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叶灵凤《家园纪事》  

2016-08-30 11:18:26|  分类: 名篇名著选读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叶灵凤家园纪事

花匠挑着一棵开满了白花的树,走过我们的门前,向我们说:
  “先生,这是梅树,你们要么?过几个月可以结这样大的梅子。”花匠说着用手这样比了起来,我们仿佛看见像玛瑙一样的累累的梅子。
  “真能结梅子那才有趣!”凤说。
  “不结梅子看看梅花也是好的。”我说。
  这样的结果,梅树便种到我们小园的中央,代价当然是很贱的。
  五六尺高枝桠扶疏的树干,细小丁香一样的白花,肥短的绿叶,它虽然并不是孤山林处士所钟爱的梅妻鹤子,但我们的园里却突然的增了光辉。
  “这是什么树哟?”邻家买菜归来的主妇这样向凤问。
  “结梅子的梅树。”凤说。
  “哟,那么,有梅子吃了。”
  “结了请你们吃。”凤得意的说。
  我诵着“黄梅时节家家雨”的诗句,心里虽一面希望着梅子真能成熟到金黄,一面又担心着梅雨时的郁闷。
  有一天。
  现在已记不起第一个说这句话的是谁,总之是有一天,有人突然这样对我们说:
  “哙,你们受了骗哟,这不是梅树,这是李树哟!”
  “梨树?‘雨打梨花深闭门’的梨树?”我们惊异了。
  “不是梨树,是桃李的李树。”
  “你自己不要弄错了,花匠说的是梅花树。”
  “你们不相信,你们等着看好了,看将来结成的果子是梅是李。”
  说的人随即又举出了证据,说梅花和李花有怎样的区别。我们大家不开口,都等着未来的事实的证明。
  果然,过了不多时,街上白糖梅子的喊声已经到了我们耳中,我们树上问题中的仅有的十几粒果子还只有纽扣大小。梅?李?我们自己也不能决定,但我们都说果子的成熟总有早迟。
  不可掩隐的真实终子暴露了,十几粒营养不良的果子又凋落了几粒,等到结成有半寸对径的时候被剩下四粒,四粒毫无问题的苦李。
  “怎样?是梅子还是李子?”
  “这花匠大可恶!其实何必一定要说谎,难道说是李子,我们就不买了么?”
  话虽这样,但我们从此对这颗李树总有点不大喜爱,而旁人问到这颗树的时候,我们也总有点趑趄,仿佛不愿将受骗的经过使旁人知道。
  不知是土地不良,还是秋的势力已经活动的原故,半月来这颗树的树叶渐渐枯萎,生了许多毛虫,现在已经变成了几枝枯干。
  “原谅它罢!不论它是梅是李,它的时代总已经消失了。”看了它这可怜的情状,我忍不住这样说。
  我能原谅李树,但我不能原谅那骗人的花匠! 
http://www.my285.com/xdmj/ylf/lhdg/002.htm

---------------------------------------------

“叶灵凤”的图片搜索结果

叶灵凤文集

本卷是叶灵凤散文小品选集,大致可分为三部分。一是人生随感,文笔委婉、细腻悠长,足以让今日的读者体味二三十年代散文的风格。二是江南杂记,文笔生动畅达,有关江南一地的风物奇趣,习俗风情、著述源流,一一娓娓道来。三是香港方物志,状绘香港一地之动植物,知闻博洽,于学术性中见妙趣,读来兴致盎然,可称同类著作中的佼佼者。

前言    
家园纪事 牵牛 煤烟
黄瓜
霉的素描 闲居
天书
玫瑰 送别 贺柬
手套 白日的梦
偶成 红灯小撷 秋怀
金镜 小楼 梦的纪实
心灵的安慰 芳邻 迁居
惜别 人去后 偷生
归来 春蚕
谢忱 今后的生涯 无题
灵魂的归来 生离 乡愁
月亮给我的信 冰车 交响乐
指甲 铁与雪 秋意
新秋随笔 憔悴的弦声
狱中五日记 病榻呓语
桃色的恐怖 北游漫笔 天竹
噩梦 岁暮杂拾 新春的乡情
虎踞龙盘今胜昔 能不忆江南 家乡的大桥
大桥使我想起的昔和今 月是故乡明 烟花三月下扬州
瘦西湖的旧梦 江南柳 小楼里的生活
金山忆旧 鼋头渚的秋光 中山陵所见
雨花石和雨花台 南京的马车 樱桃的乡情
玄武湖的樱桃 夏天的花 秋末晚菘
家乡食品 家乡的过年食品 岁暮的乡怀
老菱 莴苣、杨梅带来的幸福 薄言采芹
杨花萝卜及其他 茶淘饭 镇江酱菜
蔬食和凉拌 蚕豆食谱 碧玉一般的莴苣
蒌蒿 江南的野菜 谈镇江的肴
笋脯豆的滋味 “美人肝”与“胰子白” 采芝斋的熏青豆
镇江的鲥鱼 肴肉白汤面 肉骨头和京江蹄肴
狮子头和镇江肴肉 吃蟹的余兴 家乡的药草
家乡的吉庆剪纸 新年画和旧年画 桃花坞和杨柳青的版画
家乡名称沿革的小考证 读枝巢回忆篇 顾二娘制砚诗话
平山堂与鉴真和尚 乡邦文献 朱氏的《金陵古迹图考》
《红楼梦》与南京的关系 江南园林志 江苏之塔
有关南京琉璃塔的新发现 鸦片战争与江南文物的劫难 香港的香
舶寮洲的古物 英雄树木棉 一月的野花
香港的哺乳类动物 香港的野马骝 新蝉第一声
夜雨剪春韭 后海湾的鹭鸶 青草池塘处处蛙
三月的野花 三月的树 青竹蛇
四月的花与鸟 猫头鹰 山狗与水獭
害虫的天堂 从鳄鱼谈到爬虫类 香港的茶花
山猪和箭猪 蚝和蚝田 蓝鹊——香港最美丽的野鸟
香港蚊虫的现在和过去 荔枝蝉·荔枝虫 香港的马骝和骆驼
海参的故事 西洋菜 香港的野鸟
呢喃双燕 禾虫和禾虫瘾 姜之种种
闽粤荔枝之争 竹和笋 琵琶鱼——魔鬼鱼
香港的蝴蝶 朝生暮死的蜉蝣 毒蛇的鉴别
夏天的毒蛇 蛇王林看劏蛇 鱼猪与猪鱼
可炒可拆的香港蟹 南方的李 杜鹃鸟的疑案
再谈杜鹃鸟 野百合花 香港的蜘蛛
相思——绣眼 鱼虾蟹鲎的鲎 黄(鹿京)
香港的杜鹃花 香港的百足 蜡嘴·窃脂
谈香港的鸭 香港的狐狸 沙滩上的贝壳
街边和水边的蛤乸 白兰·含笑 老榕树
香港的麻鹰 枸杞和枸杞子 香港的野兰
香港的龟与鳖 香港的大蜗牛 可怕的银脚带
大南蛇 缘木可求的海狗鱼 蚬与(虫雷)
啄木鸟 香港的海鲜 穿山甲——香港动物界的冤狱
菩提树·菩提纱 美人鱼 大树菠萝
苦恶鸟的传说 幼细的铁线蛇 芋乸芋仔
薯仔和番薯 谈外江鳄鱼 红嘴绿鹦哥
猪屎渣 比目——挞沙·龙脷 翡翠·鱼郎
糯米包粟 行不得也哥哥 孔子家禽
海镜——明瓦 香港的老虎 墨鱼——乌贼
可怕的白蚁 “家婆打我!” 鬼鸟——蚊母鸟
古怪的海星 沙追 果子狸及其他
香港的凤尾草和青苔 香港的核疫和鼠患 充满咸鱼味的长洲
大埔的珠池 冰与雪 香港唯一的一部植物志
香港的“一岁货声” 香港的年糕 “年晚煎堆”
吊钟——香港的新年花 牡丹花在香港 水仙花的传奇
过年用的茶素 唐花薰货 贺年的糖果和果盘
年宵花市 除夕杂碎  
叶灵凤年谱简编 编者后记  

-----------------------------------------------------------

“叶灵凤”的图片搜索结果

叶灵风(1905.4.9—1975.11.23)原名蕴璞。江苏南京人。少年时曾在上海美术专门学校学习。1925年加入创造社,开始文学创作。曾主编过《洪水》半月刊,是创造社后期的重要成员。1926年与潘汉年主编《幻洲》半月刊。1928年主编《现代小说》和《现代文艺》。1934年与穆时英合编《文艺画报》。1938年去香港,在港30多年一直主编《星岛日报》副刊《星座》,还编过《立报.言林》、《万人周刊》。
  他早期小说具有浪漫主义倾向。代表为《女娟氏之遗孽》。还有短篇《菊子夫人》,长篇《红的天使》、《未完成的仟悔录》等。他的散文小品都写得平淡而意味集永,如《香港方物志》等。

http://www.my285.com/xdmj/ylf/0.htm

“叶灵凤”的图片搜索结果

“叶灵凤”的图片搜索结果

======================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