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李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世间情,直教人生死相许  

2017-05-29 17:25:49|  分类: 艾维丹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间情,直教人生死相许

 Image result for 李明旭作者:李明旭1963年摄

 这一辈子,对诗词总有一种特别的喜爱,而接触过的追思悼亡的诗词,亦复不少。

 先说唐朝风流才子元稹的五首绝句《离思》中的一首备受后人传诵的绝句 :

 

 曾经沧海难为水, 除去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 半缘修道半缘君。 
   这是元稹为悼念亡妻韦从(字蕙丛)的诗作,历来诗人墨客站在文学创作的角度作品评,无不给与高度的评价。
   一般认为,这首绝句“不但取誉极高,抒情强烈,而且用笔极妙。”又说,“‘沧海’、‘巫山’词意豪壮,有悲歌传响、江河奔腾之势。”至于“懒回顾”、“半缘君”却是“顿使语势舒缓下来,转为曲婉深沉的抒情。张弛自如,变化有致,形成一种跌宕起伏的旋律。而就全诗情调而言,它言情而不庸俗,瑰丽而不浮艳,悲壮而不低沉,创造了唐人悼亡绝句中的绝胜境界。……云云。”
   查“曾经沧海难为水”一句乃语出《孟子·尽心上》:“观于海者难为水”。确实 ,凡读过此诗的人无不深受感动,乃至爱不释手,背诵起来琅琅上口,余音袅袅。不过,也有一些人对元稹的品行很有看法,评价不高,甚至对他还有“伪君子”之讥。或许,这跟他曾经与《西厢记》中的女主角崔莺莺有过一段“待月西厢下”的恋情而又“始乱终弃”有关。其次,他既信誓旦旦掏心掏肺对亡妻韦丛表明“取次花丛懒回顾”,后来却又三迎四娶,也让人诸多訾议。
   不过,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我倒是采取较为保留的态度。原因是,稍微了解中国历代性观念发展过程的人都知道,中国强烈的节烈观念始于宋朝时代的理学家们的大力倡导和推行,之前性观念和婚嫁习俗方面一般上还是比较开放的,对女性的婚嫁、性观念也相对宽松。至于对待男性,那就甭提啦,人们总是对男性厚爱有加,可谓“网开三面”,妻妾成群,未嫌其多。其次,韦丛于二十七岁病逝后,据说与元稹有婚姻关系的有安仙嫔、裴淑和薛涛等人。但据《大唐王朝之谜*锦江滑腻峨眉秀,元稹与薛涛关系之谜》文中,学者对元稹与薛涛之间的姐弟恋情提出诸多疑点,甚至有人以为相关故事纯属子虚乌有。因此,对流传下来有关元稹的风流艳史恐怕不宜尽信丛
    姑且不说在唐代,就是到了后来宋朝的苏东坡,他也有几度婚恋,而他在妻子王弗(老师王方的爱女)亡故后 ,也曾经因梦填词,填了“十年生死两茫茫”(《江城子·记梦》)一词以哀悼亡妻: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词写来情真意切,凄婉欲绝,表现了他对王弗的一往情深,让多少大男人读来肝肠寸断、同声一哭,涕泪交流。欲罢不能。——“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就这么简单朴实的言词,就足以令人回肠荡气。 
    但是,他后来却又续弦,迎娶王弗的堂妹王润之。王润之死后,他与“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的王朝云(苏的侍女)又谱写了一段缠绵悱恻、“朝朝暮暮”、羡煞天下无数男子汉的爱情小夜曲。对于苏东坡的情事,历来只见尽人皆赞不绝口,未见后人说三道四。此外,历代流传着一个有关苏东坡“唤鱼池题名联姻”的美丽动人的故事,足见人们对他俩爱情美好的祝愿与期许。其实,不论是唐朝或宋代,男人续弦,本来就被认定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的事,而且是十分普遍的现象。后人对元稹的非议责备,理据显得薄弱无力,自不待言。
    撇开人品问题不说,元稹和苏轼的追思悼亡诗词,历来深受骚人墨客和读者毫无保留的赞赏和美誉。此外。宋代秦观那阕《鹊桥仙》词,赞美歌咏牛郎织女坚贞的爱情,一路来也是广为流传: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许多人对这阕词也真是“一见钟情”、“一往情深”,特别是在爱情方面遭遇到挫折时,更是把它当成治疗心灵创伤的灵丹妙药,口中念念“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如此自我安慰、自我欺瞒一番,藉以抚平百孔千疮的心灵,有时也确实颇见特效。长期以来,人们总爱藉此抚平心灵伤痛,这是基于现实的需要,很难排斥 或抗拒。至于文人墨客,却又老爱摇头摆脑地欣赏其“匠心独运”、“别开生面”的创作技巧,陶醉于连绵起伏的情致、情景交融的境界中。故事的曲折变化,笔法的委婉蕴藉,引人痴狂。既然有了“胜却人间无数”的“金风玉露一相逢”,之后原本应该满怀欣喜的归去,偏偏却又陷入“柔情似水,佳期如梦”的朦胧境界里,以致不忍回顾“鹊桥归路”,如此缠绵悱恻,直教人欲罢不能……到了这步田地,两情的长长久久,又岂能不“朝朝暮暮”啊!作者竟然说出“又岂在朝朝暮暮”这样的话,纵然不是头壳脑袋发烧,恐怕也缺少了那么一点人间烟火味吧。

 李商隐《辛未七夕》诗云 :“恐是仙家好别离,故教迢递作佳期。由来碧落银河畔,可要金风玉露时。”说的也是,如果不是“仙家好别离”,恐怕也只能是文人墨客浪漫情怀的依托了。

据说,在浙江金华一带,人们为了希望牛郎织女能天天过上美好幸福的家庭生活,七月七日家家都要杀一只公鸡,意在不让公鸡报晓,以便牛郎织女能够永远不分离,长长久久,朝朝暮暮。——这是多么美好的愿望,又是何等温馨四溢的传统啊。

 有人说,老外有了“情人节”,大家每年都能快快乐乐度过一个甜甜蜜蜜的节日,中国人也应该确定一个自己的“情人节”,多年来这个想法引起了不少议论,有人主张以“七夕”为情人节,又有人认为“元宵节”才是名副其实的情人节。说实话,如果把“七夕”当成情人节,那中国的男男女女岂非都要长年引颈颙望,苦苦期盼那“金风玉露一相逢”的佳期到来,中国的男男女女岂不都要变成了长颈鹿!这岂不有违人情之常吗?

如果把赏花灯的元宵节定为情人节,想想欧阳修“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想想辛弃疾“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意境,这境界,其中的情调该有多美妙啊。

 许多年下来,摸摸翻翻,阅读过唐宋以来的诗词真是不计其数,而以上的名篇确实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至于让我一生偏爱至极的诗家词人 ,则非陆放翁莫属了。他到了高龄七十五岁,居然还嚷着“尚思为国戍轮台”,唱着“铁马冰河入梦来”……,要知道,“轮台”这个地方可是在遥远的新疆境内呀。单就这一点,就足以让我倾倒叫绝 。要不是读过他的一段爱情故事,你也许不会想到,这样一位长年征战沙场、杀敌如切瓜的大汉,居然还是一位侠骨柔情的多情郎。他在沈园壁上题下的《钗头凤*红酥手》,一字一泪,令人读来不胜唏嘘,也让无数后人洒下一掬同情泪。

 几年前我与儿子冠伦到了绍兴,特地前往沈园一游,当时正值梅雨季节,天空阴沉沉,梅雨绵绵不绝,在这样的氛围里走访沈园,寻找陆游的足迹,回味吟咏着他七十五高龄重访沈园写下的绝句“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那时的心情,那时的感受,对于陆游失去唐琬所承受的伤痛,真可谓“感同身受”,格外强烈。据说他在逝世前一年(八十五岁)再到沈园怀旧,又写下了一首绝句:“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棉。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您瞧,陆游对表妹唐琬的痴情,终生坚定不移的怀念,谁能不为之动容?毕竟,这是踏踏实实、“朝朝暮暮”、充满人间烟火味的绵绵情意,不是“仙家好别离”啊。

 情况与陆游有些相似,那是清代曾国藩慧眼识英雄所招揽来文武全才的彭玉麟,他一生有著名的“三不”——不要官,不要钱,不要命。一生六度辞官,而却在国家危难时自动请缨扶危救困。他一生痴恋自小青梅竹马的“梅姑”,但却阴差阳错,终不能“两情长久而朝朝暮暮”,后来誓言画梅一万支以报答梅姑的爱情。他的梅花诗说:“平生最薄封侯愿,愿与梅花过一生。唯有玉人心似铁,始终不负岁寒盟。”又说:“三生石上因缘在,结得梅花当蹇修,无补时艰深愧我,一腔心事托梅花。”他对梅姑就是这么一往情深,失去了梅姑,什么官位、什么金钱对他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这正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近代的爱情故事读来令我动容的,该算是哲学家金岳霖与建筑家林徽音之间的情爱了。自从林徽音嫁给了梁启超的儿子梁思成后,金岳霖从此终生未娶。而且,此后不论林和梁搬到哪里,金也就搬过去毗邻而居,无意中不记得在何处看到有人写了“金与他们逐邻而居”,这“逐”字可谓神来之笔。——或许,这可算是另类的“朝朝暮暮”了。

点击查看大图
http://blog.huaxia.com/html/20/709720_itemid_7065.html
========================================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