个格局来源很古,在元钞本斗数书刊中即有列出,盖以卯宫为太阳初升之地,旭日东升,是故富贵。
  但对于这个格局,应该还有一些补充的条件,而且还有一点争论。
  太阳在卯,并非独守,必同时有天梁同宫,所以不能因为太阳为旭且初升,便忽略了与天梁同宫的特性。
  天梁不喜见禄,但古人却认为壬干天梁化禄为美格,这一点王亭之算过一个命,叫其人小心冤枉枉被炒鱿鱼,结果战战兢兢亦依然被炒,事前仅被老板无辜骂了一番,并无过犯。由此可见天梁见禄之掉忌,再加会四煞。则绝非美格。
  这个格局,最喜会太阴化禄,再得文昌同度,是为「阳梁昌禄」的美格。大利考试及学术研究,然而夫妻宫却欠佳,可见一利必有一弊。反不如太阳在巳宫得禄,见文昌,会丑宫天梁之美,此格兄弟少,子女少,在古代不佳,却很合现代人的社会习惯。

「月朗天门」有破格
 「月朗天门格」──太阴在亥宫守命(图廿二)。古歌云:「正遇风云际会期,海门高处一龙飞,文章间出英雄汉,万裡功名得古稀。」
  凡太阳天梁同守卯宫,太阴亦必同时在亥垣,所以「口照雷门」与「月朗天门」一定同时出现,若太阳天梁守命则以太阴为财帛宫之守星,大阴守命则以太阳天粱为事业宫的守星。
  两个格局比较,以「月朗天门」的格局为佳。
  因为太阴为财星,守命而且入庙主富,事业宫太阳天粱主贵,因此很容易成为富贵双全的格局。
  太阴利夜生人,若生于丑时,文昌在亥守命,文曲在巳会照,主为人聪明而且学业有成,所以堪称为美格,即使见禄亦不影响格局,所以比「日照雷门」为佳。
  但这个恪局亦有一个毛病,如果是大运顺行的话,若见煞忌照卯宫,其人少年易患心葬病,至三十左右即可能不禄,所谓天妒英才,即是此类。
  凡「日照雷门」与「月朗天门」的格局,最怕火铃、羊陀、化忌、空劫等煞忌星曜在三方毕集,见之遂为破格。
  格无全美,推断时非小心不可。

「甲第登庸」不合时
 「甲第登庸格」──化守命垣,化权在三方相会(图廿三)。古歌云:「禹门一跃便腾空,头角峥嵘大浪中,三汲飞翻台变化,风云平地起蛟龙。」
  古人以化科为文墨之星,若正曜化科守命,虽会恶煞亦不失为「文章秀士,群英师范」,所以一旦与化权相会,便认为可因考试得科名而晋身廊庙。  
   然而在今日的社会,这个格局未必有同等的意义。香港人虽然重视考试,但读书人却不一定要靠考试做官为出身「正途」,所以「甲第登庸」的意义便小了许多。
  化科化权相会,还要看是那一颗正曜得化,例如紫微化科,为化科中力量最大的星曜,但同时必天梁化权,亦主增加贵显权柄,可是二曜却永无相会的机会。
  也就是说,化曜相会,永不会让两颗有力的正曜会合,格无全美。斗数的安排真的有点合乎天道。  
   化科最赚见「空曜」。所谓空曜,仅指地空地劫。若旬空、截空及天空皆不论,现在很多斗数书刊弄错。故「甲第登庸格」固不全合今日社会,亦不可忽视其破格。

「科名会禄」宜改格
「科名会禄格」──化科守命垣,三方得禄存或化禄相会(图廿四)。古歌有云:「科名在命数中强,卓越才华远近传,一跃连登三级浪,衣冠济楚待经廷。」
  这个格局,亦以化科为重点,所以必须化科守命垣方为合格。在古人的观念,先论科名然后论禄,是故才有这样的构想。
  在现代社会,王亭之认为必须将格局改订,不如改为禄存或化禄守命垣,见化科为合格,所以格局的名称亦应该为「禄会科名格」。因为现代社会以禄为重,有财者再得名誉,将为上格也。
  但亦要看是甚麽正曜化禄,倘如是浮动的星曜,如天机、巨门之类,或者是不宜化禄的星曜。如天梁,则格局应该可以算是有缺点。
  至于化科的星曜,若武曲、太阴及天府化科。则主在财经界有声誉;若文昌文曲化科则主学业有成,为人儒雅;若紫微化科,则其人无论于何行业均能出人头地,卓著声名;若天机化科。则其人宜于理工界发展,亦宜商界。
  王亭之不是喜欢改古人的格局,只是为适合现代社会的背景,所以不宜对此拘泥。至于「科名会禄」本格,不过公教人员而已。

「权禄巡逢」有缺点
「权禄巡逢格」──即化禄或禄存与化权同守命宫(图廿五)。古歌云:「命逢权禄实堪夸,千载功名富贵家,单见也应身富厚,平生稳步好生涯。」  
   这个格局亦属于「三化星」的命局。与前所介绍的「甲第登庸格」,「科名会禄格」同一类型。  
   这类格局的缺点,在于完全忽视了守宫的正曜性质,只重视化禄、化权化科三曜,所以未免过份武断。
  而且,三个格局之中,缺点最多的反而是「权禄巡逢格」。
  因为两颗好的化星聚于一宫,其馀的宫位便未免失色,因而全局容易失去平衡,故不能视为太好的格局。
  古人虽有「权禄巡逢,财官双美」的说法,但却并非指化禄化权聚于一宫而言,,而是指三方四正见禄权会合。
  这个格局亦有一个条件,即是权禄同守命官时,应以不见煞曜为贵。
  若见火铃羊陀等煞,古人认为仅主「虚誉之隆」,亦即有名无实,更难谈得上「千载功名富贵家」矣。  
   照王亭之的经验,禄权守命的人,倒适合做会计工作。尤以天机化禄,武曲化权者为然。

「极向离明」得禄为贵
「极向离明格」──即紫微在午宫守命,不见四煞刑忌同宫(图廿六)。古歌云:「乘厅司谏肃威风,气象堂堂立殿中,几转内庭分内事,终身富贵位王公。」
  在斗数中,有几颗星曜都最喜居午宫,它们是紫微、太阳、天梁。
  其中又以紫微居午的缺点较小,太阳居午弊在锋芒太露,天梁居午弊在察察为明,而且紫微为帝星,所以古人推命便重视紫微坐午。
  凡紫微在午,天府必在戌宫,天相必在寅宫,寅午戌三方吉利。而且是「府相朝垣」的格局,因此在结构上佔了便宜。所以古人说:「紫微居子午,科权禄照最为奇。」「紫微居午,无羊陀。甲丁已生人位至公卿。」
  所谓甲丁己生人,其实是紫微会禄之意,因为甲年廉贞在戌宫化禄、禄存又在寅宫,丁年及己年则午宫有禄存,与紫微同居。
  所以对于「极向离明格」,我们不妨加一点补充,即以紫微在三方四正见禄为贵。不单只不见煞忌同宫一个条件。
  事业宫居午,若完全不见昌曲、辅弼、魁钺,又不见禄、则仅为在野孤君,又未见其贵气矣。

「天府朝垣」利守成
「天府朝垣格」──天府在戌宫守命,无煞忌同宫(图廿七)。古歌云:「乾为君象府为臣,得地来朝福自新。辅弼忠臣身报国,腰金衣紫拜重瞳。」
  这个格局,其实是「极向离明格」的发展,因为当紫微在中宫时,廉贞天府必在戌宫。订定这个格局的人,其构想是以紫微为帝垣,在戌宫的天府则有如一位大臣,朝拱于帝座。
  所以歌裡才会有「乾为君象府为臣」,「辅弼忠臣身报国」的说法。
  这个格局。其实也可以说是「紫相朝垣」,因为命宫在戌,紫微在午,天相在寅,寅午两宫朝向戌垣。故古人认为「天府临戌有星拱,腰金衣紫。」
  从订定格局的立意来看,显然「天府朝垣」只能成为「辅弼」,所谓「腰金衣紫」,无非只是属于大臣的荣誉,究竟不是领袖人材。
  根据现代社会结构,廉贞天府在戌宫同守的人,只是一位很好的理财人材。若甲年生人,廉贞化禄,禄存又居于寅宫相会,则其人亦能创业致富,但却缺少开创力,只能在守成中发展,不擅长开创。若天马在寅宫,则其人利于外埠经商。

「天梁振纪」不合潮流
「天梁振纪格」──即文曲遇天梁。旺地守命(图廿八)。古歌云:「文曲耿行遇天梁,位列黄门乌府行,纲纪朝中功业见,逼人清气满乾坤。」
  天梁在子午、辰戌、寅卯六宫入庙朝,在丑未二宫乘旺;文曲于巳酉丑三宫人庙,寅卯未三宫乘旺,所以两星都庙旺的宫位,便只有丑、卯、未三宫。
  天梁在丑未为独坐,对宫为天机。天梁在卯宫,则必与太阳同度。两个结构比较,以太阳天梁同度者为优。当天梁与天机相对照时,天梁的性格便嫌略带孤克。
  古诀云:「文曲天梁同宫,位至台纲。」即是「天梁振纪格」的根据。但明人注云:「二星同在午宫安命上格,寅宫次之」,非是,因为文曲于午宫落陷,在寅宫仅属閒宫,虽然天梁八庙,亦无法因文曲同宫而增彩。
  天梁在古代为监察御史(台纲),加遇文曲,不但增加文採,而且加强其奏事弹核之力,所以本格乃称为「天梁振纪」。「振纪」者,振起纲纪之谓。
  古人重贵不重富,故此格可以成立。若于今日,这格局守命的人,容易开罪人,未必可成美格。

「辅拱文星」有才华
「辅拱文星格」──文昌守命,左辅拱照(图廿九)如文昌在寅,左辅在午之类。古歌云:「辅星拱命最堪言,敏捷才华术莫先,轩则帅臣兼五马,重须天相振威权。」
  成立这个格局的根据,是古诀「文昌左辅,位至三台」,此诀见于元钞本。王亭之在借阅元钞本时,争著明刻本去对照,发觉元钞本上有一行细注:「必府相为正曜,不逢煞忌,始的。」
  明刊本刊漏了这句,却只多了上文的一首歌。
  也就是说,元代人便订这个格局,不单以左辅文昌两颗以辅佐之曜为根据,同时注意到守命垣的正曜。照原来的格局,天府或天相守命,一为财,一为印,加上文昌同宫,会合左辅,格局堂堂正正,当然可以出将入相。
  不过在现代社会中,功名富贵不靠军功,亦不靠典试,所以成为美恪的意义大减。若天府守垣。其人当有相当的领导能力,可望成为大企业的主管,若天相守命,则无非是僚幕人材而已。  
   然而「辅拱文星」,其人究竟有点书卷气,当不失为中等格局也。若言出将入相,未兔言之过甚。

「机梁加会」高艺随身
 「机梁加会格」──即天机天梁同守命宫(图三十)。古歌云:「机梁入庙最堪言,得地教君福禄全,妙算神机应盖世,威威凛凛掌兵权。」  
   天机天梁同宫,只有两个机会,一是在辰宫,此时天机乘利,天梁入庙;一是在戌宫,也是天机乘利。天梁入庙,但是戌不如辰,因为辰宫会合子宫的太阴天同为庙旺,戌宫会合午宫的太阴天同则为失陷。
  所以照王亭之的理解,本格系专指天机天梁坐辰宫而言,不专指「机梁入庙」。
  古人对于「机梁」这星系,口诀甚多,如「机梁左右昌曲会,文为贵显武忠良」,「天机天梁同宫辰戌,必有高艺随身」;「机梁会合善谈兵」;「机梁同在辰戍守命,加吉曜,富贵慈祥,若遇羊陀空曜,偏宜僧道。」
  其实天机天梁的组合,只主其人好奇,奸口辩,好表现,而且多不附和别人的意见。在古代,可以作为争辩炫耀的素材不多,最常见的文人谈论兵法,所以才有「机梁会合善谈兵」的说法。
  王亭之比较重视「必有高艺随身」的说法,所谓「高艺」,是指手艺而言。于现代,这种星系组合的人最宜学计算机或做核数师。

『寿星入庙』忌孤高
 「 寿星入庙格」──这个格局只有一种结构,那天梁坐午宫守命,与子宫的太阳相对(图卅一)。古歌云:「命遇离明拱寿星,一生荣达沐恩深,飞腾鸿鹄青霄近,气象堂堂侍帝廷。」
  在前人的口诀中,有所谓「梁居午位,官资清显」的说法,这是由于前人根据古论「佐帝座权威」、「职位临于风」之烦的说法而引申。
  据「中州派」所传,虽然有三颗正曜都喜居午垣。即紫微、太阳、天梁三曜,但都有他的共同缺点,那就是略嫌偏于过份高傲,所以名声愈大,困扰亦随之而来。
  天梁坐午宫的人,倘如会合吉曜,社会地位可以相当高,可是其高傲之性亦可能因之发挥无馀,甚至流为挑剔,所以一生亦必多精神困扰。更由于天梁的特性是喜欢神秘事物。或流为宗教信仰,因此这类命局结构的人,于事业竞争处于失败之时,使容易愤世嫉俗,有许多所谓「逊世而无闷,不见是而无闷」的人,即可能是受到天梁一曜的影响。所以「寿星入庙格」不一定「一生荣达」,主要还得视其所会合的其它星曜的而定。而忌羊陀,最喜昌曲。则是此格的特性。

「权煞化禄」先苦后甜
 「权煞化禄格」──即擎羊或陀罗与火星坐命入庙旺。其中又以擎羊火星人命,比较陀罗火星入命为佳(图卅二)。古歌云:「三煞加临庙旺宫,性情刚猛震英雄,几番险地都经过,凛凛威权众罕同。」
  歌中「三煞加临」的说法有点模糊,因为擎羊跟陀罗永远相隔一宫,根本没有加临的可能。古人不过笼统而言,迁就歌诀的体裁。
  擎羊与陀罗皆在辰戌丑未四宫入庙,这四个宫位,火星仅于辰宫落陷,因此于戌丑未三宫见火星皆为合格。  
   成格的原因,是擎羊陀罗皆属金火,仅一阳一阴的分别,于庙旺宫位见火星,火鍊金精,反成格局,亦即火星刚好抵消了羊陀的刑忌之力,而羊陀亦抵消了火星的刚烈横暴之格。可是,羊陀见火星虽然成格。却仍然免不了人生的劳苦,火鍊金精,亦必然后一番锻鍊。因此主人先劳后成。  
   这个格局,不宜混以贪狼。因为贪狼火星自成「火贪格」。若再见羊陀,则未免格局相混,反而两个格局一齐失色。格局以火为煞,火克金为财为禄,故称「权煞化禄」

「巨日同宫」利口才
 「巨日同宫格」──即巨门与太阳在寅宫守命(图三十三)。古歌云:「巨日拱照对三合,值此应为盖世才,若是凶星没战克,紫袍恒著日边来」。
  太阳与巨门同度的情形,只能在寅宫或申宫出现。申宫的太阳有日落西山之象,所以只有寅宫的太阳合格。
  太阳与巨门同度。因为太阳可以解巨门之暗。并因而发挥巨门的权威,所以巨日同宫便成为相当美好的格局。
  不过「巨日同宫」这格局的名字却梢嫌狭隘,不如歌诀中所说,「巨日拱照对三合」范围之阔。
  所谓「拱照对三合」,应该包括太阳在午,巨门在戌;太阳在巳,巨门在亥两种结构在内。前者为「三合」,后者为「拱照」。这两种星系结构,亦同样可以由太阳的光与热,改善了巨门的性质。
  然而巨门无论是得太阳同度,拱照或三合,亦需要后天人事的补救。倘如听其自然发展,巨门依然可以为人带来是非口舌,必须加以后天修养,是非口舌伏一后才可以发展为才能。
  尤其是在今日社会,「巨日同宫」已不限于从政「脱青换紫」矣,做个律师,一样可以。

「英星入庙」宜乱不宜治
 「英星入庙格」──即破军在子或午宫守命(图卅四)。古歌云:「北斗英星最有权,坎离之上福绵绵,黄金建节超廊庙,统帅英雄镇四边。」
  破军称为「英星」,是由于见吉则主威权的缘故。可是破军却另有一个特性,即是凶则主破耗。其实无论吉凶,都带有破坏力,只是凶则纯属破耗,吉则破坏后有建设。
  由于破军带有权威的性质,所以古人认为最宜于武将,尤其是当破军于子午二宫入庙时,有廉贞天相两星拱照,廉贞带有感情,天相则主正直,此两曜影响到破军,因此其破坏力便亦有良好的倾向。
  古人认为那些镇守边疆为国效忠的名将,即具有这种命局。
  所以破军宜乱不宜治,于动乱时,破军反而可以发挥才智,经历重重险阻而立业,若于太平盛世,则破军那种破坏的性格将不容于众,可能因此鬱鬱以终。「英星入庙」的格局,亦受到这种限制。
  不过所谓冶与乱,不一定指社会,倘如有一间公司,业务一帆风顺,则「英星入庙」的人亦无所施其技,但假如发生事故,或遇到突如其来的竞争,那麽,此时的局面便亟须「英星入庙」的人来应付。

「巨机同临」有缺点
「巨机同临格」──即巨门与天机同守于卯垣命宫(图卅五)。古歌云:「巨门庙旺遇天机,高节清风世罕稀,学就一朝腾达去,巍巍德业震华夷。」  
   天机巨门同宫的情形有两种,一为在卯宫,一为在酉宫。古人对此的评价是,「天机与巨门同居卯酉,必退祖而自兴」;「机巨酉上化吉者,纵遇财官也不荣」。换而言之,即是卯优于酉。原因在于天机属木,于酉宫受金所制,不如在卯宫得木之旺气。
  由此可见「巨机同临格」中,天机一星实为格局的关键。主要在于天机主机变,灵动,如果天机受制,则巨门的「暗」便不能得到调和。
  然而「巨机同临」却亦多缺点,它比较上容易流为浮滑,而且有「多学无成」之弊。古歌中所谓「学就一朝达腾去」的「学就」,指「学业成就」而言,恐伯已加上后天补救的成份在内。
  「巨门交人,始善终恶」,是「机巨同临格」的另一个缺点,不过如果能将这缺点加以匡正,成为近君子,远小人,则自然表现成为「高风亮节」了。

「雄宿朝垣」主锻练
 「雄宿朝垣格」──即廉贞在寅、申二宫守命(图三十六):古歌云:「申未廉贞得地方。纵加七杀不为凶,声名显达风云远,二限优游富贵中。」
  廉贞称为「雄宿」,是由于他具有威武的性质,而却又下同于破军的带有破坏力。所以破军的「英星」,杀气大于廉贞的「雄宿」性质。反映在人世的际遇上,廉贞守命的人便亦比较平和,一生的波折较小。
  廉贞喜见七杀,冈为廉贞的阴火恰能锻鍊七杀的阴金,使金能成器。当廉贞与七杀同居于未垣时,固然有锻鍊的能力,若廉贞居于申垣,七杀居于午垣,亦有冶鍊陶熔的能力,所以佔人便认为属美格矣。
  所以丑宫虽然廉贞与七杀同垣,亦不称为美格者,是由于未为木墓,木能生火,有利于廉贞;而丑为金墓,对廉贞不利。
  于寅宫见廉贞时,七杀在子,亦不为美格,是由于申为金宫利廉贞之锻鍊的意义。
  古人论斗数,有时非常之重视五行生克,本格即是一例。然本格生人,必经艰险而后有成,此乃其基本的特点。

「化星还贵」主变泰
 「化星还贵格」──即丁年生人,天同在戌宫守命;辛年生人,巨门在辰宫守命(图卅七)。古歌云:「三星变化最无穷,同成相逢巨遇龙,生值丁辛须富贵,青年公正庙堂中。」
  丁年生人,天同化权戌宫,与辰宫的巨门相对,而巨门化为忌星。辛年生人,巨门化禄于辰宫,与戌宫的天同相对。巨门最不宜居于辰宫,所谓「辰戌偏嫌陷巨门」是也。可是「化星还贵格」中,巨门却不嫌陷于辰宫,原因即在于辛年巨门化禄。此即所谓「化星还贵」。天同于戌宫,于丁年虽化为权,可是却与巨门化为忌星相对。但由于一曜彼此有性质上的制化,因此转为美格,是亦为「化星还贵」。
  古人有云:「巨门辰戍不得地,辛人命遇反为奇」。即是喜欢巨门于失陷时化禄。因为陷地虽多暗,可是化禄却能解暗。又云:「天同戌宫为反背,丁人化吉主大贵。」即亦以天同的化权,化解天同落天罗地网时的不祥。
  这两个格局,都因「化星」的力量而旋转乾坤,「化星还贵」的力量即在于此。然而皆主辛劳中发蹟变泰

「石中隐玉」结构复杂
  「石中隐玉格」──即丁年或癸年生人,巨门在子宫或午宫守命(图卅八)。古歌云:「巨门子午喜相逢,更值生人丁癸中,早岁定为攀桂客,老来滋润富家翁。」
    对于这个格局,古人甚多隐瞒,以致一般人只能将「丁癸生人,巨门子午」作为公式来记忆。
    其实这个格局,在于巨门见化禄、化权及化科三曜或其中二曜。
    所以如果更详细一点来说,构成「石中隐玉」的结构应有下述几种──第一,辛年生人,巨门化禄会太阳化权;更得文昌化科会照者尤为上格,第二,癸年生人,巨门化权,得对宫禄存拱照,亦为上格;第三,丁年生人,巨门与禄存同度或拱照,对宫天机化科拱照,为中格。第四,己年生人,仅得巨门与禄存同度或拱照。为中格;第五,丙年生人,擎羊与巨门同度或拱照,为下格;第六,戊年生人,不但擎羊与巨门或拱照,兼且对宫天机化忌亦拱照,是为破格也。
  「石中隐玉」的格局结构看似复杂,但一言以蔽之。喜见禄权科,最怕见刑忌,能对此有所理解,即不必硬记各种规条也。

「紫府朝垣」名字好听
  「紫府朝垣格」──即紫微天府于三方合照命垣(图卅九)。如命宫在申,廉贞守命,紫微天相在辰宫合照,天府武曲在子宫合照。古歌云:「二斗耸星命内临,清高祸患永无侵,更加吉曜重相会,食禄皇朝冠古今。」
  这种格局的订立,有点过于忽视命宫的正曜,但以合照的星曜取贵,所以属于牵强附会,不足为信。  
   一般斗数书籍,皆推崇北斗主星天府,认为能得「二斗尊星」加临或会照的宫垣一定吉利,这是由于偏重古籍中对紫微、天府的评价。
  如紫微为「万物之灵」,「乃有用之源流」,「掌枢机造化」,「诸宫降福,能消百恶」,以及天府「乃南斗解厄延寿之星」等等言论。  
   殊不知这两颗主星,虽然具优点,但却仍有有很多缺点,两星会合,最明显的缺点即是进退失据,好大喜功,加上命宫正曜廉贞的影响或者会有「不在乎」的性格,或者可以流为邪恶,这种性质便不是紫微天府两星会合所能改善者矣。
  故推断斗数,仍以根据命宫正曜为是,不可过份重视「紫府朝垣」的名字好听。

「将星得地」不合时宜
 「将星得地格」──即武曲临庙旺宫位守命(图四十)。古歌云:「将星入庙实为祥,位正官高到处强,掠地攻城多妙算,威风凛凛镇边疆。」
  这个恪局,又是属于望文生义之类。因为古代有武曲为将星的说法,所以就认为是「掠地攻城」、「威风凛凛」的命造。由此可见明代江湖术士的简陋。清代禄命之学大行,文人学士却只研究「子平」,无一人对「斗数」感到兴趣,即是由于对明代的斗教书刊不满之故。
  武曲在辰、戌、丑、未四宫入庙,在子午二宫乘旺,依照格局,十二个宫位的武曲,竞有六个合局,然而凡武曲坐命的人,岂不是很著数邢?这是当日订立这格局的人,未加深思熟虑之处。
  而且,武曲于辰、戌二宫之时,为人「天罗地网」,虽然入庙,但却并不出色,不知竟亦何以认为是「将星得地」也。
  凡武曲守命的人,虽可隐扬,但亦多少带一点孤克的性质。古代从军者多不是少年温饱的人,或衣食无靠,或六亲不全,然后才肯离乡背井。

「四正同临」不合理
 「四正同临格」──即紫微、天府;太阳、太阴四曜,有一曜或二曜守命(图四十二)。古歌云:「四正来临居旺地,一生爵禄定非常。文为辅弼依龙凤,武掌兵权佐帝王。」
  这个格局,犯了「一概而论」的弊病。紫微、天府、太阳、太阴在「紫微斗数」中,若临庙旺的宫位,一般性质良好,是故称之为「四正」(不同「三方四正」的「四正」之义)。
  其实是由紫微为北斗星系主星;天府为南斗星系主星;太阳太阴为中天星系主星(太阳主昼、太阴主夜),这种「主尊」的性质推衍而来。
  但主星入庙,一般仅主其为人光明正大,并不代表其人可以「文为辅弼」、「武掌兵权」。所以要推断命局,仍应按每星所居的宫位意义而定,不能依据明末术士订定的格局也。
  王亭之将这些格局加以重新评定,主要目的是为了提醒读者,研习斗数必须注意「星系」的整体性,切不可支离破碎,将星曜逐粒逐粒来研究。而这个「四正同临格」,却恰犯了逐粒星来研究的毛病。便不如「巨日同宫」、「机巨同临」、「石中隐玉」、「三合火贪」等格局之纯而正矣。

「命无正曜」仅合古人
 「命无正曜」──即命宫无正曜坐守(图四十二)。古歌云:「命宫星曜值空亡,幼岁重重有祸殃。不是过房须寄养,他乡好去作东床。」
  关于这个格局,明福建刻本曰:「即命宫无正星浮星纵星是也。」可是却有一条影元钞本的眉批:「无南北二斗正星也」,这条眉批,未见提到「浮星」及「纵星」。
  所谓「浮星」?是指火星铃星等,至于甚麽叫做「纵星」。则王亭之不知,怀疑可能星「从星」的误刊。  
   古人论命,有「命无正曜,二姓延生」的说法。但这说法有很大的局限。因为凡命宫无正曜的时候,例应借用对宫的星曜来推断,命宫的对宫即迁移宫,所以便亦以为这种命局利于「迁移」,亦即远往他乡。
  古代的人,但求在家乡能够安身立命,决不轻易言离。所以凡是背井离乡的人,多数是双亲弃世,在家乡无以为活,因而又「命无正曜」也就被古人看成是幼年不幸,以致过房寄养,或者飘流到他乡入赘的命。尤其是古代农业社会,有招赘来做田工的习俗,古人更以为然。今日推断斗数,仍应据所借用迁移宫的星为推断根据。

「极居卯位」亦尊荣
 「极居卯位」──即紫微居卯酉位遇煞(图四十三)。古歌云:「紫微卯酉忌相逢,文曲蹉跎岂有成,借问此身何处去,缁衣削发立空门。」
  紫微在十二宫中无陷位,仅卯酉为失地。凡紫微居卯西,必与贪狼同居,古人称此格局为「桃花犯主」,视为男女皆主淫乱。
  然则如何「桃花犯主」的格局,竟又被视为若遇煞则为僧人耶?原来其根据是古代的口诀:「紫居卯酉,遇劫空四煞,多为脱俗僧家」之说。
  关于这点,相信古人一定有过一番统计,然后才敢将作为帝星的紫微,视为出家的命造。而且有一点可以注意。即古人认为,紫微坐命的人即使出家,亦受帝皇制诰之封,成为「国师」。这种观点,恐怕又与元代崇尚僧道的风俗有关。
  「中州派」亦有相传,紫微遇空曜,必作谈禅之客,不肯定其人出家,但性质则相同。照王亭之的意见,恐怕仍是受到古代文化背景影响的说法。若现在,可以扩大为哲理的研究,不一定出家做和尚也。  
   但紫微坐命的人,确有其尊贵不同流俗之处,出家于古代视为大丈夫事,亦有其理。

「机月同梁」作吏人
 「机月同梁」──即天机、太阴、天同、天梁四星,分居寅申两宫守命(图四十四)。古歌云:「寅申四曜命加临,宗祖根源定有成,刀笔之中宜卓立,荣华发旺在公门。」
  这首古歌,即是「机月同梁作吏人」的引申。而「机月同粱」则是一个很著名的格局。详宫位结构而论,天同天梁在寅,即太阴在戊、天机在午合照;天同天粱在申。则太阴在辰,天机在于台照;天机太阴在寅,则天梁在午,天同在戌合照;天机太阴在申,则天梁在子,天同在辰合照。一共有四种结构。
  这四种结构,没法子令到四星皆入庙旺,其中必有一二星曜落陷,或者有三曜居于平常的宫限,所以就容易暴露出星曜的缺点,以致影响个星系的性质。
  大致上来说「机月同梁」的结构,主其人有机心,又贪财;好挑剔,又讨厌踏实工作,因此就甚为与「吏人」的性格相似。现在于大机构任职的人,若安于职位。过著文职生涯,在职权范围内弄弄权,挑剔一下别人的错处,却懒于承担责任,与这个格局便很吻合矣。唯「机月同梁」遇吉,亦可有作为,是「吏人」亦未必皆庸碌者也。

「杀拱廉贞」多变化
「杀拱廉贞」──即廉贞守命,七杀合照(图四十五)。古歌云:「贞逢七杀实堪伤,十载淹留有灾殃,运至经求多不遂,钱财胜似雪浇汤。」
  这个格局非常之有名,但照王亭之所知,其格局结构仅有两种,即廉贞贪狼于巳宫守命。武曲七杀于酉宫来会;或廉贞贪狼于亥宫守命,武曲七杀于卯宫来会。亦即是廉贞、贪狼、武曲、七杀四颗星曜的星系组合。  
   古人认为廉贞贪狼为桃花,武曲七杀为刑伤,所以四颗星曜配合起来,便是破尽祖业,流离浪荡之人。即大限逢之,虽不主其人的性格浪荡,亦主十年破败。
  但王亭之却认为这个格局于现代社会,可以另有解释。
  王亭之为一位财经界人士推算过,即是这种格局。他立命巳宫见廉贞贪狼,至四十馀岁,大限遇武曲七杀,突然暴富起来。  
   原因即在于廉贞贪狼亦有投机的成份,武曲七杀却主当机立断,因一碰著机缘,立却可以暴富。而古代社会没有有投机事业,因此就不可能知道,这种局格的全部意义。
  此格变化甚多,初学斗数的人最难掌握,推断时非小心谨慎不可。

「巨逢四煞」多官司
「巨逢四煞」──巨门落陷守身宫,火铃羊陀四煞守命宫(图四十六)。古歌有云:「巨门落陷在身宫,四煞偏于命裡逢,若是吉星无救解,必遭流配远方中。」
  这个格局,王亭之认为有点疑问。据「紫微斗数全书」云「巨门身命逢之为忌,对宫火铃白虎共伴,无帝禄,决配天涯。」是不论巨门守命或守身宫,对宫见煞,然后始为「流配」(即充军)之命。并不是巨门守身,四煞守命。但身宫很多时与迁移宫相同,所以明代术士才含含糊糊,将此格说成是巨煞分守身命。这可能是因为迁就歌诀的体例,七言成句,因而也就说得不甚清楚。巨门守命见羊陀,古人认为「男女淫邪」;见火铃。「死于外道」。因此将这两重性质加起来,便成为「决配千裡」的凶命。除非是得紫微与禄存的压制,但照王亭之的经验,却似乎并不见得那麽凶险。因为古代社会没有那麽多「是非口舌」的行业,而现代社会,从事这类行业的人多得很。即使巨门守命见到四煞,充其量也只是人生增加多一点波折而已。
  但多惹官非,一却是这类命造的特点。若巨门化忌,更一生出入法庭。

「马头带剑」人横勇
 「马头带剑」──即擎羊于午宫守命(图四十七)。古歌云:「羊刃切忌午之方。若来限内最为殃。刑妻克子生閒事,残病中年要早亡。」
  擎羊独守午宫,无正曜同度,为「马头带剑」的正格,此时必需借对宫的天同太阴为命垣的星曜。是否入格,需视是否得六吉星为助而定,若得六吉,古人认为这种命造可以「威镇边疆」。
  另外又有两个格局,亦称为「马头带剑」:一是贪狼与擎羊在午宫守命。尤其是戊年生人,贪狼化禄,更吉。即或不然,为丙年生人,天同于未宫化禄,与巳宫的禄存夹命,亦为美格。一是天同与擎羊在午宫守命,亦以丙戊年生人为合格。
  擎羊为古人视为刚强好勇之星,于午宫虽然落陷,但午宫的火可以制擎羊之金,反成器用,于是横暴之力任为威权,因此有「威镇边疆」之说。相传汉光武刘秀的命,即入此格局。
  刘秀滥杀功臣,民间传说,其人终以神经错乱而死,故古人认为「马头带剑」格局的人,「虽富贵亦不耐久」。
  今人少「威镇边疆」的可能,但亦见过江湖好汉有此命造。

「命裡逢空」有性格
「命裡逢空」──即地劫地空守命,命宫又无吉曜(图四十八)。古歌云:「空曜来临吉曜无,求名求利总成虚,清閒孤独方延寿,富贵荣华过隙驹。」
  古歌中所说的「空曜」,有人认为是天空、旬空、截空,实际上却不是,而是地空地劫。
  古人认为「地空乃空亡之神,守身命,作事进退,成败多端」;「地劫乃劫杀之神,守身命,作事疏狂,不行正道」。此所以为忌也。  
   王亭之认为,在今日须对古人的注释稍加梳爬。所谓「作事疏狂」,「作事进退」,即是今人之所谓「有性格」。看不过眼的人,见到后生仔扮吸血僵尸,故意装成满面冷漠,会以为是「疏狂」,但这其实是欧风美雨。由嬉皮士时代开始,一代传一代,传到今日的「溜溜路慢踢」,其实只是潮流,不足以由是推断其终身不利。
  反之,许多「作事疏狂」的人,得逢际遇,一跃而成为歌星明星,便可凭一把歌喉或者一把结他闯天下。
  古人则不然,「有性格」的人多隐逸山林,于是「清閒孤独」以终其身。
  是故古人对空劫乃有如是评断。

「天梁拱月」风流浪子
 「天梁拱月」──天梁太阴二曜守命而落于陷地(图四十九)。古歌云:「月梁落陷最堪伤,必定飘逢在外乡,唱舞酣歌终日醉。风流荡尽祖田庄。」
  王亭之按,此格局有误,因为天梁与太阴永不同宫。古诀则有如下的说法:
  「太阴守命落陷,化科禄权返凶,出外离祖获吉。更遇四杀,酒色淫邪。」
  「天梁陷地见羊陀,伤风败俗。」
  「天梁月曜女淫贫。」
  故王亭之的意见。所谓「天梁拱月」,乃是天梁居巳亥,太阴居丑未,或大阴居寅申,天梁居子午的恪局,盖依秘云:「粱巳亥,阴寅申,主淫佚,不陷衣禄遂,如陷,下贱。」的说法。
  但这个格局其实亦没有甚麽不好。
  天梁乃名士气质的星曜,「忍把浮名,换却浅斟低唱」,其实亦不俗也。只是人瞧不起风流浪子,所以对之评价甚低而已。
  王亭之不明太阴落陷,化科禄权返凶之理,仔细寻思,盖系太阴见吉主富感情,风流浪子一旦发生情愫,自多精神困扰。
  此所以难得作「忘情太上」也。

「文星遇夹」现代无妨
 「文星遇夹」──文昌或文曲守身宫,遇地空地劫相夹(图五十)古歌云:「夹地文星过守身,一生劳碌败无成,逢财得禄世间好,数尽还教夭且贫。」
  此格局为影元钞本所无,殆属明人的创恪。照「中州派」所传,对这格局诠释得比较详细。王亭之可以洩露出来
  文昌守身宫,不论有无正曜,一般均利科名典试,但若遭地空地劫相夹,则反而可能典试不利;
  不利的原因并不是由于没有学问,而是遭到莫名其妙的失败。
  倘如命宫正曜好,则尚可有补救的方法,或放弃典试转而经商,或由「异路」寻取科名。
  文曲守身宫。不论有无正曜,均利刀笔生涯,但若遭地空地劫相夹,则反主刀笔失利,倘使命宫的正曜好,则可放弃刀笔生涯而另谋发展。
  然而上述所传,仍仅适合清代的社会情况而已,未必适合今日。
  今人不必依靠典试,文人的出路多,即使典试不利,刀笔不利,依然可以另谋生计,尤其是香港社会,教几十个小小童蒙亦可以清茶淡饭,所以不一定「数尽还教夭且贫」那麽凄凉。

「科星煞凑」不利文书
「科星煞凑」──科星守身命,遇四煞化忌空劫过重(图五十一)。古歌云:「命宫科曜正为清,凶众多为枯下人,甚至吉星不失局,读书至老没功名。」
  古人最重科名,所以明清两代术士亦最重「化科」,凡科星守命,便认为考试得利,因此可以正途出身。今日则以化科作为名誉。不一定「命宫科曜」就可以得到「正途功名」。
  化科一曜,最怕地空地劫,古人认为功名蹭蹬。
  若文昌文曲化科而与空劫同度,其人虽享文名亦不能获一矜。此所以「读书至老没功名」也。  
   今日社会,只要在行业中卓有名声,不必靠考试中式而后立身社会,因此「科星煞凑」的格局,便变成另有意义。
  有些人,名声很大,可是却招来许多无谓的困扰,甚至招来怨谤,即可能是属于这种格局。
  而且又不只文人为然,商业社会有许多文书上的来往,若遇「科星煞凑」,便容易因合同契约而招惹是非。王亭之有一个朋友。天机化科守命,与地空地劫同度,煞凑,最好的流年亦时被银行认为「签字不符」,可谓啼笑皆非,其「蹭蹬」完全与考试无关。

「魁钺凶衝」人缘坏
  魁钺凶衝」──天魁守命,会天钺;或天铍守命。会天魁,若同时遇四煞空劫衝破(图五十二)。古歌云:「魁钺文星守贵荣,何愁金榜不题名。若然凶众无星救,痼疾烟霞耳自宁。」
  天魁天钺利于考试,性质与文昌文曲不同。昌曲是自己有学问,可以凭真功夫上试场较量,属于「自力」。魁钺则是「文书中试官」。不一定有学问,只要够幸运,便于考试时得到意外的顺途。古人云:「魁钺命身冬折桂」,即是这层意思。若云:「天魁天钺,盖世文章」,那反而是因人论事──翰林公的文章,一般当然认「盖世」。
  魁钺见擎羊铃星,主痼疾;魁钺见地空地劫,反主不第,所以那首古歌,便说「痼疾烟霞耳自宁」,犹云,一就是终身痼疾,一就是啸傲咽霞,反而不能出任。
  今日社会无所谓「啸傲烟霞」这回事,因为现代已无「山林隐逸」,因此命官身二宫天魁天钺而又见擎羊铃星同度,虽仍主痼疾缠身,但见地空地劫,却是「贵人反而变成小人」,例如本来有人提拔,可是却反目成仇,或因产生误会而招尤怨。人际关系不佳,变成独来独往,也就等于「啸傲烟霞」。
研究格局,了解星系
  王亭之陆陆续续在此介绍过五十二个斗数的「格局」,并略加述评,主要目的其实只有一点,即是表明「星系」的重要。王亭之一再强调。学斗数千万不可逐粒星曜来学,即使将一百五十五颗星的性质都记得清清楚楚,一旦实际运用,就自觉得千头万络。  
   在「十八飞星」初期,推断禄命非常之武断,某星入某宫便依此断言吉凶,后来才发展到注意「三方四正」,再发展然后才有「星系」的概念。「紫微斗数」依照这个传统,因此一开始即便留意到「星系」的组合。许多格局,即由「星系」的性质发展而成。例如「贪武同行」、「七杀朝斗」、「三合火贪」等等,便即是基本星系组合的性质。    
然而后人却有一种不良的发展倾向,那就是过份重视格局,而忽略了格局其实即是星系,因此明代末年才有许多「伪格」成立,搀杂入有意思的星系格局之内,变成鱼目混珠。  
   王亭之讨论这些格局,并根据现代社会意义,一一予以澄清,就是想淘汰「伪格」,而使读者知道格局的真实意义,而不致望文生义,在推断时泥于格局的名称也。──读者倘能了知星系特性,而不拘泥于格局,则庶几矣。

http://bbs.mychat.to/sindex.php?t700963.html

=========================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