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郁达夫散文的语言艺术与审美效应  

2016-09-02 06:40:29|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郁达夫散文的语言艺术与审美效应

  【摘 要】郁达夫的散文在行文中很讲究语言艺术,表现为词语的修饰、句式的变化、修辞格的运用、诗与文的结合等方面,从而获得语言和谐流畅、具体形象、疏密有致和富有生气的艺术效果;文中那幽默与讽刺的语言,是艺术的时尚,也是时代的需要,它能给人以畅快之感,又能令人回味无穷。

【关键词】郁达夫散文;修辞;诗文结合;幽默与讽刺;审美效应

 

“五四”时期出现了一批擅长写散文的作家,郁达夫便是当时所公认的散文大家。他从热衷于小说创作的《沉沦》时期就开始写起了散文,可以说,散文的各种体裁(包括小品、随笔、杂文、游记、自传、日记等)他全都写到家了。“达夫的散文,如行云流水,时映霞蔚。他和古代写景抒情之作不相蹈袭,而又得其神髓,写到山水,尤其他故乡富阳一带风光,不愧是一位大画师。他把诗人的灵感赋予了每一朵浪花、每一片绿叶、每一块巉岩、每一株小草,让大自然的一切具有性格和情味,再把风俗人情穿插其间,浓淡疏密,无往不美,灵动浑成,功力惊人”[1]。读郁达夫的散文,可以使人赏心悦目、令人陶醉,获得一种如诗如乐的美感。郁达夫散文之所以能获得这样大的成就,有如此的艺术魅力,除了作者深通文学艺术理论,并具有很深的造诣外,在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是“丰富的学识、奔放的感情和生动的语言表现力”[2](221),本文即从语言的表现力这一角度,对郁达夫散文所产生的特殊审美效应进行了探讨。

一、词语的修饰和选用

郁达夫的散文,在行文中很讲究词语的修饰和选用,从而获得语言活泼形象和富有生气的艺术效果。如在《闽游滴沥之二》中,描写闽江的秀丽时说道:“……扬子江没有她的绿,富春江不及她的曲,珠江比不上她的静”。这段文字中所选用的三个形容词“绿”、“曲”、“静”,表现了事物在色彩、形状、情态上所具有的美感和优势,说明它已达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选用的同义词“没有”、“不及”、“比不上”,又表示了程度上不如,如果只用一个“没有”或“不及”来表示,那么语言的活泼多变和富有生气的效果也就不存在了。这样生动、贴切、优美的描写,在郁达夫的散文中可以说比比皆是,足见作者深厚的文学功力。这一特点还表现在作者行文中的摹声和绘音(即象声词的使用)上,通过音响的感染力,使语言音调和谐、形象逼真,表现了一种独特的情感。如《送仿吾的行》中,那“亭铜、亭铜”的钟磐声既是客观的声响,又仿佛是惜别之情的传达;《苏州烟雨记》中,醒人的凉风“休休”地吹,夹杂着“嗒嗒”的马蹄声,在比较中达到细致摹声的效果;再如《南游日记》中,寒冷、岑寂、恐怖的黑夜,树枝树叶在寒风中“息列索落”地怪响;《移家琐记》中,三更人静时“笃笃笃笃”地敲小竹排的声音,飞鹰掠过时“嘘嘘朔朔”的声音;《还乡记》中,夜晚,微风吹来,宁静的湖面响起了几声“豁豁”的浪声,一枝吸尽的烟头丢入湖里,“啾”地响了一声,主人公对着湖心发出“噢噢”的一声长啸……所有这些声响的描摹,有自然的、也有人为的,两者结合,烘托了环境,渲染了气氛,同时又把人物内心深处的孤独情感,惟妙惟肖地传达了出来。另外,郁达夫散文词语的修饰还体现在古典文学词汇的融入上,但又显得通俗易懂,而且往往还会产生诗的意境。看下面两段文字:悠悠的碧落,一天一天的高远起来。清凉的早晚,觉得天寒袖薄,要缝件夹衣,更换单衫。楼头思妇,见了鹅黄的柳色,牵情望远,在绸衾的梦里,每欲奔赴玉门关外去。(《苏州烟雨记》)立在五峰书院的楼上,只听得见四围飞瀑的清音,仰视天小,鸟飞不渡,对视五峰,青紫无言,向东展望,略见白云远树,浮漾在楔形阔处的空中。(《浙东景物记略·方岩纪静》)前一段文字中的“悠悠的碧落”、“天寒袖薄”、“楼头思妇”、“牵情望远”、“绸衾的梦里”,以及后一段文字中的“仰视天小”、“鸟飞不渡”、“对视五峰”、“青紫无言”等都是纯古典式或仿古典的词句在郁达夫散文中的运用,这一方式明显地表现了作者对疏野清奇词语的爱好。这种凝炼、典雅的语句,给人以幽远之感,同时又切合文中所写之景、所抒之情。白话与文言两种格调的文字交织在一起,呈现出一种清新隽永之态,增添了文章的美感。

二、句式的变化

郁达夫的散文还常通过运用句式的长短变化、整齐和对应、均衡与错落等手段,产生一种疏密有致、和谐流畅、如诗如乐的节奏感和韵律美,试读下面两段文字:踏上西楼后面的露台去一看:既不见火,又不见人,周围上下,只是同海水似的月光,月光下又只是同神话中的巨人似的石壁,天色苍苍,只余一线,四围岑寂,远远地也听得见些断续的人声。奇异,神秘,幽寂,诡怪,当时的那一种感觉,我真不知道要用些什么字来才形容得出!(《雁荡山的秋月》)五步一转弯,三步一上岭,一面是流泉涡旋的深坑万丈,一面又是鸟飞不到的绝壁千寻。转一个弯,变一番景色,上一条岭,辟一个天地,上上下下,去去回回,我们在仙霞山中,龙溪岸上,自北去南,因为要绕过仙霞关去,汽车足足走了有一个多钟头的山路。(《浙东景物记略·仙霞记险》)这两段文字中,有长句,也有短句,长句语意舒缓、绵细,短句语意急促、明快,长、短穿插相间,产生了舒缓平静而又跌宕起伏的节奏,读之,柔婉自在、韵味缠绵、富有情致,给人一种无可名状的美感。这样的文句,在郁达夫的散文中随处可见。

三、修辞格的运用

在文章中适当地运用一些修辞格能使语言形象化、具体化,从而也增添了文章的生动性和感染力,更便于抒发作者的立场、观点、态度和情感。郁达夫散文就具有这样的特点。试看《浙东景物记略》中,关于“冰山纪秀”的一段描写:玉山城里的人家,实在整洁得很。沿城河的一排住宅,明窗几净,倒影溪中,远看好像是威尼斯市里的通衢。太阳斜了,城里头起了炊烟,水上的微波,也渐渐地渐渐地带上了红影。西北的高山一带,有一个尖峰突起,活像是倒插的笔尖,大约是怀玉山了吧?这是一幅非常迷人的小城夕照图,但仔细观察便令人发现:与小城暮色的优美恬静格调相对——那映在水中的“倒插的笔尖”,总让人难以忘掉与这梦幻般世界相对立的现实社会,将山峰比喻成笔尖,同时又暗含着对比的手法。

这“梦与现实”的对照在郁达夫的散文中经常得到重现,如《钓台的春昼》、《方岩纪静》、《闽游滴沥之四》等篇,均都如此。作者愈是对自己欣赏的景物氛围大加渲染,便愈是容易让人产生象外象的感觉,从而也“透露出作家憎厌污浊险恶之尘世,追求一种安适宁静之佳境的渴望”[3](17),这是郁达夫散文设计和创造意境的手段之一。再如在《青岛、济南、北平、北戴河的巡游》一文中,作者对青岛的最初印象:(青岛)比无论哪一个港市,都要清新些,美丽些。香港没有她的复杂,广州不及她的洁净,上海比她欠清净,烟台比她更渺小……以女人来比青岛,她像是一个大家的闺秀;以人种来说青岛,她像是一个在情热之中隐藏着身份的南欧美妇人。这段文字中融合了多种修辞格:有排比、有比喻、有拟人。从修辞格的使用上可以看出,作者为了表现青岛的清新和风景的优美,可谓泼墨点染,用尽了心思,形神毕肖地把自己的感触和对青岛的迷恋,真实地再现了出来。

四、诗与文的结合

郁达夫散文(指游记散文)语言上的美感,还体现在诗与文的结合上,在游记散文中,我们可以看见,在那清新的文句中,常会穿插进一两首文句优美的、抒情咏怀的旧体诗,这些旧体诗的出现,往往是作者对景、对物的有感而发,从而使景物美中更美,使文章通篇生辉。如在《龙门山路》一文中写道:小和山下蛟龙庙,聚族安居二百家,好是阳春三月暮,沿途开遍紫藤花。诗与文相结合,充分地展现了蛟龙庙旁,白龙潭边,有居民小舍二百余家,村中溪水潺潺,村外断桥错落,众山相连,瀑布声淙淙霍霍;远处山峦上下,映山红、紫藤花万紫千红,争丽斗艳。面对如此美景,怎不令人心驰神往。再看《杭州小历纪程》一文,作者在游览中随口念出的两句打油诗:“落日半江红欲紫,几点星火点西兴”。这优美的诗句,为我们展现了晚秋的傍晚,钱塘江面那美丽的画面:落日余辉由红渐渐变紫,天色亦由明渐渐变暗,此时,西兴的点点灯火已映照着江面,前后景色密切相关,构成了一幅完整的画面。作者运用了虚实相生、以少胜多的写作技巧,不仅描绘了江面的美丽,写出了它的多姿,而且还可以让读者借助自己的想象,看出画面上本来没有而在生活中却确实存在的东西。

五、幽默与讽刺的语言

在郁达夫的散文(尤其是游记散文)中,作者一方面表现出对疏野清奇的词语的爱好,另一方面,郁达夫的散文取调于幽默的情趣,这与作为小说家的郁达夫是大不相同的,并且行文中那幽默诙谐的语言常常会在不经意之处溢出,却又总给人以畅快之感,并且令人回味。如在《出昱岭关记》里,作者写他们一行数人在昱岭关口的“留念”活动:几个人拍了一些照片,而同行中的某一位却在关门边撒了一泡尿,“以留作过关的纪念碑”。读到“纪念碑”这三个字,立即让人感到一种对那个时代“神圣和崇拜”之物的调侃和亵渎,不禁会心一笑。再如:在《闽游滴沥之四》中,作者描写那不高不大、不巍峨的清秀“鼓岭”,觉得它犹如小家碧玉般玲珑;接着,作者又随意点续上一句“这小家碧玉的无暴发户气,却正是鼓岭惟一迷人之处”。由此,人们便会联想到大腹便便的“暴发户”,立时会悟出几分讽刺味的幽默而感到回味无穷。这种手法的运用,一方面因为幽默是使记游文学更像纯正的文学所必须的固有艺术格调之一;另一方面则因郁达夫对幽默有着自己的理解:“在现代的中国散文里,加上一点幽默味,使散文可以免去板滞的毛病,使读者可以得一个发泄的机会,原是很可欣喜的事情。不过这幽默要使它同时含着破坏而兼建议的意味,要使它有左右社会的力量,才有将来的希望;否则空空洞洞,毫无目的,同小丑的登台,结果使观众一笑之后,难免得不感到一种无聊的回味,那才是绝路”[4]。郁达夫对幽默的这一理解,可以说,“既是出于对中国现实社会和文坛现状的考虑(他提倡的是散文的幽默,而不是小说的幽默),也是来自他自身创作实践的总结。因此,他着重强调的是‘含着破坏而兼建设意味’的那种幽默,而不是绅士气十足、英国人爱的‘智力游戏’式幽默。这样,外来的幽默便带上了中国式讽刺的色彩,幽默与讽刺融为一体”[5](145),构成了郁达夫散文创作中的重要语言表述方式之一。而这一表述方式,更多地体现在他的杂文之中——“明喻暗讽,借题发挥,嘻笑怒骂,针贬时弊”[6](121)。如在《说木铎少年》中,作者借古喻今,巧妙地勾勒出现代帮闲走狗文人的嘴脸;在《声东击西》中,嘲笑了国民党的腐败怯弱、不敢抗日、自欺欺人;在《天凉好个秋》里,作者四处出击,进行了尖刻的讽刺;在《山海关》中,郁达夫更是强抑着对外寇内奸的愤恨,试看下面一段文字:

日本人是宽宏量大,对中国决没有领土的野心的——这是日本人的宣言——可是中国人却比日本人更是宽宏量大,对自己的领土,更没有野心,所以日本人大约也是迫不得已,只好进关来替中国人来代行管理管理。

这一段文字,虽然不算是很高明的幽默,却有着浓烈的感情成分,表现了作者对时政、对国民性的讽刺,体现了忧国忧民的情怀。在那个特定的时期,郁达夫的这种幽默与讽刺是艺术的时尚,也是时代的需要,正是这样的方式和态度,导致了“他比较自如的写作心态——他由于没有显豁的政治‘犯规’而获得了较大的写作自由”[5],这使他放弃小说后,他创作的游记散文作品却成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一座艺术高峰。(说明:本课题为西北第二民族学院2001年度科研基金资助项目《郁达夫作品思想意义与艺术风格研究》之一部分。)

 

 

参考文献:

[1] 刘海粟.郁达夫传·序[A].郁云.郁达夫传[M].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84.

[2] 王观泉.颓废中隐现辉煌——郁达夫[M].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01.

[3] 刘家鸣.郁达夫代表作[M].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994.

[4] 郁达夫.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二集:导言[M].上海: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1935.

[5] 姜静楠.江湖之忧更潇洒——论郁达夫及其纪游文学[J].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1996(4).

[6] 许子东.郁达夫新论[M].杭州:浙江文艺出版社,1984.

http://media.scopen.net/wlkj/shige/luolan/sanwen/yudafu/shenmei.htm

--------------------------------------

《雁荡山的秋月》辅导

===================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