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辛弃疾  

2017-06-12 09:04:02|  分类: 诗词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_百度百科

人何以堪_百度百科

木犹如此,人何以堪_百度百科

《树犹如此——纪念亡友王国祥君》---- 白先勇 - 豆瓣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树犹如此)书评 - 豆瓣读书

树犹如此(白先勇创作的文学作品)_百度百科

树犹如此:听白先勇谈同性恋,谈艾滋病,谈师友,谈亲情-搜狐读书-挖

-----------------------------------------------------------------------------
【译文】

  辽阔的南国秋空千里冷落凄凉,江水随天空流去,秋天更无边无际。极目遥望远处的山岭,只引起我对国土沦落的忧愁和愤恨,还有那群山像女人头上的玉簪和螺髻。西下的太阳斜照着这楼头,在长空远飞离群孤雁的悲鸣声里,还有我这流落江南的思乡游子。我看着这宝刀,狠狠地把楼上的栏杆都拍遍了,也没有人领会我现在登楼的心意。

  别说鲈鱼切碎了能烹成佳肴美味,西风吹遍了,不知张季鹰已经回来了没?像只为自己购置田地房产的许汜,应怕惭愧去见才气双全的刘备。可惜时光如流水一般过去,我真担心着风雨飘荡中的国家,真像桓温所说树也已经长得这么大了!叫谁去请那些披红着绿的歌女,来为我擦掉英雄失意的眼泪!


【赏析一】

  辛弃疾是南宋杰出的爱国词人,他曾亲自集结两千余人起义以抗金,后投入北方最强大的抗金队伍耿京领导的起义军。南归后他再也没有机会亲率军队讨金,只是作了几任小官,空有满腔救国的热忱但不被理解,《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即是这一心境下的创作。

  寓情于景是这首词的一大特色,这突出地表现在作品的上阕。全词上片大段写景。景无情而人有情,由纯粹写景而至寓情,“遥岑”三句使用移情及物的手法,写自己对大好河山沦陷的痛心。从“落日楼头”至“登临意”数句,表现了作者南归数年,空怀收复失地的宏大抱负却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愁恨、幽怨、悲愤,焦虑又无可奈何的复杂感情,及至忧心如焚的精神状态。尤其“无人会,登临意”更使作者“报国欲死无战场”的悲愤之情跃然纸上。下片则直抒其志,作者表示,既不做为口腹而回乡的张季鹰,又不做只会“求田问舍”的许汜,而要做如刘备那样的英雄。其词纵横豪迈,笔力遒劲而笔致婉曲,于纵横跌宕中慷慨淋漓,如闻裂竹之声,表现出独具“辛”味的沉郁悲慨。本词多用散文化句式,是辛弃疾以文为词的代表,语气时而舒缓深沉,时而激烈高亢,间用女子形象牵出柔情,将豪放、柔媚、清新等风格揉于一体,虽写抑塞不平之气,却无叫嚣之感。

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


【赏析二】

  这首词作于乾道四至六年(1168——1170)间建康通判任上。这时作者南归已八、九年了,却投闲置散,作一个建康通判,不得一遂报国之愿。偶有登临周览之际,一抒郁结心头的悲愤之情。建康(今江苏南京)是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六个朝代的都城。赏心亭是南宋建康城上的一座亭子。据《景定建康志》记载:“赏心亭在(城西)下水门城上,下临秦淮,尽观赏之胜。”

  这首词,上片大段写景:由水写到山,由无情之景写到有情之景,很有层次。开头两句,“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是作者在赏心亭上所见的景色。楚天千里,辽远空阔,秋色无边无际。大江流向天边,也不知何处是它的尽头。遥远天际,天水交溶气象阔大,笔力遒劲。“楚天”的“楚”地,泛指长江中下游一带,这里战国时曾属楚国。“水随天去”的“水”,指浩浩荡荡奔流不息的长江。“千里清秋”和“秋无际”,显出阔达气势同时写出江南秋季的特点。南方常年多雨多雾,只有秋季,天高气爽,才可能极目远望,看见大江向无穷无尽的天边流去。的壮观景色。

  下面“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三句,是写山。“遥岑”即远山。举目远眺,那一层层、一叠叠的远山,有的很像美人头上插戴的玉簪,有的很像美人头上螺旋形的发髻,景色算上美景,但只能引起词人的忧愁和愤恨。人心中有愁有恨,虽见壮美的远山,但愁却有增无减,仿佛是远山在“献愁供恨”。这是移情及物的手法。词篇因此而生动。至于愁恨为何,又何因而至,词中没有正面交代,但结合登临时地情景,可以意会得到。

  北望是江淮前线,效力无由;再远即中原旧疆,收复无日。南望则山河虽好,无奈仅存半壁;朝廷主和,志士不得其位,即思进取,却力不得伸。以上种种,是恨之深、愁之大者。借言远山之献供,一写内心的担负,而总束在此片结句“登临意”三字内。开头两句,是纯粹写景,至“献愁供恨”三句,已进了一步,点出“愁”、“恨”两字,由纯粹写景而开始抒情,由客观而及主观,感情也由平淡而渐趋强烈。一切都在推进中深化、升华。“落日楼头”六句意思说,夕阳快要西沉,孤雁的声声哀鸣不时传到赏心亭上,更加引起了作者对远在北方的故乡的思念。他看着腰间空自佩戴的宝刀,悲愤地拍打着亭子上的栏干,可是又有谁能领会他这时的心情呢?

  这里“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三句,虽然仍是写景,但无一语不是喻情。落日,本是日日皆见之景,辛弃疾用“落日”二字,比喻南宋国势衰颓。“断鸿”,是失群的孤雁,比喻作为“江南游子”自己飘零的身世和孤寂的心境。辛弃疾渡江淮归南宋,原是以宋朝为自己的故国,以江南为自己的家乡的。可是南宋统冶集团根本无北上收失地之意,对于像辛弃疾一样的有志之士也不把辛弃疾看作自己人,对他一直采取猜忌排挤的态度;致使辛弃疾觉得他在江南真的成了游子了。

  “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三句,是直抒胸臆,此时作者思潮澎湃心情激动。但作者不是直接用语言来渲染,而是选用具有典型意义的动作,淋漓尽致地抒发自己报国无路、壮志难酬的悲愤。第一个动作是“把吴钩看了”。“吴钩”,本应在战场上杀敌,但现在却闲置身旁,只作赏玩,无处用武,这就把作者虽有沙场立功的雄心壮志,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的苦闷也烘托出来了。

  第二个动作“栏干拍遍”。栏干拍遍是胸中有说不出来抑郁苦闷之气,借拍打栏干来发泄。用在这里,就把作者雄心壮志无处施展的急切非愤的情态宛然显现在读者面前。另外,“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除了典型的动作描写外,还由于采用了运密入疏的手法,把强烈的思想感情寓于平淡的笔墨之中,内涵深厚,耐人寻味。“无人会、登临意”,慨叹自己空有恢复中原的抱负,而南宋统治集团中没有人是他的知音。

  后几句一句句感情渐浓,达情更切,至最后“无人会”得一尽情抒发,可说“尽致”了。读者读到此,于作者心思心绪,亦可尽知,每位读者,也都会被这种情感感染。

  上片写景抒情,下片则是直接言志。下片十一句,分四层意思:“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这里引用了一个典故:晋朝人张翰(字季鹰),在洛阳作官,见秋风起,想到家乡苏州味美的鲈鱼,便弃官回乡。(见《晋书。张翰传》)现在深秋时令又到了,连大雁都知道寻踪飞回旧地,何况我这个漂泊江南的游子呢?然而自己的家乡如今还在金人统治之下,南宋朝廷却偏一隅,自己想回到故乡,又谈何容易!“尽西风、季鹰归未?”既写了有家难归的乡思,又抒发了对金人、对南宋朝廷的激愤,确实收到了一石三鸟的效果。

  “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是第二层意思。求田问舍就是买地置屋。刘郎,指三国时刘备,这里泛指有大志之人。这也是用了一个典故。三国时许汜去看望陈登,陈登对他很冷淡,独自睡在大床上,叫他睡下床。许汜去询问刘备,刘备说:“天下大乱,你忘怀国事,求田问舍,陈登当然瞧不起你。如果是我,我将睡在百尺高楼,叫你睡在地下,岂止相差上下床呢?”“怕应羞见”的“怕应”二字,是辛弃疾为许汜设想,表示怀疑:像你(指许汜)那样的琐屑小人,有何面目去见象刘备那样的英雄人物?这二层的大意是说,既不学为吃鲈鱼脍而还乡的张季鹰,也不学求田问舍的许汜。

  作者登临远望望故土而生情,谁无思乡之情,作者自知身为游子,但国势如此,如自己一般的又何止一人呢?作者于此是说,我很怀念家乡但却绝不是像张翰、许汜一样,我回故乡当是收复河山之时。作者有此志向,但语中含蓄,“归未?”一词可知,于是自然引出下一层。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是第三层意思。流年,即时光流逝;风雨指国家在风雨飘摇之中,“树犹如此”也有一个典故,据《世说新语。言语》,桓温北征,经过金城,见自己过去种的柳树已长到几围粗,便感叹地说:“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树已长得这么高大了,人怎么能不老大呢!这三句词包含的意思是:于此时,我心中确实想念故乡,但我不不会像张瀚,许汜一样贪图安逸今日怅恨忧惧的。我所忧惧的,只是国事飘摇,时光流逝,北伐无期,恢复中原的宿愿不能实现。年岁渐增,恐再闲置便再无力为国效命疆场了。这三句,是全首词的核心。到这里,作者的感情经过层层推进已经发展到最高潮。

  下面就自然地收束,也就是第四层意思:“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倩,是请求,“红巾翠袖”,是少女的装束,这里就是少女的代名词。在宋代,一般游宴娱乐的场合,都有歌妓在旁唱歌侑酒。这三句是写辛弃疾自伤抱负不能实现,世无知已,得不到同情与慰藉。这与上片“无人会、登临意”义近而相呼应。


【赏析三】

  这首词,上片大段写景:由水写到山,由无情之景写到有情之景,很有层次。开头两句,“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写出了在赏心亭上看到的天高水长、浩渺寥廓的江景与秋色。“楚天”紧扣登临的地点,“清秋”点出了登临的时间。楚天千里,辽远空阔,秋色无边无际。“千里清秋”和“秋无际”,显出阔大的气势,同时写出江南秋季的特点。一个“秋”字,既雄浑清丽,有充满感伤,为全词定下了感情基调。

  下面“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三句,是写山。“遥岑”即远山。举目远眺,远山如簪如髻,景色算上美景,但人心中有愁有恨,虽见壮美的远山,但愁却有增无减,仿佛是远山在“献愁供恨”故只能引起词人的忧愁和愤恨。这是移情及物的手法,点出“愁”、“恨”两字,由纯粹写景而开始抒情,由客观而及主观,感情也由平淡而渐趋强烈。词篇因此而生动。一切都在推进中深化、升华。至于愁恨为何,又何因而至,词中没有正面交代,但结合登临时地情景,可以意会得到,是表达了词人对中原沦陷、南宋小朝廷不思收取失地的“愁”与“恨”。

  这里“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三句,虽然仍是写景,但无一语不是喻情。落日,本是日日皆见之景,辛弃疾用“落日”二字,比喻南宋国势衰颓,表达了词人愁苦的心情。“断鸿”,是失群的孤雁,比喻作为“江南游子”的自己飘零的身世和孤寂的心境。“落日”、“断鸿”、“游子”共同构成一副苍凉、凄清的图景。辛弃疾渡江淮归南宋,原是以宋朝为自己的故国,以江南为自己的家乡的。可是南宋统冶集团根本无北上收失地之意,对于像辛弃疾一样的有志之士也不把辛弃疾看作自己人,对他一直采取猜忌排挤的态度;致使辛弃疾觉得他在江南真的成了游子了。

  “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四句,是直抒胸臆,此时作者思潮澎湃心情激动。但作者不是直接用语言来渲染,而是选用具有典型意义的动作,淋漓尽致地抒发自己报国无路、壮志难酬的悲愤。第一个动作是“把吴钩看了” “吴钩”,本应在战场上杀敌,但现在却闲置身旁,只作赏玩,无处用武,这就把作者虽有沙场立功的雄心壮志,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的苦闷也烘托出来了。第二个动作“栏干拍遍”。栏干拍遍是胸中有说不出来抑郁苦闷之气,借拍打栏干来发泄。用在这里,就把作者雄心壮志无处施展的急切非愤的情态宛然显现在读者面前。另外,“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除了典型的动作描写外,还由于采用了运密入疏的手法,把强烈的思想感情寓于平淡的笔墨之中,内涵深厚,耐人寻味。“无人会、登临意”,慨叹自己空有恢复中原的抱负,而南宋统治集团中没有人是他的知音,表达了对朝廷苟且偷安、不思进取的谴责与不满。词的后几句一句句感情渐浓,达情更切,至最后“无人会”得一尽情抒发,可说“尽致”了。读者读到此,于作者心思心绪,亦可尽知,每位读者,也都会被这种情感感染。

  词的上片写景抒情,通过长天、秋水、远山、落日、断鸿等一系列自然景物,借景抒情、情景交融,最后有直抒胸臆。下片则是直接言志,用季鹰、许汜、桓温三个典故,表达自己有家难归的乡思,对南宋朝廷的激愤,有表达了北伐无期,不能收复中原的无奈与遗憾。

  词的下片十一句,分四层意思:“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这里引用了张翰为吃鲈鱼,弃官回乡的典故。既表明自己不学为吃鲈鱼贪图安逸而弃官还乡的张季鹰,抒发了自己对金人入侵的仇恨很对南宋朝廷不抵抗的激愤,又写了自己有家难归的乡思,确实收到了一石二鸟的效果。

  “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是第二层意思。刘郎,指三国时刘备,这里泛指有大志之人。这里用了三国许汜求田问舍的典故。表明自己不学求田问舍、谋取私利的许汜,表达对像刘备那样的胸怀大志的英雄的追慕,折射出词人的雄心壮志——收复河山。

  这二层的大意是说,既不学为吃鲈鱼脍而还乡的张季鹰,也不学求田问舍的许汜。作者登临远望望故土而生情,谁无思乡之情,作者自知身为游子,但国势如此,如自己一般的又何止一人呢?作者于此是说,我很怀念家乡但却绝不是像张翰、许汜一样,我回故乡当是收复河山之时。作者有此志向,但语中含蓄,“归未?”一词可知,于是自然引出下一层。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是第三层意思。以桓温叹树的典故,表达其抱负难以施展的感叹。自南渡以来,词人基本上被弃置不用,时间一天天流逝,而恢复大业丝毫没有进展,英雄无用武之地,无事消磨时光,自会有一种迟暮之感。这三句,是全首词的核心。到这里,作者的感情经过层层推进已经发展到最高潮。

  下面就自然地收束,也就是第四层意思:“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这三句是写辛弃疾自伤抱负不能实现,世无知已,得不到同情与慰藉。这与上片“无人会、登临意”义近而相呼应。“红巾翠袖”意象的出现出人意料,知音难求,词人的痛苦无人来安慰,因此只好唤取红巾翠袖的歌女来揾泪了。但“倩何人”又表明无人可代为唤取红巾翠袖,因而只好独自哀伤,从而表现了词人的极度孤独与痛苦。这些都深切地表现了词人那无人理解,连想在歌女那里寻求安慰都不得的痛苦与压抑。

  这首词,是辛词名作之一,它不仅对辛弃疾生活着的那个时代的矛盾有充分反映,有比较真实的现实内容,而且,作者运用圆熟精到的艺术手法把内容完美地表达出来,直到今天仍然具有极其强烈的感染力量,使人们百读不厌。

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


【赏析四】

  这首词是辛弃疾30岁时任建康通判时作。其时辛弃疾到南宋已六七年,做过几次小官,得不到朝廷重视,更谈不上抗敌报国。现在登楼远望,想起北方沦陷的国土,不禁激动万分,热泪滚滚,深感报国无门,于是写下了这首千古之作。

  词一开头即写登上建康城楼上的赏心亭仰观长天的美景:“楚天干里青秋,水随天去秋无际。”南国的天空是如此辽阔,江水向着天边流去,真是水天一色,无边无际,气势何等壮阔。

  “清秋”一词,是说这秋天已有些冷落凄凉之意,这给美景染上了—层凄清的色彩,渲染了一点悲凉气氛。接着写平望远山之景:“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玉簪螺髻”一句应是“远目”的宾语,“献愁供恨”的倒翻句。这句是说,极目遥望远山,那一座座的远山真像女人头上的玉簪子和螺形的发髻,而这些山岭只能引起我无限的忧愁和愤恨。为什么这些远山会“献愁供恨”?因为这些山岭让词人想起了沦陷在金人统治下的中原地区,至今尚未收复,所以看到这些山岭,只能增添作者心中的“愁”“恨”。这是因景抒情。

  接着写近景:“落日”照耀的“楼头”,“断鸿声里”还有我这个为抗金而来南方而又失意的“江南游子”。“断鸿”,就是离群的孤雁,作者以“断鸿”来类比“江南游子”,一种孤单漂泊、寂寥悲痛之处境正是作者当时境况的绝妙类比。本为抗金南来的“游子”,现在却不能去抗金,只能看着身上佩的杀敌宝刀而又不能去杀敌,心里该是多么的憋闷,所以只能用“栏杆拍遍”来发泄心中的悲愤,可“无人会、登临意”,没有人来领会我现在登楼的心意。这个心意就是作者的壮志难酬,报国无门。至此才揭出登楼的真正心意。上阕从仰观天空,遥望远山,写到落日照楼、悲愤的激情,由远而近,层层写来,充分抒发了作者怀念中原故土、壮志难酬、报国无门、压抑悲愤的心情。

  下阕展开联想,借历史人物来抒写自己抑郁的情怀和失意的悲痛。时值秋天,秋风又起,于是想起同是宦游的西晋张季鹰弃官返乡的事。“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世说新语》:“张季鹰在洛,见秋风起,因思吴中菰菜羹、鲈鱼脍,日:‘人生得适意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遂命驾便归。”

  “休说”就是不用说,这是对张季鹰因秋风起而弃官回乡做法的否定,是反用张季鹰之典,意思是说,张季鹰会思乡弃官,而我却不会,不能置国事于不顾。这表明了作者的爱国之心。接着又联想到许汜的事。“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据《三国志·陈登传》载:“许汜论陈元龙豪气未除,谓昔过下邳,见元龙无主客礼,自上大床卧,使客卧下床。刘备日:君有国士名,而不留心救世,乃求田问舍,言无可采,是元龙所讳也。如我当卧百尺楼上,卧君于地,何但上下床之间哉!”在三国纷争之时,徒有国土之名的许汜却—心只顾“求田问舍”,而无—点救世之心,难怪刘备要嘲笑他,“怕应羞见”就是对许汜的批评。最后以“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结尾,意思是说,叫谁去请歌女来擦掉我这英雄失意的眼泪呢?这是一个胸怀大志而沦为幕僚的英雄人物面临着国家艰危而又深感报国无路的慨叹,这悲叹又是和国家命运连在一起,因此给读者的印象更多的是激动而不是伤感。

  全词通过写景和联想抒写了作者恢复中原国土,统一祖国的抱负和愿望无法实现的失意的感慨,深刻揭示了英雄志士有志难酬、报国无门、抑郁悲愤的苦闷心情,极大地表现了词人诚挚无私的爱国情怀。


【赏析五】

  《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是辛弃疾的代表作品之一。这首慷慨沉郁的悲歌,唱出了词人赤心报国的雄心壮志和沸腾的激情,表达了词人请缨无路的愤懑怨恨和无限的痛苦。

  辛弃疾满怀着爱国的热忱,活捉叛徒张安国,率耿京义军的余部渡淮南归;但是,苟且偷安的南宋小朝廷却并未对他加以重用,他上给宋孝宗的《美芹十论》和上给宰相虞允文的《九议》也未受到重视。十多年来,他只是担任过一些地方官的僚佐。淳熙元年(1170),他应叶衡之聘在建康任江东安抚司参议官,登上建康城西下水门城楼上的赏心亭,眺望祖国壮丽的河山,想到报国之志得不到实现,感慨唏嘘,激情难抑,写下了这首感人肺腑的千古名作。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辛弃疾《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原文 ...

http://www.xiaogushi.com/shici/mingju/412246.html

http://www.xiaogushi.com/shici/mingju/412246.html

--------------------------------------------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李煜《浪淘沙》

【原文】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译文】

  门帘外传来雨声潺潺,浓郁的春意又要凋残。罗织的锦被受不住五更时的冷寒。只有迷梦中忘掉自身是羁旅之客,才能享受片时的喜欢。

  独自一人在暮色苍茫时依靠画栏,遥望辽阔无边的旧日江山。离别它是容易的,再要见到它就很艰难。象流失的江水凋落的红花跟春天一起回去也,今昔对比,一是天上一是人间。


【赏析一】

  这是李后主以歌当哭的绝笔词。宋蔡绦《西清诗话》云:南唐李后主归朝后,每怀江国,且念嫔妾散落,郁郁不自聊,尝作长短句云:‘帘外雨潺潺’云云。含思凄婉,未几下世。“真是亡国悲痛,千古遗恨,语意凄黯,声调惨然。至今读之,那如泣如诉的悲剧性叙述诗句,黯怆欲绝,还深深地打动人心,产生着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词的上片写梦醒后感情上的急剧波动;下片写凭栏时对人生的留恋。上片前三句和后两句是采用倒装句法,为使梦中之欢和醒后之悲,两者相反相成,互为映衬,从而造成心理时空上的转换和交替。以实写之现实愁苦来造成反差,引导出虚拟之梦境欢娱,以突出自己被俘之”客“身,竟要作”贪欢“之美梦的潜意识活动。梦是潜意识的心灵投影,梦是自由而模糊的感情联想。词中正是通过”梦里“的”贪欢“,把词人内心深处虽然微弱但却顽强、不甘心死亡的生存意志艺术地表现出来了。

  诗人不是直抒胸臆,而是融情于景。伤春晓凄凉,罗衾冰似铁,听春雨潺潺,春光迟暮尽,以衬托俘虏和帝王两种人生选择的天渊之别,及其内在转化的人生悲剧。一个人只有在梦中忘掉自己俘虏的身份,才会有享受片刻欢乐的自由感。这中间包孕着多少人生喟叹的痛苦心声啊!郭麐所云:”绵邈飘忽之音,最为感人深至。“(《南唐二主词汇笔》引)它中间蕴含多少春花秋月、凤箫歌彻的甜美回忆啊!这儿现实与梦境之间所经历的时空转换,实质上也就是保留在诗人知觉中的众多现象相互交织而发生的必然本质联系的一种方式。然而,随着这种假想的满足而来的真实感受,却是听雨声、伤春意、感寒重。”一晌贪欢“,不可得也。但是,人中我们仍然分明可以感受到诗人的主体意识的清醒、求索和冀盼。也就是自我价值的思考和呼唤。

  词的下片,从”独自暮凭栏“一句,引入江山故国之情思。”暮“,多本作”莫“。诗人提醒自己切莫独自凭栏徒增感伤。但现据俞平伯《唐宋词选释》云:”下片从‘凭栏’生出,略点晚景,‘无限关山’以下,转入沉思境界,作‘暮’字自好。今从《全唐诗》写作‘暮’。“妙哉,斯言!暮色苍茫,仿佛”无限关山“都披上了一层浓郁而感伤的暮蔼色彩,显得朦胧而模糊,闪烁着神秘和隽永的光泽,此情此景,谁能不感慨万千呢?这儿的”无限关山“作为诗情常有的象征意蕴,是与”一晌贪欢“有着内在机制联系,甚至可说,是为其提供了物质的、精神的基础。诗人多少物质享受和人间欢乐都曾经发生在那一大片可爱的”无限关山“的江南故土上,这是其内心视觉正在不断捕捉的系列动人景象,象彩色银幕一样绚丽缤纷。至此我们才会深深感到”别时容易见时难“一句,实在悲愤无比、沉郁之极。这决不是一般的”别易会难,古今所同“的轻微叹息,而是对国破家亡一种极其委婉而凄惨的呻吟和呼唤。其中蕴含着绝望、诀别、留恋、希冀、缅怀、向往等等丰富的杂糅感情,一字一泪,一声一泣,令人品味不尽,感慨难已。词的结尾,更是把这种血泪写成绝望之歌,推向感情的最高潮:”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这里以”流水“、”落花“、”春去“等自然规律的不可逆转,来反复暗喻南唐的灭亡和欢乐的消逝。唐圭璋在《唐宋词简释》中说:”流水尽矣,花落尽矣,春归去矣,而人亦将亡矣。将四种之语,并合一处作结,肝肠断绝,遗恨千古。“人的生命至此,如果还重视自我主体的价值和尊严,那么实在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天上人间“一声呼唤,正透露了其内心世界生与死的矛盾情结,也就是一种绝望者的希望。其实,对死的恐惧也就是对人生的清醒认识。词人是多么留恋这美好的人世间啊!但是,梦境中天堂般的帝王生活已永不复返了,现实中地狱般的俘虏生活又不愿再继续下去,活下来已没有必要了。死,就是一种优化的选择了,就是人生最合情理的归宿。从中我们不是分明感受到人的主体性的觉醒人类精神的一种超越和升华吗?

  杰出的诗篇总是”真实情感“和”人类情感“的历史统一,两者互为包孕和超越。”真实情感“和”人类情感“的历史统一,两者互为包孕和超越。”真实情感“一定要升到”人类情感“的美学高度,才能使自己的这种人生体验激志广大读者心灵的共鸣、震荡。李煜这首《浪淘沙》如果不是扣紧他的帝王身份,而是仅以此为参照,着重从诗美意象来体验和领悟,那么他此时艺术表现的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的真实感情。明代李攀龙说:”结云‘春去也’,悲悼万状,为之泪不收久许。“(《草堂诗余隽》卷二)我们就会因此在悲痛的情绪中慢慢地品尝到一种真正的诗的味觉美感。

浪淘沙


【赏析二】

  这首《浪淘沙》是李煜降宋后被掳到汴京软禁时所作,表达了他对故国、家园和往日美好生活的无限追思,反映出词人从一国之君沦为阶下之囚的凄凉心境。

  上阕两句采用了倒叙的手法,梦里暂时忘却了俘虏的身份,贪恋着片刻的欢愉。但美梦易醒,帘外潺潺春雨、阵阵春寒惊醒了美梦,使词人重又回到了真实人生的凄凉景况中来。梦里梦外的巨大反差其实也是今昔两种生活的对比,是作为一国之君和阶下之囚的对比。写梦中之”欢“,谁知梦中越欢,梦醒越苦;不着悲、愁等字眼,但悲苦之情可以想见。李清照在《声声慢》中这样写”雨“:”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愁情毕现。”帘外雨潺潺“,这雨似乎更是词人心间下起的泪雨;”春意阑珊“,春光无限好,可是已经衰残了,就象美好的”往事“一去难返;”罗衾不耐五更寒“,禁不住的寒意,不仅来自自然界,更来自凄凉孤冷的内心世界。李煜《菩萨蛮》词有句:”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所写情事与此差同,但此处表达情感更显委婉含蓄。

  ”独自暮凭栏,无限江山“,”莫“一作”暮“。”莫凭栏“是说不要凭栏,因为凭栏而望故国江山,会引起无限伤感,令人无以面对;”暮凭栏“意谓暮色苍茫中凭栏远眺,想起江山易主,无限往事,”暮“也暗指词人人生之暮。两说都可通。李商隐曾在《无题》诗中写下”相见时难别亦难“,表达了人们普遍的情感。降宋后被掳到汴京,告别旧都金陵是多么难舍难离,《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中”最是仓皇辞庙日“一句表达的正是这种情感。这里却说”别时容易“,可见”容易“是为了突出一别之后再见之难;”见时难“似也包含着好景难再,韶华已逝的感慨。”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就象水自长流、花自飘落,春天自要归去,人生的春天也已完结,一”去“字包含了多少留恋、惋惜、哀痛和沧桑。昔日人上君的地位和今日阶下囚的遭遇就象一个天上、一个人间般遥不可及。”天上人间“暗指今昔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际遇。一说”天上人间“是个偏正短语,语出白居易《长恨歌》:”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意谓天上的人间,用在这里暗指自己来日无多,”天上人间“便是最后的归宿。

  这首词表达惨痛欲绝的国破家亡的情感,真可谓”语语沉痛,字字泪珠,以歌当哭,千古哀音“。词的格调悲壮,意境深远,突破了花间词派的风格。


【赏析三】

  这首词是李煜降宋后被掳到汴京软禁时所作。

  词的上阙采用倒叙写法,由实而虚,运用白描手法,再现梦醒后听雨声,伤春逝,感春寒,追写梦中贪欢情景。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一开始就渲染了一种凄凉冷落的气氛。雨声潺潺,有类愁思之不绝;春意衰残将尽,亦似乐事之无常。写景中有凄婉之情。

  ”罗衾不耐五更寒“,”五更寒“三个字进一步渲染了这种悲凉的情绪。春寒料峭,五更梦回,寒意袭人。天气寒冷,尚可添衣,然心中凄寒,怎是罗衾可暖?吟味之际,一种寒意入怀的感觉油然而生。

  为何心寒?身是客,江山易主。词人并没有写身为亡国之君,阶下之囚的现实处境。只是说”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极为简练,却意蕴深沉。梦里之所以能欢,因其不知身是客。此”不知“之欢,有自嘲之意,是更深沉的悲哀。梦里所欢,虽只是”一晌“,却依然”贪欢“。梦境短促,人意不尽,”一晌贪欢“,也不失是词人的自我慰藉,反衬现今被囚的长久苦痛。词人以乐景写哀情,倍增其哀。这种乐与苦、荣与辱、贵与贱的极大反差,触发了词人无限的亡国愁情。

  词的下阙宕开梦境,转写眼前情事,着意抒情,点出故国之思。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以”独自“起句,说明词人此时乃孤身一人。”独自莫凭栏“语气中有劝诫之意,传达了词人此时的矛盾心境。为何”独自莫凭栏“?因为”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此二句相互呼应。江山依旧在,却易了主;人依旧在,却换了身份。物是人非,情何以堪。怀念、回忆、悔恨、忧伤,百感交集,词人又怎能忍受”凭栏“所带来的痛苦?

  ”莫凭栏“其目的是为了不触及亡国的伤痛,以免勾起对故国的哀思。可是”别时容易见时难“,词人亡国之后被擒,沦为阶下之囚,有何自由再见故国河山?人总无奈。尽管词人劝诫自己”莫凭栏“,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对故国的眷念之情。这种”凭“与”莫凭“,思与莫思的矛盾情绪,恰是词人真切的人生体验,”别时容易见时难“亦是。从一代天子沦为丧国之囚,对词人来说,是莫大的悲剧。当一切已成定局,就由不得人难以割舍了。离合其实两难,聚散无常。虽千般不舍,万般无奈,逝去的终究还是逝去了,追悔莫及,为时已晚。此句蕴含了词人与故国相见无望的绝望。

  末句”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更是把这种绝望推向顶端。”水之东逝,花之凋落,春之归去“三者皆难返,”天上人间“不复见。在”春意阑珊“之后,”春去也“。这三个字,包含了多少留恋、惋惜和无可奈何的悲哀!词人以”天上人间“作结,气象阔大,戛然而止,使人回味无穷。”天上人间“似遥不可及,又似一个寄望,总有一个地方,能抚慰词人的哀伤。

  这首词只有五十四字,却写尽了词人国破家亡的凄苦悲凉,写尽了一个亡国之君对故国之思。有别于当时的花间词风,气象阔大。词人把个人家国之痛,扩展之、升华之,从而触发人类心灵深处的悲剧情感,使人产生共鸣。千古哀音,不禁涕泪。

浪淘沙


【赏析四】

  此词上片用倒叙手法,帘外雨,五更寒,是梦后事;忘却身份,一晌贪欢,是梦中事。潺潺春雨和阵阵春寒,惊醒残梦,使抒情主人公回到了真实人生的凄凉景况中来。梦中梦后,实际上是今昔之比。李煜《菩萨蛮》词有句:”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所写情事与此差同。但《菩萨蛮》写得直率,此词则婉转曲折。词中的自然环境和身心感受,更多象征性,也更有典型性。下片首句”独自莫凭栏“的”莫“字,有入声与去声(暮)两种读法。作”莫凭栏“,是因凭栏而见故国江山,将引起无限伤感,作”暮凭栏“,是晚眺江山遥远,深感”别时容易见时难“。两说都可通。”流水落花春去也“,与上片”春意阑珊“相呼应,同时也暗喻来日无多,不久于人世。”天上人间“句,颇感迷离恍惚,众说纷纭。其实语出白居易《长恨歌》:”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天上人间“,本是一个专属名词,并非天上与人间并列。

  李煜用在这里,似指自已的最后归宿。应当指出,李煜词的抒情特色,就是善于从生活实感出发,抒写自已人生经历中的真切感受,自然明净,含蓄深沉。这对抒情诗来说,原是不假外求的最为本色的东西。因此他的词无论伤春伤别,还是心怀故国,都写得哀感动人。同时,李煜又善于把自已的生活感受,同高度的艺术概括力结合起来。身为亡国之君的李煜,在词中很少作帝王家语,倒是以近乎普通人的身份,情上相互沟通、唤起共鸣的因素。《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如此,此词亦复如此。即以”别时容易见时难“而言,便是人们在生活中通常会经历到是一种人生体验。与其说它是帝王之伤别,无宁说它概括了离别中的人们的普遍遭遇。

  李煜词大多是四五十字的小令,调短字少,然包孕极富,寄慨极深,没有高度的艺术概括力是做不到的。


【赏析五】

  李煜的《浪淘沙》(帘外雨潺潺)这首词以缓慢低沉的调子奏出了一支如泣如诉的哀歌,抒发了词人沉痛的亡国之恨,用今昔对比的手法,表达了对过去的无限怀念。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门帘外传来潺潺不绝的雨水声,浓郁的春意又要凋残了。开头两句起调很缓慢低沉,勾画渲染出暮春阴雨天阴冷凄凉的景色,和词人苦闷忧愁的心境完全融合在一起。

  ”罗衾不耐五更寒。“词人在五更天被春风吹雨的声音惊醒,而五更天是一昼夜气温最低的时候,连丝绸被子也挡不住寒冷,再也难以入睡,进一步描写了词人凄苦不安的心情。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回想在梦中暂时忘记囚徒的生活,享受片刻的欢乐。李后主经常借梦境抒发对过去欢乐的怀念,如《子夜歌》:”故国梦重游,觉来双泪垂。“《望江南》:”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在梦境中又重现了昔日南唐春季去游上苑时的欢乐情景。梦中的景象与现实的处境对比,只能更悲苦。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凭栏远眺,很容易想到南唐故国,所以不愿意独自凭栏。离开故国后,再也没有相见之期了,”无限江山“与”雕阑玉砌“一样,都指他的南唐小朝廷,他在《破阵子》中写他准备投降”垂泪对宫娥“,他从未想到人民。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流水落花“代表了春天,也代表词人的心情。流水、落花、春去,连用三个比喻,比喻词人过去的繁华再也不会回来了,这种对比是”天上人间“。据说他的旧臣听了这首词后,都落泪了。

  这首词节奏婉转,从句到篇围绕中心意思,构成了完整和谐的整体。先写帘外的自然景色,然后转到写帘内的人,写帘内人的内心活动,接着写人的梦境,又从虚幻的梦境写到现实的生活。由景即人,由虚到实,情景交融,虚实交错,亡国之痛象主旋律一样回旋曲折,感情越来越沉痛。末句和首句互相呼应,不但使结构完整,而且表达了词人悲愤万分的心情和身如隔世的感慨,造成了一种余恨无穷的艺术境界。在手法上,运用了以环境渲染来塑造人物形象的方式,通过对客观事物的描写,春雨潺潺,寒气逼人,突出了他长夜难眠的神态,展现了词人的内心世界,烘托了词人忧心忡忡的心情。

http://www.xiaogushi.com/shici/mingju/412245.html

http://www.xiaogushi.com/shici/mingju/412245.html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李煜《浪淘沙》原文翻译与赏析_诗词名句

1  2  3  下一页

===========================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