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李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太史奏:客星犯帝星,有危险!- 每日头条  

2017-06-01 16:02:09|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Image result for 光武帝刘秀图片


《富春山居图》是元代画家黄公望的作品,描绘的是富春江—带秋天的景致,恬淡宁静、淳朴自然的田园风光令人心醉。中国画家之所以喜欢画富春山的景色,不仅因为这里有旖旎的自然风光,还因为富春山是中国古代“不事王侯,高尚其事”的代名词。因为这里曾经隐居过一个著名的人物,在此耕读为乐,垂钓江滩,他就是东汉名士严子陵。

严子陵,名光,字子陵,会稽余姚(今余姚市低塘街道)人 。其实他原姓庄,后来因避汉明帝刘庄的讳,因而在把他写入史书的时候改他的姓为严。为避皇帝讳,把姓都改了,这算什么事啊?

史书记载,严光从小就很有才华,出名很早,与光武帝刘秀是同学,也是好友。不过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们真算得上是“忘年交”了,因为严子陵的年龄比刘秀要大32岁。后来年轻的刘秀起兵造反,严子陵积极帮助刘秀,为其出谋划策,出力不少。事成以后,各位功臣自然要大大封赏,大家高高兴兴,封妻荫子。还有很多同学连功劳也没有,却也跑去攀交情,想捞点好处。但只有这个严子陵,拒绝封赏,改名换姓,偷偷跑到浙江桐庐富春山隐居起来,耕读垂钓,著书立说,设馆授徒。

刘秀当上皇帝以后,对他很是想念,想让他出来辅佐自己,于是想了个抓犯人的办法——绘影图形,派人拿着他的画像,四处寻找。一天,齐地的官员报告,有一男子披着羊裘在大泽中垂钓,看形象很可能是严子陵。光武帝于是遣使备车,去请他入京,一连请了三回,他才来到京都洛阳。他被安排住到北军,饮食起居都给他安排的很舒适。

司徒侯霸也是严子陵的老朋友了,他立即派人来问候。来人捎来口信说:“司徒大人很想亲自来拜访,可是他现在身居要职,公务繁忙,不太方便,所以想请您老委屈一下,晚上接您到府上说话。”这话说的,好像谦虚,其实分明就是摆架子。打小长大的光屁股朋友,谁不知道谁的底啊?严子陵哼了一声,缓缓说道:“司徒现在权倾朝野,举足轻重,很好,很好。我看他别的本事没长,这阿谀奉承的功夫倒是出神入化了啊!”

皇帝刘秀当天就兴冲冲地来到馆所看望严子陵。严子陵知道刘秀来了,却假装睡着,躺在床上不起来。这大汉天子也没办法,抚摸着严子陵的肚子说:“咄咄子陵,为何不肯相助?”严子陵闭着眼睛不说话,过了好久才张开眼睛,看了刘秀老半天,才说:“士故有志,何至相迫乎?”刘秀很失望,叹息良久,只好上车离去。

...

后来,刘秀请严子陵到皇宫里叙旧,两人面对面地坐着聊天,谈论往事,一连好几天。光武帝问他:“我有什么变化啊?”那意思就是,我当皇帝了,是不是比以前更英明、更有威仪了?严子陵并不买账,说:“我看您好像胖了一点。”刘秀也是苦笑不得,只得转移话题。

有时晚上两人说着说着困了,就像当年同学时那样睡在一张床上。据说,一次严子陵睡的太熟,一个翻身把脚丫子就蹬在光武帝的肚子上,光武帝也没有在意。第二天,主管观测天象的太史官前来报告:“皇上,大事不好,昨夜客星犯御座甚急,恐怕有变发生。”光武帝笑着说:“哪有什么事啊,是昨晚睡觉严子陵把脚放朕的肚子上了。”

光武帝想让严子陵做谏议大夫,严子陵就是不接受,于是只好让他继续回去隐居。严子陵回到富春山,从事农业生产,不时到江边垂钓,过着悠闲的生活。刘秀曾给严子陵写信,即《刘秀与严子陵书》,其中曰:"古大有为之君,必有不召之臣,朕何敢臣子陵哉.....箕山颍水之风,非朕所敢望。"箕山颍水,指的是上古隐士许由拒绝尧把天下让给他的故事。刘秀作为封建皇朝的帝王,竟谦虚至此,真是难得。

严子陵一直活到80岁,最后逝于家中,葬于富春山。他放弃了做官的前程,甘于隐居深山,后人一直把他看成是不向权贵低头、维护自身尊严的知识分子的典范。

------------------------------------------------

汉光武帝与严子陵的友情_汉光武帝|严子陵_ 修行人生- 代代传承网

------------------------------------
《后汉书·严光传》载,东汉严光(字子陵)与光武帝是至交。严光见光武帝,过从甚密,同时起居,共卧一榻,“光以足加帝腹上,明日太史奏:‘客星犯帝座甚急。’”光武笑答说:“朕与故人严子陵共卧耳。”客星,忽隐忽现的星。帝座,北极第二星,古以为帝王象征。
http://www.duhougan.com/sucai/8108.html
------------------------------------
汪曾祺

我小时即对桐庐向往,因为看过影印的黄子久的《富春山居图》,知道那里有个严子陵钓台。还听过一个饶有情趣的故事:严子陵和汉光武帝同榻,把脚丫子放在刘秀的肚子上。弄得观察天文的太史大惊失色,次日奏道:“昨天晚上客星犯帝座……”因此,友人约作桐庐小游,便欣然同意.
桐庐确实很美,吴均《与宋元思书》是古今写景名作:"自富阳至桐庐一百里许,奇山异水,天下独绝。"并非虚语. 严子陵是余姚人,为什么会跑到桐庐来钓鱼?我想大概是因为这里的风景好。蔡襄在说:"清风敦薄俗,岂是爱林泉?"。恐怕"敦薄俗"是客观效果,"爱林泉"是主观愿望。
中国叫钓鱼台的地方很多。钓鱼为什么要有个台?据我的经验. 钓鱼无一定去处.随便哪里一蹲即可.最多带一个马扎子坐坐,没见过坐在台上钓鱼的。"钓鱼台"多是假的。严子陵钓台在富春江边山上,山有东西两台,西台是谢翱恸哭天祥处;东台严子陵钓台。严子陵怎么会到山顶去钓鱼呢?那得多长的钓竿,多长的钓丝?袁宏道诗:"路深六七寻,山高四五寻,纵有百尺钩,岂能到潭底?" 诗有哲理,也很幽默。唐人崔儒《严先生钓台记》就指出,"吕尚父不应饵鱼,任公子未必钓鳖。世人名之耳。钓台之名,亦犹是乎? "这是很有见地的话. 死乞白赖地说这里根本不是严子陵钓台,或者死乞白赖地考证严子陵到底在哪里垂钓,这两种人都是"傻帽" 。
对严子陵这个人到底该怎么看?
中国历史上有两个有名的钓鱼人, 一个是姜太公,一个是严子陵。王世贞《钓台赋》说"渭水钓利,桐庐钓名",这说得有点刻薄。不过严子陵确是有争议的人物。
他的事迹很简单。《后汉书》有传,大略谓:"严光……少有高名,与光武同游学。及光武即位,乃变姓名,隐身不见。帝思其贤,令物色访之,后齐国上言,有一男子,披羊裘钓泽中,情疑是光……"《后议书》未说明这是什么季节,但后来写诗的大部认为这是夏天。盛暑披裘,是因为没有钱,换不下季来?还是"心静自然凉"不怕热?无从猜测。于是,"乃备安车元纁遣使聘之,三反而后至,舍北军。"他是住在警备部队营房里的。刘秀派了司徒侯霸去看他,希望他晚上进宫去和刘秀说说话。严光不答,只口授了一封给刘秀的信,信只两句:"怀仁辅义天下悦,阿谀顺旨要领绝。"刘秀说"狂奴故态也",于是,当天就亲自去看他。严光躺着不起来,刘秀就在他的卧所,摸摸严光的肚子,说:"咄咄子陵,不可相助为理耶?"严光不应,过了好一会儿,才张开眼睛看了光武帝,说"昔唐尧著德,巢父洗耳,士故有志,何至相迫乎?"帝曰:"子陵,我竟不能下汝耶?"于是叹息而去。 过两天,又带严子陵进宫叙旧,这回倒是聊了很长时间,聊困了,"因共偃卧。光以足加帝腹",刘秀则抚摸严子陵的肚子,严子陵以足加帝腹,他们确实到了忘形的地步,君臣之间如此,很不容易。
刘秀封了严子陵一个官,谏议大夫,他不受,乃耕于富春山。建武十七年复特征,不至。年八十,终于家。
刘秀有《与严子陵书》,不知是哪一年写的,文章实在写得好:"古大有为之君,必有不召之臣,朕何敢臣子陵哉?惟此鸿业,若涉春冰,疮痏须杖而行。若绮里不少高皇,奈何子陵少朕也。箕山颍水之风,非朕所敢望。" 汉人文章多短峭而情致宛然。光武此书,亦足以名世。
对于严子陵,有不以为然的。说得直截了当的是元代的贡师泰:"百战山河血未干,汉家宗室要重安。当时尽着羊裘去,谁向云台画里看?"说得很清楚,都像你们的反穿皮袄当隐士,这个国家谁来管呢?刘基的诗前两句比较委婉:"伯夷请节太公功,出处行藏岂必同?"后两句即讽刺得很深刻:"不是云台兴帝业,桐江无用一丝风。"刘伯温是帮助朱元璋打天下的,他当然不赞成严子陵的做法。
对严子陵颂扬的诗文甚多,不具引。最有名的是范仲淹的《严先生祠堂记》。范仲淹有两篇有名的"记",一篇是《岳阳楼记》,一篇便是《严先生祠堂记》。此记最后的四句歌尤为千载传诵:"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范仲淹是政治家,功业甚著。他主张"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很入世的。为什么又这样称颂严子陵这样出世的隐士呢?想了一下,觉得这是范仲淹衡量读书人的两种尺度,也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两面。这两面常常同时存在于一个人的身上:立功与隐逸,或者各偏于一面,也无不可。范仲淹认为严子陵的风格可以使"贪夫廉,懦夫立,是大有功于名教也。"我想即到今天,这对人的精神还是有作用的。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94423771/

------------------------------------
-------------------------------------------

地以人名,自古名人的垂钓之地遂成后人凭吊的名胜。著名的有陕西宝鸡县渭河南岸的姜太公钓台;山东濮州的庄周钓台;江苏淮安的韩信钓台;福建闽县东越王王馀善钓台;湖北武昌县江滨的孙权钓台。每一个景点都留下了一个传说,沉淀了一段历史。那些蓑衣斗笠垂钓江湖的一代枭雄,凸显的政治意象是一种以待天时的谋略。然而,所有这些钓台都不及严子陵钓台那么令人向往,令人流连再三。地处富春江的严子陵钓台,对于历代的中国读书人来说,是一个精神的符号,是一个寄托心灵的去处。严子陵钓台比所有的遍布中国各地的名人钓台有着更丰富的文化意蕴。

严子陵钓台,传说是东汉初年余姚人严光隐居垂钓之处。据说这位严子陵先生早年曾与光武帝刘秀一同游学,结下同窗之谊。有一出电视剧叫做《秀丽江山之长歌行》,把汉光武刘秀和阴丽华的爱情故事搬上荧屏,其中的情节有刘秀曾和严光、邓禹一同在长安太学同窗共读,那位严先生似乎对阴丽华也有一点儿情愫呢。严先生笃信老庄哲学,离开太学后,便远离政治,以山水为伴,过上闲云野鹤的生活了。这刘秀倒也是一个顾念同学情谊的人,等到一统天下,建立东汉皇朝,不免思念起放情山水的老同学,便三次遣人寻访严子陵。最后终于找到了,好不容易请到了京城洛阳。老同学相见自然意气风发,不醉不归。那一夜酒喝多了,严子陵便留宿宫中,与刘秀同榻而眠。睡梦中严子陵把把脚搁到他的肚皮上,他也毫不介意。第二天掌管星象的史官奏明皇帝,说是昨夜客星犯帝座甚急。刘秀哈哈大笑,说是昨夜子陵与朕同睡啊!经此事后,严子陵更是去意已决。刘秀以谏议大夫的官职挽留,也没能留住严光。

说来惭愧,私心对严子陵的高风亮节敬仰得很,桐庐离上海也不远。可是这么多年来,曾经走得那么远,游历过那么多的地方,阴差阳错,竟然还没去过严子陵钓台。对于我这么一个自诩有士大夫情结的人,实在是一件羞愧之事。此次回沪,约得两三文友,同游桐庐胜景,瞻仰严子陵钓台,也算是一偿夙愿吧。

到了游船码头,上得船去,船行在富春小三峡最美之处的七里泷。站在甲板上观赏两岸景色,举头望去,但见两山对峙,山色苍翠,茂林修竹,郁郁葱葱。一如南朝文人吴均所描绘的:风烟俱净,天山共色。从流飘荡,任意东西。奇山异水,天下独绝。此处江阔水平,江风习习,波澜不惊。想起春江花月的诗句:春江潮水连海平。滟滟随波千万里。

眼下不是春季,但是水量依然充沛。江水纯澈,漫延着江边,似乎要溢将出去,滋润着两山草木的葱茏。江面泛起雾气。远处的龙门湾,亭台楼阁,拱桥长堤,透过薄暮,朦朦胧胧,仿佛是一幅水墨丹青。置身如此美景,才理解心旷神怡的含义,忍不住长啸一声,大口吸着纯净的空气。此山此水真是个隐居的好地方!遥想当年严子陵拒绝了谏议大夫的官职,在此结庐隐居,引得后人络绎不绝的前来瞻仰,不也是舍不得这方山水吗?眷恋山水而弃官归隐,想必是奇绝美景惹动了隐逸的情思。

船行二十来分钟,来到了严子陵钓台。此处沿江高阁连亘,粉墙黛瓦,飞檐翅角,一片古朴的建筑。远远便望见了粉白照壁,上书“严子陵钓台天下第一观”的阴刻篆体。离船登岸,见得照壁长约四十多米,字体斗大,气势恢宏,为日本人梅舒适所书。照壁两侧,是历朝历代文人墨客留下的碑文,沿江一溜延伸,组成了严子陵钓台的主要景观。高大的石坊,正额五个大字“严子陵钓台”乃赵朴初所书,背额“山高水长”则是沙孟海的墨宝。这两位皆是当代书家泰斗,可见对这位汉代高士的敬仰。

在通往钓台山路有一碑廊,正面镌刻着今人天津大学王学仲教授所撰,当代书家孙钊所书的《严子陵钓台文》。碑廊的阴面是黄公望的那幅著名的《富春山居图》的石刻,也算是窥得这幅名作大概的神韵。

严子陵钓台最为重要的景观是北宋范仲淹所建的严先生祠。当年范仲淹被贬睦洲,有感于严子陵的高风亮节,于是修建了这座严祠,立于富春江畔严子陵垂钓的遗址,以供后人凭吊。严祠历经千年,屡坏屡修。迄今已经17次的修缮,成为一处历史悠久的文化景观。抬头望去,祠堂门楣上方四个大字“严先生祠”是魏文伯所书。魏文伯乃是庙堂高官,曾任中共华东局书记。魏氏为严祠题字,似乎是有点附庸风雅。在我看来,身为一方诸侯的魏文伯应该不会有隐逸之心的,他也很难理解一代隐士的胸怀。大门两边的对联唤作:何处是汉家高士?此间有天子故人。”倒也颇有气魄。进得庭院,便看见三开间的厅堂,正厅为严子陵先生的坐像。坐像面容清癯,衣裾飘然,端的有隐者之风。正厅两边的的对联是:“先生何许人义皇以上,醉翁不在酒山水之间。”门额四个大字:高风亮节。祠堂内树立范仲淹所写《严先生祠堂记》的石碑。范仲淹此文收入《古文观止》,成为百代传诵的名篇,其中“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乃千古名句。

历代名人慕名凭吊钓台所留下的佳作,勒石刻碑,蜿蜒达260米。二千年来,这儿先后来过李白、范仲淹、孟浩然、苏轼、陆游、李清照、张浚、朱熹、康有为等历代文化泰斗。据统计,仅从南北朝至清代,就有1000多名诗人,文学家游历于此,并留下诗文2000多篇。这真是一个非凡的文化现象。严子陵的归隐,居然能拨动二千年以降全体的中国文化人的心弦,无论这些文化人是权倾朝野还是失意江湖。缓缓漫步,细细欣赏这些名作,感受先人对一代高士的景仰,不仅是艺术享受,也是一种灵魂的洗涤。

在历代文人的佳作中,我尤为喜爱的是苏东坡的《满江红?钓台》。词曰:不做三公,归来钓、桐庐江侧。刘文叔,青眼不改,故人头白。风节尚能关社稷,云台何必涂颜色。使阿瞒,临死尚称臣,伊谁力?登钓台,初相识,鱼竿老,羊裘窄。除江头风月,更谁消得?烟雨一竿双桨急,转头不分青山隔。叹鼻端,不省名利膻,京华客。这首词一如苏东坡的词作豪纵放达,大处着眼,引经据典,顺手拈来。苏东坡知杭州时多次游玩桐庐,自然为富春江、富春山的旖旎风光所吸引,也仰慕不事王侯的严子陵。此处钓台自然成为他与古人相通的媒介。

碑廊中,矗立着汉光武《与子陵书》的石碑,书曰:“古大有为之君,必有不召之臣。朕何敢臣子陵哉!惟此鸿业,若涉春冰,譬之疮痏,须杖而行。若绮里不少高皇,奈何子陵少朕也!箕山颖水之风,非朕之所敢望。”这篇写给严子陵的信,语气虽然很客气,但是委婉中隐含了居高临下的不满,以汉初商山四皓的典故,责备严子陵轻视自己,用了许由和巢父的故事,讥讽严子陵的自命清高。这是一篇耐人寻味的书信,读了之后,你会觉得严子陵拒不出仕是一个十分明智的选择。俗话说,伴君如伴虎。两个青年时期的同学,一个成了开国之君,一个还是一介布衣,他们还能回到从前吗?还能保持一种单纯的友情吗?自然是不可能的!对于严子陵来说,跟老同学刘秀既是君臣关系,那又何来尊严可言?为了维护自己的那一点自尊,拒不出仕,归隐山林自是最好的自保。再说,这个谏议大夫不就是负责言论的吗?不就是对皇家政策进行臧否的吗?不就是对皇帝老子犯颜直谏,批逆龙鳞吗?我想,当严子陵毅然决然的离开洛阳,一定有一种彼此保全的用意。我们自然不能苛求光武帝有足够的雅量,即使是在今天的社会,今上都还没有设立言官的器量,何况是二千年前呢!严子陵令人敬佩的还有他的对于人情世故的深刻的洞悉和智慧的预判。严子陵的归隐,既可以保全了君臣的名节,维护了同窗的情谊,又成就了一段帝王与布衣的千古佳话。

当然,严子陵之所以牵动了二千年中国知识分子的心,自是他身上有着读书人的那一份自尊的人格,那一身不事王侯的傲骨。二千年来,历代读书人不论高低贵贱,都齐齐的来到这里,来到这个他们所尊敬同道曾经垂钓的地方凭吊,无非是借他人酒杯浇自己心中的块垒。中国士人,自古便有归隐的传统。早在上古时代就有许由巢父两大隐士,并衍生出许由浮瓢,巢父洗耳的故事。中国读书人一直以来在出仕和归隐之间徘徊,儒家有“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样的信条。但是中国社会大多数是处在比较黑暗的时代,人格高尚的读书人往往仕途蹭蹬,难以舒展,处在所谓“穷”的状态。所以他们就更容易在严子陵那儿找到了精神的慰藉。还有,在儒家看来,天下还有“有道”和“无道”的分别。生于有道之世,自然应该兼济天下,造福于苍生黎民;若生于无道之世,难道不应该远遁山林吗?而中国的历史恰恰是无道之世居多,苦闷的读书人也就只能寄情山水,自求周全了。所以严子陵在他们看来就是一个知音,一个楷模,一个寄托。赞美严子陵就是肯定自己,就是安慰自己。心与古人相通,还有比这更令人自慰的吗?我想严子陵钓台的文化意象就在于此。当然,到了后世,归隐成了某些人沽名钓誉的一种手段了。唐人卢藏为了入朝做官,隐居在长安附近的终南山,获得高士的名声。后人仿效,这便是所谓的终南捷径。

严子陵作为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格坐标,最为珍贵的是那种不事王侯,不媚权贵的傲然气节。读完双清亭的对联:“远道息尘劳,向此间坐石看云,放怀宇宙;高台瞻胜迹,羡当日耕山钓水,俯视王侯。”登上西台,顿觉被青山碧水蓝天所怀抱。极目远眺,苍茫之间,水远山高,蜿蜒无尽。江水环绕富春山,犹如玉带缠绕。不禁俯仰古今,神游八荒。脚下这片山水,留下了二千年来这个民族的精灵的足迹。即使在这个民族最为黑暗的年代,人性湮灭,人格丧失,尊严扫地,还有严子陵先生之风骨,山高水长,光照千秋。

苏东坡每次游历都留下诗文,他的那首《过钓台?七律》,自是音节流丽,意味隽永,特录于后:昔人垂钓今何在?此地空余百尺台。山上云岚舒复卷,江中潮夕去还来。昭昭令誉垂千古,耿耿清风播九垓。回视寿陵何处是,夕阳翁仲卧钓台。

作者投稿

华夏文摘第一三五二期(cm1703a)

-------------------------------------------
《后汉书·严光传》载,东汉严光(字子陵)与光武帝是至交。严光见光武帝,过从甚密,同时起居,共卧一榻,“光以足加帝腹上,明日太史奏:‘客星犯帝座甚急。’”光武笑答说:“朕与故人严子陵共卧耳。”客星,忽隐忽现的星。帝座,北极第二星,古以为帝王象征。
http://www.duhougan.com/sucai/8108.html
==========================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