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高村光太郎《山之雪》  

2017-02-19 10:40:34|  分类: 名篇名著选读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村光太郎:山之雪

2017年02月19日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我现在居住于日本北部——岩手县的山区,此地每年从十一月起就逐渐可以见到雪花飘舞,到十二月末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洁白晶莹的雪景。这一带虽然积雪平均只有一米左右,可小屋的北侧的积雪高达屋顶。地面的低洼地带,积雪大致可以深至人的胸口。

 我的小屋在山脚下,离村里老乡居住的地方大约有四百多米。周围没有一户人家,只有山林和原野,以及少量的旱田。环顾四野满目都是皑皑白雪,连一个人影也难以见到。当然也听不到人的说话音,人的脚步声。由于落雪不似下雨那般沙沙有声,下雪的季节整个世界沉入一片静寂。枯坐在小屋里,心境犹如居于世外桃源一般。耳朵里所能捕捉的声音,唯有地炉里薪柴燃烧时发出的噼啪噼啪的响声,以及水壶里的水烧开时隐隐约约发出的响声。静寂落雪的日子要持续三个月之久。

当积雪深达到一米厚时,行走变得步履艰难,也就没有人到小屋来探访。在落雪的日日夜夜里,我总是独自一人守着地炉,吃饭、读书、工作。那样长时间地一个人居住生活,就会不由自主地渴望见到人。心想:即使并非人类也无妨,只要是有生命的物种,哪怕是鸟类兽类,能让我遇到也好啊。

 落雪的日子里,能使我欣悦的只有山中啄木鸟。[i]啄木鸟夏天是不会飞来的,不过,从入秋到深冬一直住在这一带,偶尔也会到我的小屋来探访。山中啄木鸟多半是以小屋外面的柱子、木桩、囤积的薪柴中的虫子为食。啄木鸟剥啄树木时发出的声音异常响亮,“咯噔咯噔、咯噔咯噔”他们啄击树木的声音,听起来简直与性急的客人敲门的声音别无二致,令人禁不住想起身去回应它们的叩问。有时也可以听闻山中啄木鸟停留在一棵树上,“咚咚咚咚”不间断地连续叩诊,旋即又扇动翅膀高调飞向树干的另一侧,以阻截小虫趁自己侦探其隐匿时,悄然逃离。站在小屋前,隔着的栗树的树杈望去,似乎额顶微红的绿啄木鸟和大斑啄木鸟——身上长着白色斑点、黑色羽毛、红色腹毛——的比较多。除啄木鸟之外还有些不知其名的小鸟,在朝霞升起,夕阳西下的时候,悬吊在房檐上啄食各种各样绿色植物的籽粒和草的种子。凌晨的朦胧中,听得到窗(隔扇)外小鸟煽动翅膀飞翔的声音,简直犹如贴近自己的枕边飞翔一般。不知何故总觉得它们特别可爱。我在小鸟的催促下,边揉眼睛边起身。雉鸟和山鸟之类的冬候鸟,秋天随处可见,一下雪他们就飞走了。寂静的山中不时可以听到远方沼泽传来的野鸭的鸣叫。

高村光太郎《山之雪》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说到有生命的物种,一旦夜幕降临,老鼠就来光顾。麝鼠、鼷鼠等是比普通家鼠小的鼠类,他们旁若无人地从遥远的地方迁徙到这一望无际的雪原。老鼠总是蹑手蹑脚地绕道而行,从我的座位附近迅速地溜过去,捡食掉落在榻榻米上的食物。老鼠总是不停地拖拉着放置在一旁的包裹着面包的包装纸,似乎想将它也作为自己的食物。当我用手轻轻地敲打着榻榻米时,便看到老鼠受了惊吓似的,拖着自己的战利品倏地一下就逃走了。在这人与鼠类相伴的冬季,使得我不忍心用安妥(化学制剂)剥夺老鼠的生命。这只老鼠早晨不知归向何方,只有夜晚才光顾我的小屋。
高村光太郎《山之雪》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山中的野兽多半在夜间觅食。早晨向外望去,就会看到茫茫雪野保留着许多动物的足迹。住居于乡间的人一望即知,雪地上留存最多的是山兔的足迹。不过,兔子的足迹,与其他动物的足迹不同,他们的足迹在雪原上排列出有趣的形状。恰似罗马字母“T”字那样的形状,前面的一横划上排列着两只大的足迹,后面的一竖划排列着二个小的足迹。两只较小的前爪呈直线落地,较大的两只后爪成横线落地。兔子的两只后爪大于两只前爪,行走时,先迈前爪;两只大大的后爪也会轻松地向前弹起,落在前爪之前。兔子那有趣的足迹在在雪原上弯弯曲曲连续不断地描绘着。这种线条在雪原上随处可见,一直可以延伸到小屋外面的水井边。我也能看到它们以放置于水井周围的蔬菜、水果作为食物。
高村光太郎《山之雪》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狐狸要来捕捉兔子。狐狸居住在小屋后面的山里边,每当夜晚来临,狐狸就到一带来捕猎。狐狸的足迹与狗的足迹大不相同。狗的足迹分两排并列向远方延伸,而狐狸的足迹则是连续延伸的一行脚印,并且将雪踢向后方,总是犹如女子穿着高跟鞋优雅地行走在一条直线上一般。由于狐狸有四只脚爪,这样优美地行走应该相当困难吧。我想:能留下这样的足迹,是缘于狐狸是非常爱美的动物。当我看到狐狸沐浴在夕阳中,被毛金光闪烁,长长的尾巴随风飘动,腹部可以看到洁白绒毛非常漂亮。一次,我看到狐狸叼着像小鸟一样的动物,奔走在小屋前面的田野里。倘若狐狸奔跑的时候,因为乌鸦在喧嚣鸣叫,因此就会明白的。这个秋天,有一户人家曾说,因为他们家死了山羊,狐狸就在夜晚去循着气味而去,从那户人家里把山羊给叼走了。

除兔子、狐狸之外,黄鼠狼的足迹,老鼠的足迹,猫的足迹,都全然不同。老鼠的足迹走过之后,简直象邮票的骑缝孔那样漂亮而细密,辗转地辗转地延续着,最后去往了小屋廊下的地方。这个排成两列的、雪没踢到后面足迹,是黄鼠狼的。

 尤其有趣的是人的足迹,既有橡胶鞋、胶底短布袜,也有草鞋,每个人行走的方法不相同,有大踏步前行的人,也有小步走的人;有步履蹒跚的人,也有步履踏实的人;有走路前倾的人,也有静静行走的人,一看走路留下的足迹,就能明确推断是那位的留下的足迹。由于我的鞋子是十二文那样大的鞋子,胶鞋的里面的花纹也是清晰的,即使在这个村子以外也没有特别相同的。有的人走路的方法很轻巧,有的人走路的方法很笨拙。不过,一般认为在雪原里行走步伐细碎不易疲劳,而叉开两条瑞走路似乎是容易疲劳的,惦着脚后跟走路的人似乎更加吃力。这是一个弯弯曲着身体人,跟随一旁的是与众不同的人。一次,因为看到很大的足迹在雪原连续伸展,就以为是熊那令人恐惧足迹,没想到其实是穿着“橇”[i]走路的人留下的足迹。这样穿着“橇”走路的人,脚不会深深地陷入雪中。大大的“雪地草鞋”[ii]也具有同样作用。因为人如若站立在深深的、柔软的雪原上,脚会立即陷入雪原,无法行走。如果人可以在雪原里游泳就好了,可惜我不会在雪中游泳。我不知道该如何去游。
我喜欢在雪地里奔走,一边走,一边欣赏在各种光线折射下的美丽的雪原。在雪原上行走,脚会深深地陷入雪中,行进变得劳而无功,时常在雪比较薄的地方休憩。我看到一望无际的雪原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从眼前延深到遥远。如果是逆光去观察,无数亮晶晶的雪花在阳光下跳跃闪烁着犹如光谱一般。雪在柔和的的、彩虹般的光线映射下雪显得异常纯净。大雪覆盖了辽阔平坦的原野,恰似沙海中的涟漪一般,看上去犹如(大海)中的波浪,在背光的阴面,雪的颜色与光照下的阳面的雪是不同的。暗处泛着蓝色,亮处的颜色渐渐由深变浅而熠熠生辉,如果仅仅想象雪只是白色的,那么看到雪拥有各种各样的颜色会感到很吃惊。
最漂亮的是雪夜。即使是夜晚也因积雪而明朗,看到的一切朦朦胧胧。不同于一片洁白雪原的景色的白昼,宽广中显现出幽深,简直犹如童话世界一般。在雪原异常美丽的夜晚,在积雪的道路上行走是危险的。眼前似有雪光掩映,可一眼望去,到处都是一样的茫茫雪原使人难辨方向。我也曾在小屋附近的雪原道路上迷失方向。即使每次走过的雪路,再次行走时看上去也感觉有很大不同,像似走在了从未走过的地方。最后终于找到了返回的道路,狼狈不堪地回到了小屋。
 即使是没有刮风的天气也是如此,若是暴风雪之夜就不能外出。白天狂风卷着大雪使人看不到两三个屋子前面的东西,简直犹如在在煤气船上一样歪歪斜斜地无法行走。风狂吹人难以呼吸,仅仅是距离只有二三百米的地方也难以到达。暴风雪的夜晚,我在小屋中无所事事,倦怠地坐在地炉边烤着火,听着屋外的风声。雪原上的风声简直犹如大海的波涛一般,似乎要将小屋的屋顶掀翻到旷野里。听着从屋后远山传来的风声,其实就象在近旁一般令人恐惧。尽管如此,由于我的小屋后面堆着的小雪山,大风无法直接扫过小屋。如果没有小雪山,我的小屋就会被冬天强劲的西风卷着的暴雪给覆盖了吧。
 如果听任厚厚的积雪堆积在屋顶上,不去预先扫除,到了春天落雨的季节,饱含雨雪的屋顶就会变得越来越重,从而将小屋压。因此在下雪的季节,一般要除一两次雪。我大致在圣诞节之后做一次除雪。倘若用铁锹将平铺在屋顶上的雪铲下来,就会在窗前堆起一座小雪山。我总是新年到来时竖起国旗,在长方形的纸上用彩色广告颜料画上圆圆太阳,将纸质的旗帜粘在木棒上,插在窗前的小雪山上。树立在洁白的小雪山上太阳旗确实漂亮、清爽,在晴朗的蓝天下越发美丽。
----------------------------------------------------------------------

 前一篇:雪袭江城添新景
后一篇:风雪除夕忆旧

 -----------------------------------------------------------  

 高村光太郎:山之雪(日中对照)_漫游者粒子_新浪博客

 ----------------------------------------------

高村光太郎:山之雪(日中对照)_漫游者粒子_新浪博客

高村光太郎作品集|MediBang

山之雪 高村光太郎的图片  

高村 光太郎 山 之 雪的图片 

高村光太郎《山之雪》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高村光太郎 - Wikiwand

2017年02月19日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2017年02月19日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