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解读秦观《踏莎行》 - 文学  

2016-09-03 09:11:28|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读秦观《踏莎行》 - 文学

解读秦观《踏莎行》 - 文学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http://wenxue.yjbys.com/qinguan/118292.html

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译文]  郴江水啊本是绕着郴山而流,为什么它要离开郴山流往潇湘去呢?
  [出自]  秦观  《踏莎行》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注释:
    津渡:渡口。
  可堪:那堪。
  驿寄梅花:陆凯在《赠范晔诗》中有“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寄一枝春。”
  鱼传尺素:《古诗》中有“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
  幸自:本自,本来是。
  为谁:为什么。

【译文】
层层浓雾遮住了楼台,朦胧月色认不清渡口,天涯望断也难寻桃源在何处?谁能忍受寂寞客舍的料峭春寒,杜鹃声声一天又到黄昏晚暮。
驿站转寄来的梅花,还有远方捎来的家书,在我心中堆砌成无穷愁苦。郴江本就围绕着郴山,如今是为谁流下潇湘去。

译文2:
     夜雾茫茫遮掩了楼台,月色朦胧迷失了渡口,理想的桃源仙境啊,望断了天涯也无处可寻。怎能忍受,在春寒料峭中独自幽闭在孤寂的旅舍,听杜鹃鸟在日暮斜阳里一声声悲鸣着“不如归去”。
   远方的朋友寄来慰问的礼物,牵挂我的亲人捎来安慰的书信,这样的关怀更引起我无限的愁苦,新愁旧恨重重堆积,难以计数。郴江水啊本是绕着郴山而流,为什么它要离开郴山流往潇湘去呢?
   
译文3:
   楼台在茫茫大雾中消失,渡口在朦朦月色中隐没。北望桃源乐土,也失去了踪影。我正被幽闭在郴州的一所旅舍内,漠漠春寒,惹人愁闷。斜阳下,杜鹃声声,凄历辛酸,令人倍增伤感。
   
译文4:
    暮霭沉沉,楼台消失在浓雾之中,月色朦胧,渡口消失不见,我拼命寻找也看不见理想的桃花源。我哪堪在孤独的房屋中躲避春天的寒冷,杜鹃“不如归去|的叫声在夕阳下响起。受到了远方的问候,接到了朋友的问候,但越是受到来自朋友的慰籍,越是增添重重愁绪。郴江本来应该围绕着郴山流的,为什么要流到潇湘去呢?
  
【评点】
本篇为词人被贬谪郴州途中抒写羁旅愁情之作。词人在政治上屡遭挫折与打击,导致生活一再变动和颠簸,这彻底毁灭了一个有远大理想抱负的词人。希望破灭后的他,感到前途渺茫,心情随之跌入低谷,从此不再对未来充满信心。这首词形象地刻画了词人被贬郴州时的孤独处境和屡遭贬谪而产生的不满之情。结合词人的遭遇和词中所反映的情绪,此词比一般的羁旅相思之作表达了更为深厚的感情,是蜚声词坛的千古绝唱。
词的上片描绘寒夜独居孤馆的凄迷萧瑟冷落孤寂的情景,景中见情。劈面推开一幅凄楚迷茫、黯然销魂的画面:楼台在漫天迷雾中消隐,渡口在朦胧月色中迷茫难辨。“雾失楼台,月迷津渡”对句工整,互文见义,情景交融。下片抒写远贬异乡的愁恨,表现了失意人内心的凄苦和哀怨,流露出词人对现实政治的强烈不满。“郴江”乃本词点睛之笔。词人用托兴的手法,把感情寄托在郴江和湘江上,发出了对自己不公平命运的痛切呼号,见者潸然。
本篇以景开始,即景生情,寓情于景,语言清新简练,风格婉转含蓄,凄楚感人。此外,本篇结构匀称,构思巧妙,别出心裁,同样让人赞叹。这首词上下片的字、句、平仄、韵律完全一致,下片实际上是上片的重唱,虽然看似重复,却别有一番滋味。只有细细品味,我们才能体会出这首词构思艺术的独具匠心。

背景
  此词为作者绍圣四年(1097)作者因坐党籍连遭贬谪于郴州旅店所写。表达了失意人的凄苦和哀怨的心情,流露了对现实政治的不满。
  绍圣四年,作者因新旧党争先贬杭州通判,再贬监州酒税,后又被罗织罪名贬谪郴州,削去所有官爵和俸禄;又贬横州,此词作于离郴前,写客次旅舍的感慨。
  元祐六年七月,苏轼受到贾易的弹劾。秦观从苏轼处得知自己亦附带被劾,便立刻去找有关台谏官员疏通。秦观的失态使得苏轼兄弟的政治操行遭到政敌的攻讦,而苏轼与秦观的关系也因此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有人认为,这首《踏莎行》的下阕,很可能是秦观在流放岁月中,通过同为苏门友人的黄庭坚,向苏轼所作的曲折表白。

赏析:
这是一首寄托个人身世之感的抒情词。宋哲宗绍圣初年,秦观因受“元佑党人”的牵连,先贬为杭州通判,继之,又因“影附苏轼,增损《实录》”再贬监处州酒税,最后又被迁徙郴州。政治上连续的挫折与打击,生活上一再的变动和颠簸,这就使一个曾经怀有远大理想的词人感到理想破灭,前途渺茫,心情因之也极度低沉。这首词形象地刻画了作者被贬郴州时的孤独处境和屡遭贬滴而产生的不满之情。就作者的遭遇和词中所反映的情绪看,似不能简单地把这首词归结为一般的羁旅相思之作。

    上片写孤独的处境。开篇三句便勾勒出一个夜雾凄迷、月色昏黄的画面。雾气的浓重是从遮蔽楼台这一点上烘托出来的。“雾失楼台”的“失”字用得生动,因为整个空间布满了浓雾,所以在作者眼中,楼台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月迷津渡”与首句两两相对,十分工整;同时,它又是首句的补充。雾,遮住了楼台,当然也遮住了行船的渡口。“ 迷”,指月亮迷失了方向。每天,当明月东升之后,它总是照射在楼台之顶,辉映于渡口之上,然而,此刻,由于大雾茫茫,不仅吞失了楼台,连往日那熟悉的“津渡”也不知去向。一个“迷”字的出现,仿佛连月亮也有了人的情感。当然,作者瞩目之所在,并非眼前的“楼台”与“津渡”,而在于那长期索系于作者心头的“桃源”。所以第三句便明确点出:“桃源望断无寻处”。

    词中的“桃源”,曾有不同的解释。有解作刘晨、阮肇天台山逢仙女的桃源者,此解似太牵强。这里仍以解为陶渊明《桃花源记》中的桃源为妥。一是,桃花源在湖南武陵(今桃源县),作者贬往郴州,虽与桃花源相隔甚远,但作者来到湖南,自然要联想到《桃花源记》中的桃源。二是,桃源在古诗词中,不仅是避乱隐居的处所,而且也是大多数有理想、有抱负的知识分子理想寄托之所在。所以,这第三句写的既是现实中的桃源县,又是写作者的理想。

    然而,即使作者望穿双眼,“桃源”仍无处可寻。以上三句,形象地反映出作者屡遭贬滴之后的极度灰心失望的情绪。有了这样的一种情绪,作者的凄苦心情已经可想而知了。然而,更有甚者。作者此时独处“孤馆”,并且遭受着“春寒”的袭击,耳之所听者,“鹃声”,目之所见者,“斜阳” 。本来“雾失楼台”,“桃源望断”就已使作者生愁,凄苦难耐,又怎忍受得了“孤馆”、“春寒”、“鹃声”、“斜阳”的交叉袭击呢!作者于此,禁不住惊呼:“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了。

    “可堪”二字是感情的直接抒发。“闭”字准确生动、含有多层意思。一是衬托荒凉而又寂寞的环境,说明作者于此几乎断绝与人的来往,故“门虽设而长关”;二是逃避袭人的“春寒”,闭户不出;三是妄图借此阻止进入耳鼓的杜鹃的哀啼;四是妄图阻挡映入眼帘的落山的夕阳。“鹃声”、“斜阳”在古诗词中都是引起乡愁的客观事物。崔颢《黄鹤楼》:“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由于杜鹃的啼声,似在说:“不如归去,不如归去!”所以张炎《高阳台》中有“莫开帘,怕见飞花,怕听啼鹃”这样的词句。正因为如此,作者才产生了把耳闻目见一概拒之于门外的情感。这是由“不堪”忍受而产生的怨恨。

    下片写被贬谪的不满心情。“驿奇梅花”三句承“闭”字加以展开。“闭”在“孤馆”之中的情况又如何呢?一般说来,有了“梅花”和“尺素”这样的礼物和音信,似可略慰远谪他乡的客子之心了,然而事与愿违,这一切反而加重了孤寂怨恨之情。“砌成此根无重数”便是发自作者内心的最强音。“砌”字新颖、生动而有力。有此一“砌”字,于是那一封封书信、一束束梅花,便仿佛变成一块块砖头,层层垒起,甚至发展到“无重数”这一极限。作者心情的沉重是可想而知了。

    那么,这“恨”字的内容是什么呢?作者没有直说。这正是秦观词婉转含蓄之所在。不过,从这首词的正面描写与侧面烘托,从上、下片用意深微的收结来看,仍可体味出作者的甘苦用心。“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便是即景生情,寓情于景的警句。表面看,这两句似在写远望思乡之情,不过表现出一种羁旅相思之情而已。

    实际上,“郴江”离开了“郴山”,并非简单地比喻人的分别,联系秦观政治上的不幸遭遇,这两句是有深刻的含义的。这就是,按作者的志愿,本该在朝廷里为国家做一番有益的事业,犹如“郴江”紧紧围绕“郴山”旋转一般。然而,如今却不知为什么被贬到这荒远地区,就象眼前的“郴江”一样,离开了它日夜索绕的“郴山”,竟然匆促地向潇湘涌流而去。

     据宋惠洪《冷斋夜话》载:“坡翁绝爱此词尾两句,自书于扇云:‘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苏武不仅赏识秦观的才能,而且也十分了解秦观的为人并同情他的不幸遭遇。秦观之所以被贬,也正是受到苏轼的牵连。所以“为谁流下潇湘去”的喟叹、不仅发自秦观的内心,实际也说出了苏轼(包括与苏轼有相同命运的知识分子)的深切感受,引起他强烈的共鸣。这才是苏轼极端欣赏的根本原因之所在。

     本篇即景生情,寓情于景,语言情新洗炼,风格婉转含蓄,在艺术上达到很高的境地,因此为后人所称道。但除此之外,结构的匀称与构思的精到也似乎值得一提。这首词上下片的字、句、平仄、韵律完全相等,下片实际上是上片的重唱。由于上下两片完全对称,除平仄与韵脚以外,我们不妨把这首词当作一幅对联看。由此,我们还可以发现这首词在构思上的艺术匠心。

    (上片即上联)在构思上是收束式的,作者把自己作为一个独立存在的小单位,处于浓雾的重重包围之中,在“孤馆”里独处、孤寂无依。下片(下联)是开放式的,作者通过虚(如“此恨”、“潇湘”等)实(“梅花”、“尺素”、“郴江”、“郴山”等)两方面有关细节的描绘,展开了作者想象的翅翼,把“闭”在“孤馆”中的自我与大世界联结了起来,抒写出超越时空拘限的内在情感。上片与下片形成强烈对比。这首词之所以耐人咀嚼,其原因也正在这里这。 

http://www.exam58.com/scmj/4310.html

解读秦观《踏莎行》 - 文学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

踏莎行·郴州旅舍_百度百科

秦观研究- 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叶嘉莹读秦观《踏莎行·郴州旅舍》:词心一片付斜阳--文化--人民网

-----------------------------------------------

秦观:踏莎行(叶嘉莹赏析)

叶嘉莹

在北宋的词人中,秦观原是以独具善感之“词心”著称的一位作者,冯煦在其《宋六十一家词选例言》中即曾云:“他人之词,词才也:少游,词心也,得之于内,不可以传。”所以在他的词中,往往能写出一种极为纤细幽微的感受,即如其《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一首及《画堂春》(落红铺径水平池)一首,便都是极能代表此种锐感之词心的著名的好词。而当他在仕途上遇到挫伤,因新旧党争而被贬逐之后,他也就以其极锐感的词心,体受到了极深重的悲苦。因此在他晚期的词作中,遂由早期的纤柔婉约转入了一种哀苦凄厉的境界。这一首《踏莎行》词,就是他晚年由处州又被贬到郴州以后所写的,最能表现他此种哀苦凄厉之心情的一篇代表作品。

本来秦观既是以独具锐感之词心为其特色,所以他一向的长处原在于能对景物及情思,做出最精确的捕捉和描述,而且更善于将外在之景与内在之情,做出一种微妙的结合。即如其《浣溪沙》(漠漠轻寒)一首,其中的“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两句,表面原只是写“飞花”“丝雨”的外在景物,然而其“似梦”“如愁”的描述形容,却传达出一种极微妙的情思;再如其《画堂春》(落红铺径)一首,其中的“凭栏手捻花枝”及“放花无语对斜晖”诸句,他所要传达的原是伤春的情意,而他所写的却只是外在的形象与动作:其他一些名词之警句,像《减字木兰花》(天涯旧恨)一首中的“欲见回肠,断尽金炉小篆香”两句,是把极抽象的断肠之情,做了极具体的形象化的喻写;而《满庭芳》(山抹微云)一首中的“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则是将无限怀思感旧之情,都融入了外在的烟霭、斜阳、寒鸦、流水的景色之中了;至于《八六子》(倚危亭)一首中的“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两句,次句虽然用的是杜牧之诗意,但放在此一联中,却因为与前面的“夜月一帘”相映衬且相对偶,于是“春风十里”便也成了一个鲜明的形象,而继之以“幽梦”“柔情”,遂使得抽象之情思,都加上了具象的形容。凡此种种例证,当然都足以说明,秦观在将抽象之情思与具象之景物做互相生发、互相融会或是互相拟比之叙写时,确实有极为出色的成就。但我以为这一首《踏莎行》词之开端的“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三句,与其结尾的“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二句,则较之前述诸例证对形象与情意之叙写安排,尤有值得注意之处。何则?先就“雾失楼台”三句而言,则前举诸例证中所写之景物,乃大多为现实中实有之景物,而“雾失楼台”三句所写者,则是现实中并不实有之景物,此其可注意者一:再就“郴江幸自绕郴山”二句而言,则前举诸例证之景物所映衬或拟比者,尚不过为人间一般共有之情思,而“郴江”二句,却是借景物对宇宙提出了一个无理的究诘,大有《楚辞·天问》之意,此其可注意者二。现在我们先谈“雾失楼台”三句,我之所以认为其所写之景物并非实有者,盖以在此三句之下,作者原来还明明写有“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的描述。而这两句所写的独自闭居在客馆春寒之中的人物,和耳中所闻的杜鹃的不如归去的哀啼之音,与眼中所见的斜阳西下的暮色渐深之景,这才是现实中果然实有的情境。至于“雾失楼台”三句,则不过是诗人内心中的深悲极苦所化成的一片幻景的象喻。首句的“楼台”,令人联想到的是一种崇高远大的形象,而加上了“雾失”二字,则是这种崇高远大之境界,已经被茫茫的重雾所完全掩没无存:次句的“津渡”,令人联想到的是可以指引和济渡的出路,而加之以“月迷”二字,则是此一可以予人指引和济渡的出路,也已经在朦朦的月色中完全迷失而不可得见;三句的“桃源”,令人联想到的是陶渊明在《桃花源记》中所描述的“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一片乐土,而继之以“望断无寻处”,则是此一乐土之根本并不存在于人间。由此看来,可见此三句之所叙写者表面虽也是具象之景物,然而却并不同于前举诸例中的现实中之景物,而是进入了一种含有丰富象征意义的幻想中之境界了。这在小词的发展演进中,实在是一件极值得注意的开拓和成就。至于秦观之所以能写出此类作品,最重要的原因,自然是由于其锐敏之心性与悲苦之遭遇的相互结合,于是遂以其锐感深思中之悲苦,凝聚成了如此深刻真切的饱含象征意味的形象。至于触引起他产生此种象喻之想的,则我以为其主要之关键,实当在第三句的“桃源”二字。盖因当时秦观正贬居在郴州,在湖南境内,而世传桃花源在武陵,亦在湖南境内。正是这种巧合,引起了这一位锐感之词人的丰富的想象,为我们留下了这几句在词境中特具开创意味的小词,这种成就,实在是极可注意的。而当我们对此三句词所象征的绝望悲苦之情有所了解以后,我们便可以明白作者在此三句象征之语,和下二句之“孤馆闭春寒”及“杜鹃声里斜阳暮”的写实之语中间,所加入的“可堪”二字的作用了。盖“可堪”者,原为“岂可堪”,也就是“不堪”之意。正因为先有了前三句对绝望悲苦之心情的象征的叙写,“高楼”之希望既“失”,“津渡”之引济亦“迷”,“桃源”在人世之根本“无寻”,然后对身外之“孤馆”、“春寒”,“鹃”啼春去,“斜阳”日“暮”之情境,乃弥觉其不可堪也。至于下半阕过片之“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三句,则是极写远谪之恨。据秦观年谱,就在他写了这首词的第二年,他便又自郴州被迁贬到横州。又次年,又被迁贬到雷州。他在雷州曾写了一篇《自作挽词》,其中曾有“家乡在万里,妻子天一涯”及“奇祸一朝作,飘零至于斯。弱孤未堪事,返骨定何时”之语(《淮海集》卷四十)。可知秦观在迁贬以后,并无家人之伴随,其冤谪飘零之苦,思乡感旧之悲,一直是非常深重的,曰“驿寄梅花,鱼传尺素”便正是极写其思乡怀旧之情。上一句用的是江东之陆凯寄梅花与长安之路晔的故事,据《太平御览》卷十九引《荆州记》云:“陆凯与路晔为友,在江南寄梅花一枝诣长安与晔,并赠诗云:‘折花逢秦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寄一枝春。’”下一句用的是古乐府诗《饮马长城窟》的诗意,盖以该诗中曾有“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之句(《昭明文选》卷二十七),故以“鱼传尺素”代表寄书信意。总之,这两句所写的乃是怀旧之多情与远书之难寄,所以乃继之以“砌成此恨无重数”,极写远谪离别之悲,造成了无穷的深恨。而秦观在此处所用的“砌”字,则又是把抽象的“恨”之情意,做了一种具象的“砌”之描述。“砌”者何?砖石之砌筑也;曰“砌成此恨”,则其恨之积累之深重与坚固之不可破除,从而可想见矣。在如此深重坚实之苦恨中,所以乃写出了后二句的“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的无理问天之语。《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引《冷斋夜话》谓少游写此词,东坡读之,“绝爱其尾两句,自书于扇,曰:‘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本来一般人所常用的悼念贤才之语,原是“百身莫赎”,而此一传闻之故实,乃曰“万人何赎”,也足可见此二句词的感人之深,以及对秦观的悼念之切了。至于此二句词之感人者何在,则私意以为,其主要之因素盖亦由于此两句词可以提供出写实与象喻两个层次的内含,而其用意则又在可解与不可解之间,因之在表面所写之情景以外,乃更增加了一种神秘而无理性的气氛,也就更增加了它的吸引和感动人的力量。现在我们先谈其第一层写实的意义,则郴江之水源出于湖南省郴县之黄岑山,是所谓“郴江”之“绕郴山”者也。出山以后,乃北流而入耒水,又北经耒阳县,至衡阳而东入于潇湘之水,是所谓“流下潇湘去”者也。此原为天地自然之山川,本无任何情感可言者也。至于就第二层象喻之意义言之,则此一位锐感多情之词人秦观,在其历尽远谪思乡之苦以后,乃竟以自己之心想象为郴江江水之心,于是在“郴江”之“绕郴山”的自然山水中,乃加入了“幸自”两个有情的字样,又在“流下潇湘去”的自然现象前,加上了“为谁”两个诘问的辞语,于是遂使得此二句所叙写的自然山川,平添了一种象喻的意义。因此无情之郴水郴山乃顿时化为有情,而使得郴水竟然流出郴山且直下潇湘不返的造物之天地,乃成为冷酷无情矣。于此我们如果一念及前面所引的秦观《自作挽词》中的“奇祸一朝作,飘零至于斯”的话,我们就可以体会出,他对于离开郴山一去不返的郴江江水,曾经注入了多少他自己的离乡远谪的长恨了。而所谓“为谁流下”者,则正是秦观自己对于无情之天地,乃竟使“奇祸一朝作”的深悲极怨的究诘。像这种深隐幽微,而又苦怨无理的情意,原是极难以理性去解说和欣赏的。因此王国维在其《人间词话》中,虽然也曾赞美秦观这一首《踏莎行》词,谓其“词境”“凄厉”,但王氏所称美者,只是前半阕结尾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两句,而却认为苏轼之欣赏此词后半阕结尾的这两句词是“犹为皮相”。其原因我以为就正由于在这首词中,实在只有“可堪孤馆闭春寒”两句,是从现实之景物,正面叙写其贬谪之情境,而其他诸句,则多为象喻或用典之语,这与王氏平时所主张的“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的欣赏标准,当然不甚相合,何况此词末二句,又写得如此隐曲而无理,因之王氏对于苏轼之欣赏此两句词的心情,乃不能完全理解,所以乃谓之为“皮相”。而苏轼之欣赏此两句词,则很可能是因为苏轼也是一个亲自经历了远贬迁谪之苦的人,所以尽管此二句词写得隐曲而且无理,苏轼读之却自然引起了一种直觉的感动。总之,苏轼与王国维之所赏爱的因素虽然各有不同,却也都不失为各有一得之赏。至于我个人的看法,则以为就词中意境之发展而言,实在当以此词首尾两处所使用的象征的手法,和所蕴含的象喻的意义为最可注意。而且我还以为,秦观早期词作中所表现的纤柔婉约之风格,虽然也有其独具之特色,使人被其敏锐善感之“词心”所感动,但那还只不过是由其天赋之资质所形成的一种特色而已。至如我们现在所讨论的这首《踏莎行》词,则是以其天赋之锐敏善感之心性,更结合了平生苦难之经历,然后透过其多年写词之艺术修养,而凝聚成的一种使词境更为加深了的象喻层次的开拓;这是我们在论秦观词时,所决不该忽视的他的一点重要成就。
 
字数:4104作者:叶嘉莹
知识来源:唐圭璋,钟振振 主编.唐宋词鉴赏辞典.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2000.第443-448页.

https://www.douban.com/note/195772310/

=========================

秦观·《鹊桥仙》外语翻译[多版本]

苏仙岭秦观词异文之谜

秦观的悲情

秦观《鹊桥仙·纤云弄巧》赏析

《鹊桥仙》秦观阅读答案

秦观在蔡州最心仪的女人是谁

春天在秦观笔下生花

秦观娶苏小妹时曾被对联难倒 苏东坡相助

解密秦观最后的栖身地

秦观:一首词与一座城市

说秦观《千秋岁》

苏轼秦观师徒情

蝶恋花秦观

三月晦日偶题 秦观

八六子 秦观

《鹊桥仙》秦观注释与赏析

《鹊桥仙·纤云弄巧》秦观

秦观笔下的春天

秦观最后的栖身地之谜

秦观《千秋岁》“春去也”入题《中国诗词大会》

2  3  4  5  下一页  末页

秦观_秦观鹊桥仙_浣溪沙秦观 - 文学——
http://wenxue.yjbys.com/qinguan/

--------------------------------------------------

http://wenxue.yjbys.com/qinguan/117475.html——

江城子秦观翻译及赏析

文学网

===========================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