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揭秘:盛宣怀后人为何称钓鱼岛是盛家人的? _凤凰网  

2017-02-27 19:22:35|  分类: 人物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盛宣怀后人为何称钓鱼岛是盛家人的?_凤凰网

钓鱼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它和台湾一样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国对钓鱼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我国的这一立场有充分的历史和法律依据。但是1895年日本在中日甲午…
上一张123410111213下一张 ——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jindaishi/detail_2013_03/18/23216959_1.shtml

---------------------------------------------------------------------------

核心提示:徐逸说:由于当年慈禧太后患有风湿症,各种医药无效,而盛宣怀经营的广仁堂所监制的风湿性特效药,医好了慈禧太后的风湿病,慈禧在高兴之余,就下诏把钓鱼岛等三个小岛赏给了盛宣怀,作为采药之用,因为钓鱼岛上盛产海芙蓉(又名石苁蓉),而海芙蓉正是盛家所制风湿药丸中最重要的一味药。

本文摘自《盛宣怀家族》,作者:宋路霞,出版社:上海科学文献出版社

1972年,当钓鱼岛的归属问题成为中日敏感话题时,盛氏家族也鬼使神差地被卷了进去,这主要是由突然冒出了个自称是盛老四的女儿的“盛毓真”,并出示一张“慈禧手谕”而引起的。

这个“盛毓真”,自称是盛老四当年在美国留学时与一个美国女人生的,后来过继给国民党前驻加拿大大使徐淑希为女儿,所以改名徐逸。

关于那张“慈禧手谕”,徐逸说:由于当年慈禧太后患有风湿症,各种医药无效,而盛宣怀经营的广仁堂所监制的风湿性特效药,医好了慈禧太后的风湿病,慈禧在高兴之余,就下诏把钓鱼岛等三个小岛赏给了盛宣怀,作为采药之用,因为钓鱼岛上盛产海芙蓉(又名石苁蓉),而海芙蓉正是盛家所制风湿药丸中最重要的一味药。

因此,徐逸对记者称,她对于钓鱼岛、黄尾屿和赤屿这三个小岛,拥有所有权。钓鱼岛的归属问题争执发生之后,她请律师向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备案,要求美国承认她对钓鱼岛的所有权,后来,又到了台湾,向台湾当局就她的所有权问题备案。

这张“慈禧手谕”一出现,顿时引起一场轩然大波,美国的中文报刊及港台地区的大小报刊,一时沸沸扬扬,连篇累牍地报道、转载,甚至到处“捕捉”盛家的后代,采访、追踪报道,几乎所有的盛家毓字辈子弟都被采访过,有的还不止一次。当然热闹的中心是徐逸,因为她不仅出示了“慈禧手谕”,同时出示的还有钓鱼岛的地图,和所谓盛老四在1960年写给她的一封信。

那信中说:“台湾外海有三小岛,曰钓鱼台、黄尾屿、赤屿,皆无人荒岛,见于出使琉球使者赵文楷介山公之记述。此三小岛,虽属荒岛,然盛产药草,当年吾家盛时,在烟台、沪、常(州)三处,设有广仁堂,施诊给药,远近知名。皇上以此三岛,赐与汝宗,作为采药之用,诏书就在家中,是吾家物也。家中并有图说,兹寄汝,望汝能设法前往一看。”

徐逸出示的所谓其父寄给她的钓鱼台地理图说的原文是:

钓鱼台、黄尾屿、赤屿小岛,位于台湾基隆外海,孤悬海中,向无居民,为台湾北部渔民栖息之地,虽归我家,亦仅采药,而未知经营。清末我家曾就赵介山公之副使李鼎元公之使琉球录派人步测,有图稿藏于愚斋图书馆中,民国十六年忽认盛氏产业为逆产,上海租界外之财产,全遭查封,后虽获启封,经理人员,悉已散尽矣。愚斋图书馆存稿存书,余已全部捐赠国立交通大学,即先父手创之南洋公学也,此图亦为存件之一。

关于那张“慈禧手谕”,徐逸出示的内容是:

皇太后慈谕:太常寺正卿盛宣怀所进药丸,甚有效验,据奏原料药材,来自台湾海外钓鱼台小岛,灵药产于海上,功效殊乎中土,知悉该卿家世设药局,施诊给药,救济贫病,殊甚嘉许,即将该钓鱼台、黄尾屿、赤屿三小岛赏给盛宣怀为产业,供采药之用,其深体皇太后及皇上仁德普被之至意。钦此。光绪十九年十月。

“诏书”上还钤有“慈禧皇太后之宝”和“御赏”两枚印章。

对于此事表示格外关注的除了海外媒体外,盛家在大陆的子孙也非常起劲。这倒也很自然,因为大家都有一颗爱国心,按逻辑推理,既然慈禧太后早就把钓鱼台岛赐给了盛家,那岂不是说明,起码在清朝末年时,钓鱼岛原本就已有归属了吗?既然如此,那么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还在什么话下吗?于是,大家把这张“手谕”复印来复印去,传来传去,事情被弄得像真的似的。     

我国的《参考消息》报鉴于海外沸沸扬扬的舆论,在1972年4月4日也转载了香港报刊的有关报道,题目是《台湾、盛宣怀和钓鱼台》。于是盛家的故事就与钓鱼岛扯在一起了,更增加了扑朔迷离的传奇意味。

可是,这毕竟是一场骗局,是一般善良的人所无法想像的国际笑话!骗局所无法遮掩的种种漏洞,很快就暴露无遗了。

当“慈禧手谕”最初面世的时候,原上海图书馆老馆长、著名古籍版本目录学家顾廷龙先生尚在世。他是在1950年代初期,亲自把八百包“盛档”资料,从北京西路、万航渡路路口的盛公祠,接收到上海图书馆的图书馆界老前辈,是一生对“盛档”的整理和研究倾注了极大热情和心血的老专家。当时,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的教授夏东元先生,为撰写《盛宣怀传》,正在顾廷龙先生的帮助下,成年累月地“泡”在“盛档”里(原八百包“盛档”资料,经解放后的整理与合并,归为五百包。其中一部分在解放前,由盛氏家人刊行为《愚斋存稿》,尚有大量未经面世的原始文电、奏稿和朋僚信函,据上海图书馆介绍,总量有十五万件),顾、夏两位先生,可以说是对盛氏资料掌握最多的人,尤其是夏东元先生,为写《盛宣怀传》,把“盛档”全部翻阅过一遍,但并没有发现盛宣怀与钓鱼岛有关的任何资料。

而且,他们从徐逸公布的“慈禧手谕”影印件上,一眼就看出了破绽。

他们主要的依据是:该“手谕”注明的日期是光绪十九年即1893年,而对盛宣怀的称谓则是“太常寺正卿”,这就与当时的实际情况不符,因为盛宣怀是在1896年才被任命为太常寺少卿的,并非在1893年。也就是说,“手谕”上的时间,比盛宣怀实际被任命的时间早了三年,此为一。同时头衔也不对,他是“太常寺少卿”,而非“正卿”。这说明,此“手谕”的作伪者连盛宣怀的履历及他的官职的称呼还未弄清楚呢!这怎么能不露出“马脚”呢?怎么能“唬”得过研究有素的大陆学者呢?

鉴于当时的国际舆论,因为此事与钓鱼岛的归属问题客观上已扯到了一起,所以顾老和夏老当时就没有吭声,也没有对外发表这些看法。

大陆的学者不吭声,台湾的学者也看出了破绽。一位教授发表文章说,慈禧太后在当时那个时候早已不使用那两枚图章了,那两枚图章的款式,是慈禧早些年使用的,因而也认为那“手谕”是假的。

这么一来,就更忙坏了那些新闻记者,大家被真真假假弄得莫衷一是,于是更加起劲地“捕捉”各地的盛家后代,以探究竟。

1950年代初就居住在日本东京的盛家毓字辈老大哥盛毓邮和二哥盛毓度,是当时盛家在世人员中年纪最大的了。当记者们找到他们时,他们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为他们活了这么大年纪,从未听说盛家与钓鱼岛有什么关系,也从未听说有什么家传的“慈禧手谕”,更没有听说过,他父亲还跟美国人生过孩子。对于这位似乎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毓真妹妹”,他们是认也不好,不认也不好,拿毓邮的话来说就是:“弄得我好尴尬。”因为当时的社会舆论已经沸沸扬扬,似已认定这个自称“毓真”的人,就是盛家的人了。然而盛家的人过去谁也没听说过此人,谁也没见过此人!

尽管如此,善良的人还是暂且把她当作了盛家人相待。然而当这个“毓真妹妹”拿出所谓“爹爹给我的一封信时”,毓邮和毓度全明白了:这完全是假的!不仅字迹是假的,里面的称呼、内容、落款全都不对头!他们由此开始怀疑,持有这样一封假的“爹爹的来信”的人,能拿得出一份真的“慈禧手谕”吗?

既然盛家两位老大哥都不能证实“毓真”的身份,也不能证实钓鱼岛与盛家的关系,其他年轻一代,就更加无法证实这一切了。于是舆论界又一阵大哗。

2000年初夏笔者在东京,曾就钓鱼岛问题请教年已九十高龄的盛毓邮先生,情况就更明白了。毓老说:“我们谁都不认识她,也从未听说过有什么家传的‘慈禧手谕’。不过有一条,假如我家真有这么个‘慈禧手谕’的话,无论传到谁手上,也决不会传到她手上。我在家里是老大,家里大事都是不瞒我的,我就从未听说有这么回事。关于那张‘慈禧手谕’的真伪,我不是历史学家,所以说不出意见,但是我以前从来没听说过,也没看见过。至于那封所谓的我爹爹写给她的信,那确确实实是假的!”

原来,这个徐逸本来在美国生活,曾与一饭店老板同居,日子过得很不得意,后来到了台湾,说是来“寻根”的,找到了盛家的人。在“ 慈禧手谕”的假象被层层剥去之后,她慌了手脚,就跑到东京,做两位老大哥的工作。她对毓邮的太太任芷芳说:“等我把事情(指钓鱼岛的事)搞定了,我们就都 ‘发’了,盛家的人都可以‘发’了,到那时你们也不用辛辛苦苦地开饭店了……”这就是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意思是现在请你们帮帮我的忙,帮我把此事弄假成真,将来我们都是有功之臣,可以发大财。

徐逸说此话的时候,天并不怎么冷,她已经皮大衣裹身了,但那大衣的衬里已破烂不堪,有的地方已丝丝挂挂地露在外面了。一双鞋也不合适,走不多远路就脚疼。脚疼起来,即便是在百货公司里,也会把鞋子一甩,赤脚站在人家大堂里……这些都令盛家人感到怀疑,此人处处都不对味。       

笔者为把事情进一步弄清楚,返沪后特意再去上海图书馆,查阅盛家的家谱。该馆馆藏的《龙溪盛氏宗谱》是1943年盛文颐总修,盛渤颐主稿,盛恩颐总校的,分校还有棠颐、慕颐、重颐等人,其中一篇盛氏后人撰写的《盛宣怀(杏荪)行述》,洋洋二万余字,历数老太爷一生功业、嘉奖、升迁等各项,尤其对于皇上几次召对,慈禧几次问策,并有所赏赐事,记叙甚详,有的地方还把原话抄录于上,比如“京汉全路完工,引疾求退。慈圣面谕:‘国家正值多事,汝系旧臣,不应出此。’及再叫起,奏对逾四刻,上曰:‘汝今日精神已大好’,旋蒙赏紫禁城骑马。”又如“三月初十日,召见。先垂询病状,后述蒙尘情形,且谓非汝等力保东南,恐无今日。命赏福字匹头、饽饽、肉食,并奉懿旨以承办大差,一切周妥,交部优叙述。”然而,未有一字提及钓鱼岛事。试想,这篇《行述》已把慈禧赏赐饽饽、肉食的事情都记录在册了,如果真有赏赐钓鱼岛这样的大事,能够不记录在册吗?既然在1943年修的家谱中都没有的事,后来在1972年却冒出来了,其“形迹”之可疑,不是昭然若揭的吗?

另外,细审那封“爹爹的信”,内中讲的事情年代也不对。查封盛家除租界以外的所有财产的事,是辛亥革命后一年间的事,而“爹爹的信”中却讲在民国十六年(即1927年)。如果是讲国民党,那也不对,国民党在1927年并未查封盛家财产,只是将愚斋义庄的慈善基金充公(二百三十万元),但时间也不对,因为那是1928年的事。更为离奇的是,徐逸出示“爹爹的信”,落款时间竟在盛老四去世之后的第三年,“马脚”露得实在太大了。

由此可知,徐逸造假,其手脚实在不够高明。

“钓鱼岛事件”后来发展到两军对垒、剑拔弩张的地步。徐逸的“慈禧手谕”无疑是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对于盛家来说,不少人认为,此一骗局真是丢尽了盛家的脸,居然国际舆论也被她骗得团团转。更要命的是,直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人能证明,徐逸是盛老四的女儿,一切都是她自己说的。所以有的盛家子弟认为,她是个骗子,是借着盛家的名望和钓鱼岛问题的争端蓄意行骗的坏人。

笔者从日本返回后,又接到彭菊影女士(盛毓度先生的夫人)的电话,电话中讲五毛(即盛毓珠,字岫云,艺名颖若馆主,马芳踪先生的夫人)前些日子从台湾来过,她也认为徐逸根本不是盛家的人,建议把她的名字从盛家资料里去掉!盛毓珠的丈夫马芳踪先生在给笔者的信中,更是对此事表示了极大的愤慨。

现在,大风大浪是过去了,可小风小浪并未停止。据说直到前几年,台湾仍有把盛家与钓鱼岛扯在一起的报道。

值得庆幸的是,徐逸前几年在台湾病死了。毓老夫妇说:“还好她死了,如果不死的话,还不知要闹出多少笑话来呢!”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jindaishi/detail_2013_03/18/23216959_1.shtml

        -----------------------------------------------------

揭秘:盛宣怀后人为何称钓鱼岛是盛家人的? _历史频道_凤凰网

==============================

盛宣怀家族-搜狐读书-挖掘更好看的阅读-搜狐

本书是近代上海第一豪门盛宣怀家族的历史纪实。
  盛宣怀作为洋务运动的一员干将,一生亦官亦商,亦中亦洋,创造了中国洋务史上的十余项“第一”(即第一家银行,第一家电报公司,第一家钢铁联合企业……),极大地影响了中国近代工商业及教育文化的发展,并给上海这座城市留下极多极深的印记。
  盛宣怀八儿八女,或精明干练,或风流倜傥,或多情缠绵,本身留下许多令人关注的故事;这些子女又都是豪门联姻,互相攀附,于是以盛家为中心,形成了一个上至朝廷大员,下至江南豪富的典型的海派豪门网络。
  盛氏家族在两百年间,共繁衍了八代子孙,经历了一系列剧烈的社会变革和动荡。兴盛时可以直接和天子对话,衰败时竟落得个尸骨无存;有钱时可一夜输掉一条弄堂,没钱时竟八个人睡一间厨房……期间大红大紫,大喜大悲,祸福变幻,聚散无常,无不打上时代、社会和阶层的烙印。盛氏的一部家族史,就是一部近现代中国或上海的沧桑记忆。
  本书采用历史纪实文学的形式,口述史料和档案文献相结合,文字和历史图片相配合,可信度和可读性皆强。

http://lz.book.sohu.com/chapter-13926-111243675.html

-------------------------------------------------------

《盛宣怀家族》作品相关

一门望族,引领一段风骚,映照一个时代的起承转合,古今如此。近代中国舞台上,盛宣怀家族的兴衰就是国运颠簸、商埠开阖、社会转型、世风巨变的见证。  

盛宣怀,这位洋务运动的能臣,实业救国、实业富国的先驱,没能阻挡大清帝国的倾覆,却传奇般地推动了上海商埠的崛起和中国近代工业的发展,也成就了一个家族财富名望、人丁兴盛的巅峰。李鸿章称赞他说:“一手官印,一手算盘,亦官亦商,左右逢源。”然而,中国有句古话:“富不过三代”,盛家也不例外,而且衰败之速,令人莫名。

《盛宣怀家族》作品相关   
作者简介
内容简介
广告语
历史专家推荐语
封底文字
序言(王仲伟)(1)
序言(王仲伟)(2)
目录

《盛宣怀家族》精彩照片选载

盛家女眷在留园(摄于1917年)(图)
轮船招商局(上海外滩9号)旧影(图)
中国通商银行旧址(上海外滩6号)(图)
中国通商银行初创时发行的钞票(图)
汉冶萍股票样张(图)
盛宣怀被赐骑马紫禁城(图)
盛宣怀53岁肖像(图)
盛宣怀、庄夫人1908在日本合影(图)
四小姐盛樨蕙酷似其母刁夫人(图)
盛家亲戚、邵家子孙回乡扫墓(图)
盛家在静安寺路上的老公馆(图)
逃亡日本穿上洋装的盛宣怀(图)
盛老四与父亲及老五在日本合影(图)
青年时代的盛老四与孙用慧(图)
盛老五公馆旧影(图)
盛关颐等在盛老五的花园(图)
盛宣怀的孙女、邵洵美的夫人盛佩玉(图)
邵洵美在庞贝古城(图)
邵洵美盛佩玉夫妇与大儿子邵祖丞(图)
邵洵美的藏书票(图)
美人盛佩玉(图)
邵洵美的情人项美丽(图)
盛毓邮少年时参加了童子军(图)
盛毓邮、任芷芳婚纱照(图)
盛毓度参加上海交大校庆九十周年(图)
盛宣怀长房长孙盛毓常(图)

《盛宣怀家族》第一章 龙城之望

常州盛氏是江淮一带的大姓。  

据说他们的远祖,是周文王的儿子?叔武,至穆王时易?为盛,于是后代就开始姓盛。后来盛氏又分为南北二宗,南宗从古梁迁至广陵,宋王朝南渡时又迁到金陵。到了明朝,有个叫盛睿的老祖宗,带了一支家眷队伍迁居到了常州,在城西北的龙溪河畔筑屋造室,从此在常州扎下了根。久而久之,盛氏子孙枝繁叶茂,族大根深,那地方就成了盛家湾,成了盛氏家族常州一脉的大本营。  

常州又称龙城(还有延陵、毗陵、丹德、武进等古称),有龙溪河傍城而过。
运河边最富传奇的巷子(1)
运河边最富传奇的巷子(2)
运河边最富传奇的巷子(3)

《盛宣怀家族》第二章 末世才人

盛家后代在《盛宣怀(杏荪)行述》中说:庚午(1870年)四月,“李文忠公由鄂督师入陕,杨艺舫(芳)京卿宗濂函招府君入幕。”这位介绍盛宣怀入李鸿章幕府的杨艺舫,就是无锡大户杨氏家族的老太爷杨宗濂??北洋军阀时期出任财政总长的杨味云是他的侄子;荣德生先生的女婿杨通谊(荣漱仁的丈夫)是他的侄孙;荣毅仁先生的夫人杨鉴清女士也是他的后代。杨氏家族在晚清官场上的资格,不比盛家低。  

杨家与李鸿章的关系,起于杨宗濂的上辈,有着非同一般的交情。  

杨宗濂的父亲杨延俊,字菊仙,与李鸿章都是道光丁未年(1847年)的进士,是为同年。
李鸿章乱世得英才(1)
李鸿章乱世得英才(2)
李鸿章乱世得英才(3)
长留天地之留园(1)
长留天地之留园(2)

《盛宣怀家族》第三章 洋务巨擘

  十九世纪六七十年代,随着外国资本的不断渗入,我国沿海一线以及长江内河的航运,几乎全被洋人的轮船占领,中国传统的船运已成衰落之势。尤其是英国的怡和洋行、太古洋行和美国的旗昌洋行,都拥有大规模的船队。他们不仅在沿海和内河各码头沿线揽货,还设法把朝廷的漕运生意(即每年按时运送的官粮)也拉过去,致使中国船队无货可揽,而朝廷专拨的运粮费也大量流入了洋人的口袋。  

鉴于这种情况,从1860年代起,一些地方官员和开明之士就联络起来,向朝廷献计献策,主张中国人自办轮船运输,把船运之利从洋人手中夺回来。
招商局万事开头难(1)
招商局万事开头难(2)
招商局万事开头难(3)
“水线”之战(1)
“水线”之战(2)
“水线”之战(3)
糊涂世界中办银行(1)
糊涂世界中办银行(2)
糊涂世界中办银行(3)
痛苦的钢铁工业先驱——汉冶萍(1)
痛苦的钢铁工业先驱——汉冶萍(2)
痛苦的钢铁工业先驱——汉冶萍(3)
痛苦的钢铁工业先驱——汉冶萍(4)
痛苦的钢铁工业先驱——汉冶萍(5)

《盛宣怀家族》第四章 力挽中国

1900年(庚子)是百年来中国最“热闹”的年头之一。  

这一年盛宣怀正在全国铁路总公司督办的任上,还是汉冶萍公司、中国电报总局和中国通商银行的老板。一般情况下,晚清政坛上的事是轮不到他管的,他肩上那些“富强要政”已经把他忙得够呛了。但是有时候你不管政治,政治还是要来管你的。眼看北方“拳乱”日起,把他费尽千辛万苦建起来的电报、电话、铁路等设施,一阵旋风似地刮得乱七八糟了。在眼看大局愈发不可收拾的时候,他必须出来“突出”一下政治了。
人在商界而鞭辟中枢(1)
人在商界而鞭辟中枢(2)
人在商界而鞭辟中枢(3)
“东南互保”中隔江灭火(1)
“东南互保”中隔江灭火(2)
“若非汝等,安有今日!”(1)
“若非汝等,安有今日!”(2)

《盛宣怀家族》第五章 魂断铁路

在晚清政坛上,最早、最起劲地呼吁举办铁路工业的朝廷大员是李鸿章。  

早在吴淞铁路建成前二年的1874年,鉴于沿海形势吃紧,日本人出兵侵略我国台湾,英国人借口“马嘉理案”,强迫清廷签订了《烟台条约》……李鸿章就向朝廷呈递过一道著名的《筹议海防折》,提出“火车铁路,屯兵于旁,闻警驰援,可以一日千数百里,则统帅当不至于无事……”主张为筹海防,为使南北沿海七省能连为一气,呼应通联,共同御敌,必须兴办铁路。  

可是此折上去如石沉大海,在朝大臣均不置可否,保守势力仍大行其道……
铁路之难难于上青天(1)
铁路之难难于上青天(2)
铁路之难难于上青天(3)
挟官以凌商挟商以蒙官(1)
挟官以凌商挟商以蒙官(2)

《盛宣怀家族》第六章 重帏深处

盛家人都说,刁夫人是最受老爷宠爱的一个太太,但她死得却很特殊。  

刁夫人名刁玉蓉。盛宣怀七个夫人中,能在盛家宗谱里列有专传的仅她一个,连盛的原配夫人董夫人都没有专传,可见其地位之重要。她又是和董夫人一样,享有进入盛宣怀墓地主穴的两位夫人之一。盛家宗谱上如此记载,而江阴马镇老?歧村的村长也这样说。因为他们亲眼看到了,1958年盛氏墓穴被盗时,盗墓者从墓中掘出三具棺材,一男两女,两女想必就是董夫人和刁夫人。据盛昌颐的孙子、盛毓常的儿子盛承宪讲,当年庄夫人曾向盛毓常提出过……
一封信气死刁夫人(1)
一封信气死刁夫人(2)
庄夫人的大千世界(1)
庄夫人的大千世界(2)
庄夫人的大千世界(3)

《盛宣怀家族》第七章 豪门联姻

盛宣怀有八个儿子、八个女儿,除了两个因病夭折外,其余后来都成了上海十里洋场的风云人物。  有这么多孩子,也就有了这么多门亲家。十几对夫妻,再加上侧室、外室、如夫人、女朋友以及她们所生的孩子,于是就有了上百个孙子孙女外孙??浩浩荡荡的盛家子弟兵。到了这些孙子辈成年的时候,虽说盛家已经家道中落,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内中尽管日见“空旷”,而外面的架子还是要搭足的。于是乎,吹吹打打地又招来一大帮门户相当的孙子辈亲家……豪门联姻,裙带蜿蜒,枝蔓连理,使得盛家这个原已够大的家族,更加不可阻挡地膨胀起来。
枝枝蔓蔓的豪门网络
一等好亲家孙宝琦(1)
一等好亲家孙宝琦(2)
一等好亲家孙宝琦(3)
一等好亲家孙宝琦(4)
一等好亲家孙宝琦(5)
一等好亲家孙宝琦(6)

《盛宣怀家族》第八章 乡关何处

盛宣怀被清廷宣布革职,并且“永不叙用”两天之后,他在日本顾问高木陆郎陪同下,经天津去青岛,12月14日由青岛转到大连,12月31日,再从大连去日本,这次还带上了四儿恩颐和五儿重颐。到日本后,在浙江富商、旅日华侨商会会长吴作镆(字锦堂)的帮助下,先住在神户盐屋山的东方旅店,后来则租住当地民屋。世界上的事情常常是无巧不成书,那时他们哪里能想得到,若干年后,盛宣怀与吴锦堂也成了亲戚了。原因是盛宣怀的外孙邵式军(四小姐盛樨蕙的儿子)娶浙江督军蒋尊簋的女儿蒋冬荣为妻,而蒋冬荣的外公正是当年在日本的吴锦堂!
流亡日本好辛苦(1)
流亡日本好辛苦(2)
流亡日本好辛苦(3)
流亡日本好辛苦(4)
争回家产人已老(1)
争回家产人已老(2)
举城争睹大出丧(1)
举城争睹大出丧(2)
举城争睹大出丧(3)

《盛宣怀家族》第九章 公子天下

盛家旭人公盛康共有六房太太,生下四儿四女(有两个儿子早夭);长子盛宣怀则讨了七房太太(董氏、刁氏、庄氏、刘氏、柳氏、秦氏、萧氏),生下八儿八女,算是翻了一番;而到了其孙盛老四(盛恩颐)一房,就更“进步”了,其正式“登记在册”的就有七位太太(孙氏、贾氏姐妹、奚氏、金氏、余氏、殷氏),女朋友尚不在此数,生下的孩子竟有二十七个之多。  

这在封建大官僚、大富商的家庭里,算不上什么稀奇,孩子成筐成篓的有的是。盛家的亲家孙宝琦家就有八个儿子、十六个女儿。
章序
十里南京路,一个盛老四(1)
十里南京路,一个盛老四(2)
十里南京路,一个盛老四(3)
十里南京路,一个盛老四(4)
盛老五“牡丹”花开花又落(1)
盛老五“牡丹”花开花又落(2)
盛老五“牡丹”花开花又落(3)
盛老七赔了夫人又折兵(1)
盛老七赔了夫人又折兵(2)
盛老七赔了夫人又折兵(3)
东方奇男邵洵美(1)
东方奇男邵洵美(2)
东方奇男邵洵美(3)
东方奇男邵洵美(4)
东方奇男邵洵美(5)
东方奇男邵洵美(6)
阴阳一生邵式军(1)
阴阳一生邵式军(2)
阴阳一生邵式军(3)
阴阳一生邵式军(4)
阴阳一生邵式军(5)
阴阳一生邵式军(6)

《盛宣怀家族》第十章 小姐心事

盛八小姐盛方颐是萧夫人的独生女儿。萧夫人原是庄夫人房里的侍女,在盛家呆久了,老爷喜欢她,就纳为如夫人。萧夫人信佛,心地善良,相信因果报应,凡事都很随和,与盛府上下都处得很好。小姐们为打官司事曾向她求助,老人家二话不说就取出一只金钢钻戒。人太善良了往往就不被人注意,所以萧夫人在盛府显得悄无声息,一切看庄夫人的脸色行事。  

八小姐从长相到性格脾气都酷似其母,细高挑的身段,慈眉秀目,讲起话来从不出大声,遇大事也不敢拿主意,总是跟在七小姐后面。这种弱女子的秉性,在盛府内部尚不大碍,出了盛府可就惹乱子了。
彭七好自由盛八不开心(1)
彭七好自由盛八不开心(2)
彭七好自由盛八不开心(3)

《盛宣怀家族》第十一章 遗产风波

大家族的台柱子一倒,最敏感的自然是遗产问题。盛宣怀身后被人议论得最多的问题之一也是遗产问题。由于他钱多、地多、股票多,人们就依此推断他是“赃官”。  

至于盛宣怀到底留下多少遗产,近百年来一直众说纷纭,有的说一千万,有的说两千万,有的说三千万……其实都是信口说说,没有真凭实据。  

事实上盛宣怀去世之前立有遗嘱,将其遗产的一半拿出来建立愚斋义庄,救济盛氏贫苦人家和从事社会慈善事业。这项遗嘱的执行监督人,是盛宣怀当年老领导李鸿章的长子李经方。
老太爷到底留下多少遗产(1)
老太爷到底留下多少遗产(2)

《盛宣怀家族》第十二章 野火春风

盛家毓字辈的老大哥盛毓常,是老太爷被任命为太常寺少卿时的年头出生的,所以叫毓常。他的父亲是颐字辈的老大哥盛昌颐,可惜不寿,四十几岁就去世了,所以毓常也是个先甜后苦的“命”。要说“背运”,他在解放前就已“背运”了。  

当年分家时,毓常代表大房分得了一大笔祖父的遗产,其中有闸北区乌镇路的一片土地(查现存复旦大学档案馆内“盛家析产文件”的抄件,的确有乌镇路空地二亩六分四厘)。毓常后来又买下了周边的一些地皮,在上面造了360栋石库门里弄的房屋,组成了毓常左里、西里、南里、北里、总里。
长房长孙盛毓常(1)
长房长孙盛毓常(2)
宠辱不惊盛毓邮(1)
宠辱不惊盛毓邮(2)
宠辱不惊盛毓邮(3)
宠辱不惊盛毓邮(4)
宠辱不惊盛毓邮(5)
东山再起盛毓度(1)
东山再起盛毓度(2)
东山再起盛毓度(3)
东山再起盛毓度(4)

《盛宣怀家族》第十三章 钓鱼岛之谜

1972年,当钓鱼岛的归属问题成为中日敏感话题时,盛氏家族也鬼使神差地被卷了进去,这主要是由突然冒出了个自称是盛老四的女儿的“盛毓真”,并出示一张“慈禧手谕”而引起的。  

这个“盛毓真”,自称是盛老四当年在美国留学时与一个美国女人生的,后来过继给国民党前驻加拿大大使徐淑希为女儿,所以改名徐逸。  

关于那张“慈禧手谕”,徐逸说:由于当年慈禧太后患有风湿症,各种医药无效,而盛宣怀经营的广仁堂所监制的风湿性特效药,医好了慈禧太后的风湿病,慈禧在高兴之余……
徐逸说:“钓鱼岛是我的!”(1)
徐逸说:“钓鱼岛是我的!”(2)
专家说:“‘慈禧手谕’是假的!”
毓邮说:“徐逸做假!”(1)
毓邮说:“徐逸做假!”(2)

《盛宣怀家族》第十四章 海上寻踪

现在盛家人已星散各处,除了大陆之外,主要集中在日本、美国、香港、台湾诸地。第三代“毓”字辈的人,老的已经八九十岁,年轻的也过了不惑之年。在上海、苏州、常州等地,现在还保留了不少当年盛家的或是与盛家有关系的老房子,时时能勾起老上海们“怀古”的胃口。  

外滩中山东一路6号和9号,均是与盛家有关的老房子。6号是盛宣怀于1897年创办的中国通商银行旧址;9号是原轮船招商局的旧址。  这两幢房子均为砖木结构的老房子,在外滩林立的大厦群中,它们显得十分局促和寒酸……
盛家的老房子(1)
盛家的老房子(2)
盛家的新企业

选载结束,未完部分待书中见……

http://lz.book.sohu.com/chapter-13926-111243675.html

=============================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