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李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孔尚任·桃花扇  

2017-04-05 03:38:06|  分类: 名篇名著选读推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尚任·桃花扇 

桃花扇

试一出 先 声/第一出 听 稗/第二出 传 歌/第三出 哄 丁

梦远书城 > 古典文学 > 戏曲 >
http://www.my285.com/gdwx/xq/taohuashan/

《桃花扇》是清代著名剧作家孔尚任的代表作,在我国戏剧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孔尚任(公元1648--1718年)出生于山东曲阜一个封建大家庭,他是孔子的第六十四代孙。少年时代的孔尚任就随当时闭门读书的父亲学习。后来他在曲阜县北的石门山中隐居,博览群书,获得了广博的知识。他还特别注意南明亡国的历史,潜心研究,并搜集了不少材料,为后来写作《桃花扇》这一名著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

作者简介

孔尚任(1648-1718),清初诗人、戏曲作家。字聘之,又字季重,号东塘、岸堂,又号云亭山人。曲阜(今属山东)人,为孔子64代孙。存世诗文作品有《石门山集》、 《湖海集》、 《长留集》、《享金簿》、《人瑞录》等,近人汇为《孔尚任诗文集》。戏剧作品皆存,《桃花扇》有康熙刻本、兰雪堂本、西园本、暖红室本、梁启超注本。近有人民文学出版社王季思、苏寰中合注本。

试一出 先 声

康熙甲子八月

【蝶恋花】(副末毡巾、道袍、白鬚上)古董先生谁似我?非玉非铜,满面包浆裹。剩魄残魂无伴夥,时人指笑何须躲。 旧恨填胸一笔抹,遇酒逢歌,随处留皆可。子孝臣忠万事妥,休思更吃人参果。

 日丽唐虞世,花开甲子年;山中无寇盗,地上总神仙。老夫原是南京太常寺一个赞礼,爵位不尊,姓名可隐。最喜无祸无灾,活了九十七岁,阅历多少兴亡,又到上元甲子。尧舜临轩,禹皋在位;处处四民安乐,年年五穀丰登。今乃康熙二十三年,见了祥瑞一十二种。(内问介)请问那几种祥瑞?(屈指介)河出图,洛出书,景星明,庆云现,甘露降,膏雨零,凤凰集,麒麟游,蓂荚发,芝草生,海无波,黄河清。件件俱全,岂不可贺!老夫欣逢盛世,到处遨游。昨在太平园中,看一本新出传奇,名为《桃花扇》,就是明朝末年南京近事。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实事实人,有凭有据。老夫不但耳闻,皆曾眼见。更可喜把老夫衰态,也拉上了排场,做了一个副末脚色;惹的俺哭一回,笑一回,怒一回,骂一回。那满座宾客,怎晓得我老夫就是戏中之人!(内)请问这本好戏,是何人着作?(答)列位不知,从来填词名家,不着姓氏。但看他有褒有贬,作春秋必赖祖传;可咏可歌,正雅颂岂无庭训!(内)这等说来,一定是云亭山人了。(答)你道是那个来?(内)今日冠裳雅会,就要演这本传奇。你老既系旧人,又且听过新曲,何不把传奇始末,预先铺叙一番,大家洗耳?(答)有张道士的《满庭芳》词,歌来请教罢:

【满庭芳】公子侯生,秣陵侨寓,恰偕南国佳人;谗言暗害,鸾凤一宵分。又值天翻地覆,据江淮藩镇纷纭。立昏主,徵歌选舞,党祸起奸臣。 良缘难再续,楼头激烈,狱底沉沦。却赖苏翁柳老,解救殷勤。半夜君逃相走,望烟波谁弔忠魂?桃花扇、斋坛揉碎,我与指迷津。

 (内)妙,妙,只是曲调铿锵,一时不能领会,还求总括数句。(答)待我说来:

 奸马阮中外伏长剑,巧柳苏往来牵密线;
   侯公子断除花月缘,张道士归结兴亡案。
 道犹未了,那公子早已登场,列位请看。

第一出 听 稗

 崇祯癸未二月

【恋芳春】(生儒扮上)孙楚楼边,莫愁湖上,又添几树垂杨。偏是江山胜处,酒卖斜阳,勾引游人醉赏,学金粉南朝模样。暗思想,那些莺颠燕狂,关甚兴亡!

【鹧鸪天】院静厨寒睡起迟,秣陵人老看花时;城连晓雨枯陵树,江带春潮坏殿基。伤往事,写新词,客愁乡梦乱如丝。不知烟水西村舍,燕子今年宿傍谁?

 小生姓侯,名方域,表字朝宗,中州归德人也。夷门谱牒,梁苑冠裳。先祖太常,家父司徒,久树东林之帜;选诗云间,徵文白下,新登复社之坛。早岁清词,吐出班香宋艳;中年浩气,流成苏海韩潮。人邻耀华之宫,偏宜赋酒;家近洛阳之县,不愿栽花。自去年壬午,南闱下第,便侨寓这莫愁湖畔。烽烟未靖,家信难通,不觉又是仲春时候;你看碧草粘天,谁是还乡之伴;黄尘匝地,独为避乱之人。(歎介)莫愁,莫愁!教俺怎生不愁也!幸喜社友陈定生、吴次尾,寓在蔡益所书坊,时常往来,颇不寂寞。今日约到冶城道院,同看梅花,须索早去。

【懒画眉】乍暖风烟满江乡,花里行厨携着玉缸;笛声吹乱客中肠,莫过乌衣巷,是别姓人家新画梁。

 (下)(末、小生儒扮上)

【前腔】王气金陵渐凋伤,鼙鼓旌旗何处忙?怕随梅柳渡春江。(末)小生宜兴陈贞慧是也。(小生)小生贵池吴应箕是也。(末问介)次兄可知流寇消息么?(小生)昨见邸抄,流寇连败官兵,渐逼京师。那宁南侯左良玉,还军襄阳。中原无人,大事已不可问,我辈且看春光。(合)无主春飘荡,风雨梨花摧晓妆。

   (生上相见介)请了,两位社兄,果然早到。(小生)岂敢爽约!(末)小弟已着人打扫道院,沽酒相待。(副净扮家僮忙上)节寒嫌酒冷,花好引人多。禀相公,来迟了,请回罢!(末)怎么来迟了?(副净)魏府徐公子要请客看花,一座大大道院,早已占满了。(生)既是这等,且到秦淮水榭,一访佳丽,倒也有趣!(小生)依我说,不必远去,兄可知道泰州柳敬亭,说书最妙,曾见赏於吴桥范大司马、桐城何老相国。闻他在此作寓,何不同往一听,消遣春愁?(末)这也好!(生怒介)那柳麻子新做了阉儿阮鬍子的门客,这样人说书,不听也罢了!(小生)兄还不知,阮鬍子漏网余生,不肯退藏;还在这里蓄养声伎,结纳朝绅。小弟做了一篇留都防乱的揭帖,公讨其罪。那班门客才晓得他是崔魏逆党,不待曲终,拂衣散尽。这柳麻子也在其内,岂不可敬!(生惊介)阿呀!竟不知此辈中也有豪傑,该去物色的!(同行介)

【前腔】仙院参差弄笙簧,人住深深丹洞旁,闲将双眼阅沧桑。(副净)此间是了,待我叫门。(叫介)柳麻子在家么?(末喝介)唗!他是江湖名士,称他柳相公才是。(副净又叫介)柳相公开门。(丑小帽、海青、白髯,扮柳敬亭上)门掩青苔长,话旧樵渔来道房。

 (见介)原来是陈、吴二位相公,老汉失迎了!(问生介)此位何人?(末)这是敝友河南侯朝宗,当今名士,久慕清谈,特来领教。(丑)不敢不敢!请坐献茶。(坐介)(丑)相公都是读书君子,甚么《史记》、《通鑑》,不曾看熟,倒来听老汉的俗谈。(指介)你看:

【前腔】废苑枯松靠着颓墙,春雨如丝宫草香,六朝兴废怕思量。鼓板轻轻放,沾泪说书儿女肠。

 (生)不必过谦,就求赐教。(丑)既蒙光降,老汉也不敢推辞;只怕演义盲词,难入尊耳。没奈何,且把相公们读的《论语》说一章罢!(生)这也奇了,《论语》如何说的?(丑笑介)相公说得,老汉就说不得?今日偏要假斯文,说他一回。(上坐敲鼓板说书介)问余何事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拍醒木说介)敢告列位,今日所说不是别的,是申鲁三家欺君之罪,表孔圣人正乐之功。当时鲁道衰微,人心僭窃,我夫子自卫反鲁,然后乐正。那些乐官恍然大悟,愧悔交集,一个个东奔西走,把那权臣势家闹烘烘的戏场,顷刻冰冷。你说圣人的手段利害呀不利害?神妙呀不神妙?(敲鼓板唱介)

〔鼓词一〕自古圣人手段能,他会呼风唤雨,撒豆成兵。见一夥乱臣无礼教歌舞,使了个些小方法,弄的他精打精。正排着低品走狗奴才队,都做了高节清风大英雄!

 (拍醒木说介)那太师名挚,他第一个先适了齐。他为何适齐,听俺道来!(敲鼓板唱介)

 〔鼓词二〕好一个为头为领的太师挚,他说: “咳,俺为甚的替撞三家景阳钟?往常时瞎了眼睛在泥窝里混,到如今抖起身子去个清。大撒脚步正往东北走,合夥了个敬仲老先才显俺的名。管喜的孔子三月忘肉味,景公擦泪侧着耳听;那贼臣就吃了豹子心肝熊的胆,也不敢到姜太公家里去拿乐工。”

 (拍醒木说介)管亚饭的名干,适了楚;管三饭的名缭,适了蔡;管四饭的名缺,适了秦。这三人为何也去了?听我道来!(敲鼓板唱介)

〔鼓词三〕这一班劝膳的乐官不见了领队长,一个个各寻门路奔前程。亚饭说: “乱臣堂上掇着碗,俺倒去吹吹打打伏侍着他听;你看咱长官此去齐邦谁敢去找?我也投那熊绎大王,倚仗他的威风。”三饭说: “河南蔡国虽然小,那堂堂的中原紧靠着京城。”四饭说: “远望西秦有天子气,那强兵营里我去抓响筝。”一齐说: “你每日倚着塞门桩子使唤俺,今以后叫你闻着俺的风声脑子疼。”

 (拍醒木说介)击鼓的名方叔,入於河;播鞀的名武,入於汉;少师名阳,击磬的名襄,入於海。这四人另有个去法,听俺道来!(敲鼓板唱介)

〔鼓词四〕这击磬擂鼓的三四位,他说: “你丢下这乱纷纷的排场俺也干不成。您嫌这里乱鬼当家别处寻主,只怕到那里低三下四还干旧营生。俺们一叶扁舟桃源路,这才是江湖满地,几个渔翁。”

 (拍醒木说介)这四个人,去的好,去的妙,去的有意思。听他说些甚的?(敲鼓板唱介)

 〔鼓词五〕他说: “十丈珊瑚映日红,珍珠捧着水晶宫,龙王留俺宫中宴,那金童玉女不比凡同。凤箫象管龙吟细,可教人家吹打着俺们才听。那贼臣就溜着河边来赶俺,这万里烟波路也不明。莫道山高水远无知己,你看海角天涯都有俺旧弟兄。全要打破纸窗看世界,亏了那位神灵提出俺火坑;凭世上沧海变田田变海,俺那老师父只管矇●着两眼定六经。”

 (说完起介)献丑,献丑!(末)妙极,妙极!如今应制讲义,那能如此痛快,真绝技也!(小生)敬亭才出阮家,不肯别投主人,故此现身说法。(生)俺看敬亭人品高绝,胸襟洒脱,是我辈中人,说书乃其余技耳。

【解三醒】(生、末、小生)暗红尘霎时雪亮,热春光一阵冰凉,清白人会算糊涂帐。(同笑介)这笑骂风流跌宕,一声拍板温而厉,三下渔阳慨以慷!(丑)重来访,但是桃花误处,问俺渔郎。

 (生问介)昨日同出阮衙,是那几位朋友?(丑)都已散去,只有善讴的苏崑生,还寓比邻。(生)也要奉访,尚望同来赐教。(丑)自然奉拜的。

(丑)歌声歇处已斜阳, (末)剩有残花隔院香;
   (小生)无数楼台无数草,(生)清谈霸业两茫茫。 

第二出 传 歌

癸未二月

【秋夜月】(小旦倩妆扮鸨妓李贞丽上)深画眉,不把红楼闭;长板桥头垂杨细,丝丝牵惹游人骑。将筝絃紧系,把笙囊巧制。

 梨花似雪草如烟,春在秦淮两岸边;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分影照婵娟。妾身姓李,表字贞丽,烟花妙部,风月名班;生长旧院之中,迎送长桥之上,铅华未谢,丰韵犹存。养成一个假女,温柔纤小,才陪玳瑁之筵;宛转娇羞,未入芙蓉之帐。这里有位罢职县令,叫做杨龙友,乃凤阳督抚马士英的妹夫,原做光禄阮大铖的盟弟,常到院中夸俺孩儿,要替他招客梳栊。今日春光明媚,敢待好来也。(叫介)ㄚ鬟,卷帘扫地,伺候客来。(内应介)晓得!(末扮杨文骢上)三山景色供图画,六代风流入品题。下官杨文骢,表字龙友,乙榜县令,罢职闲居。这秦淮名妓李贞丽,是俺旧好,趁此春光,访他闲话。来此已是,不免竟入。(入介)贞娘那里?(见介)好呀!你看梅钱已落,柳线才黄,软软浓浓,一院春色,叫俺如何消遣也。(小旦)正是。请到小楼焚香煮茗,赏鉴诗篇罢。(末)极妙了。(登楼介)帘纹笼架鸟,花影护盆鱼。(看介)这是令爱妆楼,他往那里去了?(小旦)晓妆未竟,尚在卧房。(末)请他出来。(小旦唤介)孩儿出来,杨老爷在此。(末看四壁上诗篇介)都是些名公题赠,却也难得。(背手吟哦介)

【前腔】(旦艳妆上)香梦回,才褪红鸳被。重点檀唇臙脂腻,匆匆挽个抛家髻。这春愁怎替,那新词且记。

 (见介)老爷万福!(末)几日不见,益发标緻了。这些诗篇赞的不差。(又看惊介)呀呀!张天如、夏彝仲这班大名公,都有题赠,下官也少不的和韵一首。(小旦送笔砚介)(末把笔久吟介)做他不过,索性藏拙,聊写墨兰数笔,点缀素壁罢。(小旦)更妙。(末看壁介)这是蓝田叔画的拳石。呀!就写兰於石旁,借他的衬贴也好。(画介)

【梧桐树】绫纹素壁辉,写出骚人致。嫩叶香苞,雨困烟痕醉。一拳宣石墨花碎,几点苍苔乱染砌。(远看介)也还将就得去;怎比元人潇洒墨兰意,名姬恰好湘兰佩。

 (小旦)真真名笔,替俺妆楼生色多矣。(末)见笑。(向旦介)请教尊号,就此落款。(旦)年幼无号。(小旦)就求老爷赏他二字罢。(末思介)左传云: “兰有国香,人服媚之”,就叫他香君何如。(小旦)甚妙!香君过来谢了。(旦拜介)多谢老爷。(末笑介)连楼名都有了。(落款介)崇祯癸未仲春,偶写墨兰於媚香楼,博香君一笑。贵筑杨文骢。(小旦)写画俱佳,可称双绝。多谢了!(俱坐介)(末)我看香君国色第一,只不知技艺若何?(小旦)一向娇养惯了,不曾学习。前日才请一位清客,传他词曲。(末)是那个?(小旦)就叫甚么苏崑生。(末)苏崑生,本姓周,是河南人,寄居无锡。一向相熟的,果然是个名手。(问介)传的那套词曲?(小旦)就是玉茗堂四梦。(末)学会多少了?(小旦)才将《牡丹亭》学了半本。(唤介)孩儿,杨老爷不是外人,取出曲本快快温习。待你师父对过,好上新腔。(旦皱眉介)有客在坐,只是学歌怎的。(小旦)好傻话,我们门户人家,舞袖歌裙,吃饭庄屯。你不肯学歌,闲着做甚。(旦看曲本介)

【前腔】(小旦)生来粉黛围,跳入莺花队,一串歌喉,是俺金钱地。莫将红豆轻抛弃,学就晓风残月坠;缓拍红牙,夺了宜春翠,门前系住王孙辔。

 (净扁巾、褶子,扮苏崑生上)闲来翠馆调鹦鹉,懒去朱门看牡丹。在下固始苏崑生是也,自出阮衙,便投妓院,做这美人的教习,不强似做那义子的帮闲么。(竟入见介)杨老爷在此,久违了。(末)崑老恭喜,收了一个绝代的门生。(小旦)苏师父来了,孩儿见礼。(旦拜介)(净)免劳罢。(问介)昨日学的曲子,可曾记熟了?(旦)记熟了。(净)趁着杨老爷在坐,随我对来,好求指示。(末)正要领教。(净、旦对坐唱介)

〔皂罗袍〕原来奼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净)错了错了,美字一板,奈字一板,不可连下去。另来另来!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净)又不是了,丝字是务头,要在嗓子内唱。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得这韶光贱。(净)妙妙!是的狠了,往下来。

〔好姐姐〕遍青山啼红了杜鹃,荼縻外烟丝醉软。牡丹虽好,他春归怎占得先。(净)这句略生些,再来一遍。牡丹虽好,他春归怎占得先。闲凝盼,生生燕语明如翦,呖呖莺声溜的圆。

 (净)好好!又完一折了。(末对小旦介)可喜令爱聪明的紧,不愁不是一个名妓哩。(向净介)昨日会着侯司徒的公子侯朝宗,客囊颇富,又有才名,正在这里物色名姝。崑老知道么?(净)他是敝乡世家,果然大才。(末)这段姻缘,不可错过的。

【琐窗寒】破瓜碧玉佳期,唱娇歌,细马骑。缠头掷锦,携手倾杯;催粧艳句,迎婚油壁。配他公子千金体,年年不放阮郎归,买宅桃叶春水。

 (小旦)这样公子肯来梳栊,好的紧了。只求杨老爷极力帮衬,成此好事。(末)自然在心的

【尾声】(小旦)掌中女好珠难比,学得新莺恰恰啼,春锁重门人未知。

 如此春光,不可虚度,我们楼下小酌罢。(末)有趣。(同行介)

   (末)苏小帘前花满畦,(小旦)莺酣燕嬾隔春隄;
   (旦)红绡裹下樱桃颗,(净)好待潘车过巷西。
 

第三出 哄 丁

癸未三月

(副净、丑扮二坛户上)(副净)俎豆传家铺排户,(丑)祖父。(副净)各坛祭器有号簿,(丑)查数。(副净)朔望开门点蜡炬,(丑)扫路。(副净)跪迎祭酒早进署,(丑)休误。(丑)怎么只说这样没体面的话。(副净)你会说,让你说来。(丑)四季关粮进户部,(副净)夸富。(丑)红墙绿瓦阖家住,(副净)娶妇。(丑)乾柴只靠一把锯,(副净)偷树。(丑)一年到头不吃素,(副净)醃胙。(丑)啐!你接得不好,倒底露出脚色来。(同笑介)咱们南京国子监铺排户,苦熬六个月,今日又是仲春丁期。太常寺早已送到祭品,待俺摆设起来。(排桌介)(副净)栗、枣、芡、菱、榛、(丑)牛、羊、猪、兔、鹿。(副净)鱼、芹、菁、笋、韭。(丑)盐、酒、香、帛、烛。(副净)一件也不少,仔细看着,不要叫赞礼们偷吃,寻我们的悔气呀。(副末扮老赞礼暗上)啐!你坛户不偷就够了,倒赖我们。(副净拱介)得罪得罪!我说的是那没体面的相公们,老先生是正人君子,岂有偷嘴之理。(副末)闲话少说,天已发亮,是时候了,各处快点香烛。(丑)是。(同混下)

【粉蝶儿】(外冠带执笏,扮祭酒上)松柏笼烟,两阶蜡红初翦。排笙歌,堂上宫悬。捧爵帛,供牲醴,香芹早荐。(末冠带执笏,扮司业上)列班联,敬陪南雍释奠。

 (外)下官南京国子监祭酒是也。(末)下官司业是也。今值文庙丁期,礼当释奠。(分立介)

【四园春】(小生衣巾,扮吴应箕上)楹鼓逢逢将曙天,诸生接武杏坛前。(杂扮监生四人上)济济礼乐绕三千,万仞门墙瞻圣贤。(副净满髯冠带,扮阮大铖上)净洗含羞面,混入几筵边。

 (小生)小生吴应箕,约同杨维斗、刘伯宗、沈崑铜、沈眉生众社兄,同来与祭。(杂四人)次尾社兄到的久了,大家依次排起班来。(副净掩面介)下官阮大铖,闲住南京,来观盛典。(立前列介)(副末上,唱礼介)排班,班齐。鞠躬,俯伏、兴,俯伏、兴,俯伏、兴,俯伏、兴。(众依礼各四拜介)

【泣颜回】(合)百尺翠云巅,仰见宸题金匾,素王端拱,颜曾四座冠冕。迎神乐奏,拜彤墀齐把袍笏展。读诗书不愧胶庠,畏先圣洋洋灵显。

 (拜完立介)(唱礼介)焚帛,礼毕。(众相见揖介)

【前腔】(外、末)北面并臣肩,共事春丁荣典;趋跄环佩,鵷班鹭序旋转。(小生等)司笾执豆,鲁诸生尽是瑚琏选。(副净)喜留都、散职逍遥,歎投闲、名流谪贬。

 (外、末下)(副净拱介)(小生惊看,问介)你是阮鬍子,如何也来与祭?唐突先师,玷辱斯文。(喝介)快快出去!(副净气介)我乃堂堂进士,表表名家,有何罪过,不容与祭。(小生)你的罪过,朝野俱知,蒙面丧心,还敢入庙。难道前日防乱揭帖,不曾说着你病根么!(副净)我正为暴白心迹,故来与祭。(小生)你的心迹,待我替你说来:

【千秋岁】魏家乾,又是客家乾,一处处儿字难免。同气崔田,同气崔田,热兄弟粪争尝,痈同吮。东林里丢飞箭,西厂里牵长线,怎掩旁人眼。(合)笑冰山消化,铁柱翻掀。

 (副净)诸兄不谅苦衷,横加辱骂,那知俺阮圆海原是赵忠毅先生的门人。魏党暴横之时,我丁艰未起,何曾伤害一人,这些话都从何处说起。

【前腔】飞霜冤,不比黑盆冤,一件件风影敷衍。初识忠贤,初识忠贤,救周魏,把好身名,甘心贬。前辈康对山,为救李空同,曾入刘瑾之门。我前日屈节,也只为着东林诸君子,怎么倒责起我来。春灯谜谁不见,十错认无人辩,个个将咱谴。(指介)恨轻薄新进,也放屁狂言!

 (小生)好骂好骂!(众)你这等人,敢在文庙之中公然骂人,真是反了。(副末亦喊介)反了反了!让我老赞礼,打这个奸党。(打介)(小生)掌他的嘴,撏他的毛。(众乱採鬚,指骂介)

【越恁好】阉儿璫子,阉儿璫子,那许你拜文宣。辱人贱行,玷庠序,愧班联。急将吾党鸣鼓传,攻之必远;屏荒服不与同州县,投豺虎只当闲猪犬。

 (副净)好打好打!(指副末介)连你这老赞礼,都打起我来了。(副末)我这老赞礼,才打你个知和而和的。(副净看鬚介)把鬍鬚都採落了,如何见人,可恼之极。(急跑介)

【红绣鞋】难当鸡肋拳揎,拳揎。无端臂折腰,腰。忙躲去,莫流连。(下)(小生)(众)分邪正,辨奸贤,党人逆案铁同坚。

【尾声】当年势焰掀天转,今日奔逃亦可怜。儒冠打扁,归家应自焚笔砚。

 (小生)今日此举,替东林雪愤,为南监生光,好不爽快。以后大家努力,莫容此辈再出头来。(众)是是!

   (众)堂堂义举圣门前,(小生)黑白须争一着先,
   (众)只恐输赢无定局,(小生)治由人事乱由天。

下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梦远书城 > 古典文学 > 戏曲 >孔尚任·桃花扇

http://www.my285.com/gdwx/xq/taohuashan/

桃花扇

==================================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