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eebapa的博客

李明旭的诗:四十年来梦亦痴,风情千里胜于诗。逢君欲说当年事,已是青丝化雪时。

 
 
 

日志

 
 

紫微斗数-王亭之 - 360doc个人图书馆--下  

2017-06-21 13:46:35|  分类: 紫微斗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紫微斗数-王亭之 - 360doc个人图书馆--

紫微斗数-王亭之 - 360doc个人图书馆--下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2/0924/21/10478966_237971393.shtml

台辅
台辅在斗数中,属于杂曜。它有时亦列为辅星,即当与左辅同宮之时,可增强左辅的力量。
若与右弼同宮,有左辅对拱,则台辅的力量便亦不可忽视。
但在其他星系组合情况下,台辅並不视为辅星,它的力量不表现为辅佐,只可视为地位的增高。故古人认为台辅主贵。
以主贵的性质而言,台辅亦喜见天魁、天钺、文昌、文曲,以及化科,则力量彼此加强。然而台辅究竟普非正曜,它的主贵,只有锦上添花的性质,因而必须跟主贵的正曜会合,然后才能表现它的特性,故台辅喜与紫微、太阳、天梁等正曜同度。
若与主富的正曜同度,如太阴、天府、武曲,则主因富而致有社会地位。
封诰
与台辅成为对星的,是封诰,亦属杂曜。当与左辅或右弼同度之时,亦可称为辅曜。古代术家最喜台辅配左辅,封诰配右弼。故此四曜最整齐的结构,为左辅与台辅同度于卯宮;右弼与封诰同宮,分居酉、巳,在三方相会。这些分布被认为是辅佐力相当强的结构。
若无左辅、右弼配合,则台辅与封诰必须成对星形式影响一个宮位,然后始主可增加其地位。故此宮位最喜恰为命宮,若为福德宮亦佳,因为最少可虽示其人的思想及精神享受不卑下。
台辅封诰不喜躔桃花诸曜,因为有时仅主增加桃花的力量,此又不以贵论矣。

恩光
恩光在斗数中属于杂曜,与它配合的星为天贵。然而恩光却有它的性质,古人称为主受殊荣。亦即于典章以外的荣誉。
古代科举,三年一会试、三年一乡试,属于正典,可是正典之外又有特别举行的考试,称为恩科,故清代术家即喜见恩光遇文昌、天魁,天贵会文曲、天钺,认为主恩科得利,此推断且列为秘诀,实际上此亦係由殊荣的意义推衍而来。
恩光主贵不主富,所以便亦喜与昌曲、魁钺同度或会合。然而必须正曜星系配合,然后始产生作用。
可是当天魁与恩光同度,会天钺,又见禄存、化禄,正曜又为吉化的财星,则主因地位而获钱财,或主其财由贵人提拔而得。

天贵
天贵与恩光虽属对星,但却不必成对出现然后始发挥作用——当成对同会时,却往往仅主社会地位的提高。
若天贵单独出现,则喜躔文昌,其次则为文曲,再其次为魁钺。这情形出现在命宮或身宮,均可增加人的聪明与文秀之气。若出现于妻宮,则主因妻得贵。
天贵亦有一特殊的性质,即喜太阴而不喜落陷的太阳;恩光相反,喜太阳而不喜落陷的太阴。但当阴阳昌曲同度或相会之时,恰値天贵及恩光同会,则主富贵而且稳定。更得魁钺会合,便成奇局,主白手取功名富贵。
天贵与恩光均不喜躔桃花诸曜,天贵尤甚,否则仅主在花街柳巷中有声名,受异性青睐。尤不喜与天姚同度,主浮夸虚伪。

天空
天空属于杂曜,跟属于煞曜的地空比较,虽同有空的性质,但却来得柔和。
例如当天空坐命宮时,一般主人有度量,这种空的性质,便为地空所无。再说得具体一点,地空之空,可能为目空一切,但天空之空,却颇有虚怀若谷的气量。
可是当天空与其他空曜(如地空、旬空、截空)同度之时,天空却可以加强其他空曜的性质,这时又不能以气量宽宏视之矣。
天空的弊病,最主要是令人偏向于幻想,所作所为不肯踏实。因此当与浮动的星系配合时,如天机巨门、天同天梁,更见浮动的辅佐煞曜,如火星、天马之类,则便增强其不切实际的本质。只有当与昌曲、华盖同躔之时,幻想始能转化为哲思。

截空

截空的全名为截路空亡。一星占二宮位,分正傍二曜。凡出生为阳干的人,以居于阳宮(子、寅、辰、午、申、戌六宮)的截空为正空,力量最重,居阴垣(丑、卯、巳、未、酉、亥六宮)者为傍空,力量甚微。阴干年出生者反之。
截空的本质,不但主空虚、幻想,却同时带来突然的干扰与障碍,此即所谓截路,盖有如人行路上,忽然受到拦截。
所以禄马交驰的格局,最不喜与截空同躔,否则其财禄的性质大打折扣。
诸空曜皆具幻想的本质,有时可转化为哲思,唯截空的转化,却往往可变为钻牛角尖。
例如天梁会天同化忌,有截空同度,其思想亦往往陷于主观而不能自拔。

旬空

旬空属于杂曜,全名为旬中空亡,它跟截空相同,亦占两宮位,並亦分正空与傍空,仍以正空为主,傍空的力量很微。
旬空跟截空不同的地方,是没有截路的本质,即不会突如其来发生障碍,可是它却会使一件本来积极进行的事,忽然自行耽搁。障碍是由他人带来,耽搁却属于自发,因此二者的性质完全不同。
与天空比较,虽幻想的性质一致,但当转化为哲思时,旬空却有一念忽生,但却不能把握着这一念头来继续思考,故比较起来,天空的哲思便更具逻辑,甚至可以发展成为思想体系,而旬空则不能。
凡财星多不喜同躔空曜,截空更较旬空为差,因为截空带来的失望比较持久,而旬空则主自行耽误而已。

天官

中州派以天官、天福、天寿、天才为杂曜中的四善曜。天官主爵禄,故此四善曜实主富禄寿以及才华。
天官主贵,因此喜与太阳、天梁、紫微同躔,尤其是当此三颗正曜化科之时,天官发挥的力量最大。倘如在命宮、身宮,其力量直接可与魁钺跟不化科的正曜同躔时的情形相比。
天官与主富的正曜同躔,则主先有财禄后有声名。在古代,太阴或武曲吉化,与天官同躔,主捐班出身。此意可以体会,譬如在现代,富豪亦可晋身政坛任清议之职,大致上即可同论。
天官若躔昌曲,尤其是文昌化科,即主其人有声名于世,或所服务的机构有声誉。
太阳天梁见化科与天官,更主因名而得利。倘为阳梁昌禄,此意尤显。

天福

天福主福,故最宜坐守福德宮,可令人精神享受以及物质生活皆佳美。人的好命,並不在财帛多寡,有些星盘显示,其人财帛丰裕,但精神及物质生活皆不美,便称之为福屋贫人,这种命局,恰与天福守福德宮时成反比。
天福最喜与天同同度,唯天同化忌,则仅能藉天福加以补救。当天同化禄时,天福自能增加其享受,而且一生无惊无险,是为美格。若与贪狼化禄同度,则偏重于物质生活;与廉贞化禄同度,则偏重感情生活,皆属美格。
天福亦喜与天寿同躔,守命身宮、福德宮、疾厄宮皆佳。守命身主人物质福裕精神愉快;守福德主人一生无是非横逆;守疾厄主人少病,且必得善终。唯天福本身並不主贵。

天寿

天寿喜躔辰戌丑未四个宮位,此四宮若为命宮或疾厄宮,均主人长寿,而且一生无灾病,且能大病化小,重症亦转危为安。
唯天梁与天寿同躔,则一生必至少九死一生的灾病,只可得及时解救耳。
凡天寿躔六亲宮位,主年龄有不相称的差距。如躔夫妻宮,一般丈夫年龄大妻子六七年以上。可相反,妻年龄反比夫年大两三岁。躔兄弟宮,主兄弟年龄差距大,亦主得年龄有差距之友人助力。可详正曜星系灵活推断。如天梁同度,差距更大;天同同度,差距缩小。
天寿在辰戌丑未以外的八个宮垣,仅力量较次,亦有同样性质。唯躔卯宮之时,力量最薄弱。

天才

四善曜皆有特别喜欢躔的正曜,如天官喜太阳,天福喜天同,天寿喜天梁,而天才则喜天机。
当天机与天才同躔之时,主其聪明才智皆高人一等。且多学多成,恰可改善天机的缺点。天才亦喜文昌、文曲;龙池、凤阁。则能增加人的才能,且主有专门技能。
当命身同宮之时,天才与天寿亦同宮,此时正曜却必须带稳重的性质,然后始主吉利。若正曜浮荡,则天寿大为减色,而天才一曜,却可能流为聪明而轻薄,虽为才子型人物,但福泽却不深。
天才不主福,故喜与天福同度,则能聪明福泽皆备矣。
唯于辰戌二宮天才落陷,则未免减色。


天哭

天哭与天虚是斗数杂曜中的对星。这两颗星曜,可以在子午、卯酉二宮对拱,这时候力量便互相增强,发生负面作用——在六亲宮度,一般主伤心流泪;在财帛、田宅宮,一般主损失;在福德宮,一般主陷于悲观。
天哭天虚亦能相夹,所夹的亦为子、午二垣。是否发生影响,须视什么星曜被夹而定。正曜中的天相、化忌的廉贞、天同、巨门、武曲、落陷的太阴、太阳皆不喜欢被夹。其余的星曜组合,被夹时影响不大。
天哭不喜入六亲的宮度,只能产生雪中送炭的作用。亦即宮度中的星曜原来不吉,然后天哭才发生作用。
命身宮见天哭,须注意六亲宮位的吉凶。

天虚

天虚与天哭固属杂曜中的对星,可是天虚与大耗亦同时属对星,称为虚耗。唯虚耗二曜永不同宮,亦不相夹、对拱,甚至亦永不居三合宮位,只有相隣的关系(?),所以在推断虚耗这对对星时,与看其他对星不同,所须留意者为相隣二宮垣的性质。
例如虚耗一落父母宮,一落命宮,则通常主不守父业;一落命宮、一落兄弟宮,通常主兄弟剥削;一落财帛宮、一落疾厄宮,通常主因病破财。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看宮垣中星曜组合的本质而定,虚耗的性质只是加强其不利。(这一段点出见星寻隅,通盘观察的方法)
天虚不喜入财帛宮、田宅宮、事业宮,与煞忌同躔时,主消散。若在命宮,吉则主大度;凶则主悲观。

阴煞

一般书刊论阴煞,多指之为犯小人,因而显得,对这颗杂曜的重要性认识不足。其实阴煞带来的灾害,往往过之。
阴煞只坐寅午戌、申子辰六宮。在午宮入庙,在申子辰宮落陷,所以见到这颗星曜,多数不能藉入庙来减轻它的危害性。
它的危害性,必须与煞曜同躔时始出现,主要在于增加煞曜所具的阴暗面。例如擎羊主竞争,与阴煞同度则变为暗中的打击;陀罗主阻碍,与阴煞同度则变为暗中的拖延。是故当阴煞与铃星同度时,暗面的损害很大。
阴煞虽然本身不主疾病,但当阴煞与一些星曜同度之时,却可以带来危症,甚至绝症。据统计,一些癌症病人的疾厄宮即往往躔度阴煞,虽然见阴煞並非一定生癌症。

台座

台座即三台、八座,在斗数中为一对杂曜。它们有一个特点,必须同度或会合然后始产生力量,若单独一颗,则简直可以视为不存在。甚至两星会合,力量亦不见得很大,必须与其他的对星配合,然后始能发挥其特性,这些对星即恩光、天贵;龙池、凤阁;台辅、封诰等诸杂曜,以及文昌、文曲;天魁、天钺等辅佐吉曜。
三台八座的力量,是增加人的地位,或使财产、事业变得有名声或安定。所以它们最适合作为主星的仪仗(古人称为銮兴),所谓主星,即紫微、天府、日星人的太阳、夜生人的太阴。
与主富主贵的杂曜对星比较,台座的性质较为平庸。但在流年配合太岁,却主一时的声势。

龙池

在斗数中,龙池、凤阁亦属对星,但它们在共通性质之中,却仍有各自的特点。
龙池、凤阁都主才艺,但龙池则较偏向手艺这方面。在古代,仅主手艺而言。所以武曲躔龙池,古人乃视为巧匠的命宮星曜结构。
也许可以这样理解,龙池的性质偏近于武,而凤阁则偏近于文。
龙池凤阁二星,可以在丑、未宮同度,这时候,便有文武兼资的性质。即使因为正曜星系性质的影响,流为巧匠,亦必具有文艺色彩,如装裱、雕刻之类,不纯为工匠之艺。二星在辰戌宮对拱,大致上亦有同样特性。
七杀躔龙池于疾厄宮,主阴虚耳聋,此则为龙池独具的征验。

凤阁

凤阁主才,龙池主艺,所以凤阁喜与天才、昌曲同度,亦喜见化科。这时,凤阁不必与龙池同拱,亦可发生力量,主人聪明。
龙池凤阁可以夹丑、未二宮,所夹的宮垣如为命宮,亦主人聪明,易学习才艺,如为事业宮,则主有专业才能;如为财帛宮,亦主憑专业生财;如为田宅宮,主住宅美观。
龙池左辅、与凤阁右弼;或龙池文昌、与凤阁文曲,皆是互相加强力量的星曜组合,所以最宜同宮、对拱或相夹。大致上可以加强聪明才智,同时亦为主贵的组合,可增加社会地位。即使所从事者有相当的知名度。同时亦利于典试。
七杀、破军与凤阁同度于疾厄宮,主眼目有疾。

天刑

天刑主刑,所以不喜入六亲的宮位。当有煞忌同会之时,往往主刑克,不一定是死亡,有时仅主灾病或动手术。
擎羊化气为刑,因此当与天刑同度之时,则彼此加强,有时亦主是非口舌词讼。
天刑与天巫同度,见煞忌,则常因遗产的争夺而兴讼。
但天刑亦未必一定带来不利。若无煞忌影响,则天刑仅主激发或自律。
例如太阳太梁与天刑同度,常主其人宜从事法律,或经激发而获声誉、商誉。
又如廉贞、贪狼与天刑同度,则可因自律而减少桃花的性质。
天刑不喜与大耗同拱,否则即名刑耗,主破败、损耗、倾破。

天姚

天姚在斗数中,为桃花诸曜之一。而且其桃花往往带有偶然相遇,便发生感情的征兆,所以古人谓为招手成亲。
凡天姚在夫妻宮,其结合,必多少带点不期而遇的性质。若与昌曲同拱之时,则更加强天姚的力量。唯若见辅弼,天姚又化为媒星,性质完全不同。
天姚与辅佐吉曜及吉化同度,在命宮、事业宮、财帛宮,均有异性生财的性质。宜从事与异性多接触的行业。在某种程度下,天姚亦可视为财星。
唯异性生财亦可转化为异性破财,所以天姚不喜躔文曲化忌,常为桃花劫的表征。
天姚亦不喜见阴煞,常主权术阴谋,倘同时见煞忌。则不宜惹草拈花。

解神

解神有二,依生年安者为年解,依生月安者为月解。月解的力量较年解为重。凡年解,必须被流年的年解冲起,然后始主发生作用。
一般说法,解神为消灾解难的星曜,可化解恶煞的力量。但解神其实仅在流月推算上才有较大的作用。在流年,必须叠年解然后始主是年吉详,主消解纠纷是非烦恼。
解神与天寿同宮,守命宮或疾厄宮,主人终身无重病危症。这比天寿与天梁同躔还要好,因为天梁始终会带来疾病。
然而解神虽可化凶,却往往亦能将吉事消解,尤其不利婚姻。命宮或夫妻宮见解神,尤其是叠年解,往往为离婚、分居的年份。故当年解与天姚同度时,情况非常复杂。

天巫

天巫为贵曜,主贵而不主富,所以喜与天魁、天钺同度,亦喜流魁流钺同度。在这种情形下,主升迁。至少亦主权力增大。
但天巫主贵的性质,却与科文诸曜不同,它並不对典试有利,亦不对竞争有利。故喜与科文诸曜同度,然后始主可依正途发展,或有利于于学术研究。例如阳梁昌禄的格局,即喜在财帛宮见天巫,主因学术地位而得社会地位,並因此进财。
天巫亦喜与天梁同度,可以发挥天梁的荫庇力量,在田宅宮、父母宮,均主得荫庇,可有成事业。
因以天巫亦为表征遗产的星曜,喜见禄存或化禄,宜在命宮或父母宮、财帛宮。若天巫躔疾厄,则为疾病方面的遗传。

红鸾

红鸾与天喜在斗数中为重要的杂曜,且属对星。它们且必在星盘中对拱。若一在命宮,另一必在迁移宮。因此力量能互相加强。
本来红鸾主婚姻,天喜主生育,二者亦关系密切。所以变成天喜亦可用来看婚姻,红鸾亦右以用来看生育。
红鸾宜得文昌文曲同会,再见流昌流曲会合,往往即为婚姻之年。只是现代人的婚姻与古代不同,所以权可视为感情发展的成熟阶段。且有时由于制度的影响(如候期注册),常可引起克应期的偏差。
红鸾为正常的桃花。仅当与其他桃花星曜会合时,性质才会改变。在人的晚年,红鸾却可由桃花转为疾病的征兆。

天喜

天喜本为生育的星曜,所以最喜入子女宮或田宅宮,倘再见吉星详曜,则主生育子女。但斗数推子女,往往以怀孕之期为准,因几个月的时间偏差——年头怀孕,则当年便生育;若年中以后才怀孕,子女当然在次年出生。
由于天喜与红鸾永远相对,因此亦可用来推断婚姻。若落陷,则婚期常应在次年。
红鸾天喜亦主财,但必须与吉星详曜会合,尤喜与化禄、禄存同会,然后始主进财。若与煞忌刑耗同会,由为桃花破财。
在一般情形下,红鸾天喜主因婚姻或生育而花钱。若流年田宅宮有天喜躔度,见虚耗而不见辅佐诸曜,则主是年家中有人寄居,不作增添人口论。

咸池

咸池为性质不良的桃花,永远居于子、午、卯、酉四宮,这四个宮垣,亦为桃花之地。若与天姚或沐浴同度,则桃花的性质非常之重。古代谓为无媒苟合。
于子午二宮,咸池与大耗每易同度,这时候,大耗往往可加强咸池的桃花性质,並且主发生耗损。
咸池不喜见文昌文曲,因为昌曲易转化为桃花,加强咸池的力量。若文昌化忌、文曲化忌,则更主纠缠不清的感情分扰。假如再见财帛破耗的征兆,有时可视之为感情的陷阱。
贪狼与廉贞与咸池同度,则桃花的性质彼此加强。当此二曜化忌之时,亦主感情上的困扰。唯咸池天喜同度,廉贞化忌于夫妻宮,或女命的命宮,则只主生育或怀孕。

大耗

大耗有二,一据生年年支而起,一据流年起,二者的性质略有不同。
生年大耗带有桃花的性质,而流年大耗则一般只主耗散。本节专论生年大耗。
大耗与咸池同度或对拱,则可视为桃花,而且性质不良。故不喜与廉贞、贪狼、文昌、文曲同度。更不喜此四正曜化忌。则主因酒色而破财损失,或者为桃花劫。
大耗与天虚相邻,若命宮见天虚,父母宮见大耗,则主虽有父业亦不能享受。若子女宮见大耗,财帛宮见天虚,则主子女破耗。
一般情形下,当煞忌刑曜並集之时,再见大耗,则主由不吉利的情况引致实质的损失。若见天虚则未必有实质损失,纵有,情形亦远为和缓。

孤辰

孤辰与寡宿在斗数中虽属对星,但由于孤辰只缠寅申巳亥四宮,寡宿只缠辰戌丑未四垣,二者只能在三方相会,所以彼此加强的力量不显。只有当它们分居寅戌时,午宮受影响较大;分居巳丑时,酉宮受影响较大;分居申辰时,子宮受影响较大;分居亥未时,卯宮受影响较大。所受影响的为四桃花地,若为夫妻宮,则主影响婚姻;若为子女,则能影响生育。 (双飞蝴蝶式影响较大)
孤辰亦不喜居父母宮或子女宮,倘配合其他恶曜,则常主对父母或子女刑克、分离之事。唯孤辰居福德宮,却常主有独立精神。居田宅宮,古代主分炊,因此每每亦主有独立的居所,由此可衍化为置业的征兆。

寡宿

寡宿所影响的宮垣,最主要为夫妻宮。若夫妻宮所缠的星曜不吉,或性质浮动,如天机、巨门等曜,则常导致夫妻会少离多。
寡宿缠父母宮,若身宮见太阴化忌,且父母宫又见煞,则不利父亲,常主随娘改嫁。
寡宿与孤辰的配合,已见前述。当受影响的宮位为福德宮时,每主有独立思考能力;为命宮时,则亦增加其独立性;故喜左辅右弼配合,由是能改善其缺乏助手的情况。
寡宿最不喜与武曲同缠夫妻宮,则主配偶过分以自我为中心,独断独行。倘见煞忌刑曜,便主刑克分离。在现代,命宮武曲同缠寡宿的女命,亦往往缺少婚姻,只喜用禄调和。
唯禄存永不入寡宿缠度之地,故仅有化禄为调和其寡的意味。

劫煞

劫煞在斗数中属于杂曜。只有当与阴煞配合时,它的力量才发挥较强。主要影响疾病,易生险症、危症,或不常见的症候。此星的力量唯天梁、天寿才可以化解。
当与大耗同度或相对时,劫煞可以增加损耗的力量。而且损耗往往带有突如其来的性质,令人措手不及。
劫煞与天刑同度,或交会(如一在巳,一在酉,交会于丑宮),则有官司词讼的性质。若更见文曲化忌,则常主发生欺诈之事。这种情形,非辅佐吉曜所能化解。反而喜空曜同度,或见天月二德,然后才可将事件的情况减轻。华盖、解神亦可发生化解的作用。
若擎羊与劫煞同缠于财帛宮或命宮、田宅宮、迁移宮时,正曜星系又不吉,则主被劫。

天厨

中州派推断人的饮食品味,正曜用破军,杂曜作天厨。凡破军与火铃同度于福德宮者必然讲究饮食。然而天厨所表征的意义,却更为广泛。
天厨与火星同度于命宮、事业宮或财帛宮时,往往主人容易接近厨艺,若受社会环境影响,很容易便会入厨师的行业。例如海外华人多经营饮食,故从事厨务的人便多。
天厨在命宮、福德宮而无火星同度之时,则仅主人有饮食趣味,或会从事饮食业,但却不会入厨。
当天厨、火星与天才同度,或与凤阁同度之时,则主人厨艺甚精。倘所缠的正曜为破军时,更多烹饪的创造。唯正曜若为贪狼,则每喜取巧,或哗众取宠而不求实际。

天德

天德、月德、龙德在斗数中称为三德曜,恰与劫煞、灾煞、天煞之称为飞天三煞有相反的意义。
天德一曜,特别利于父亲,或男性的长辈,所以当与入庙的太阳或天梁同缠于父母宮时,则一生受长辈提携,或受父荫。
由这样的性质可以知道,天德与天巫及财星同度时,便主遗产的承继。
此外,天德亦喜与天魁或天钺同度或对拱,可以增加提携的力量,或主易得机会。
但有一个性质却不可不注意,天德並不解疾病的凶险,亦不解刑法的困扰。所以不可将之视为逢凶化吉。正如对于解神的表征,不可一律视为消灾解难。至于流年的天德,则可抵消天煞带来的害处。

月德

月德亦主荫庇,但跟天德不同的地方在于表征为女性,所以在一般情形下,多为母亲、岳母或祖母。
由于这样,所以前人便将天魁来配天德,将天钺来配月德,认为这样的星曜组合,可以彼此加强。
若文昌文曲缠夫妻宮,月德同度,在古代,视为因岳母的欢心而取功名富贵。唯这项性质恐怕已不合现代社会。但昌曲、月德同缠于命宫的人,易取得女性的欢心,这项征验,目前应尚有相当准确的克应。唯须注意,所谓欢心,绝对不带桃花的意味。
然而当桃花诸曜及科文诸曜咸集之时,则月德亦可转化为加强桃花性质的星诸。在流月,月德会桃花则主月事。

龙德

斗数的三德曜,在星盘中,以龙德的力量为最小。但当推断小限时,依按太岁来安星的龙德则力量甚大。
星盘中的龙德,係依生年太岁而起者,最喜与紫微同度。若在命宮时,则主人无重大的灾难,或在灾难边缘即能逃脱,故为相当好的结构。
在流年,依流年太岁而起的龙德喜与紫微同度在小限宮垣,主有喜庆,尤利升迁,或扩大经营。生年龙德缠紫微者,流年命宮经此,亦主喜庆。
流年龙德与太阳同度,则为名誉的表征。当生年龙德居于流年福德宮,如正曜吉,主是年精神享受甚佳。
龙德与太阳、天梁同度,则为冤狱的昭雪,亦主解怨。与紫微同度,则主受殊荣,与天府同度则为储蓄增加。所喜同缠者皆为主星。

天月

在紫微斗数中,天月为病星,其所表征的意义仅有疾病一性质。
但我们在推断时,却不能只就天月来视疾病,必需将整个星曜组合观察。换而言之,即使在疾厄宮见天月,亦未必主病,仅当星曜组合呈现疾病表征时,天月才能加强这重意义。例如,天相与廉贞相对时,见煞,往往主肾结石;若天月与天相同缠,则主结石不只一粒,常可视为三粒。
天月又为緾绵性疾病的表征,所以常主慢性病。当天梁和天月同度时,若星曜组合的性质凶险,则主由致命的危症转化为慢性疾病。例如由充血转为不良于行。
天月与恶曜同缠于迁移宮,往往主染病他乡,当与阴煞对冲时,病况更主緾绵。

蜚廉

蜚廉又称飞廉,二者是同一星曜。不过坊间书刊,喜欢将据生年安星者称为蜚廉,按流年安星者称为飞廉,作为分别,其实並无此必要。
蜚廉的基本性质,可用蜚短流长来表征,亦即主发生于背后的恶性诽谤或是非,其性质较指背一星尤为严重。
指背带来的只是背后的闲言闲语,並不发生效果,但蜚廉却常带来当局者可感觉得到的压力。所谓人言可畏,即是此类。
故蜚廉又主阴损,当居于疾病宮时,常为带阴损、消耗性质的疾病。
在田宅宮,蜚廉主宅有白蚁;这亦是从阴损的性质转化而来。
在命宮时,则主人喜欢购买无用之物。

华盖

华盖在生年星系与流年星系中,有不同意义。
在生年星系,华盖为宗教信仰、哲理的表征,尤其与空曜同缠,则主人性近哲学。同时,亦具有将桃花诸曜转化为聪敏的力量。
在流年星系,华盖则为消解官司刑法的星曜,古人常用来推断出狱之期,或视为官司解散之期。其应验程度相当高。
当流年华盖与生年华盖重叠之时,最为显著,喜居于流年命宮、福德宮或迁移宮,则虽见官司刑法的星曜,亦常可藉此特殊的力量将之化解于无形。若不重叠,则力量较小,然而无论如何亦有作用。
华盖喜与魁钺同度,命宮见此,主一生无官非词讼。

破碎

破碎这颗星曜,最主要的作用在于影响当局者的情绪。特别是与之同度的正曜,带有情绪化倾向时,破碎所发挥的破坏力便相当大。例如天同化忌、巨门化忌,破碎常影响正曜表现出其阴暗面突如其来的性质。
假如福德宮为天同化忌、破碎同度,则主其人可以突然之间与自己心爱的人决裂,虽然决裂之后並不开心,但当事人却宁愿痛苦,也不求弥补。然而必须见煞曜及忌星叠冲,始见克应。当铃星同度时尤甚。
破碎与解神同度,缠夫妻宮,为离婚的克应,但必须原局夫妻宮正曜不吉者始是。
破碎除不喜缠命宮、福德宮外,缠事业宮及财帛宮时,亦常主枝节横生,引起相当程度的波折与障碍。

长生

斗数有长生十二神,即按生命的发展过程,分成十二个阶段。此十二神係依星盘的命局而起,分男女阴阳顺逆。
长生可以视为人生的开始,但却不是生命的开始,生命开始于结胎的一刻,但长生却是主人面世的开端。
因此长生所体现的,是生命力的开展。它並不是一个人生命力最强的阶段,唯却是生命力蕴藏最厚的阶段。所以逢长生所缠度的宮垣,便有悠久、积累、丰厚的意味。
当长生缠度命宮之时,代表一个人生命力强;缠度于兄弟宮时,象征一个人手足情深,或易得知已;缠度于父母宮时,意味一个人常易得人提携照拂;缠度于财帛宮时,则表征财富的积累。各宮垣的意义可依此而推。

沐浴

沐浴为人生的第二阶段,人生出来之后,需要沐浴,洗去从母胎带来的血秽。所以从生命力而言,亦为积蕴的表征。
但沐浴在推算斗数时,却作为桃花诸曜之一,这主要因为沐浴缠度于子、午、卯、酉四个宮度之故。若逆行时,缠于辰、戌、丑、未四个宮垣,则桃花的意味减少。
沐浴並不是正桃花,因此常带不良的性质。只有当与文昌文曲、化禄、禄存同度之时,桃花才转化为财禄,可视为因异性而进财;唯若与咸池、大耗、天姚、红鸾、天喜、天刑、阴煞等同度之时,沐浴只能视为桃花。又若贪狼化忌与沐浴同度,则加强夺爱的意味。假如文昌、文曲化忌,则主因桃花而破财,兼且与异性发生纷扰。

冠带

冠带为人生的第三个阶段,象征成长至二十岁,可以接受冠礼(在古代,以二十岁为成年,长辈为之行冠礼,表示其人已经成长)。
所以在推算斗数时,便以冠带代表成长。当缠度于一个宮垣,但意味着这个宮垣有发越的性质。
因以冠带最喜缠于事业宮,象征当局者的事业有发展的希望。亦喜缠度福德宮,往往为思想成熟的表征,亦象征其人思想成熟,当与空曜及华盖同缠时,则主人倾向于哲理。
冠带缠度于父母宮、子女宮、夫妻宮、财帛宮、交友宮,则无特殊意义,仅能帮助吉星详曜,将其性质略为加强。
唯冠带却喜与文昌、文曲、天才、龙池、凤阁同度,主增加人的聪明才艺。

临官

临官为生命过程的第四个阶段。当人长至成年之后,但应该出而问世,为社会服务,在古代,出仕为最佳的出路,所以便称为临官。在推断斗数时,可将此星曜视之为服务与问世。
所以临官最喜与天巫同度,有升迁的意义;若与桃花诸曜同度,则主其人喜服务于异性,事业上便亦宜向这方面发展。
七杀与破军喜与临官同缠,特别是当破军化为禄星之际时,主人不守一业,喜欢多方面发展。所以多兼行兼业,或多兼职的机会。唯与天同、天机同度时,则仅主其人在事业发展上游移不定。
临官与魁钺同缠,主人宜服务于公共事业或政府机构。见禄,则主因为公众服务而进财。

帝旺

帝旺为生命发展的第五个阶段,亦是人的生命力最旺盛的阶段。然而亦可以将之视为生命的顶峰,一过顶峰,便渐走下坡。所以帝旺所缠度的宮垣,虽然可以代表一种气势与声价,可是却须注意则顶峰下泻的危险。
当帝旺缠度于事业宮时,往往主突发,尤其与辅佐进曜同度时,其性质更为确实。
不过当火贪、铃贪与帝旺同缠之时,其暴发暴败的性质亦更确切,所以应该加以注意,当事业或赌财源一走下坡,但应该立刻改弦易辙,避免破财。
正曜中的主星,如紫微、天府、日生人的太阳、夜生人的太阴,喜与帝旺同度,若得百官朝拱,则主当局者有非常强的领导力,兼且事业上有气派。



紫微斗数中有一些星曜,绝不能望文生义,例如衰、病、死等。
衰的涵义並不如俗语的所谓衰,它只是代表人生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中,人的生机开始由旺转弱,即所谓盛极必衰的衰,十二宮的推断,皆可以此性质为基础。
所以在六亲的宮垣,衰曜往往代表人际关系由亲切变成疏离;在命身宮,则代表当局者的斗志,容易虎头蛇尾;在财帛宮,便代表对求财缺乏自信心;在事业宮,却代表其人的事业心不强。
不过此曜在星盘中,对全局的影响不大,只对流日流月起相当大的作用。



病曜亦是一颗对其名称不宜望文生义的星曜。它亦只代表人生发展过程的一个阶段,当人的生机开始由旺而衰后,便容易生病。所谓病其实无非是衰的极致。
如果病入命宮,並不代表其人容易生病,只代表其生命力不够坚定;若在六亲宮位,则代表六亲缘份不足;若在财帛宮,便代表求财的欲望不大,而且往往缺乏实际行动,若煞忌同缠,则代表常因病而花钱;在事业宮,若有天梁、天月,同时又见吉曜,则代表其人宜从事与病有关的职业;或代表事业心不强。
病曜在星盘中,对全局的影响亦不大,唯对流日流月起作用。病曜入流日宮,往往有小不适。



在斗数中,死曜最不宜望文生义。许多人见它在六亲宮垣或在命身宮时,便以为代表六亲或自己死亡,这其实是极大的误会。死亦无非只是人生的一个阶段,病的极致便是死,所以它代表的涵义只是生命力相当之弱。
当缠度六亲的宮垣时,代表跟六亲关系相当疏离,尤其是在父母宮,若无吉星详曜,而有煞忌刑曜齐凑时,往往代表无父母的荫庇力,或跟上司关系不密切。
在命宮及福德宮,代表容易消极;在事业宮,容易凡事随缘,不争取主动;在财帛宮,代表绝不争取赚钱的机会。
死曜对流落日、流月发生的影响较大,在命宮,该日便容易懒懒慢慢。



墓曜在长生十二神中,为比较重要的三颗星曜之一。这三颗星曜,即长生、帝旺、墓库,或简称(生旺墓)。它们构成一个五行局,如申子辰分别为水局的生、旺、墓。
由生而长育至强壮(乘旺),又由强壮而至生机潜藏(入墓)乃人生必经的阶段。
因此墓曜不代表生机断绝,或生命的消灭,只视为生命力的隐藏与潜伏。
命身宮较不宜入墓,入墓则不够开阳;但财帛宮却宜入墓,尤其是化禄与墓曜同缠财帛宮时,便为积蓄储存的表征。唯禄存永不入四墓宮,因此只能与化禄在三合方相会。尤喜浮动的星曜化禄,即因入墓而增加其稳定性。



绝曜在长生十二神中,其实最为不详,它代表人生发展过程中,一个生机已经断绝的阶段——死与墓犹有生机,必须见绝然后才是彻底的绝灭。
虽然如此,但当绝曜缠度于一个垣中时,仍不代表死亡与灭绝。即使在六亲的宮垣,所表征的只是彼此关系非常疏离。因此最不喜入夫妻宮,盖人生常以夫妻关系最为密切。但仍须视正曜及辅佐煞化诸的组合而定,未可憑一绝曜作推断。
绝曜所影响的宮垣,疾厄宮亦比较重要,坊本认为疾厄宮见绝曜即表示无病,其实恰恰相反,是表示复原比较困难,与别人比较,需较长时间。
在财帛宮与事业宮,则为灰心丧志。



胎曜在人生发展过程中,乃属生命的转机。当生命灭绝之后,重新结胎,于是一个新生命便开始。
所以胎曜所代表的,是生机的开始,可是必须注意,其生机並不强壮,甚至可以说还非常之孱弱。因此当胎曜临命身宮时,其人的意志力並不坚强。可是这种不坚强,却跟衰、病、死曜不同,此三曜的不坚强是冷退,可是胎曜的不坚强却是幼稚。
因此胎曜可以加强天同的情绪化倾向,加强天机的不稳定。但却不能影响天府、太阳、太阴的特性。
另一方面,胎曜又可以代表希望。因此喜与入庙的太阴、太阳、天梁同缠。尤喜入事业宮与财帛宮,主擅长开展性的计划。



養曜所表征的意义,是为长養。结胎之后,需要长養,因以可视为与墓曜相对,两颗星曜都是潜藏隐伏,但墓库是衰落时的隐藏,而養曜却是生机发展尚未完全成熟的隐藏。与《周易》乾卦初九的潜龙勿用,其涵义完全相同。
所以養曜比胎曜更加积极,在十二宮,皆可以视为俟机发动的潜伏期。
但在疾厄宮,这种意义却並非吉祥,如果宮垣中的正曜不吉,则须注意患上潜伏性的疾病。
如果在事业宮或财帛宮,则须注意潜龙勿用的特性,可以积极计划,培养元气,但却不可以冒昧行动。
长生十二神至養曜完毕。

博士

紫微斗数的杂曜有所谓博士十二神,即由生年或流年的禄存起 安博士星,分阴阳顺逆安佈。
传世的口诀,有所谓博士聪明力士权,即命宮遇生年的博士星,主人聪明。这种说法只说出博士的一种性质,未得其全。
生年博士,必须与辅佐诸曜同度,然后才能发挥其吉详的特性。与昌曲同度者主聪明才智;与魁钺同度者主得荣誉,或受贵人提拔;与辅弼同度者,主受人赏识。
如果没有辅佐吉曜同度,而在三方相会者亦可,唯表现较次。
流年博士的性质,当同会辅佐吉曜时,亦主受赏识及提拔,唯与昌曲同度时,可稍化解其化忌的不详,此性质则为生年博士所无。

力士

力士是博士十二神之一。所谓博士聪明力士权,即是说,力士在生年命宮时,主其人有权力。
但光是力士一星,却並不能憑此决定权力的有无,所以倒不如说,力士与正曜同度时,可以影响正曜的性质。如武曲化禄、化权与力士同度,主掌控财权;如天机天梁有吉化,与力士同度,主其计划有支配力。
所以力士最喜与化权同度,可相得益彰,收锦上添花之效。尤喜破军、贪狼、武曲、太阳化权同度。
流年力士,则必须跟流年化权的正曜同度,然后始产生力量。倘如流年力士与生年力士相叠,权星又相叠,则力量最大,倘更见天巫、天贵,又见辅佐吉曜,其年决主升迁。

青龙

青龙为博士十二神中的吉曜,诀云;青龙喜气小耗钱,所谓青龙喜气,即指此曜可为人带来喜事。青龙与昌曲同度,见红鸾、天喜,主婚姻、添丁;青龙与魁钺、天巫同度,见天贵、天官、天福,升迁;青龙与贪狼化禄于田宅宮,主置业。此皆以流年青龙为是。生年青龙无此特性。
另一方面,青龙又可解白虎之凶。白虎为流年岁前十二神,在流年命宮或小限,往往主官讼、丧服,唯若与青龙同度或对拱时,则诸凶皆不克应,或减等。
生年青龙亦可解生年白虎之凶,同时增加同缠正曜星系的详瑞,如天府化科与青龙同缠财帛宮,主常因喜事进财,故即不断升迁。

小耗

青龙喜气小耗钱,即指小耗一曜,常带耗钱的性质。
耗钱即小破财,如遗失、购贵物之类,且常令人生追悔之心,所以最不宜与文昌化忌、文曲化忌、蜚廉等曜同度。
如果生年小耗与文曲化忌同缠于命宮、财帛宮、福德宮,皆主其人常常遗失小物件,如打火机、钱包、锁匙之类,破耗不大,但却麻烦。与蜚廉同度,则主其人购物不论价,可是事后却懊悔埋怨。
流年小耗,仅对流日发生作用,常主失物,基本性质与生年小耗相同。
唯博士十二神有小耗一曜,流年岁前十二神亦有小耗一曜,若两小耗重叠,则力量加强,流日行至此宮度,见煞忌,则必克应。

将军

将军亦为博士十二神之一,诀云;将军威武奏书福,所谓将军威武,即等于广府话的得戚。
由于这种性质,所以生年将军最喜与化科同度,尤喜紫微化科、太阳化科、武曲化科、文昌化科。若在命宮或事业宮,均能增加其荣誉,令人有风光之感。
但将军若与忌星同度,有时却主因过分得意忘形而招忌,或主因维持表面风光,宁可实际受损,此均应详星曜实际组合而定。将军最不喜现文曲化忌同度,其性质为吃哑巴亏,即所谓暗哑抵。
流年将军亦有大致相似的特性。如天巫及魁钺同度,则主受有社会地位的人带挈,得一时光宠,如某日跟爵士共饭之类。

奏书

博士十二神中的奏书,虽有奏书福的口诀,但其实奏书所带来的福泽,尽皆与文字、卷版有关。
福德宮或命宮、事业宮,若有生年奏书,则其人必擅文字,与刑忌同缠,亦有刀笔之才。
因此奏书便特别喜欢跟昌曲、化科诸曜同度。亦喜与魁钺同度,主因文字文书受贵人照拂。
因此奏书亦为官司词讼的吉神,若命宮有奏书同拱,则主官司得利,即使煞忌刑耗齐会,其处分亦常较预期者为轻。假如奏书同会魁钺、解神、华盖、昌曲,而无化忌者,官司必获胜。流年奏书有同样克应。
唯生年奏书在命宮,又为机月同梁格者,古人称为刀笔吏,见煞则反主好讼,且讼事必由自己挑起,此又不主获胜耳。

飞廉

博士十二神的飞廉,与依年支起的蜚廉有相同的性质,诀日:飞廉口舌喜神延,其主要性质即为口舌。
所以飞廉与刑耗诸星同度时,决主牵涉词讼,或惹起是非。
然则,这两颗蜚廉又有何分别呢?
年支起的蜚廉,应依入何宮度为断,如入六亲宮垣,主与六亲有口舌;入命宮、福德宮,一生多是非口舌之类。
博士十二神的飞廉,则视与何星系组合同度,而定其是非口舌的影响。故最不喜天刑、文曲化忌、大耗等曜同度。若流年飞廉,则决主官非词讼,轻亦为是非口舌,横生枝节,事端往往出乎意料之外。

喜神

博士十二神中的喜神,其口诀为蜚廉口舌喜神延。所谓喜神延,即是将事情拖延之意,因此对于此星曜的推断,绝不能望文生义,认为乃有喜庆之兆。
喜神与昌曲同度或相会,则确有喜庆的意味,所主者均为带喜气的典礼,如结婚、生子、升迁、毕业等。
故若在命宮见喜神,又见昌曲,则一生常多喜庆之事。例如常有人替自己做生日,或者周年纪念之类。
但若不与昌曲同会,只孤零零一颗喜神独守命,则主凡有喜事,皆见拖延的征兆。最普通的情况是,应得的升迁,每每延期始见宣布。甚至领毕业证书、结婚证书等带喜气的文书,都有拖延的情况,见文曲化忌者尤甚。

病符

博士十二神中的病符,主病。其基本意义恰与其名字相同。
病符最不宜与化忌及四煞同度及相会,否则即主生病,或一生多灾病。以在命宮及疾厄宮时始主克应。
至于生何种疾病,以正曜组合的性质来决定。如贪狼、天机主肝病;廉贞主肾病之类。
病符最嫌有天月同度,加强其疾病的意味,亦不宜与天刑同度,则加强开刀动手术的意味。然而仍必须详其星曜组合来作决定。须注意病符只有加强的作用,不能单独推断。
唯流日叠病符,同时见煞忌,则是日主病。倘流年不吉,则为发病之期。

大耗

博士十二神中的大耗,与据年支安星的大耗不同,后者有桃花的性质,而前者则无,仅有耗散的意味。这一点,于推断时应加以注意。
唯若当两颗大耗相叠于一宮垣,或彼此相冲之时,则耗散及桃花的色彩都存在。这是由于星曜性质彼此影响及加强之故。
大耗不宜与带浮动性的星曜同度,如天机、太阴之类,可能加强不安与耗散。
若贪狼与大耗同度,又与文曲化忌于三方四正相会在命宮,主人好投机、赌博,但亦因此而破财。
大耗在疾厄宮,主患虚耗性的疾病,例如盗汗、谵昏之类。此在流日见煞忌诸曜时,尤主克应。唯必须详正曜星系而作推断。

伏兵

博士十二神中的伏兵,必须与一些特定的星曜同度,然后才能发挥作用。
伏兵与天姚同度,主权术、阴谋。若人的命宮见此,须详细分别,其人为喜弄权术,抑或为权术所累。
伏兵与陀罗同度,则凡事主拖延。若更见铃星、空劫,则主拖累。
伏兵若与流年岁前十二神的官符同度或对冲之时(注意,不是博士十二神的官符),则主緾绵官非口舌。
伏兵与流年岁前十二神的病符同度或对冲时(不是博士十二神的病符),则主緾绵的疾病。
以上性质,多于流日流月克应,唯仍须详正曜及辅佐煞化,而厘定其克应详情。

官府

博士十二神中的官府,本来即是官符;一般为了与岁前十二神的官符分别,因此称为官府。
官府所主,乃是官非口舌词讼,怕与巨门化忌、武曲化忌、太阳化忌、太阴化忌同度,尤不喜见天梁及天刑、擎羊。
在流月或流日,若见生年官府相夹某一宮垣,而该宮垣中有刑煞忌诸曜,且该宮垣为流月或流日的迁移宮,则主被逼离乡背井,或因官非而逃亡。若该宮垣为流月、流日命宮,则主有官非口舌或是非。
官府本来已永与擎羊或陀罗同度,因此已带是非的性质。所以当叠擎羊或陀罗之时,尤须小心在意,盖此时必同时叠官府。除不宜缠命宮及迁移宮外,亦不宜缠事业宮,也不宜与同巨缠兄弟宮。

太岁

紫微斗数中有岁前十二神。即按年支起太岁,不分阴阳顺逆,一律安十二星。由于太岁永与年支同度,所以又称为岁建。
太岁与善曜同缠,主一年无事。若与煞忌刑曜同缠,且有流年流煞流忌冲叠,则主官非词讼。尤不喜与太阳化忌、巨门化忌同缠,则是年必见纠纷瓜葛。
太岁不宜与小限命宮对冲,若冲,谓之犯太岁。有一些命盘,小限命宮永远与太岁相冲,则其人便易犯官非或多是非。以见叠并煞忌之年为克应。
太岁属阴,利阳年生人;属阳,利阴年生人,谓之阴阳调和,纵见煞忌刑曜,其凶祸亦减等;倘阴阳不和,则凶祸增加。

晦气

岁前十二神中的晦气,其名字恰如其含义,所象征者即为晦暗、暗滞。
然而在十二神中,晦气永与龙德相对,因此当龙德与吉曜同缠,如与流魁流钺;流昌流曲同会,且见流年吉化之星,则可解晦气之恶,惟若龙德不遇吉,而晦气与流年恶煞相缠,则龙德不能解其恶。
当晦气缠恶煞刑忌时,在命宮,主心情恶劣,流日尤主克应;倘煞忌刑重重,则主有争夺、冤屈等情。
当晦气缠事业宮及财帛宮时,则主因事业或钱财而心情晦暗沉滞。
当晦气缠福德宮,更见天同化忌、巨门化忌正曜,又有流化忌冲起,则主精神不快,重者尤主暗滞。

丧门

丧门为岁前十二神之一。此杂曜在安星时,永远与白虎相对,亦永远与吊客相会,故当丧门缠小限,或缠流年命宮、父母宮、田宅宮之时,便成为一个可能有丧服的预兆。此时便应该详各宮垣三方四正所同会的正曜星系,及辅佐煞化诸曜而推定。
有些命盘,丧门永远缠定小限,这却並非一生有丧服的预兆,可能只代表其人的职业与凶丧有关,如殡仪、医院的执事人员等。
丧门不喜缠昌曲,若流昌流曲冲会,往往加强丧服的意味。昌曲化忌者更确。
丧门吊客相会的宮垣,即岁破所缠的宮垣,在流日命宮,见昌曲,或见煞忌,则该日可能要去参加殡礼,或得到亲友病逝的消息。此征验相当准确。

贯索

岁前的贯索,为相当重要的杂曜,凡辅佐煞化诸曜与贯索同宮或对拱,皆有意义上的转变。
对吉曜来说,犯贯索主延误或闪失。如左辅右弼犯贯索,主助力发生延误,或预期的助力不至。如昌曲犯贯索,亦主文书延误。
对凶曜来说,犯贯索常主是非词讼。如擎羊、天刑、贯索,即为官非的星系结构。如擎羊、天月、贯索,却为因病被逼卧床的预兆。因为这时贯索的基本意义为羁留。
贯索除不喜入命宮外,亦不喜居财帛宮。每每为钱财不能自主,受人牵制的征兆,但入事业宮,有时却主以刑法为职业。
流日犯贯索,视煞忌刑曜而定,是否有官非。有时仅为困电梯或候人延误之兆。

官符

官符亦为岁前十二神之一。所谓官符,即等于今人之所谓通缉令、禁制令之类,属于官司刑法的文书。
单独一颗官符,並不发生作用,唯官符必与太岁(岁建)及白虎在三合宮相会,若官符的宮垣有煞忌,与太岁宮垣的煞忌相冲,则谓之太岁犯官符,在推小限,常常主官非、是非、刑法。
官符若构成官非刑法的结构,则不宜与火星同度,否则便成火催官符,主凶事突如其来,有时且为无妄之灾。
不过在流日见官符,若岁运吉者,即使流日命宮结构恶劣,亦仅主犯小过失接告票,如泊车违例之类。但如在小限见官符,财星化忌,则为是非破财之兆。

小耗

岁前十二神的小耗与博士十二神的小耗比较,基本性质相同,尤其是当二颗小耗相叠之时,更容易形成失物的征兆,与文曲化忌同会时尤确。
若小耗不相叠,失物的意义,以博士十二神为较重要。此外,它又有因官非文字而破财的性质,而岁前十二神的小耗,则因与病符相对,所以因病而破财的意义较大。以天月同度者更确。
流日小耗在命,主因病看医生,或医药费开销失预算。例如医生处方用参茸等珍贵药物之类。
有时小耗会桃花于流日主因与异性交遊而增加开销,见蜚廉者尤确。
总而言之,小耗的破财,多为超出预算。

岁破(大耗)

岁前十二神中的岁破,永远与太岁对冲,亦永远与丧门、吊客相会。三方四正所会的星性质凶恶,因此岁破便自成凶曜。俗语所谓犯太岁,即是此曜。
所以岁破不宜与天刑及流羊同度,否则即易犯官非口舌。如落在流年命宮、小限,皆主克应。亦不宜落财帛宮,若与武曲同度,又有火铃,则主因财而发生重大争执。
岁破在原来的星盘中,作用不大,因为它只在流年发生克应。但若流年岁破冲原局的岁破,便主性质加强。
若岁破落在父母宮,有昌曲化忌,正曜组合又不吉,则防有孝服,此以丧门、吊客相会之故耳。然而此项克应却只能参考,因为决定孝服不可以单憑此曜,它的作用只是加强。

龙德

龙德为岁前十二神之一。它与天德、月德合称为三德曜,恰好可以化解将前十二神的劫煞、灾煞、天煞的所谓三煞之凶。龙德所最能化解者,则为劫煞所带来的不详。将由劫煞带来的隐忧化解于无形,或至少亦能将事情减轻。
龙德亦可以化解官非词讼。所以当龙德与奏书同度,或与解神、华盖同度之时,对官司的帮助,常能出乎意料之外。即使正曜星系恶劣,至少亦可以减轻,或将事件拖延。
然而除了化解凶事之外,龙德却无积极作用,不能带来特殊的的喜庆。也可以说,它只是消灾解难的星曜,所幸的是,此星出现並不一定带来灾难,跟天梁的消解性质不同。
龙德与天寿同宮亦可以解病。

白虎

岁前十二神中的白虎,永远与丧门相对,又与官符相会,所会合者皆为凶曜,因此主丧病、官非。
流年小限及六亲宮度不宜与白虎同缠,若见流煞,则主克应,须详正曜星系,而定其为官非抑为丧服。
因此白虎不喜与天刑、流羊同度;亦不喜与天月同度。二者尤嫌与武曲化忌同缠,前者主因官事破财,后者则主有緾身暗疾。倘流年白虎入天伤天使夹地,则尤其凶危。此等星曜不宜入小限,亦不宜入流年命宮。
白虎与天姚同度,则不宜更缠天府,否则即能将天府的性质破坏。若原局星系呈此结构,虽见禄亦主欠敦厚。
白虎之厄,最喜青龙禳解。

天德

岁前十二神中的天德,与跟年支起的天德,实际上同属一神,只是岁前天德跟流年太岁起星,年支天德则跟生年太岁起星,分别只是如此。
因此其实可以简单一点,把岁前天德当作每年流动的星曜,与流羊陀等同一性质看待。
当流年的岁前天德与生年天德同度或对拱时,可以发挥较大的力量。这种情形,每六年必发生一次(如生于子年者,逢子、午年必见叠天德),假如星曜吉利,自有相当作用。俗传属鼠的人鼠年行运,属牛的人牛年行运,有多少根据,即在于此年叠天德,兼且亦必于三合宮会相叠的月德。天德月德相会,有化解凶危的力量。
天德喜会魁钺,主化解的力量来自长辈。

吊客

吊客为岁前十二神的重要杂曜之一,它永与官符相冲,与岁破及丧门相会。尤其是与丧门相会这个特征,便使丧门吊客成为一对永相伴随的星曜,自唐代以还,星家即将之作为见孝服的象征。
以流年命宮为基准,吊客永远在太岁后二位,即永在夫妻宮,丧门永远在太岁前二位,即永远在福德宮,所以在推断上意义不大。仅在小限见丧门吊客,或流年六亲的宮度见丧门吊客,同时在此宮限有流昌流曲会合或同度,兼且有流煞冲会,然后始主克应。
在推算流日时,见吊客在流日命宮,常常只主往上殡仪馆吊丧,但却致送唁仪。
是故见吊客临命,不可冒然推为穿孝。

病符

博士十二神有病符,岁前十二神亦有病符,两颗病符基本上同一性质,但在克应上却仍然有分别。
博士病符用以推断流年,不喜落流年命宮及疾厄宮,否则主病;亦不喜落财帛宮,否则主因病而损财。
但岁前病符则永远缠度流年兄弟宮,故只有在推算流月、流日时始主克应。即当流月命宮(尤其是流日命宮)缠岁前病符,这段时期始主生病。若博士病符相叠,则尤主克应,病情亦稍严重。
病符落财帛宮,主因病而花钱。原局见此,但有煞忌同会,见天月,则必患有慢性疾病。幸而病符所生,化费不大而已。所以病符与小耗永远冲会。

将星

将星是斗数中将前十二神之首。所谓将前,即是十二神由将星起,依次顺时针方向,排列在它的前面。
将星的基本性质,是代表力量,而且是倾向好的力量。
譬如说,当天魁天钺与将星同度时,获得机会的力量会增加,致不会如广府话所言,捉到鹿都不晓脱角。当左辅右弼与将星同度时,则代表助力增强,而且来得直接。
但当天刑、大耗与将星同度时,则将星並不增加刑耗的力量,可是亦不能将刑耗的性质化解。所以可以视之为中性反应。
将星最喜与紫微同度,可以帮助紫微发挥其领导力。但若与太阳同度时,则虽增加其光彩,唯却容易变成喜出锋头。

攀鞍

攀鞍为斗数将前十二神之一。它有两重基本意义。
第一, 攀鞍为辇兴之一,主增加声势,与三台、八座有同等的意义,只不过攀鞍有流年攀鞍,每年入不同的宮次,而三台八座则永远居于一固定宮垣不动,因此三台八座所增的声势属于终生,流年攀鞍增加的声势则仅得一年。
第二,由上述的意义引申,可以理解为知名度。但这知名度却由于近贵而来。譬如说,陪要人一齐上电视,虽然只属配角,但知度却因此增加。
所以攀鞍最喜与天魁天钺会,当命宮无魁钺时,若有攀鞍同度,在一些情况下亦主得贵人照拂,只不过所得的结果华而不实,仅属一时的虚荣者较多。

岁驿

岁驿为将前十二神之一。它即是流年的天马。因此它所表征的意义,亦跟天马完全相同。
当流年的禄存或流年的化禄与岁驿同度时,亦成为禄马交驰之局。在命宮、财帛宮、事业宮、迁移宮,皆主进财。
但若流年的岁驿与原局的禄存同度时,则不起禄马交驰的作用。除非在对宮有流禄冲起。大运无岁驿之称,但却有大运的流马,它却可以跟流年的禄存起禄马交驰之效。
若原局的天马与大运的天马同度或相冲,又或大运的天马与岁驿相冲,则为动象的表征,主是年有较长时期,或较远路程的旅行,或迁动频仍。这种情形,当流年福德宮遇到时,亦主有同样的克应。

息神

息神为斗数将前十二神之一。它的意义为缺乏冲劲。
当息神处于福德宮时,往往便表征为消极,或者喜欢凡事向悲观、失败的负面设想,而且由于有这种设想,便容易不肯作任何努力。
息神最不喜与天机同度。无论在命宮或福德宮,都容易发展成浅尝辄止的性格。对任何事业都有兴趣,但甚至未入门,便觉得困难而放弃。
唯天梁与息神同度时,却可以将天梁的原则性减轻,变得随和。在午未两宮时尤其如此。
息神与咸池同度,却表现为随便,因此很容易接受感情方面的的命运安排。女命福德宮见到这种情形,应该注意加强自己的意志。

华盖

紫微斗数有据生年年支安星的华盖,亦有每年按将星顺次安星的华盖,前者可视为生年华盖,后者可视为流年华盖。此二星基本性质完全相同,但在实际推算应用上,则尚有一些分别。
譬如说,命宮与华盖同度,主其人好宗教、哲理,见煞而无科文诸曜,则可能转化为爱好神秘事物。但流年命宮见流年华盖,则不能说其人忽然在这一年爱好宗教哲学。到第二年却又将这爱好放弃。
因此,流年华盖在命宮时,所表征的,主要便是化解灾难的力量。这种化解,纯属个人意志的发挥,往往不假外力。但世俗却常将个人意志发挥的力量视为神秘力量,这即是巫术之类。

劫煞

斗数的劫煞有二,一按年支安星,一按流年将星安星。实际上它们的性质完全相同,只是后者可视为流年劫煞而已。
在推算流年运程时,劫煞的作用有时相当重要。火铃或空劫与劫煞同缠,若在命宮,往往主受小人剥克。这种剥克且时易令人饱受精神压力,並不是单纯的损失。
举例来说,失物或被扒窃,不会有精神压力;但受勒索,便是有精神压力的损失。
当在疾厄宮时,所生的病患便亦有精神压力。在流年,有时仅属一场虚惊,只是在检查及诊断过程中当事人所受的精神压力却相当重。在流月、流日推算时,更须注意此项征验,因此可以说,流年劫煞与生年劫煞的重要不同表征,便是在于精神压力方面。

灾煞

将前十二神的灾煞,为比较重要的杂曜,它的基本性质为灾难,有时且带凶险的性质,故必须检视其同宮星曜,而推断它的凶险程度。
灾煞永远居于子午卯酉宮。假如沐浴同缠,又见桃花,或见昌曲化忌,当流年、流月、流日的煞忌冲会时,往往主因异性而惹灾难。有时这情形颇为间接,例如与女友约会,因而被人杀死之类。
灾煞居于疾厄宮或命宮,与主疾病的星系配合,往往会加深疾病的凶险,例如手术失误,需要施手术之类。
大致而言,灾煞所带来的灾难,多属于雪上加霜。故原来的星曜吉详,此星曜便根本不起作用。

天煞

将前十二神中的天煞,恰与天德有相对的意义。天德指助力或化解的力量来自父辈,或来自顶头上司,而天煞则与父辈或上司有妨碍以致破损。
所以天煞最不宜入父母宮。当流年父母宮见天煞,此年便应注意与父辈或上司的关系。不过这种妨碍有时很难憑一已的力量避免,例如一向依为靠山的后台忽然变为冰山,自身难保,这种牵连,便非当事人所能挽回,只能事先有心理准备,尽量减少临事周张。
若无煞忌冲会,则天煞的性质亦可以相当温和。例如在流月、流日,父母宮或命宮见天煞,可能只是因为在买一件礼物送给上司或父执(或父母)而要张罗款项。

指背

指背亦为将前十二神之一。它的基本性质,已在名称上完全显示出来。所谓指背,即是背后遭人议论。
依中州派所传,若指背与科文诸曜同度之时,则是名高招谤、才高招妒的现象。故与蜚廉有本质的分别。蜚廉所带来的诽谤,乃属蜚短流长,多属行事受人误会。
若指背与蜚廉同度,则由于彼此互相影响,受人背面是非的性质,以及程度都有较坏的倾向,往往避无可避,只能听其自然。尤以天机化科时,情形更属如此。唯若天梁化禄,见指背同度,却为不择手段以求财的征兆。
指背出现于命宮时,性质固如上述,其实亦不利于交友宮及兄弟宮,主是非谣诼出于下属或平辈。

咸池

将前十二神的咸池,与据生年年支的咸池,其实二而一,一而二,性质上没有分别。唯一分别,即依将星而起的咸池,可视为流年咸池。
流年咸池与生年咸池相叠,虽然性质略为加强,但当流年咸池叠流年大耗,或二者对拱之时,因色招惹是非困扰的现象更加严重。
咸池亦不喜与沐浴同度,亦主因色破损。更嫌与成泛水桃花格局的贪狼同度。但这种情形,只有在流年或大运发生,原局星盘则不可能出现。故当此流年大运,务必小心,往往可以避免。
在流年,咸池不喜与武曲化忌同居夫妻宮,稍见煞,尤其是冲会昌曲化忌,即有配偶不忠的可能。惟仍须详原局夫妻宮的本质而定。

月煞

将前十二神的月煞,亦恰与月德有相对的意义,一如天煞与天德。
月煞所带来的灾厄,有阴性的本质,故常主与女性亲属有关。此曜入父母宮,主母氏有灾难,或为自己带来嫌妨。入夫妻宮主妻子,入子女宮则为女儿。
但正如天煞一样,必须见煞忌诸曜冲会,然后性质始觉严重,若无煞曜,则其嫌妨常常十分温和,例如为女儿的学业耽忧,为妻子的家事伤神之类。
唯月煞若在疾厄宮,则亦主有外表难以观察得到的疾病(此即所谓阴性)。唯若无煞忌,性质亦很温和,如轻微的风湿、飞蚊症、神经痛之类,並不一定指严重疾病。
月煞与文曲化忌同度,见煞忌,亦主色祸。

亡神

将前十二神的亡神,基本性质为意外的破坏力,或意外的财禄损耗。所谓意外,即出乎意料之外,並不指伤亡意外。例如事情本来进行得相当顺利,突然出现竞争对手,这即是意外的破坏力;又如遗失钱财,这即是意外的财禄损耗。
亡神一定在寅申巳亥四宮垣,因此有可能与天马同度,倘又见煞,则主凡事奔波费力,多虚少实。即使成禄马交驰之局者,亦受到相当影响。
大致而言,亡神之亡,系亡失之意,所以可引伸为浪费。若亡神与刑耗交并,无论在命宮或福德宮,皆主其人作事浮奢。更不宜与空劫同度,则更增加其虚耗浪费的程度。所以流日见亡神,只主有不必要的开支。

四化

紫微斗数有四颗化星,即化禄、化权、化科、化忌。
这四颗化星,可以说是推断斗数的关键。同是一颗太阳,即使处于同一宮垣,当其化禄之时,性质便与化权不同;太阳化权亦不同于太阳化科,三者亦当然有别于太阳化为忌星的性质。此外,任何四化的太阳,其基本性质亦不同于无任何变化的太阳。
星盘本身有四颗化曜,大限亦根据宮干有其四化曜;流年、流月、流日、流时,亦各据本身的天干,各有其四化曜,这些化曜的会合,便使整个星盘起了本质上的变化,由此即可推断有什么性质的事情会发生。
所以在推断斗数时,必须留意四化的性质,以及化星会合时所引起的基本反应。
由于四化曜有原局、大限、流年------的分别,在应用时,便应该知道如何找出重点。
原来星盘中的四化曜是根据生年年干起星,可以说,对人的一生都有影响,故可称之为基本四化。
在推断人的一生或其十二宮垣的本质时,必须注意四化曜的本质,许多事情都可由此决定。
但在推断大限时,十年中的休咎,基本上是由大限四化决定,基本四化则只有影响力而已。
在推断流年时,起主要作用的是流年四化;大限四化有影响,而基本四化则根本不必理会,除非有流年或大限的化星冲会,则当视其冲会形成的性质,用以决定流年的吉凶休咎。
各组四化星的会合,性质变化得最剧烈的,是同一星曜作不同的变化。例如,太阳本来化为禄星,但在大限时却化忌,这时候,便形成既非化禄,又非化忌的性质。要了解这一点,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化了禄的太阳变成化忌,如此即可化繁为简,容易掌握这复杂性的要点。
另一种情况是,两颗不同的星曜与同一化星,且彼此同会。如原局太阳化禄,大限则太阴化禄,彼此在三方四正相会,这样便亦形成一特殊的性质,不同太阳化禄,亦不同单纯的太阴化禄。要了解这特质,亦不妨用一句话来概括:受太阳化禄影响的太阴,亦变为化禄。
能如此概括,即至少可掌握一些特性。

化禄

化禄为紫微斗数中重要的财星。无论那一颗正曜化禄,都带有财禄的性质,只因正曜的本质不同,亦形成财的性质不同而已。但无论如何,主财禄的性质不变。
光是一颗化禄,所起的作用不大,因为钱财必须流通,然后始主财气兴旺。是故在原来的星盘中,便喜化禄与禄存同度,或二者对拱,不然亦必须在三方相会,然后始起流通作用。这种情形,通常称为叠禄。
大限的正曜化禄,当然最喜与大限的禄存同会;如与原局的化禄或禄存同会,亦为叠禄,通常亦为财气旺盛之兆。
化禄主进财,却不一定主财帛可以积蓄。而且进财的程度,以及能否储存,则主要由化禄的正曜性质推断。

化权

斗数中的权星,其性质可理解为权力,因此便亦能引伸为地位。因为一般情况下,只能先有地位而后有权力。
亦喜两颗权星相遇,例如流年太阳化权,在三方四正与巨门化权同会,则此太阳化权,除了形成另一种特质之外,权力的程度亦可增加。
然而除了权力还有一种性质,即增加化权正曜的积极性与稳定性。例如天机本来不稳定,但化权之后,其动荡即可减轻,而且可以变为灵活的发挥。
权星亦利于计划、管理。
与科文诸曜同会,表征地位与声望相辅相成;与禄星同会,则表征为财福与地位相辅相成。若权星与忌星同会,则为因权力而招妒忌、障碍。

化科

斗数中的化科,基本性质为名誉及声望,而名誉声望的性质,则由化科的星曜本质决定。
从前的社会重功名,所以最喜文昌文曲化科。是为科文同会,主登第擢甲。目前为商业社会,因此不必一定要文星化科,且往往喜财星化科,如太阴化科、武曲化科、天府化科之类。且其人的名望,往往还比文星化科者要来得大。这是因为社会本质不同之故。
但有时化科,却只是心理上的满足,或产生自豪感。並不代表当局者受别人推崇。这在流年、流月的推断时,尤须注意此种性质,不可一律视为声望及名誉。
化科亦可引伸为张扬,所以最畏与忌星冲会,则可能是因为张扬而阻碍,亦可能是恶事传千里的性质。

化忌

斗数中的化忌,非常复杂,大致而言,是发挥化忌星曜本质最恶劣的一面。
任何星曜,无全善亦无全恶,正如一双手,有手掌亦有手背。化忌则为其恶性的表露。
例如太阳的善性,是喜欢照料他人,但恶性则是出锋头,当太阳化忌之时,便是因出锋头而招妒忌。此仅孤立太阳一星而言,在实际推断时,则应视整个星系而论。
所以化忌表现出来的性质,大致上可推定为挫折、障碍、疑忌、是非、亡失,诸如以类的不详。
有时化忌所表征的,仅为当局者内心的感受。例如天同化忌,一般为忙碌劳神,在旁人眼中还可能认为是能者多劳。所以化忌並不一定引起际遇上的恶性改变。

廉贞化禄(甲)

廉贞的基本性质,具有感情与理智冲突的色彩。与破军相比,廉贞较有感情,与贪狼相比,廉贞又较有理智。
所以当廉贞化禄之时,便需要看它会合一些什么星曜,是加强其感情,抑或加强其理智,然后始能厘定其性质。譬如说,廉贞与科文诸曜及桃花诸曜同会,则感情色彩增加;与辅弼、火铃同度,则反而增加其理智。
一般而言,廉贞化禄大利进财,带感情色彩,虽然积财较难,但易名利双收;带理智色彩者,进财必须运用手段,而且单纯主利而不主名。
所以,廉贞化禄喜在命宮、财帛宮、事业宮,若在福德宮,则仅可能是追求生活享受,並不主其人可以成富。
前面说,廉贞化禄,大致主进财,可是当廉贞落陷之时,虽然化禄,却不宜更见煞耗空劫,否则便主反为财帛所累。例如有些人,一旦收入突增,便沉溺于酒色财气的陷阱,因而导致破财,此即为一例。
廉贞化禄亦不宜落疾厄宮,廉贞主肺病,亦主肾病,化禄之时,易因心肾不交而致影响神经系统、循环器官;亦易因火克金,而致影响呼吸系统,间接影响消化器官。此皆需详实际星曜组合,而厘定其具体影响。
但廉贞化禄,却一般宜落在六亲宮垣,虽並不意味六亲富裕,唯却主彼此感情深厚。
当廉贞化禄于兄弟宮时,便往往主利跟人合作创业。在现代亦喜廉贞化禄于夫妻宮,往往夫妻可以共创事业。
廉贞化禄,不喜吉煞交集,通常为感情与理智的冲突。虽然亦主富裕,但人生不免有许多缺陷,通常属于难言之隐。
廉贞化禄,不宜与武曲化忌冲会(如原局武曲化忌,大限廉贞化禄之类),一般情形下反主耗财。至于耗财的原因,通常牵涉及感情,或因争财而致伤害感情。
若廉贞化禄与贪狼、火星同度,可以加强火贪格的暴发色彩。不见煞则稍稳定,不致暴败。若空劫同度者,则暴发暴败甚速,而且其暴发往往有投机侥幸的色彩。
廉贞化禄,最喜同时见禄马交驰,则成大富之格。若在寅申宮,对宮贪狼又与火星同度,则必成巨富。不见羊陀、铃星、空劫,发财之后亦可稳定,不致暴败。

天机化禄(乙)

天机为浮动的星曜,化禄之后,浮动的性质不变。所以常常仅表征为流通量大,可以说是货如轮转,但却並不表示可以成为巨富。这种性质,在古代甚为适宜于经商,所以在命宮见天梁,财帛宮见天机化禄,便厘定为经商致富的命,而且利于从事零售业。
然而在现代,天机以其灵动之性,常常变为从事要动脑筋的行业,如财务计划、市场发展或电脑工程等。则天机化禄,便表征为适宜从事此等行业,因而有相当高的薪酬。凡属机月同梁格的人,大抵都如此。
但无论如何,天机化禄终非巨富格局,必须依附后台而获得良好入息。所以普不适宜过分独立,自创门户。若完全独立经营,则反而容易时见惆怅。
由于天机带有变动不居的本质,所以有时天机化禄,便象征工作的转换。一般情况下,主因工作转换而得新的发展机会。
但有时天机化禄,却又仅主兼职,而不主工作转换。二者的分别,可以提供一个讯号,凡化禄而见辅佐单星,多主兼职。这讯号相当准确。倘如天机化禄,而同时见权星科星,又见吉曜,则兼职的前途(或转换工作后的前途),肯定比原来的职业要好。
若天机化禄而禄、权、科、忌四化齐会,则系工作被逼改变,改变之后稍经波折便发展良好。又或是新的工作,较费脑力与口舌之劳。此以同时见煞为征难验。
天机化禄,最忌与火星及铃星同度,盖天机浮动,火铃二星足以增加其浮动之性,化禄的最佳结果,亦仅为一时的小富贵,当佳运过后,便可能破败。是故如何持盈保泰,实足以发人深省。
与其相同的是空劫同度,空劫本具挫折的特性,天机化禄並不能化解挫折,因此有时便变成虽获一时的机遇,可是稍得甜头,却反而因此招破财。
若天机化禄而吉煞交集者,则以不出锋头,不以一时的成就骄人为宜。从政者尤须如此,否则成败交参,结局终无全美。
天机与太阴同度或对拱,若天机化禄,流动的色彩格外浓厚,因此亦为第六感觉分外强的表征。若在疾厄宮,天机化禄却主脾虚肝旺,由是引发胃病。不化禄的天机则不然。
天机巨门而天机化禄者,不见煞,可主富贵,但富贵却不耐久。
天同化禄(丙)

天同一曜,纯主精神领域方面的事。所以当天同化禄之时,往往仅主其物质生活,能令精神上感到丰足,並不主大富大贵。

人类本来不容易对物质享受感到满足,但若经过破败与困厄,然后忽然手头充裕,有些多年以来的愿望能够达到,而其时人亦已近晚年,则当其回首前尘往事之时,满足的感觉不禁油然而生。这就是天同化禄的满足了。
所以天同化禄,常主晚年始得安定或始能成富裕,而幼年、少年则有祖业倾败之虑。中年则一波三折,历尽人生的艰苦,到晚年时则可谓苦尽甘来,难免有踌躇志满之感。
若天同化禄,而煞曜、空劫、虚耗诸曜会聚,则一生所经历的波折便亦较大,相对而言,其晚年的成就亦较小,而且容易器满易盈。
天同既主情绪,所以当天同化禄之时,尤其在流年大运,往往主得令人欣喜之财。所谓欣喜,並不代表数目巨大,有时买中冷马,有时赢场麻将,皆足代表欣喜。
但当天同化禄与禄存同度对拱之时,则财气旺盛,可以运气突然由逆转顺,从此一帆风顺。尤其有左辅右弼、天魁天钺同会之时,则机会与助力齐来,局面不小。
然而天同化禄却不喜与地空或地劫同处,不但容易器小易盈,而且一居顺境便容易倾向于胆大妄为,由是亦易产生破财。
若天同化禄而吉凶诸曜同会,吉凶不能互相抵消。例如见辅弼主有助力,但同时见空劫则主胆大妄为,二者同时具备,绝不因有辅弼便可抵消其妄为致败的因素。
天同化禄不宜与桃花诸曜同会,若见桃花,则不宜更见昌曲,否则容易成为风流浪子,其所得财,带有风流潇洒的性质,便完全与白手起家无关。当更见空劫同度时,尤其如此,很易发展成为不良不莠。古代的风流子弟、大户的帮闲,即是此类人物。
若同样的星曜会聚于疾厄宮之时,则为肾病的星系。女命则为子宮疾患。王亭之很怀疑目前威胁人类的爱滋病,即是这种星系,只可惜找不到具体命例作为印证。
天同化禄居于六亲宮垣,均主人际关系不恶,唯亦必先经波折。如夫妻宮见天同化禄,早婚而恩爱者,往往生离死别,但终能得美满姻缘,然后当局者才有特殊欣慰的感受。故总括而言,天同化禄的特质,是加强精神享受。

太阴化禄(丁)

太阴为财星,化禄亦主财,所以当太阴化禄之时则为同气,加强太阴主财的力量。然而必须太阴入庙,或能成反格,化禄始主财源顺遂。若太阴落陷,则未必主富,有时仅精神上的满足感。日生人尤其如是。
太阴化禄的满足感跟天同化禄不同。天同的满足,是由逆转顺,有终于捱出头的感觉,而太阴的满足,则是一种踌躇志满,觉得虽然比上不足,到底比下有余的感受。二者相比,太阴化禄的人,所经的波折必然较小。
所以太阴化禄之富,並不能以数目来衡量。但很可能数目虽不如人,但满足感却比汲汲终日者为大。而且当太阴化禄与禄存同度或对拱之时,其财富亦自不少,而且进财来得从容,是故乃为佳耳。
太阴为财星,武曲亦为财星,但太阴主静、主藏,所以为财星的性质亦与武曲不同。大致而言,太阴主计划,故为静而不动。所以当太阴化禄之时,便往往为计划成功,因而得财,並由是增加踌躇志满的意味。
唯太阴落陷,又有煞曜、空劫同度或在三方相会,则虽化禄,亦为计划受挫折之兆。或主能坐言而不能起行,因此虽有料事如神的满足感,但实际上却並未带来利益。
太阴化禄必福德宮巨门化忌,故亦须视巨门同缠为何星曜,然后始能决定太阴化禄的具体性质。一般而言则主劳心,往往费尽心力然后终抵于成。这时候,当局者的感受反而不注意及钱财,只是希冀亲手成功一个计划,由是自豪而已。
太阴化禄既主要为对财富的满足感,所以宜居命宮、财帛宮、事业宮。若居福德宮时,便仅宜积极投入财务计划,用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心情工作,则反而容易为自己带来实际利益。否则,便容易发展成为只顾追求享受。当太阴化禄与昌曲、桃花会之时,情形更加如此。人生的际遇往往决定于一念之间,此即为一例。若更见空劫,尤主处事虚空不实。
太阴化禄,若入庙无煞,在命宮或在六亲宮垣,皆主感情深厚。唯若落陷见煞,则反而成为一生难以弥补的缺憾。

太阴化禄在疾厄宮,若落陷,反而主健康有问题,须详同会的星曜而厘定其具体性质,唯一般而言,主脾胃、肠臟之疾,尤主神经痛之类,中医所谓脾虚胃寒。

贪狼化禄(戊)

贪狼本来有一种性质,擅长交际应酬,或手段圆活,对人好施小惠,所以虽然缺乏领导力,但亦能周围围绕着一群朋友,严然成为社交中心。当贪狼化禄之时,这种性质尤其明显,而且常能因交际应酬而得财。所谓长袖善舞,即是此类人物。
若贪狼化禄,同时与桃花诸曜同度,尤其是咸池、大耗、天姚、沐浴,则其人贪色好酒的情形更甚于不化禄的贪狼。无煞尚可,只不过为欢场惯客,若同时见煞,则必因洒色财气而惹麻烦是非。
贪狼化禄又见左辅右弼,朋友多,益友亦多,但若见劫煞、灾煞、阴煞、指背、天虚之类杂曜,则易亲近小人,结众结党,反而因此受拖累。不化禄时,拖累反而较小。
贪狼与火铃同度,称为火贪与铃贪。若贪狼更化为禄星,则主得意外之财。或易得,或骤得。此二格本主暴发暴败,然若贪狼化禄而无煞忌冲破者,则得财后亦易趋避暴败之机。
唯火贪、铃贪最忌空劫,若同会,则虽贪狼化禄,仍须慎防突然出现的破财。财来虽速,其去亦疾,在现代,往往为昙花一现的纸上富贵。
贪狼本质,带有竞争色彩(赌博亦为竞争),当贪狼化禄之时,对竞争有利。但若同时见煞,则增加竞争的艰苦。往往事情已可成功,突生变化,非经一番努力,然后才能如愿。所谓见煞,以陀罗最为吃紧,擎羊次之,空劫同度,有时反利于出奇制胜。
贪狼化禄,喜在命宮、财帛宮。在事业宮,则未必主可通财,有时仅为日日夜夜奔忙,此点于推断时需加注意。
贪狼化禄不宜在夫妻宮,若见桃花、昌曲,主配偶不忠。但若同量见天刑空曜者,则为配偶在娱乐、艺术界发展的征兆。
贪狼化禄在福德宮者,则或多或少总对六亲不利,至少亦主与兄弟或下属疏离,是指内心的感受而言,可能外表非常之亲近。
贪狼化禄在疾厄宮,若见桃花诸曜,则主亏损,及由此引发之诸般疾患。一般而言,为肝克脾胃,表现为食欲不振、肝风头痛等病。在女命,则为月事、白带等妇科病患。

武曲化禄 (巳)

武曲为财星。但此财星的特点,却为以行动求财,不主计划。当武曲化禄之时,则为求财的行动进行顺利,或者有所行动,原意不在于求财,但结果却因此得财。
评断武曲化禄的具体性质,看起来很容易,因为可以简单概括为进财顺利,但实际上却甚难,因以进财的意义相当复杂。
大致而言,若无煞忌刑耗诸曜,只见辅佐吉曜者,尤其是见天魁天钺同会,又有三台八座、恩光天贵等杂曜,则其进财,是因手握大权而来。一般为手握财权。
唯若武曲虽化禄星,但却见煞忌刑耗,则所谓进财,却主必须憑一已的技艺,在同行中虽出头角,但社会地位却未必很高。尤其女命,事业辛劳而夫福不享。
凡财星最忌空劫,武曲化禄亦不例外。当化禄而空劫同会之时,进财的过程必多意料不及的消耗,以致常常失去预算。尤其是当文曲化忌同会之时,周折尤多,消耗更大。
武曲不喜文曲,即使文曲不化忌,亦使武曲的性质变得虚浮,或有名而无实。例如在一个机构中有职无权,则虽有高入息亦不等于能进厚禄巨利。文昌却无这种性质,于推断武曲化禄时,须注意昌曲的分别。
武曲化禄不忌煞曜,无论火铃羊陀,仅增加一些况竞争的困扰,或使事情变得需要费力。若无文曲化忌同会,则不主破耗。
所谓费力,有时又指当局者的职业性质而言。如工厂技工,即比文员费力;牙科、外科医生,即比内科医生费力。
武曲化禄与贪狼同度,即使不成火贪、铃贪的格局,亦主发达。但于少年或中年却可能需要经过艰苦。发达后,亦一方面进财,一方面却需要为有庞大支出。
若成火贪、铃贪格者,无煞曜,不致暴起暴跌。有煞忌刑耗,暴起暴跌甚速,必须注意流年、流月的吉凶以作趋避。
武曲化禄亦喜居疾厄宮,可以减少疾病的凶危,或使原来构成有患病可能的星系,能转变性质,发致无病。
唯武曲化禄不喜入夫妻宮,特别是武曲贪狼的星系。此星系主夫妻感情有突然发生变化的可能。尤其是当桃花诸曜同度,又见辅佐单星之时,每主易有第三者侵入。

太阳化禄(庚)

太阳主贵不主富,因此虽化禄星,仍不主钱财可唾手而得,仅主当局者如能建立自己的社会地位,则财富便可由此而来。此即古人所谓先贵后富。
太阳性主发散不主收敛,化禄可增加其发散的性质。所以凡太阳化禄,必须同时见魁钺、辅弼、昌曲,然后然后局面始大。若秃头一个太阳化禄,则可能仅主其人锋芒毕露,反易招人妒嫉。虽然说不招人妒是庸才,但究竟未免稍嫌孤立。
当空劫同会之时,这种孤立又往往表现为掉臂独行。倘若能善于用这种特性,则亦未尝不可由此建立地位。虽千万人吾往矣,入珠穆朗玛峰即这种作风。
因此太阳化禄,极须注意由整个星系推断。
亦正由于太阳有发散的性质,所以当其化禄之时,便不喜在过分光辉的宮垣。如巳宮、午宮,太阳化禄虽利于取得社会地位,但毕竟过分眩人眼目。
反而在寅宮、卯宮,旭日方升,其光华只令人觉得悦目,化禄则有如朝霞云,令人欣赏而不觉可畏,因此便容易由贵而成富。虽略少辅佐诸曜同会,人生亦不致太过孤立。
在戌宮、亥宮,太阳失辉,因此化禄之时,其知名度亦有局限,但却能潜发幽光,在圈内渐渐建立地位,其富亦由此而来。倘若天魁、天钺同会,即主一生近贵,虽有附骥之讥,但亦终能脱颖而出。
总之,太阳化禄于过分光辉的宮垣,反而不成富局,或仅名大于利,此点极需注意。

太阳在六亲的宮垣化禄,亦喜收敛光华而不喜过分发射,否则人际关系有隔膜的感觉,或仅主表面和洽,但实际上却无助力。比较值得注意的是太阳天梁及太阳巨门两组星系。当太阳化禄之时,仍不能完全化解其孤独或隔膜的现象。只是有时性质却变得相当温和。例如太阳巨门而太阳化禄,其隔膜可能仅表现为异族通婚。既属异族,自算隔膜,但未必牵涉感情上的隔膜。
太阳化禄于疾厄宮,应详其发散程度而定。若散发太过,则为风疾,如头风,以至瘫痪。若能适度收敛,则疾病性质亦因之变得温和。唯对眼病而言,则仅能因其发散定为散光,因为收敛定为近视,化禄与否,仅程度问题,未能将基本性质扭转。

巨门化禄(辛)

巨门为暗曜,所以凶则主劳心,吉亦主劳心。当巨门化禄时仍不能改变此项性质,仅主憑劳心、劳力以进财。
所以巨门化禄,最喜辅弼、魁钺同度,则能减少辛劳。昌曲则仅增加其聪明才智耳。
成石中隐玉格的巨门最喜化禄,不但可以成富,而且其富裕程度往往为人忽视。俗语所谓禾稈冚珍珠,即是这种格局,故除非无煞曜同会,只有吉曜城三方四正,否则成富之后仍不宜趾高气扬,须防因此受人打击。
有些星曜组合,巨门化禄主受异族赏识,以会太阳化权者为佳。
在现代,这种机会已大为增加,但仍以太阳、巨门二星不落陷为上格,若落陷,助力不耐久。
巨门化禄性质难以全美,除费神或费力以外,亦主进财之后,易因种种原因损耗,虽当局者极力订定计划,亦属如此。
其中一种损耗,原因在于追悔。例如买入一只股票之后,已经赚钱卖出,可是股价再升,于是便生追悔之心,反而高价买入,结果蒙受损失。此仅属一例,其余具体情况右类推。
巨门化禄者,若于进财后想保持金钱,除了前述追悔与出锋头两因素外,亦须注意从事行业性质,大致以口舌生财。
巨门化禄与文昌化忌相冲,除了成反格者外,一般性质不良,主进财必同时破财耗财。或必须破耗然后始能进财。此种格局,最不宜经商,尤须注意调和人际关系。
凡六亲宮垣,均喜见巨门化禄,特别是巨门得太阳在入庙的宮垣相照,则尤主感情深厚,盖巨门不能遮蔽入庙的太阳光辉,而巨门化禄之后,性质变为详和。
若更见辅佐诸曜,及三化曜于适当的宮垣同会,则更主六亲有助力。这种助力,可能不明显,但却很实在,唯若煞刑诸曜同缠时,则始终有缺陷,或主其助力受到干扰,以致横生枝节,或有始无终,不能持久。
巨门在疾厄宮化禄,一般情形下,主对肺部不利。亦可引伸为呼吸器官有潜伏危机。
唯巨门在疾厄宮,所主的克应,变化甚大,有时因巨门化禄的关系,却可减轻疾病的威胁。如巨门构成胃癌的星曜组合,当化禄后,胃癌的威胁即可解除。

天梁化禄(壬)

天梁为荫星,所谓荫,有两重意义。一为官贵之荫,一为父母之荫。
所谓官贵之荫,即指有清官可代解危难,有贵人可作扶持:所谓父母之荫,即指父祖事业可继承,或有现成事业可参与。当天梁化禄之时,所利者仅在父母之荫,而不是官贵之荫。因此天梁化禄最喜得天魁天钺同会,便可补官贵益荫的缺陷。
故若命宮见天梁化禄,利发展家族事业;或参加有名誉的企业机构服务,则可积年资而攀上高居。
由荫的意主,又可引伸为服务于社会,並因之而取得名誉地位,财禄亦随此而来,所以天梁化禄坐命宮或事业宮、财帛宮者,以参加公众服务行业为佳。
然而天化禄虽主有现成事业,但除非是在公众服务行业工作,而且凡事秉公办理,不求私利,否则必会因钱财而发生麻烦,甚至成为别人攻击自己的把柄。
要趋吉避凶,唯一的办法是从事专业,而且是些专业性质去属替人排难解纷(如律师,或替人解除痛苦(如医生、社会工作者),或替人解除财务困扰(如会计、财务计划专业),如此即可将天梁化禄的性质,转化为工作上的困难,在专业上劳心费神,代替此种受人攻击的困扰。
然而天梁化禄居迁移宮,有天马同度者,则宜在外埠或外国经商,得禄存会合者,可成巨富。此则因在外国或外埠可建立商誉,化禄的困扰,用背井离乡来代替。
六亲的宮垣,不喜天梁化禄,见之则代表财帛上的纷争。此以在兄弟宮、夫妻宮及交友宮最为吃紧。
若父母宮及子女宮见天梁化禄,则喜天巫同度,此主可继承父母的遗产,或子女可得到自己的遗产。倘天刑同度,会合的太阳又落陷宮,则主财帛纠纷。父母子女争财,在古代乃不可思议的事,在现代则已成为社会现象,故推算时应留意及此。
天梁化禄居疾厄宮,主虽有重病,亦可解救,但同时必须化耗钱财。
这一重要意义,有时未必绝对吉利,例如中风瘫痪,生命虽可保存,但却长期需人力物力予以照料,则天梁化禄的意义,便未必为现代人所喜。此须详视星曜组合加以推断。

破军化禄(癸)

破军主除旧更新,所以事情改变的幅度往往相当大,为当局者意料所不及。
若破军无禄,事情未必能够改变得更好,但当破军化禄时,则改变通常有利,即使是属于挫折性的改变,于经过挫折之后,反而能开创新局,得到更好的境遇。
因此,当命宮、财帛宮及事业宮见破军之时,应该据大运及流年来推算,不宜于年运不佳时寻求改变。唯若破军化禄,则可因利导势。听其自然,寻求改变。每每此种改变並不影响原来的收入。
最麻烦的星曜结构,是破军化禄与地空、地劫同度,则于改变现状时,往往带来极大的波动,有时甚至可能根本动摇,于经历风波的同时,才找到突破困境的机会。
凡破军化禄守命宮及三方,当局者都有一个倾向,喜欢与人合作。因为破军能攻不能守,直觉上便觉得需要别人的助力。因此破军化禄守命,亦喜左辅右弼同会。同时,兄弟宮以及交友宮的星曜吉凶,可以影响当局者的际遇甚大。
破军化禄,又主不喜稳守一业,时时兼营多种行业,任职者则多兼职,否则便每每需要负担多种任务,然后始受人赏识。
这种性质,古人便认为不宜女命。盖古代妇女无自己的事业,当破军化禄在命宮时,便发展成为凡事喜欢掌权,而且爱理别人的闲事。现代妇女有自己的事业,性质当然不同,但喜掌权这个特性,亦往往成为是非困扰的根源,虽云能者多劳,究竟非福。
破军化禄守六亲宮垣,並不代表六亲能为自已争来财帛,並不代表六亲富有,在推算上,时时要留意辅佐煞化星曜的会合,而厘定其基本性质。
须特别注意的是破军化禄守兄弟宮,此有两重相反的意义。一为与人合作而得财,一为与人合作,财权反而受人控制。如何分别此两项克应,应详当局者的财帛宮与兄弟宮的具体星曜组合而定。
破军化禄守交友宮,有时亦有恶奴欺主的现象。另一重意义,则主当局者须奔波劳碌求财,以致下属时时更换。
至于破军化禄守疾宮,则每每于重逢破军化禄的大运或流年,若有忌星冲起,则主空生意外或险症。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2/0924/21/10478966_237971393.shtml

紫微斗数-王亭之 - 360doc个人图书馆--下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紫微斗数-王亭之 - 360doc个人图书馆--下 - leebapa - leebapa的博客

============================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