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梁文道与杨照对话清华园 谈如何读经典  

2016-09-17 06:34:23|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梁文道与杨照对话清华园 谈如何读经典

梁文道与杨照对话清华园 谈如何读经典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梁文道与杨照对谈(中评社 束沐摄)

  中评社北京9月17日电(记者 束沐)清华大学社团“学生海峡两岸交流协会”与新媒体栏目“看理想”昨晚在清华大学建筑馆报告厅举办《经典里的中国——今天我们如何阅读先人经典》讲座,邀请两位港台作家梁文道与杨照,分享他们对阅读经典的理念与心得,并就传统文化、哲学思想、人生境遇等话题与在场四百多名清华学子交流。
  梁文道,香港著名作家、评论家、传媒人,曾在凤凰卫视主持8年《开卷八分钟》,在理想国影像计划“看理想”担任总策划人,主持读书节目《一千零一夜》,作品有《常识》、《我执》、《我读》等;杨照,台湾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和乐评人,出版多部中西经典导读书目,长期于“诚品讲堂”等开设人文经典选读课程,代表作有《迷路的诗》、《百年荒芜》系列小说等。昨晚讲座现场观众席爆满,不少学生站立在走道处听完演讲全程,可见两位嘉宾在大陆青年学生中的极大影响力。
  在开场白中,梁文道先简单地向在座听众介绍了杨照,赞其“著作等身”,不仅涉猎广泛,贯通古今中西,纵横诗歌、散文、小说、音乐、时政与文学评论,而且有着深厚的知识积累,能够把所有的知识消化成他自己的思想。随后,他引出讲座的主体:今天的我们该如何阅读文学经典?梁文道介绍,最近几年,中国掀起“国学热”,从《百家讲坛》走红开始,大众对逐渐开始对中国典籍重新有了兴趣,很多民间机构也开始热衷推广国学,但他发现,不少“私塾”存在一些东施效颦的现象,如生搬硬套地做表面功夫、小孩子学国学沦为背书等等。他指出,无论在大陆还是在台湾,也都在争论着“读经典到底有没有意义”的问题。
  梁文道表示,中国的典律都不是单纯的学术巨著或者文化瑰宝,还附着这一整套社会制度和权利体系。于是,他抛出问题:今天读经典,是否意味着要把附着其上的一整套保守、封闭的价值观念重新读出来呢?他进而希望杨照在接下来的演讲中,能够就阅读经典的当代意义做一个回应。
  杨照在演讲中首先表示,“梁文道很像当年的我”,他以梁文道刚刚对“国学热”社会现象的批评为例,表示他现在的心境是迂回、温和而不冲撞的。杨照回忆,在他22岁大四那年的寒假,当身边很多同龄男生都为了考预官而复习的时候,一部香港电视剧《上海滩》的录影带,让他突然有了写电影剧本的念头。而他当时用了七天的时间,一气呵成地写完了他人生的第一个剧本《孔子传》。随后,杨照向在座听众介绍了《孔子传》剧本的第一幕“子路之死”,他用生动的表情与形象的语言,描绘出子路被殴打致死前一刻把帽子戴好、孔子听闻噩耗后痛哭等分镜头场景。 
 

梁文道与杨照对话清华园 谈如何读经典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台湾作家杨照(中评社 束沐摄)
 
  “孔子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圣人,不是一个真理教授机,而是一个有真性情的人”,杨照表示,之所以用“子路之死”作为描述孔子形象的切入点,这是因为,在他剧本中,他所描绘的孔子和其它任何地方看到的孔子的形象是完全不一样的。他用孔子与司马牛围绕“仁”之本义的幽默对话向听众说明,孔子是一个从来不会提供标准答案的老师,而现在的中国人则普遍追求“标准答案”,这样反而无法找到孔子的真性情。他还以孔子对子贡、颜渊的评价为例,表示孔子也不是一个欣赏“学霸”的老师,他更欣赏的是“不迁怒、不贰过”的颜渊,而“不贰过”则直指道德标准的相对性,即人们往往可以用各种理由来规避道德的他律性,但却很难规避道德的自律性。杨照指出,包括他自己在内,很难有人真的能够达到“不迁怒、不贰过”。
  杨照认为,论语的第一句就是讲“乐”,“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论语教的就是你如何做一个快快乐乐的人”。但是杨照同时指出,正如宋代理学家程颢、程颐与其老师周敦颐问答所揭示的那样,孔子在这里倡导的“乐”是来自于“学”的,“当所学到的东西成为我自己身上的一部分的时候,你会得到最大的快乐”。杨照分析,从这个意义上,大部分的人都没有快乐过,或者说大部分的人都没有真学习过。他表示,荀子将“学”分为“为人之学”和“为己之学”,前者是为了前途、为了未来而学,学是一种手段,而后者为了让自己更好、更丰富而学。他说,孔子常常说不知老之将至,说明孔子的快乐都和学习有关,而不是与权力有关。
  接着,杨照对“经典”抒发了他自己的看法。他表示,经典都带着彼此互相矛盾的两种不同的性质,第一,经典必须拥有着一种超越时空、普遍有效的道理,经典与今天的智慧是想通的,第二,经典也是一个历史的文献,反映了那个情境下的人与社会的思想和理念,这是与现在截然不同的。杨照说,他极度反对用“现代”的眼光来读经典,因为通过阅读经典,读者可以深切地了解到,在不一样时空环境下,可以用不一样的方式看待生命、看待世界。他强调,读经典更重要的是,在很不一样的环境中看到很不一样的东西。
  什么叫做“不一样”?杨照举了春秋战国时期的文献为例,他感慨在那个时代,“活着没那么重要,很多思想、原则、信念都比活着重要”。他说,那些为了原则与信仰而献出生命的人,他们活出了非常不一样的人格、他们有着非常不一样的生命的重量,“如果我们每天打混,就不能理解这种高贵”。
  “经典是经过时间的淘洗后,在那些没有被淘汰的文献里面一定体现出着高贵人格(的文献)”,杨照在演讲的尾声表示,假如仅仅用“背”的心态来了解经典读物,那么你就不会知道这些经典字句背后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写这些文章?“读经典,就是让人知道,透过读经典会觉得活的‘不耐烦’:什么叫‘不耐烦’?我可以活得更有意义、更像样一点”,杨照说。
梁文道与杨照对话清华园 谈如何读经典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香港作家梁文道(中评社 束沐摄)
 
  杨照的演讲结束后,梁文道表示,杨照解读《论语》的方法很有意思,让那些经典中的人物从枯燥、沉闷、呆板的形象中重新活过来。他以杨照之前在演讲中谈到的子路、颜渊的死为例,表示“死亡”是经典中绕不开的一个重要场景,尤其是老祖宗、教主的死亡。梁文道用《涅盘经》中释迦牟尼风烛残年的最后时刻,来说明经典是如何深刻阐述生老病死的道理的。他说,正如杨照解读论语的方法,从《涅盘经》中抽离出神话故事情节后,可以发现它说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的故事。梁文道指出,在阅读经典时,一方面,我们要试图挖掘出这些文字在当年的原意是什么,另一方面,现代人的位置是否决定着读到了不同的内容。
  在回应梁文道的评论时,杨照表示,阅读经典并不是去找到一个标准答案,而是开拓自己的眼界,看到不一样的时代下不一样的生命和情调。他强调,“同情之理解”是阅读与理解经典的方法。
  近两个小时的演讲与对谈后,梁文道与杨照还回答了在座青年学生的提问。
 

 http://bj.crntt.com/doc/1043/9/2/6/104392608.html?coluid=1&kindid=0&docid=104392608&mdate=0917002649

梁文道与杨照对话清华园 谈如何读经典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现场爆满,学生挤满后排走道(中评社 束沐摄)

===============================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